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山

自由亚洲 | “纪念六四研讨会”北京召开 学者难属吁还六四真相

上周六,民间“纪念六四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参与者有大学教授、人权律师、天安门母亲等。学者们在会上呼吁当局调查六四事件真相,还原历史本来面目。参加会议的张先玲告诉本台,如果国家想实现转型,让人民过上正常的生活,公布六四真相势在必行。 “六四”25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一些公共知识分子、人权律师、遇难者家属等上周六在北京召开了“纪念六四研讨会”。...

Read More

【网络民议】新浪微博上你最看不起谁

@媣稥1:【新浪微博上你最看不起谁】@李开复@薛蛮子@作业本@袁裕来律师@徐昕@贺卫方@何兵@作家-天佑@老榕@袁腾飞@王小山 @于建嵘@茅于轼@演员孙海英@李承鹏@丁来峰@韩寒@潘石屹@任志强@吴虹飞@袁伟时@高会民@赵晓@李剑芒@慕云雪村@章立凡@袁莉[email protected]吴稼祥@中青报曹林@赵楚@左小诅咒@陈志武@陈有西 其他人图中找...

Read More

成龙:谁说北京没有蓝天的?

成龙于8月4日在新浪微博发布了一条感叹北京天蓝的微博后再度引来不小的争议: 成龙的政治立场,以供参考: 成龙:应该规定什么可以游行,什么不能游行 成龙无视民意一味讨好北京被网民封为港区宣传部长...

Read More

荷广 | 武之阳:陈鸣明的网络战争

2013-08-02 09:22 武之阳 陈鸣明,贵州省副省长,分管法制、公安、国安和维稳等。这位现年56岁知青出身的地方高官,于2009年11月入主新浪微博,成为中国迄今为数不多实名开微的地方高官之一,颇受网民捧足。但最近几天,陈鸣明心里有点堵,他没有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竟引发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7月28日,陈鸣明转发了@瞭望一条“关于美佛州发生枪击案7人亡”的微博,后有网友谈及近期城管事件,陈脱口而出指责网友“不爱国”、“败类”、“人渣”、“有人巴不得祖国天天出事,出事就小题大做”、“天天骂祖国的人,又赖着不去米国!快去啊!去之前,先整形,不要让人家看出是中国人!”此言一出,网路哗然。多数网友认为陈鸣明辱骂网友言语欠妥,也有网友称官员也是人,人谁无过,没必要深究。还有网友则提出要人肉搜索陈鸣明,查一查他有没有贪腐和作风问题。对此,陈鸣明爽快应答称“求查”。 大批中外媒体随后纷纷报道此事。在舆论的炮轰之下,陈鸣明29日发布长微博表示歉意。他表示,网友对我“拍砖”,既是观点之争,也是因为我个别言词欠妥。对大家的意见,我虚心接受,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原谅,以后我会注意。有话好好说,从我做起。中国有些网友在无限放大一些个案的意义,否定中国社会的整体进步。极端事件哪个国家都有…但在中国的微博上不是只能说中国坏美国好吧…(网民)监督也需要理性,监督的目的是希望这个国家更好,不是希望这个国家垮掉。 陈鸣明的上述表态,并未成功平息舆情。多数网友对他的表态并不买账,指责他道歉没有诚意。有人搜出不少陈鸣明的戴表照片,但迄今无证据表明陈鸣明会重蹈杨达才老路。还有人搜出陈鸣明与染香、点子正等左派人士的合影,陈的微博关注名单也被揪出司马平邦、张宏良、司马南、戴旭等名字,陈鸣明的政治派别呼之欲出。一时之间,各路网络大军角逐微博,五毛水军推波助澜,公知大腕席卷其里,舆情热度直逼上海的烧烤天,成为2013年夏天最轰动的互联网公共事件之一。 陈鸣明PK网友看似简单,但若综观事态起因和发酵的全过程,我们看到的不只是陈鸣明一个人的网络战争,而是中国社会正在上演的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 它即是中外的意识形态之争,也是五毛与公知的左右之争;它即是自媒体时代官民对立的话语权之争,也是事关官员财产申报和言论自由的制度之争。 首先,陈鸣明的民族主义倾向有迹可循。 随手翻翻陈四年来发布的微博不难看出,他转发和评论了大量的有关美国负面新闻和钓鱼岛主权之争的微博。读他的微博,如看《新闻联播》,无非是“领导很忙国内很好国外很乱”的老调子。陈显然以政治正确为发微第一要义,把庙堂之上的那一套搬到网上,看似审慎有度,但实与当局一贯渲染敌我矛盾的意识形态教育同出一辙。近十几年来,中国政治中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是民族主义的兴起。当局借助民族主义大旗,炒作民众排外仇外情绪,不仅可以转移国民的视线,也能安抚军方鹰派。一旦国内民怨沸腾,海监船马上出发巡航钓鱼岛,转移民众视线,但巡到何处,巡航何用,无从可知;当局要么声称有一小撮反华势力蓄谋造反,但这一小撮势力均系何人,为何反华又如何蓄谋,当局同样惜字如金。当有网友借美国枪击案指责中国城管之时,这位副省长终于坐不住了,大骂网友不爱国,但这种“不爱国论”又从何谈起?网民批评城管打人,或是出于对祖国的爱之深则言之厉,不见得是胳膊肘子外拐。这位网友或许不爱党,不爱政府,却不见得不爱国,而陈鸣明将党国混为一谈,认为不赞美强权就是汉奸,不歌颂专政就是媚外,莫非让所有网友齐呼打倒美帝国主义才称得上是爱国? 其次,中国民间左右之争日趋白炽化。 从几个月前的宪政姓资姓社之争,到解放军报的宇宙真理论,再到陈鸣明辱骂网友人渣,网友的跟帖和评论显示民间政见已极度分化。五毛党支持者攻击公知被反华势力收买,搅动民心欲颠覆社会主义;公知支持者则反击五毛党被宇宙真理洗脑,拥护专制且习惯暴力相向。民间政见的严重分化源自于上层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模棱两可。自十八大上台以来,习近平接连抛出“摸石头过河”、“苍蝇老虎论”、“中国梦”等论调,他一方面信誓旦旦捍卫宪法宪政,但同时却重申不照搬发达国家现代化模式;一方面号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但同时却称中国梦和美国梦彼此相通;一方面承诺以科学的制度设计把权力关进笼子,同时却下发秘密文件收紧思想管控——习近平左右摇摆的中庸执政方针没有讨好左右两派中的任何一方,反而日益加重了中国社会的持续分裂。陈鸣明与网友之间,以及网友与网友之间的口舌之争,恰恰是这种民间政见严重分裂的缩影。共识缺失已日渐成为中国政治语境的常态。 再次,自媒体时代的官民话语权之争升级。 陈鸣明被骂,其实不是因为他说了什么,而是因为他是谁。中国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民众自然将怨气归咎于政府和官员身上。民间仇官情绪蔓延的同时,不少官员出于维稳考虑将民众作为自己的假想敌。进入自媒体时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官员意识到欲控制微博必先占领微博,大批官员注册实名微博,以为能凭一己之力引导舆情,涤荡他们眼中所谓的乌烟瘴气的微博平台,杨达才在微笑事件后第一时间注册微博回应质疑就是一例。但这些官员无视了一个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微博的自媒体属性。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媒体,曝光、直播和揭露成为常态。个别极端的案例被无限放大,一些沉寂的权利缺失被彰显,一批不听话的异见人士被推崇,一群投诉无门的受害人被关怀。在这种情况下,批评无异成为微博的常态,而一贯容不下批评的达官贵人在微博上自然会水土不服,陈鸣明便是如此。 第四,官员财产公开是中国民间共识。 陈鸣明辱骂网友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引发如此大的反响,一个很大的原因并不在于骂人本身,而在于他说的“求查”两字。演员王小山就在微博中调侃道,陈副省长主动要求审查他的个人财产问题是该事件的最大亮点,民间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已有经年,但一直没形成良好互动,陈副省长终于发出声音,宛如赤子初啼,让人看到希望。希望有无,我们不得而知,但陈鸣明主动“求查”后,网友一边倒支持副省长晒家底,可以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民众对于官员财产公开的民间共识。与这一共识背道而驰的,是当局对此的讳莫如深。自2010年以来,官方多次下发指令,禁止媒体私自报道官员财产公开;近几个月里,有赵长青等多位呼吁财产公开的民主人士被抓;目前财产申报虽在多地试点,但制度设计与外界期许差距不小,恐将最终流于表面,难有实效。 最后,网友批评之于中国是财富而非威胁。 陈鸣明在长微博里用了很大篇幅阐述网民不可一味批评政府,为了批评而批评,即便是批评也应该理性,但对官员言论自由的边界却绝口不提。陈鸣明以贵州副省长的身份认证微博,在正常工作时间发布微博,这不是个人行为而是职务行为。他的一句骂人话,彰显的是公权力在普通网友面前不可一世的傲慢,但名誉扫地的并非只有他本人,躺着中枪的还有贵州省政府的颜面。公众人物的气话骂人话,会对数量庞大的粉丝群体产生负影响,因为这种影响的实际存在,140字的微博会成为一种牵动社会的力量。目前全球有77%的政府官员开推特微博,官员骂人在言论自由度较高的西方国家也不罕见,但却鲜见有谁口不遮掩却安然自得的。2010年,英国工党成员麦克伦南在推特上骂反对党“娘们儿”、“私生子”,他不得不公开道歉,并被取消党籍和议会候选人资格;2012年,加拿大国库委员会主席甘礼民在推特上骂15岁高中生“蠢蛋”,经媒体曝光之后,甘礼民最后不得不亲自向高中生致歉,民众支持度急转日下。相比之下,陈鸣明既便是在道歉信里也不忘倒打网友一耙,他的道歉显然缺乏足够的诚意。在他眼中,网友的批评之声是维稳的大敌,是对官员权威的挑衅,殊不知容许空气中充满不和谐的声音,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力量的象征。因为批评的限度,恰恰就是民主的尺度。美国大法官布伦南曾说过,政府官员名誉受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以压制言论自由为代价进行救济。这是包括陈鸣明在内的中国官员在自媒体时代亟待补上的一课。 据互联网实验室统计,2012年中国党政官员在新浪和腾讯上的实名微博数量达50579个,虽较2011年增长约200%,势头迅猛,但与数量庞大的党政官员基数相比尚属沧海一粟。据此,有网友建议不应过分谴责陈鸣明,否则以后恐无官员再敢开微博。此言虽不无道理,但却忽视了这样一个重要的事实,即便上千万官员人人开微博,但若都像陈鸣明一样只发些外国丑闻、官样简报或名人名言,不去回应敏感权利诉求,不去化解民生积怨戾气,不去倡导多元自由讨论,官员开微博又有何用?不是每一个陈鸣明,都能成为赵克罗。 陈鸣明的网络战争还将继续。无论支持他还是批评他,每一个声音都很重要。中国共识不是权威的选择,而应是多元声音的妥协。等陈鸣明把家底晒出来,我们到时再一起鼓掌也不迟。 (特约评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作者 武之阳,中国时政旁观者。期以慷慨激昂之辞,践行公民政治参与。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