独立电影

All

Latest

七八半|刘兵:谁害怕中国独立电影?

如果说,以广电总局为代表的官方管理机制乃是中国独立电影的天敌,我想并不过分。因为所谓独立电影,在中国按照约定俗成的惯例通常是指那些未经审查的非“龙标”作品,也就是未取得拍摄制作和公映许可证的“非法”作品。正如某位独立导演所感叹的,本来因为在多个国外电影节获奖他是可以获得当地政府一笔丰厚的奖励的,但就因为“独立”二字,让某位主管领导产生了警惕,并断然呵斥道,“独立?你要和谁独立?”于是,奖金自然泡汤了。

法广|第69届戛纳电影节为什么没有中国影片?

刚刚落幕的第6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除了一部短片之外,没有任何中国影片参展。周三出版的法国讽刺周报《绑鸭报》就此发表报道文章,引述法国电影联盟(Unifrance) 驻京代表Isabelle Glachant指出,中国制片人为国内市场制作大片,但没有制作任何作者电影。他们对外部世界那些他们认为“无聊”的电影不感兴趣,别人对他们因此也不感兴趣。即使是在香港,电影水平出现下降。今年的电影节上,那三、四个得以来到戛纳的中国导演,都没有带来任何已经完成的作品。...

金融时报 | 张铁志:现在还来得及

2014年,台湾和香港都经历了历史性的公民运动。 一年后,台湾的金曲奖把“年度最佳歌曲”颁给了独立乐队灭火器为“太阳花运动”所写的歌曲《岛屿天光》。这既是一个文化也是一个政治的历史时刻:金曲奖这个台湾流行音乐最重要奖项首次把年度最佳歌曲颁给一个独立乐队,并且是一首诞生于社会抗争的歌曲。 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反映出台湾社会这几年来的剧烈变迁。...

公元1874 | 《十年》:一部讲述和谐社会的科幻片

《十年》是一部香港独立导演制作的短片集,由五个故事组成。 它在2016年4月3日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上,拿到了最佳电影。 五个故事都有一个主题——未来的香港是什么样子。 这个主题换大陆拍,很容易,畅想未来嘛,和谐的阳光打在脸上,每个人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但这部电影,显然不会这么干。 说到《十年》的背景,不得不提到香港。 近年来,香港发生多起社会事件,令香港人忧虑未来。...

自由亚洲|《十年》大旺却落画 疑院商自我审查

电影《十年》由于题材敏感,涉及港独、自焚及中港矛盾,去年12月中仅获百老汇电影中心上映,观众口碑不错,票房甚佳,其他院线陆续加入,但在1月中旬,百老汇院线在票房不错的情况下落画﹔官媒环球时报更发表评论抨击电影提倡港独后,票房大卖,连续4星期位列香港十大票房榜。临近农历新年前数天,《十年》正在票房急升,其他院线郤宣布新年落画。 《十年》导演之一欧文杰表示,他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愤怒失望,他也有涉猎商业电影,电影落画主要因为入座率低,但《十年》入座率九成,郤要落画,这个有违他的认知及逻辑思维。观众可以问,该电影几乎场场爆满,其中星影汇过年前放映,大院400多个座位,场场爆满,令《十年》票房位列第4、5位,不明院商为何落画,到底巿场运作是否有压力,抑或院商自我审查,如果自我审查,实属可悲也很心痛。

纽约时报|在中国遭到隐匿的历史:采访纪录片制片人胡杰

胡杰是最值得关注的中国制片人之一,尽管他的作品在中国始终没有公映。他以关于毛泽东时代的三部曲闻名,其中,《寻找林昭的灵魂》(2004)讲述了1957年反右运动中一位拒绝撤回对共产党的批评的女基督徒的故事;《我虽死去》(2007)记录了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被学生群殴致死的一位教师的故事;而《星火》(2013)则讲述了在1960年出版的一个地下刊物的命运,该刊试图揭露导致三千万人死于饥馑的大跃进。最近,57岁的胡杰创作了一组关于大饥荒的木刻版画。这组版画是基于他为制作《星火》而进行采访时创作的绘画作品。这组作品原定于去年在天津进行首展,但是由于其争议性,展览在开始两天后停办。

维权网|《关于宋庄独立影像展被叫停一事的法律呼吁书》

有关部门该反思:北京独立影像展不是任何组织的敌人,无意对抗任何国家意识形态,在一个多元主张与个性张扬的时代,他们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电影而已。尽管相比于利益期待与大众狂欢,独立电影有些超然物外,但理想主义气质的艺术活动恰恰需要政府的理解、社会的支持,因为艺术家的活力是国家创造力的象征,是公民生活丰富多彩的常态,也是社会能够得以健全发展的希望,我们应该助它一臂之力!

德国之声|面对独立电影 中国当局为何也如临大敌?

正在举行的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开幕式当天遭遇叫停,消息人士透露,改为烧烤会后得以继续举行。专家分析,命途多舛的独立电影反映出当局的恐惧。 (德国之声中文网)独立电影制片人的部分尖锐主题与中国主流电影所打造的美好画面格格不入,因此他们被迫要删减一些展现中国阴暗面的内容。据业内人士人称,当局现在似乎在试图限制网民分享和讨论他们的电影。中国电影制片人、《春梦》导演杨荔钠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他们就想让我们拍些与食物、衣服和娱乐有关的电影。他们不希望大家思考,不希望大家享有表达自己的自由,不希望大家拥有独立和自由的思想。” 影像展变烧烤会 “我们很失落 ,同时也觉得这很荒谬。” 杨荔钠在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上发言。该影像展创始人之一王宏伟向美联社记者表示,“警察上电影节开幕式现场勒令要求取消活动,但是主办方更换了地点和节目安排坚持举行。他补充说,出席电影节的人不多因为他们要么不知道电影节如期举行,要么就是害怕了。 独立电影遭遇铁腕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透露说:“据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官方曾警告,如果举行开幕式就把与会人员用大巴拉走,正如上个月关闭电影学校一样。最后大家改为烧烤聚会,也没有播放电影,这样一来就不能称之为开幕式了。” 今年7月,警察关闭了中国唯一的一所独立的电影学校—栗宪庭电影学校,美联社援引电影编剧、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崔子恩报道称,据悉,关闭的原因是“宣传反社会思想”。据北京电影学院郝建介绍说,当时来了两辆大巴把学员接走并要求他们各回自家,但是学员并没有害怕,反而一笑了之。 今年3月,中国纪录电影最重要的展映和传播平台之一— “云之南”记录影像展因故暂停举办。去年11月,在南京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公开放映活动宣布延期举行。该年影像度展主办者透露,该活动赞助方迫于当局压力而取消资助。去年8月,第九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在简短的开幕式后放映独立制作剧情片《鸡蛋与石头》。开映半小时即遭遇拉闸停电,现场观众眼前一片漆黑。网友戏称这是“史上最短影展”,“《鸡蛋与石头》更应该叫《鸡蛋碰石头》。” “后极权社会由恐惧感维持” 纽约大学电影学副教授张真向美联社表示:“他们(中国当局)是不喜欢有想法的人聚在一起。” 郝建则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这跟聚在一起的是什么人无关,十几个个上访者和百十个农民工聚在一起当局也会干涉。防止人群聚集是大家看得见的官方反应模式。” 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 影展相继叫停,电影学校被勒令关闭在郝建看来与中国目前日益紧张的大氛围有关。他分析说,包括现在薛蛮子事件中官媒使用的文革式语言和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近日遭拘留,并不是只有独立电影成为严打的目标。 人权观察本周三发表新闻稿称,中国政府在全国镇压异见以打压对其一党专制的挑战。今年二月以来,中国政府任意拘留了55名维权人士、抓了批评政府的声音和网上意见领袖,并加强对社交媒体、互联网言论和公众维权的控制,收紧了近年公民社会努力得来的空间。 郝建介绍说,中国独立电影逐渐趋于小范围和一种自娱自乐的模式。但为何这样的独立电影也会成为官方严控的对象?郝建回答说:“就像哈维尔所说的‘后极权社会由恐惧感维持’。在我看来,中国官方统治者也是处在极度的恐惧状态中,这也是官方恐惧感的表现,它对任何的风吹草动,对任何人群的聚集都是心怀恐惧,因为它不知道这些人会做什么、说什么。拿官方的话来说就是‘要将其扼杀在萌芽中。” 然而,据郝建观察,官方却并没有达到震慑民众的效果,反而招致冷嘲热讽。微博上的百般调侃不难看出。“在独立电影人圈内,大家也把这些关闭和取缔的行为当成笑柄。官方愈加严格的措施,更反映出其处在防守的态势。” 作者:安静 责编:谢菲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