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晨

All

Latest

爱思想 | 许国鹏 王晨光:徘徊在限权与放权之间——社会转型时期对司法理念的探索

许国鹏 王晨光:徘徊在限权与放权之间——社会转型时期对司法理念的探索 进入专题 : 能动司法 社会转型 司法理念    ● 许国鹏   王晨光        【摘要】为应对转型时期社会对司法的需求,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能动司法”理念,各级人民法院积极践行,取得了成效,并引发了广泛关注和讨论。能动司法实践中,司法权无序扩张影响了司法的公信力,但能动司法依然是社会转型时期中国的现实选择。我们应当客观评价能动司法理念,承认能动司法的限度,防止能动带来的负面影响。探寻新的司法理念,以继续推进司法体制改革适应社会发展。   【关键词】能动司法;社会转型;司法理念      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经历着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重大转变,旧有的观念尚未完全退出历史舞台,新的制度仍未建立或者完善,导致新旧理念和制度之间并存共生,碰撞博弈,社会呈现出多元发展态势。2009 年 8 月,最高人民法院针对新时期人民法院面临的形势和任务,特别是全球性金融危机带来的严重影响,提出了“能动司法”理念,要求法院在应对金融危机、参与社会管理、化解社会矛盾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全国法院系统深入贯彻并不断探索,取得了较好的成效,引起了法学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数年已过,新的司法理念给我们的法律生活带来什么? 我们有必要认真思考并加以总结。      一、社会转型时期的能动司法      “能动司法”从词源的角度讲,是发端于美国、成长在英美法系的一种司法权扩张思潮,以美国的司法实践最为典型。一般理解为,法院以实现实质正义为目标,以法治精神为指引,强调司法的社会功能,灵活适用法律,创造性地化解社会纷争,在形成社会政策、均衡政治力量、保障基本民权、谋求社会福祉上发挥导向作用的司法观念。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能动司法”对于我国司法界和法学界而言,都是一个陌生词汇。其根源在于无论从法学教育还是从司法实践,我们都一直强调恪守大陆法系传统和文化,坚持严格的规则主义,秉持克制司法的理念。克制司法理念认为,法官忠诚于法律,坚持法律至上,其任务是在司法过程中发现、解释和服从法律,运用司法程序恰当地解决社会矛盾,反对法官充当立法者的角色。这是我国现阶段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是树立司法权威、规范审判工作、增强司法力量、抵御外界干扰的基本原则。   近年来,司法的权能有所加强,地位日益提高,但司法体制改革面临的问题有些仍未解决。一方面,司法权相对于行政权依然薄弱,仍然受到各种力量的干扰,司法权错位的问题还比较突出,司法权的先天不足阻碍了司法能动性的发挥; 另一方面,司法权的滥用还时有发生,司法效能低下的问题依然存在,一些司法人员素质不高影响了司法效果,司法权能与社会发展存在着诸多不适应。这就造成了当前开展能动司法腹背受敌,国家希望司法能动,但又担心司法权盲目扩张; 百姓盼望司法能动,但又怀疑能动背后是暗箱操作。不能动没出路,能动又怕走错方向。能动司法到底是“自由的保障还是安全的威胁”,成为我们在决策开展“能动司法”时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一) 我国“能动司法”理念的提出   我国“能动司法”理念提出的直接原因是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给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严峻挑战和考验,同时也赋予人民法院新的历史使命,为研究和实践能动司法提供了契机。人民法院紧紧围绕“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充分发挥能动司法的作用,认真履行审判职责,为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积极寻找对策。但更主要的是深层社会原因:   1.着力化解人民群众的司法诉求与法院的司法能力之间的矛盾,是开展能动司法的现实需求。社会转型时期诉讼纠纷激增,信访案件居高不下,群体性事件增多,审判任务繁重。“案多人少”的困难局面要求人民法院用一种更加积极的姿态介入案件的审理,努力提高裁判的效率和效果。加之新型案件层出不穷,疑难案件增多,当事人诉求强烈,案已结,但事难了,平息社会矛盾的难度加大,迫使司法机关转变思路,探索妥善的应对措施和解决办法。   2.探寻我国司法自主发展道路,是开展能动司法的重要目标。我国司法体制改革是在不断摸索、借鉴中开展的,注意对西方司法经验的“引进”和“移植”,突出审判方式改革,强调法官职业化,加强对法官职权的限制和当事人权利的尊重,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这种司法模式在一些地方缺乏适用性,法官不能高效指挥诉讼,诉讼拉锯战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财力。少数法官过分强调当事人主义,一味地严守被动、中立的立场,刻板依据法条作出明显违背民众道德评价和社会基本常识的判决时有发生,判决结果难以得到公众的认可,甚至引起社会的广泛质疑,损害了司法的公信力。   基于此,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能动司法”理念,认为坚持能动司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本质特征,是服务型司法、主动型司法、高效型司法的统一。“法官紧随时代步伐,全力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生产生活需求,创造性地填补和弥合法律与现实之间的脱节,有针对性地解决现实难题,是能动司法的基本价值。”“在社会转型时期,面对社会变迁和新型权益纠纷,司法者不能一味地恪守司法被动的原则,应当在司法过程中发挥司法能动性,充分运用司法经验,合理行使裁判权,以利于解决纠纷,实现案结事了,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和法律秩序。”[1]为了在社会矛盾的化解中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人民法院适时调整司法政策,适应社会生活的变革,对司法理念和实践进行创新,以回应转型社会的价值需求。“能动司法”理念的提出,满足了司法作为和谐社会建设重要力量的迫切要求,成为指导当前司法活动的重要理念。最高人民法院选择能动司法,“实际上是对司法在当代中国社会中社会角色的自觉校正,是对司法与社会( 尤其是政治) 互动关系的重新调整,是对司法的社会功能的进一步领悟与认知” 。[2]   (二) 我国“能动司法”实践的多样形态   时代呼唤能动司法,群众需要能动司法,政治倡导能动司法。通过能动司法,司法积极主动化解社会矛盾,以诉讼形式依法监督行政权力的行使,维护法律的尊严,增强司法的权威,实现社会公平正义,从而推动和谐社会建设。我国“能动司法”理念的提出,正是因应了转型时期社会现实的需要,受到了群众的欢迎,取得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各地人民法院开展能动司法,在深入推进社会矛盾化解、社会管理创新、公正廉洁执法三项重点工作中不断探索创新,有积极效果,也留有遗憾。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通过运用司法建议,为中心工作服务。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一系列为解决社会较为关注、矛盾较为突出的热点问题的指导意见和司法解释,各级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受理情况,向党委、政府提出司法建议,帮助涉诉企业完善内部治理机制。二是强化司法调解结案,以化解社会矛盾。坚持“调解优先、调判结合”,积极开展诉讼调解,以调解的方式、通过司法裁定让诉争平息,撤诉率显着提高。三是强调司法便民,健全便民诉讼机制。完善民意沟通机制,深入开展调研,实行派驻“社区法官”,推行巡回审判,方便群众诉讼,减少当事人的诉讼成本,缓解了人们对司法门难进、脸难看、打官司难的印象。四是加强审判业务指导,统一法律适用。通过司法解释的方式予以指导,统一司法尺度,规范裁判标准,指引和维护社会生产和生活秩序。五是以解决影响社会和谐的问题为着力点,积极参与社会管理创新,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社区矫正,开展法律宣传和服务,完善典型案例公布制度,等等。   (三) 对当前能动司法现状的反思   在能动司法的浪潮中,由于理论指导和规范的不足,个别法院在未能对“能动司法”正确理解的情况下,冒然行动,推行了一些看似能动性很强而实际上却为盲动的司法举措,背离了中国语境下所需要的“能动司法”,偏离了“能动司法”的本质要求是“依法积极司法”或“法内积极司法”,实际是将司法作为“包打天下”的社会治理工具,致使“盲动”、“乱动”。这对继续推进法治进程、扭转司法体制改革方向产生了一定的冲击,更重要的是误导了公众对“什么是司法”的认识。“当法院主动请缨,为政府的一时中心工作保驾护航时,法院就不再是法院而变成镖局了; 当法院院长大谈特谈法制宣传工作时,法院院长就已不再是院长而变成司法局长了;当法官在工作日内走出法院,扫街植树,理发修车,给旅客送开水,帮农民搞麦收时,法官就是在亵渎自身的神圣。”[3]   以法院参与社会管理为例,一些法院未能找准司法定位,往往强调“有为才有位”,实质上是“包打天下”思想在作怪。比如,设置派驻社区法官加强调解,开展巡回审判,承担了人民调解员、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的职能。对此,我们应当有清醒的认识,法院不是社会管理的主力军,更不是冲锋陷阵的先锋。能动司法要注意其法律的边界,掌握好自己的服务半径,不能超越当前的政治体制框架,不能插手政府所应当承担的事务。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法院不再需要承担积极的社会责任,它仍然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只是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应当准确把握“能动司法”的真正内涵,既要认识到“能动司法”所蕴含的时代性与地域性,也要防止曲解其本意、将其祭上神坛。   再以诉讼调解为例,一些法院为了彰显自己是能动司法,将调解结案率作为法官考核的重要指标,甚至要求法官“零判决”。法官为了完成调解任务,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法院支出了巨大的财力,千方百计、苦苦追寻,明知是调解毫无结果的案件仍然坚持调解,甚至是违法调解。这种过分强调调解率,有可能违背当事人的意愿,损害当事人的合法利益,降低司法的公信力和权威,成为法院的政绩工程和法官的作秀表演。法院的任务是通过裁决定纷止争,不是“和稀泥”,左右逢源不是法官应有的角色。“解决纠纷是法治的基本要求,对法律难以解决的案件强行作出裁决,亦即强制裁决,是法院的基本职责。裁决是法治的一项基本要求。法官有责任作出裁决,这是公众的期许,也是社会进步的动力。”[4]   实践中的一些“盲动”、“乱动”的现象足以引发我们对“能动司法”的进一步思考,如果“能动”的分寸把握不当,反而会使美好的愿望结出晦涩的果实。这才有了最高人民法院沈德咏大法官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出“能动”不是“盲动”,能动司法不能恣意妄为; 司法权不能无限膨胀,既要强调适度的能动司法,又要防止司法盲动和妄动; 能动司法应该有其坚守的边界和分际,人民法院必须在法律规定和国家政策允许的框架内行使法定的职能、制定相关的措施等。[5]江必新大法官也指出,能动司法必须遵循司法自身规律,保持司法权的最基本特征,保持适度能动、适度干预、适度参与。完全取消、忽略司法的消极性特征,采取没有限度的司法能动,也是违反司法基本规律,有害于司法。[6]      二、能动司法是社会转型时期中国的现实选择      法律是人类生活经验的总结,特别是对过去和现在经验总结,不可能很好地预知未来,而法律文本与现实生活之间又总是存在着诸多差距,法律规则的滞后、模糊特性,显然不能涵盖全部生活现实和所需。面对社会急剧转型的现实问题,司法不能随便说不,需要在法律精神的指引下,对生活问题加以解决,能动司法是克服规则之治局限性的不二选择。社会的现实需求决定了司法供给的方向,今日中国司法的历史使命已经发生变化,人民群众对司法的需求也已随之变化。法官在司法过程中理性的能动司法,不仅有助于社会秩序重构和形成调整新型社会关系的规则,而且有助于新型权益的产生和维护,以及司法公正与效率的实现。这就是我们需要能动司法的重要理由。   (一) 能动司法与社会变迁   改革开放 30 多年的经验表明,中国的社会变迁与法治建设历程是遥相呼应的。社会变迁对司法变革具有较大的影响,甚至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它是司法变革的基础和动力。但是,司法变革在社会变迁过程中并不总是处于从属地位,而是具有能动性。司法的变革、理念的更替都意味着社会或大或小的变迁,对社会经济结构、政治体制、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从而以能动的反作用推动社会变迁。司法是保障法律实现、扫除法律实施障碍的权力,发挥着社会安全阀的功能。能动司法可以冲破社会现有政治力量之间的平衡关系,既能引发短期政策的变革,也能够导致长期形成的社会态度的变化。   追求正义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永恒话题,正义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评价标准。司法的审判标准必须紧跟时代的正义。当代中国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时期,人民群众对司法提出了新要求、新期待:“不仅要求保护人身财产安全,还期待保护更为广泛的其他社会权利; 不仅要求对案件依法作出裁判,(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 共 3 页: 1 2 3    进入专题: 能动司法 社会转型 司法理念   

BBC | 蔡名照接替王晨担任中国国新办主任

国新办目前还挂着国家信息办公室的牌子,负责监管中国的网络媒体。 中国官方宣布,原《人民日报》总编辑蔡名照出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接替已改任人大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的王晨。 国新办是负责中国官方对内和对外宣传的部门,其在体制上也有两个牌子,在党的体制内是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又称外宣办,在政府体制内则是使用国新办的招牌。 此外,国新办目前还挂着国家信息办公室的牌子,负责监管中国的网络媒体。不过,最近有传言说,随着网络监管的工作越来越重要,国家信息办将从国新办的体制中独立出来。 蔡名照今年58岁,曾经在新华社任职20年,最初担任记者,之后升至新华社副社长兼常务副总编辑。 2001年至2009年,蔡名照出任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期间曾大力推动网络内容监管。 2009年10月,他升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并在2012年9月接任《人民日报》总编辑职务。 按照惯例,国新办主任同时也兼任中宣部副部长。 在蔡名照出任国新办主任之前,北京曾一度盛传现任北京市宣传部部长兼副市长、前新华社副社长鲁炜将接任国新办主任。而且,中国官方在今年4月27日宣布,鲁炜不再担任北京市委常委后,有关传言更是愈传愈烈。

明報 | 國新辦國信辦即將分拆

【明報專訊】作出今次部署的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國信辦)原與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新辦)是同一個部門,兩塊招牌。國新辦組建於1991年1月,專責對外宣傳,其中六局專管赴內地採訪的港澳台記者。 國信辦於2011年5月正式掛牌。由國新辦五局和九局為主,加上工信部和文化部、廣電總局等相關部門合組,國信辦主任亦由國新辦主任王晨兼任。但今年「兩會」上王晨升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國信辦與國新辦亦面臨分家。 傳聞原《人民日報》總編輯蔡名照將會接任國新辦主任,而原北京副市長魯煒則出任國信辦主任,兩人皆出身官方新華社,但兩人的新任命迄今未見公布。

BBC | 张德江当选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张德江当选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中国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星期四(3月14日)选举张德江为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选举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以及秘书长是星期四人大全体会议的第一项议程。 这次会议还选出了13名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这13人分别是李建国、王胜俊、陈昌智、严隽琪、王晨、沈跃跃、吉炳轩、张平、向巴平措、艾力更·依明巴海、万鄂湘、张宝文、陈竺。 此外,王晨被选为人大常委会秘书长。 星期四的人大全体会议还将选举中国国家主席、副主席、军委主席。 另外会议还将投票通过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

明鏡新聞網 | 新左派王晨与李从军遭遇挫败——中共缠斗“网络敌对势力”

微博言论影响纸媒选题 最近,社科院舆情研究机构提供给最高层的研究报告称:微博已经取代了传统的官方媒 体,成为中国社会最主要的舆论发源地,因此,再採取防堵、剷除一类的措施,效果只能适得其反,更会加剧官民关系的对立。消息人士透露:“这份报告一点也不 神秘,只不过是社科院二○一二年度《舆情蓝皮书》的精炼。”此前,也有一些体制内研究人士认为,微博言论甚至成为官方纸媒体的重要新闻线索,以至於国务院 新闻办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王晨指责媒体跟着网络跑,“成了微博的传声筒”。 时势并非官方所想像,通过一场左派运动式的“走转改”就能重新确定官方纸媒的统治地位。因此,王晨在新闻界发起的新左派运动最后无疾而终. 另一方面,尽管当局改变了对网络的围堵策略,其中的核心点也由剷除谣言变成了官方开 立微博而参与社会舆论,但是,在最高层尤其在维稳政策执行中有重大利益的维稳系──它是上海帮或曰江系衍生出来的特殊利益集团之一,还是固守“敌对势力” 观念,继续以网络舆论为敌。最明显的就是把“网络领袖”列为干扰中国崛起的势力之一,中共内部称包括“网络领袖”在内的大量利用网络表达对中共统治不满的 人为“网络敌对势力”。 异议群体成为民主中坚 被网络热议的“新黑五类”划分,出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笔 下。作为中共智囊体系的组成人员,袁鹏这样划分绝非心血来潮,而是在做一种战略预判。相对粗糙的是,袁鹏没有能够细分其中的身份重叠,比如异见人士一般会 具有网络领袖身份,而维权律师与“地下宗教”人士的身份也多有重叠.不管如何划分以上作为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那样一个庞大的广义异见群体,该五种人利用网 络的能力是任何一个层级中共官员所无法比拟的。在现实政治活动中,五种人的道德化示范恰恰与中共各级官员藐视民瘼的作派形成鲜明对比。不仅在网络上,中共 统治集团的道德粉饰,无法抗衡异见群体朴实的道德实践,就是在现实行动上也更不可同日而语. 微博发起的各项救助,看起来远没官方的相关活动有规模,但是其道德性却让官方望尘莫 及。每一项社会救助行动都会有异见人士参与,有的还主导一些特定活动。大量的维权律师乃至於没有律师资格而以公民代理身份帮助弱势群体的异见人士,在从事 法律维权的过程中,不断把维权细节发诸微博,使没有人性的司法行为曝光於天下。由此,民众不但完全放弃了传统的清官崇拜情结,而且还会由各个体遭遇来反推 整个统治体系的正当性。对此,体制内专家惊呼微博为摧毁中共统治的利器。 有分析人士指出,除非中共借助“六四模式”进行屠杀,否则,不可能与五类人进行有效 抗衡。如此,也证实了传说一时的“活埋论”的存在──中共在政权极度危急之时,会将二百名在其黑名单上的能量级异议份子杀掉。但是,在中共没有採取活埋、 屠城之类的行动前,异议人士还是在网络上做大量的民主推进工作。 中国版国际媒体秩序失败 袁鹏确定“新黑五类”是为了向整个中共统治体系表明,这五种敌对力量是美国干扰中国 崛起的政治工具。另外一些体制内人士则更加注意网络上分佈的社会思潮,如上述《舆情蓝皮书》的作者们认为无政府主义、民粹主义、新左派、民族主义、新自由 主义是为中国社会的五大思潮。其中最危险仍然是新自由主义,“由於受到一些媒体和商业、文化乃至於政治精英的推动,新自由主义思潮得到空前放大”。这种空 前放大的背景就是美国“企图利用互联网的技术优势,向我国意识形态领域进攻”,其目的则是“建立新自由主义基本理念为基础的政治制度”。 五大思潮界定与“新黑五类”界定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甚至说前者不惜挑起体制内派别冲突。比如,其所泛指的政治精英实际是指向以温家宝汪洋为代表的体制内改革派。这种指向也准确无误地告诉人们,中共内部在意识形态问题上已经高度分裂,“改革无共识”既成事实。 五大思潮界定虽有很浓的意识形态因素,但是这种界定后面的强烈挫败感让体制内许多专 家坐卧不宁,因为他们作为特殊利益集团之一,也会因微博的兴起导致主流意识形态实质边缘化而受损.与此同时,他们想在国外树立中国崛起的意识形态牌子也自 生自灭了。一方面,美国并没回应另一位新左派新闻领军人物李从军“构建国际媒体新秩序”的呼籲,中国版的国际媒体秩序不过雾花镜月;另一方面,美国把网络 人权看得更加重要,对中国任何钳制网络自由的行为都会提出批评.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中美人权对话证明,美国助理国务卿波斯纳提示中国:“人权问题在互联网 和博客上引起了中国人越来越多的关注。” 官方微博近乎无人打理 中共统治集团仍然幻想自己能够打赢网络战争,尤其是对准人民的“网络内战”,其主要 手段不再是直接的威胁和控制、打击,而是要培养一批忠於现行统治的网络战士,与庞大的异议群体打看不见的战争,从事黑客攻击、进行隐形的威慑、实施邮路破 坏,凡此等等。去年以来,官方推出了两位劳模型的网络战士,都是女性(李聪娜隶属军队、高媛隶属警方)。 “网络内战”组成部分较多,无法一一列举,但最为当局所推崇的是微博引导,即官办微 博参与到民间微博交流中去。高媛开立的“传说中的女网警”账户是比较成功的一个,不过迄今为止发佈的微博还没到两千条,远不及一个活跃的网络异议人士的活 动量,后者一般都有三千条以上的微博。至於政府其他部门开立微博,多是无人打理之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代表官方说话的人怕说错话而招致网络围攻。或者 说,无论知识水平还是个人阅历,官方微博的操作者实在没法与民间自由分子相比。由此可见,中共对准人民的“网络内战”注定是打不赢的! 荆冬雨,《动向》

王晨:努力推动中国网络媒体建设迈上新台阶!

中宣部 副部长,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出席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了题为《走科学发展之路,推动我国网络媒体建设迈上新台阶》的主旨演讲。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杨新力,新华社副社长、常务副总编周锡生出席开幕式并发表 ...

王晨:走科学发展之路推动网络媒体建设!

核心提示:在第十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南京举行, 中宣部 副部长,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出席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了题为《走科学发展之路推动我国网络媒体建设迈上新台阶》的主旨演讲。 10月27日至28日,由新华网、江苏省委宣传部、南京市委宣传 ...

墙外楼:中宣部失误 最高层内部讲话“走光”

该讲话详细列举了中共试图“把互联网变成巩固其权力及发展海外‘软实力’”的秘密战略部署。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外宣办主任、国家信息中心主任王晨4月29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这次讲话于5月4日被张贴到了全国人大的网站上,次日被迅速删除。但它的“出现”被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发现,并把它收进了昨天(7月13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之中:中国互联网:虚拟世界的争夺之地(China’s Internet: Staking Digital Ground). 王晨的讲话列出了一长串庞大的的机关与方式,来控制国内舆论,同时“制造一个客观、对我们有利、友好的国际氛围”。王晨说:“这些努力为‘同一思想、巩固力量、辅助外交斗争及保卫国家利益’提供了强大的公众舆论支持。”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研究中宣体制的专家Anne-Marie Brady 表示:北京政府的目标是要建造自己的网络,让中国与国际互联网脱离,您可以在中国人权的这份报告中看到这一点。 王晨在讲话中说:互联网“已经增强了政府掌控社会的能力”,但是也带来了新的“颠覆”威胁。“只要我们国家的互联网还与国际互联网相连,国外‘有害’的信息就会有渠道出现在国内的互联网上。” 王晨列出了“党”是如何利用互联网平台“显著加强了”在海外的信息输出及宣传能力。 他说:“(我们)这些外语渠道已经成为抗衡西方传媒,提升我方软实力的重要力量。” 中共的“防火长城”屏蔽了绝大多数的海外中文网站及很多海外外文网站,中国本土的互联网公司也要“不辞辛苦地”屏蔽与监控“敏感信息”。 被中国人戏作“五毛”军团的官方监督员、网管及舆论导播员也为政府拉起防线,抵御“敏感内容”。 王晨在讲话中表示:“政府已经在所有层面布置了代理人,通过与宣传部门合作,已经逐渐建立起了引导公众舆论的机制。” 相关日志 李昌平:未来的粮食危机的核心内因和外因 (0) 2010经济风险开局乱弹 (0) 新华社记者张涛:网管办的陈华是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员? (3) 全世界都在笑中国傻 (0) 大杀器,互联网大面积中断,原来是路由劫持 (0) 今年民工荒里的蹊跷 (0) BBC:中国罢工愈演愈烈政府禁止媒体报道 (0)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中国领导层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By Anne F

中国: 人权组织披露中国控制互联网计划无法示众

法国人权广场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作者 纽约特约记者 倪安 美联社星期二报道了纽约一家人权组织出版的刊物披露了中国负责管制互联网的高级官员在内部所作的有关必须严厉控制互联网的讲话。而这一讲话随后公开发表时删除了当局利用互联网进行舆论引导等内容。报道说,美联社记者向中国国务院新闻办求证此事,但未获回答。 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6月底出版的季刊《中国人权论坛》披露了中国政府最近就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战略做出的表述有三个不同的版本,即对外宣传版本、政府内部版本,和可以让中国民众知道的公开版本。国务院新闻办主任、中宣部副部长王晨4月29日在人大常委会做了有关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内部报告。报告全文5月4日在全国人大官方网站刊出后不久就被撤下。 中英双语的《中国人权论坛》介绍王晨讲话的文章说,5月5日,王晨报告内容被重新张贴在中国政府官方网站上。但其报告中不愿让公众知悉的关键性内容已被删除。这些内容包括王晨向人大常委会介绍政府如何成功将互联网变成了当局的“宣传思想工作阵地”,即,利用互联网“大力组织开展正面宣传,积极加强舆论引导”,并举例说明如何 “在中央统一指挥下,组织开展了拉萨‘314’事件、乌鲁木齐‘75’事件”等的舆论引导,“为统一思想、凝聚力量,配合我外交斗争、维护国家利益提供了强大的舆论支持”,使中国的互联网“成为抗衡西方媒体霸权和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力量。” 《中国人权论坛》的文章中说,这些被删除的内容清楚地透露了中国官方意识形态的指导思想和监控互联网的具体方案,因此,这一删除后的版本表明了中国政府并不打算向民众透露他们如何计划利用和控制互联网。 悉尼先驱晨报同一天报道此事的署名文章指出,“中国共产党详细却又秘密地阐述了其互联网策略,即将互联网转变成在国内巩固其权力在国外扩大软实力的一股力量。”东京的国际时事杂志《外交学者》总编辑史杰明也撰文介绍了这三种表述,史杰明最后说,他曾说中国官方在互联网上有双重政策,现在看来还少了一个。   tags: 中国 - 人权

中国官员提出更严格的控制互联网计划

一个人权组织说,中国官员要迫使互联网用户在上网时使用真实姓名,这将使政府更容易确定网民身份,并对持不同政见者提出起诉。 据报导,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在4月的一次讲话中建议采取这一步骤,但当时没有得到广泛的传播,直到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获得了讲稿的文本,并在这个星期的一份报告中公布了这篇讲话。 中国人权组织说,王晨在讲话中要求论坛管理员要用户使用真实姓名,并且网民在登陆电子公告板时也要这样做。对新闻文章所作的匿名评论将被删除。 中国人权组织说,王晨还提议要人们在购买手机时也要使用真实姓名。

国新办提出更严格网络管制计划:互联网用户、手机用户均需使用真实姓名

7月 13日 一个人权组织说,中国官员要迫使互联网用户在上网时使用真实姓名,这将使政府更容易确定网民身份,并对持不同政见者提出起诉。 据报导,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在4月的一次讲话中建议采取这一步骤,但当时没有得到广泛的传播,直到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获得了讲稿的文本,并在这个星期的一份报告中公布了这篇讲话。 中国人权组织说,王晨在讲话中要求论坛管理员要用户使用真实姓名,并且网民在登陆电子公告板时也要这样做。对新闻文章所作的匿名评论将被删除。 中国人权组织说,王晨还提议要人们在购买手机时也要使用真实姓名。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