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地震

【新史记】老饕餮:玉树地震书

新史记灾异录之玉树地震书 巴蜀震灾仅三载,玉树复遭涂炭。余作新史记,则蜀西之痛未消,青海之灾忍记,不可不书也,痛哉痛哉! 岁在庚寅,三月初一日戊辰,西历2010年4月14日晨,青海玉树大震。20日,举国哀,垂赤旗,人同悲,山河咽。二千余生灵化青烟一缕,一万二伤者哭至爱先行。国相鬓发白,音问愁惨,踉跄乎残垣泥路;高僧袈裟红,梵呗度亡,布施于旷野寒风。...

Read More

博谈网|玉树:一个按北京的形象重建的藏族小镇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一场大地震摧毁了玉树县90%的建筑,2000多人丧生之后,修复的代价是牺牲身份。这位喇嘛身体前倾,翻阅着照片。那是2009年秋季拍摄的,是在地震发生之前——10月份一个普通的日子,当时我在寺院里见到了他。以前的学生,旧的教室。他的目光徘徊在他的一个脸部特写,仿佛回到了那一天,那个阳光明媚、微笑的日子。他难以置信般地摇了摇头:“我看起来这么不一样了吗?”一切都不一样了。自7.1级地震袭击了位于青藏高原上的玉树县以来,已过了5年。那时,玉树是一个藏族小县城,一个有着尘土飞扬的市场、寺院以及低矮的乡村住家的地方。地震几乎推翻了所有的结构,数千人被困在废墟中。当山谷停止晃动时,这名喇嘛和他的学生们从他们依然矗立着的学校里出来,徒手挖掘幸存者。由于距离、坏路和海拔高度,救援人员花了几天才抵达玉树县城。但他们抵达时,是大批的到来。一队队绿色的军用卡车载着帐篷、毯子、水泥和士兵,从省会西宁南下。中央政府在当地媒体和外国媒体面前,承诺会重建玉树——他们做了,虽然有时很难辨认这座他们建出来的城市。北京已投入了超过70亿美元来改造这个县城。游客们不再需要经历17小时连夜汽车令人筋疲力竭的旅程。现在有了一座飞机场和新铺设的公路。主街上有一座崭新的学校,带有非常洁净宽阔的操场。每个家庭都被给予足够的资金来修建一个80平方米的新家。而且,在每一个转弯处都有标示牌,提醒:感谢人民解放军、国企和共产党的官员。一面旗帜上写道:“知恩图报。自强。创新。和谐”。另一面写着:“开展活动,促进民族团结”。在进城的路上,大幅的红色广告牌上画着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朝驾驶员们挥手:“​​团结全体中国人民。实现中国梦。”执政的共产党对该地区的梦想一直与当地许多藏人想要的不一样。这是中国人统治的边疆,这里的任何事物都有着两个名字、两个历史。藏人称之为殖民地化,执政的共产党称之为“农奴解放”。虽然藏族僧人用自焚来抗议北京的统治,但国有媒体在为改善藏人生计(修路和水处理)的运动“吹喇叭”。在这个意义上说,玉树的故事感觉就像在快速地讲述当代西藏的故事。这次地震的破坏加速了非藏人涌入到这个曾经与世隔绝的小镇。受到中共支持的士兵、官员和想发财者带来了金钱和物资——首先是铲子和水,然后是脚手架和起重机。但这种帮助并非无条件的,已提升了国家对该地区的控制。拿住房来说。几乎城里的房子都被摧毁了,中共誓言会帮助每个家庭建立一个新家。很慷慨。但他们是根据他们自己的逻辑和自己的计划在做。在过去五年里,当地居民纷纷走上街头抗议,称他们被广泛地没收了土地。他们说,他们在地震中失去家园后被赶了出来,为新的宏伟城市规划让路。这种建设热潮是否有利于藏人也存在疑问。当地人几乎鲜少使用过机场设施、所铺设的公路及快速建设的政府办公楼。在过去,旅游者们住在家庭旅馆。如今,据香港万年青酒店集团的宣传手册,那里有了 “精品五星级酒店” 格萨尔宫(Gesar Palace)。它拥有“18个中国餐包间”,13台卡拉OK机,并极少有客人。至于所有关于团结之说、崭新的建筑物和平整的道路,在中国那个公然无神论的政府和普通藏人之间差距之大似乎一如既往。你可以从那名喇嘛的脸上看到这一点。地震的创伤,外地人大量涌入,他居住了26年的小镇被批发般地改头换面,这些已令他衰老。他深知这一点。虽然他才刚刚步入中年,走起路来比从前慢了许多,讲话更为谨慎。他让我不要使用他的名字,我也不会张贴他的照片。对于他的学校来说,这是一个敏感时期。寒假的时候他给当地学生提供免费的宗教教育时,麻烦开始了。来了五百人,吓坏了地方当局,他们把藏人聚集在一起视为威胁。他被监禁了七天,但他计划继续他的教学。他继续穿着僧侣的长袍,过着省吃俭用的生活。当被问及未来、这座城市和他的学校,他似乎不太关心政治,更担心的是信仰问题。他所挚爱的达赖喇嘛近期承认他可能结束转世,在玉树仍有许多人在努力去理解。这位喇嘛俯瞰着重建后的玉树,冷静地思索着,“我唯一的愿望是他能在某个自由的地方重生。”(本文译自Emily Rauhala 于4月14日发表在《时代周刊》上的文章,题为:Yushu: A Tibetan Town Rebuilt in Beijing’s Image)

Read More

红十字会发布玉树地震捐款使用情况

该平台昨日率先公布了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微博地址)接收的数十万笔青海玉树地震灾区捐款的有关情况。截止到今年6月30日,玉树地震总共募集捐赠款物约23.85亿,已经支出约23.79亿,尚有583万元待支出,将用于灾后重建项目督导检查、审计等。据了解,该平台还将陆续发布甘肃舟曲泥石流、云南盈江地震、日本地震等捐赠信息及善款使用情况。

Read More

玉树藏人说震后一年

图1、图2为玉树县禅古村灾后重建,被当做示范村,每户房屋面积仅有80平方米。 图3为玉树传统藏式民居,一般为2至3层的楼房,平面呈方形。一层设有向院外开的窗户,用作牲口圈、草房或车库。中层住人,除了卧室、客厅客房、厨房仓房和厕所外,还特别布置了专门供奉神佛的华丽经堂。第三层通常用来堆放粮食和杂物,大凉台上设置着牛首造型的香炉,用来燃烧香草、柏树枝叶,以敬奉神佛。也有在院子的墙院上和房顶四角上安放白色石头的习俗。(来自网络) 玉树藏人说震后一年 文/唯色 玉树地震一年了。胡锦涛在孤儿学校的黑板上许诺“新校园,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其言犹在耳,黑板也早被青海省官员专车护送至省博物馆保存。那么,新校园与新家园呢? 我已经三年多没去过玉树了。在我的记忆中,玉树仍然是夏日繁花盛开的草原上布满各具风采的帐篷,仍然是各个教派的寺院环绕、诸多成就者云集的宝地,仍然有忠诚的獒犬守护着家园,仍然有精美的玛尼石供奉于大地……但我也知道,正如流亡异域多年的达瓦才仁,震后沉痛地写到:“我生长的家乡已经被地震摧毁,我魂牵梦萦的那片放牧草原已经被水库淹没,我要到哪里去寻找我熟悉的家乡?” 来自当地的藏人把玉树的近况向我细说,看来劫后重生非常艰难,天灾与人祸造成双重打击。政府的重建规划蓝图换了一幅又一幅,除了禅古村被当做示范盖了红顶简易房,大多数灾民依然住在帐篷里,过着残缺不全的生活。我得知 这一年来,在玉树有几个不准外传的禁忌:一关乎土地和房子;二关乎学校与学生;三关乎法会等佛事 。 土地权益如何处置的问题最为突出。震前,一亩土地市场价格几十万,甚至数百万元;而震后,如中国各地土地被官商合力盘剥引发诸多社会问题,玉树也遭“抢地”厄运, 一亩土地的补偿价仅为3.5-9.8万元 ,差距悬殊,无法服众;而准备修盖的房屋, 每户面积仅有80平方米 ,且非原址上重建,而是要迁往远处。当地藏人叹道:当初胡主席和温总理说一定要“让大家有饭吃、有水喝、有住所”,可我们不需要给吃给喝,就把我们原来的土地还给我们吧。 为了争取土地权益,大大小小的请愿一直在发生,或者被驱散,或者被抓捕,官员还带着特警上门,威胁说“天是国家的,地也是国家的”,藏人们反问“那我们是什么?”就在几天前,连续三天三夜,上千藏人聚集在州政府前,举着写有“自己(土)地属于自己”、“还我房地产使(用)权”、“公平公正解决问题”等中文标语请愿,结果夜里被特警连打带抓三四十人。藏人们流着泪说,国家真成了强盗。 我还了解到,目前玉树只有小学,所有的中学生包括地震孤儿8605名迁往诸多省市就学,历时3-5年【注】。家长们希望孩子在本地就学,可以得到藏文化的教育,却被官员警告“不去内地就不准上学”。记得去年震后实行这一规定时,有藏人知识分子如是呼吁:“作为藏文教育的盲区,地震过后玉树的藏文教育将陷入更深的盲区。为挽救损失,多卫康教育界同胞应紧急呼吁社会各界,把从灾区转移的学生送到省内六州去读,千万不能留在西宁或无双语教育的其他地方”,遗憾的是,无济于事。 地震属天灾,虽然诱发地震的因素,包括开矿等对大自然的破坏,以至于造成无数生命被吞噬。然而,官方宣布的死亡人数与民间的统计相差数倍之多,这背后需要掩饰的是什么呢?实际上,当地人都知道,以“游牧民定居工程”、“生态移民”、“社会主义新农村”为名,中饱私囊的官员比比皆是,也因此这些工程都成了“豆腐渣”。同样,在地震时毁损最严重的校舍、课堂,也是类似的“豆腐渣”。 死者已逝,在周年之际,对于幸存者来说,为亡灵举行盛大的超度法会既是传统,也是人之常情,但连这个起码的要求也被禁止,各寺院惟有各自举行法会而不能聚集。或有可能是,当局对于来自多卫康各地的僧侣在震后救援中示现的力量有所忌惮,不愿意僧侣们的影响力引人瞩目。 2011/4/13,北京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Read More

7.2级地震的两人重伤与7.1级地震的2200多人遇难

新西兰地震已过去两天了,这场灾难的损失统计在这场大地震中只有两人受重伤,零死亡。 前些日子发生的海地地震和我国的 玉树地震 都比这次新西兰地震的震级低,但是在伤亡方面却重的多。海地地震是7.0级,造成11万3千多人死亡; 玉树地震 是7.1级,2200多人 ...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