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治理

All

Latest

宋英杰:关于“不许冒烟”

距离北京的采暖季只有50天了,我去远郊走村。 今年冬天,村里“不许冒烟”是一条环保“红线”。 取暖,煤改电。 前两年试点,因为电取暖设备选型不甚科学,96%基本闲置。今年政府加大了补贴力度,但新设备的购置费依然超出部分村民的承受力。另外,对于特困户如何“兜底”,这些问题尚未完全解决。 养殖业全面清理,加工制造业一律歇业。

导弹熊|国家公祭日:悼念我们被挪用的治霾救命钱

【编者注】微信原文已被和谐。作者微信公号:导弹熊(ID:Mbear923) 今天是国家公祭日。 按理说我们应该缅怀抗战英烈,追思大屠杀死难者,谴责野蛮侵略。 但还是让我们把历史放到心里,把现实拽到眼前,拉开窗帘,面对窗外茫茫雾霾,为我们那些已经和即将被挪用的治霾资金,默哀一分钟。 有专项资金就有挪用,这是我们的惯性猜想。 但一直心存侥幸,觉得侵吞扶贫款的人,侵吞的是别人改善生活的机会;而霾是人人都不放过的,动治霾款的奶酪,岂不是和自己的肺过不去?...

自由亚洲|“90后”发起关注雾霾活动 成都特警戒备防大规模抗议

中国雾霾的城市越来越多。四川成都12月5日出现大面积雾霾天气,至今仍未消散。当地一批网民当天发起“我爱成都,请让我呼吸”活动,呼吁网友到天府广场散步,也有人到广场表达抗议。当局出动特警到场戒备。公安更发出通知,如有大量购买口罩或复印涉及“人体健康”者,立即报警。 12月5日起,雾霾袭击四川成都。据报道,成都街头,不少市民都把自己“装”进了口罩。药房的防霾口罩销售火爆,连着几天日售数百个。回到家中,关门关窗,打开空气净化器,则成为很多市民的常规动作。

大脸撑在小胸:北京雾霾的根源是风力减弱?

三北防护林能挡住北京的风?内蒙风力发电场能挡住北京的风?风力减弱是北京雾霾的根本原因? 《中国科学报》2016年2月15日第7版刊登了一篇文章《北京雾霾根源于风力衰减》。 我不得不说,这篇文章很难得……地汇集了多个有代表性的雾霾认识误区,方便一次性集中反驳,省得每次零敲碎打单说了。

自由亚洲|去年中国大陆新增癌症确诊病例约430万人

海外医学杂志最新刊登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国人口正在面临许多环境致癌因素,去年中国大陆新增癌症确诊病例约430万人,约有280万人因癌症去世,即平均每天约有7500人死于癌症。 据法新社1月26号报道,最新出版的美国《临床医师癌症杂志》发表了由中国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副主任陈万青牵头撰写的研究报告,称癌症是中国主要公共健康问题之一,肺癌是中国第一癌症死因。 研究报告称,过去很难估量癌症在中国造成影响的程度,因为研究是基于不到2%的人口样本,并且使用的是上世纪90年代的旧数据。但近年来,全国肿瘤登记中心的登记信息使数据质量有所提高。最近公布的研究结果是基于中国72个地方癌症登记中心的数据,数据跨度为从2009年至2011年,占总人口比重为6.5%。研究人员以此推断,2015年,中国新增浸润性癌症确诊病例约为429万2000例,癌症死亡人数约为280万人,这相当于每天新增癌症确诊病 例近12000例、死亡7500例。

宋志标:治霾已经失去办法

【题图当代水墨,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往前数上七八年的光景,大陆矿难频仍,隔三差五出来个矿难,也就诞生许多新闻故事,有的是像盲井一样在矿井里谋杀以骗取赔偿,有的矿难工人在宣布停止救援后,自个扒着逃出生天,不一而足。眼下这愈来愈重的雾霾环境,很像这早前的矿难。...

博谈网|中国的空气如此之糟,一些地区相当于每天抽40根烟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中国一些地区的空气质量如此之糟,一天呼吸下来等同于抽了40支香烟或每天抽两包烟。因为空气里弥漫着如此多的污染物,包括PM2.5这种特别危险的污染物以及烟和灰尘。PM2.5这些微细颗粒,其直径小于2.5微米,大约比人类头发丝的1/28还小。香烟的烟雾中也含有大量的PM2.5颗粒。由于PM2.5颗粒如此之小,它们可以轻易地进入人的肺和呼吸系统,并累积下来,最终导致呼吸系统疾病,如哮喘和慢性肺病。在非营利性机构Berkely Earth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研究人员发现:在中国,普通人被暴露在每立方米空气含52微克PM2.5颗粒的环境中。

羽戈|有感于对柴静的批评:动机与投机

案:有感于对柴静的批评,翻出一篇旧文。柴静不是不可批评(如《穹顶之下》作为纪录片之不足,对雾霾原因挖掘之不足等,皆可批评),追究动机、指斥投机的诛心之论,则当休矣。节前我写过一篇同属此一论题的《胡适如何说理?》,待见刊后,再发上来。 动机与投机...

华尔街日报 | 中国最脏城市中最大污染企业的治理难题

浓雾经常弥漫在以煤炭为经济基础的邢台。冀中能源雇员近50,800人,大多数是在邢台。 邢台市所在的河北省在网上公布污染物排放数据,细化到每个烟囱、每个排气口。 它是中国最脏的城市中最大的污染企业。 冀中能源股份有限公司(Jizhong Energy Resources Co.,...

自由亚洲 | 报告指北京污染严重不适宜人类居住 媒体先转后删相关报道引发质疑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上海社科院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北京污染极其严重,大大低于平均标准,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程度。中国大陆网站在转载了相关的报道后又全部删除,引发民众质疑。有评论认为,如果政府对一篇文章都感到担心,那么很难指望对雾霾等环境污染的治理能有成效。 上海社科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周三发布了《国际城市蓝皮书:国际城市发展报告(2014)》,对全球40个主要国际城市的升级态势进行了量化检验,并从经济、社会、文化、治理、生态和空间6个方面的18项指标进行排名比较。 报告说北京的包容性程度足以与巴黎、伦敦媲美,但健康指数低于平均水平,表明公共卫生服务供给不足,居民健康状态不容乐观。报告同时指在40个城市的生态指标排名中,北京列倒数第二,其宜居指数远低于平均水平,属于不宜居城市;环境指数约为平均水平的一半,说明环境远未达标;污染极其严重,大大低于平均标准,勉强适合人类居住。 这一消息迅速被海内外多家媒体转载,引发民众关注。不少网民调侃道:专家终于说了点实话。网民“忙忙碌碌”感叹:再不保护环境,不需战争,我们自己就把自己灭了。网民“尤元臣”说:每日行走于帝都,都觉得自己是一枚坚强的小小吸尘器,雾蒙蒙的即便是你已安好,也看不见晴天。网民“小磨香油”则表示:北京缺水,科学家却研究几十年,让政府耗费巨资来南水北调。试问,假如环境优美,没有污染,该降雨就降雨,会缺水吗?要知道,地表土层可以把雨水过滤成可以饮用的水质。 北京市民赵先生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激动地说,环境的污染程度已经严重到令他忍无可忍。 “这么跟你说吧,我早就打算移民了,我早就忍无可忍了。我们就像生活在毒气里。现在我就在北京的通州,外面是一片蓝烟,工业废气,已经不适宜人类生存了,毫无疑问的。我注意这件事情至少在两年多以前,秋天的时候我就感觉(污染)已经非常非常严重了,现在是在持续的恶化。废气排放,还有那化工厂不加节制的破坏环境,能源透支,已经远远超过了大自然的净化能力了。” 不过,在民众议论纷纷的同时,至周四,包括中国广播网、腾迅、网易等多家官方媒体及大型门户网站已全部删除了有关报道。 对此,网民“范明珉”在新浪微博上写道:这几天北京空气质量连续严重污染,有专家撰文:北京污染接近不适合居住程度。标题仍在,文章已被屏蔽。不禁让人想起两年前,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布PM2.5空气质量实测数据,中国政府官员强烈抗议和谴责。 民间环保人士崔晟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不知道这些报道被删除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如果当局无法容纳不同的声音,那么环境治理很难见效。 “中国治理雾霾现在已经提到一个政治高度,因为今年北京两会,北京市长、北京市人大代表王安顺市长已经提到,治理不好雾霾,提头来见,这是他的军令状。他原话是:治理雾霾是个政治问题。我们当时很兴奋,因为觉得党和国家政府已经提到一个这么高的政治高度,而且一个市长敢提头,这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个好现象。如果豪言壮语有了,认识也发布出来了,对专家的一篇文章就这么担心,以为天下会大乱,治理雾霾是更加无望的。” 今年1月,北京市长王安顺曾说“如果空气污染(治理目标)到2017年实现不了,提头来见”。同月,河北省长张庆伟也立下了军令状:3年让大气质量有所好转,5年有所改善。钢铁、水泥、玻璃,新增一吨产能,就地免职。 本周三,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部署进一步加强雾霾等大气污染治理,要求在大气污染防治上下大力、出真招、见实效,消除人民群众“心肺之患”,包括加快调整能源结构;对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实行“以奖代补”;落实各方责任等。 不过,崔晟认为:“我看到国家自己规划已经出来了,国务院的二十条好像也出来了。但这些规划都是纸面上的文章。我感觉他对于真正的工业经济的战略转移还是力度太小。某些行业,甚至是国家的支柱行业它在产生阻力,比如石油行业,你到底投入了多少治理,你的标准到底是多少,你到底产生了多少雾霾,这个必须要给国民一个答复。”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嘉远)

自由亚洲 | 北京计划投入7600亿元治理雾霾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北京市长王安顺日前表示,北京市已与中央签订责任书,将投资7600亿元治理pm2.5,以改善北京市的空气质量。但有民间环保人士认为,北京市能否有效治理雾霾并不乐观。 中国官方新华社日前报道,北京市长王安顺在北京市政协年会举行的经济发展专题座谈会上表示,从中央到人民群众都高度重视大气污染问题,民众迫切期待改善空气质量。去年9月,中国国务院出台治理大气污染条例,王安顺代表北京市与中央签订责任状,立下壮士断腕的决心,计划三年投资7600亿元治理雾霾,投入848亿元,实施垃圾、污水治理。他说这“也是生死状”,因为中央领导说,2017年实现不了空气治理就‘提头来见’。既是玩笑话,也说明了这句话的分量很重。” 江苏宜兴环保人士吴立红说,北京市长的生死状虽然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但是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2007年江苏太湖出现蓝藻污染可以给人们一些启示: “2007年太湖的蓝藻出现后,将江苏省花了600亿实力太湖,结果怎样,去年12月江苏省副省长徐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笔巨款都打了水漂。” 环保人士吴立红说,他在为保护太湖生态作了20年的工作,他和徐副省长一样,对太湖的治理很失望: “关键是中央的环保政令因为地方政府腐败而得不到有效执行,中央政府被架空了。” 有人认为,北京市要治理pm2.5 至少要花上万亿元,吴立红认为,即使如此不见得能够达到好的效果,因为污染工厂可以迁出北京,但污染工厂迁到周边省份后,雾霾照样会飘到北京: “中国的环保部很有问题,向大连、厦门、宁波等地的PX项目遭到民众的强力不满,造成群体性事件,这些项目的审批过程是否公开透明?为什么会通过环保评估?这些环保部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现在雾霾不仅困扰北京,长三角地区今年的雾霾和北京一样严重,吴立红说: “粗放型经济仍在继续,空气、水源和土壤都遭受严重污染,好像末日来临,老百姓简直没有办法。”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认为,治理雾霾是一个系统工程,要有全国一盘棋的战略规划,首先是要减少煤炭的使用量: “但是汽油价格很高,很多企业没有资金减少煤炭的使用量,而迁移大量污染工厂也要花费很大的投资。” 孙文广教授建议,中国的北方城市可以采取集中供暖,减少小煤炉取暖的比例,鼓励企业使用清洁能源,各级政府还应该投资开发清洁能源,建造更多的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