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破坏

All

Latest

德国之声 | 垃圾堆成山 中国拟增加焚烧设施

在江苏省吴江市郊外有一座新建的发电站,围墙刷成洁净的白色,连烟囱都建成钟楼的样子。墙后面却隐藏着数千吨城市垃圾。 为了消灭堆积如山的垃圾,中国正在建造新的垃圾焚烧设施,以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和损害。...

东方历史评论|亚洲式的资本主义:幻想与危险

30多年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宣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开启了中国乃至世界的崭新历史篇章。如今看来,没有一个地方能比“二战”之后的亚洲更能体现资本主义能够创造财富这一事实了。迄今为止我们都听闻中国和印度正崛起为经济大国,而早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韩国、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新加坡,甚至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是欧美国家的两倍。 在上述国家和地区中,军政府或专制政府与商人进行合作,产生了大型垄断集团,例如韩国财阀的兴起。大多数普通人长期生活在非民主体制下,之后又经历了自由选举、民主制度;几十年的经济不均衡增长之后,他们又要试着应对空气、土壤和水的不可逆污染。工作时间长、工资低、流动性受限以及常年工作不稳定是亚洲经济体里多数劳动者尤其是女性的共同命运。然而,有些人在亚洲的“镀金时代”获得了极为丰厚的财富:以“崛起”的印度为例,在1996—2008年间,营养不良儿童的比例几乎没有改变,一直是在50%左右,而印度少数亿万富翁占据国家财富总值的比例则从1%增长到22%。

【网络民议】冬奥会场地不在自然保护区内因为范围改了

延庆副县长:冬奥赛场不在小海坨山自然保护区内 @违者拖走:冬奥会场地不在自然保护区范围内了,因为自然保护区的范围改了╮( ̄▽ ̄")╭ @拔剑四顾心茫然:......拖进黑屋子的时间都不愿意花,马路上直接扒裤子干上了。 @我是冯博:看上一个良家女子,先把她编入乐籍,就可以明正言顺地狎妓了。高,实在是高,比高衙内还高! @青峰一页 : 其实大家早猜到了,强J保护区又不是第一次了。法律是什么?根据需要调整的遮羞布 @花落成蚀:终于这么做了!延庆调整了某山保护区,明着看变大了,暗地里把某个赛道挪出了核心区:http://t.cn/RLHMjMS @成尼玛_:原来保护区是可以随便便说调就调的,那下次要建个政府大楼什么的是不是也可以把保护区就调一调弄块“风水宝地”出来

纽约时报 | 长江患重病,江豚临灭绝

狄雨霏 报道 2013年05月02日 北京——在中国,它被称为“江猪”。这种江豚在长江水系已经生活了约30万年,但有可能在十年内灭绝。原因是什么? 根据中国媒体的多宗报道,长江生态在人类活动的冲击下处境堪忧,这些冲击包括过度捕捞(比如击昏或杀死江豚的电子捕鱼)、采砂、重度污染、改变水温并影响繁殖模式和阻断迁徙的大坝工程,以及不断增长的内河运输引发的水生物伤害和死亡事件。 按图放大 Michel Gunther/WWF 世界自然基金会称,如果想要避免江豚和六年前的白鱀豚一样灭绝,就需要采取紧急的环保行动。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中国首席执行官彭培德(Peter Beaudoin)在环保网络杂志《中外对话》(chinadialogue)刊载的一篇文章中写道,“长江是哺育着4亿人口的母亲河,同时也是中国四成经济总量的动力之源。” 他问道,“从经济上说,至少在目前长江流域的发展蒸蒸日上,但代价如何呢?从生态上说,长江已经患了重病,如果是一个人类患者的话,已经进了重症加护病房。” 一名中国环保人士兼科学家质问道:“长江的变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缩影,一个GDP消耗了多少物种啊!”这个问题是由铜陵淡水豚保护区科学家陈燃在《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 环保人士说,实际上,以中国的环境承受压力之大,已经很难知道该从哪里入手加以保护。 六年前,同样也生活在长江中的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彭培德写道,“看上去,它们的近亲江豚极有可能也会走上同样的绝路。”江豚看上去和海豚相似,但是没有背鳍。 农业部于近日宣布,长江、长江支流及其毗邻湖区中只剩大约1000只淡水豚,这种豚是世界上唯一的淡水豚类。农业部称,这种淡水豚的数量正在以每年约14%的幅度减少。一小组致力于保护江豚的科学家创建了中国环保网站——“拯救长江江豚”,试图增强人们的意识。 彭培德表示,江豚还有救,并给出了拯救方法: “一个解决方案是进行迁地保护,将一些动物迁移至部分河段,进行隔离,并为它们提供一个安全的栖息地,以便繁殖,”彭培德写道。 他说中国政府必须将江豚列为一级保护动物。他表示,“这会确保重点在于保障江豚的长期生存能力。” 还必须推动在长江主干保护江豚。他写道,“由于压力非常大,此举极具挑战性,但必须这么做。” 否则江豚将会消失,标志着长江生物多样性保障工作的又一次失败。传说中渔民的保护神也将一同消失。 “江豚长期以来也被尊为河神,当暴风雨来临时,它可以告知渔民,”《南方周末》报道称,“在暴风雨前,江豚会频繁跳出水面‘拜风’。” “看到江豚‘拜风’,”渔民们就知道要拴紧他们的船。 狄雨霏 (Didi Kirsten Tatlow) 是《国际先驱论坛报》 (Th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驻京记者。 翻译:张薇、许欣

青海湖200年内消失?

然而,青海湖周边盲目开荒,破坏了注水河流的水源,目前青海湖50%的注水河流已经干涸。据统计,与20年前相比,入湖水量减少了60%。受到气候暖化与人为破坏影响的青海湖,每年正以流失一个杭州西湖面积的速度在缩小;水位下降最快的2000年,一年内下降了21厘米。专家预计,200年内青海湖将从地球上消失。

译者:世界再也不能承受愈演愈烈的灾难了

联合国气候变化高级官员今天说,世界再也不能承受最近在巴基斯坦和俄罗斯所发生的这种愈演愈烈的灾难了,强调各国政府需要采取迅速行动,以引导世界走向低碳未来。 巴基斯坦洪水和俄罗斯野火是“如此引人注目”,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很多其它重大天气灾害都“被降级为次要新闻,”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http://unfccc.int/2860.php " UNFCCC”)的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娜菲格雷斯,今天在日内瓦告诉记者说。 “科学将证明由人类排放温室气体造成的气候变化与这些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她补充说。 菲格雷斯女士强调,只有政府可以为应对气候变化进行全民准备,他们必须继续通过联合国谈判取得进展,“每次风暴降临前采取更充分,更大胆的步骤加以应对。” 下一次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谈判会议10月将在中国天津举行,随后11月份各国家将在墨西哥坎昆参加下一轮多方会议。 今天在大约40个部长出席的关于气候变化融资非正式对话的预备会上,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负责人告诉记者说,“各国政府都有一种紧迫感,他们需要在坎昆采取进一步行动。” “他们更接近于达成协议,但在协议内容方面仍有分歧。” 她说,各国政府已作出许多承诺来削减或限制其排放量的增长,但在墨西哥城,各国必须决定如何及何时以负责任的和有约束力的方式来兑现这样的承诺。 “在坎昆,他们可以作出明确决定,设计出一套更好,更充分的方法和手段,使各国共同努力,在一线采取全球统一行动,”菲格雷斯女士说。 她解释说, 工业化国家已承诺为发展中国家提供3百亿美元的快速融资,以适应和缓解2012年前气候变化的影响,规定这些拨款被视为工业化国家对贫穷国家加入气候谈判的承诺。 富裕国家已承诺到2020年每年认捐1000亿美元,菲格雷斯女士还强调,“现在所需要的就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具体建议。”   Thanks for Muni for her proofreading. 添加新评论 相关文章:    干旱促使植物生长出现长达10年的衰退    拯救老虎之途    如何创造适宜的学习环境    杂交后代的生存之道    拯救因纽特的语言“化石”

竭泽而渔:黄河万里溯源行视频日志(022)

在即将离开内蒙古的时候,在距离蒙陕境界仅仅20公里处的地方,一位道班工人介绍我和黄盖希里村的老马认识。"他那里有你感兴趣的事情……" 我不知道道班工人所说的"你感兴趣的事情"是指什么。但我还是去了黄盖希里,因为冲着道班工人的善良,加之在这最后告别大蒙古的时刻我很想与内蒙古的农民再有接触。 黄盖希里距离陕西榆林仅仅20公里左右。我去的时候先是看到了道班工人说的破败残垣。那场景看起来原先很大,用已经发黑的白杨树枝枝杈杈,歪歪斜斜地围起的羊圈,如今里外尽只见齐腰荒草。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近去,总似乎那草丛里会暗伏杀机,我仓促中拍摄了昔日羊圈的照片,就走出去到邻近看起来像是人居遗址的附近观望……后来我沿着红胶泥的路面,踩着积水想去老马的新家看看。 老马是觉察了我的到来的。我见老马远远迎来。"拍啥呢?"他老远就喊,声音直冲,我以为他不乐意我的到来。 "拍照片。"我回他。 "有啥好拍的?"老马还在问。 我没有再回答。直到老马走到我的身后。 老马家所在的地方正是退耕还林政策对口地区。相应的,为了草不被山羊吃掉,当地亦执行禁牧圈养政策。所以老马见我头一句就是"国家不叫养羊。" 老马这话不假,也是我在牧区时常听到的话。牧民们大多对政策所规定的禁止养羊有抵触。但我尚未见过如此对我一个生人这样直白表述不满的农民。我因此感到和老马的谈话收获一定不会小。 我架好了机器,对其老马的正面拍摄做好充分准备。但随着谈话的深入,我就几乎忘记了我还在拍摄,我为老马所说的话里几个关键点所吸引。我便抛开机器紧随老马的思路追问不已。 老马在谈到国家对征用草场,占用农牧民耕地做了每亩120元的补充一事时,我竟然听到他说"中央根本没有拨钱。"我怀疑老马表述上有问题,老马再次重申道:"县里没有给钱,乡里也没有给钱,也不存在村干部贪污的问题。"又说"别老看中央电视台说的好,实际上没有给钱。" 晚上,我在旅馆里整理录像素材的时候又反复听读了老马的所说,最终我还是忠实记录下了原话。 老马的话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有"现在农村的青年人都怕吃苦,都出去打工了。"我回答他说:"这个就很正常。"我表示理解。但我在回答了老马之后却给自己留下了一个难以自解的问题--这就是下面要说的"文化断根"。 丛三十年前的"包产到户"到最近出台的"土地流转",其间在长江以北地区又推行了长达十四年之久的"退耕还林"、"禁牧圈养"生态保护工程措施。在福利方面又实现了"医疗合作计划",在教育方面推行了尚不尽人意的,或者说没有彻底实现的"九年义务制教育"。而农村"合作医疗"也开始出现了难以排解的纠葛……在多年一系列密集出台政策的改革态势下,经济至上的浪潮极大地冲击了农村人口的精神世界,这期间尤其受到巨大冲击的就是青年人。在简单鼓励城市化的大氛围下,县、地、乡、村盲目追求形象现代化,一切向大城市看齐。这些集中表现在各地方政府越建越豪华的政府办公楼堂馆所。在我一路骑行中就拍摄到了许多地方政府所建远比人民大会堂气魄宏伟得多的建筑。这些还在其次,尤其看到的是农村里的下一代已经彻底丧失了对生养自己的故土的感情。他们由城里打工返回,亦是学来许多市井皮毛之物。比如我在去年骑行巴山一带的时候就发现十分偏僻的小镇子里,在一群破破烂烂的杂货店子中间突兀扎起一座十分豪华的"婚纱摄影楼"。而镇子里也开了座咖啡馆,仅从满足城市归来年轻人的需要来讲这也无可厚非,但见咖啡馆进门两米一段地毯上被踩出了厚厚一层黄泥巴来看就值得令人一番思索了。也就是在这间咖啡馆里,我看到门前海报上赫赫然写着含有凶、艳、色、伦、奸、杀、爆之类字眼的录像名目…… 我不是说发展经济不好,也不是说应该经济至上还是应该政治挂帅。我只是想到中央在一片喊经济的声浪中,不得不令人怀疑其对更广大农村人口的愚民化塑造和人文精神之灭杀。[写并制作于陕西榆林] 视频在这里 http://24hour.blogbus.com/logs/75067787.html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1 个评论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谢家坬的民主事:黄河万里溯源行(021) / 2010-09-14 09:31 / 评论数( 1 ) 写在温龙辉死亡案结案之后 / 2010-09-11 22:19 / 评论数( 1 ) 艾晓明:努力走向公民社会(续) / 2010-09-11 00:27 / 评论数( 2 ) “食品添加剂” 有毒食品的合法外衣 / 2010-09-10 08:39 / 评论数( 1 ) 达拉特旗一日:黄河万里溯源行(020) / 2010-09-09 05:16 / 评论数( 2 )

湖南省嘉禾县钟水乡马托村2000多名村民巨大冤情的呼救求救

湖南省嘉禾县要想经济发展不能以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平衡为代价。饱受巨大环境污染、巨大安全隐患、生态平衡遭遇严重破坏之苦的湖南省嘉禾县钟水乡马托村(辖上马托村、下马托村和南托村)2000多名村民,10年来,一直翘首盼望有一级政府出面能彻底关闭村前“对门山”(山名)上的一个大型非法采(碎)石场。   ——马托村2000多名村民遭受巨大环境污染、巨大安全隐患问题、生态平衡遭遇严重破坏谁敢主持公道?   ——有谁能把马托村2000多名普通老百姓的冤情转给党中央国务院、湖南省委省政府、郴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啊?请你们出来主持公道啊!   ——谁能把有多条命案、打伤多人却有钱有势、县里乡里有人的大型非法采(碎)石场的大老板们怎么样?   ——谁来为马托村生态恢复埋单?

监测资料显示全国97%城市地下水遭污染

中国是地方病流行较为严重的国家,致病原因一般认为与饮用水有关。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专家介绍,监测资料显示,基本清洁的城市地下水只占全部的3%,有64%的属于严重污染。

陕西华县官员:绿漆刷山是国内最先进经验

最近有民众反映,渭南华县一些山崖的石头就被涂上了绿颜色。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山崖大多是一些采石场遗留下的,而上面的绿颜色是后来被人为喷上去的。当地国土资源局矿产办李主任称,这是国内最先进的经验就这样弄了,从网上找的,从外地学的经验。 视频 说明:陕西华县裸露山岩被刷绿引发质疑   绿漆染过的山体 金羊网9月2日报道  老黄瓜刷绿漆是为了装嫩。可要是给山上的岩石也刷上一层绿色,您说这是为什么呢?最近有观众反映,渭南华县一些山崖的石头就被涂上了绿颜色。 在华县的南山大道上,这条路的尽头就是一片青山,放眼望去郁郁葱葱的植被是非常漂亮,但是仔细一看,山上有一块岩石的颜色却有一点不一样。 走了一段很长的山路,记者才找到一块颜色不一样的山崖,走近才发现这块山崖上的颜色好像是跟别的石头不太一样,从脱落的石头上,记者随便捡起一块,发现这个山崖的表面好像被涂上什么颜色一样。 在这个山脚下记者还找到一块塑料,上面沾满油漆,用手一抠都全部能脱落下来。 在310国道华县段,记者发现了好几处这种被涂抹成绿色的山崖。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山崖大多是一些采石场遗留下的,而上面的绿颜色是后来被人为喷上去的。 当地村民:以前把山毁了。 记者:那现在刷那干啥? 当地村民:把(不好看的)形象能抹一点。 采石场工人:也就是美化环境那种形式,看上去不至于一片光秃秃的。 就是这种当地认为是美化环境措施的照片,被网友发在网络上后,引起热烈讨论。有网友认为这种手段不科学,有遮掩乱采乱挖的嫌疑;还有的认为这即便是一个补救措施,也没有起到对当地环境美化的作用。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华县国土资源局矿产办。他们表示,在全省治理秦岭北麓环境治理工作中,华县陆续关停了几十家采石场,并对裸露的山体逐步恢复植被,给而裸露山崖喷上绿颜色只是一个临时过渡措施。 华县国土资源局矿产办李主任:这是国内最先进的经验就这样弄了,从网上找的,从外地学的经验。   这种措施是否先进,是否科学?记者从西北大学自然保护研究所了解到,目前国内外对裸露山崖的处理一般有多种可行的方式。比如在岩石上凿出V形槽再种植爬藤植物,或在岩石上喷洒含有草籽的泥浆,或者在岩石上覆膜后再种植植物等多种方案。要说喷绿山岩这种方案先进,恐怕难以服众。 西北大学自然保护研究所所长刘康教授:这个措施严格来说是不可取的,因为它不是真正生态恢复,它只是用油漆涂刷在岩石表面,使它变成绿色,它并不是有生命的和周围生态环境和谐的措施。它没有起到生态恢复这样一个作用,反而对环境有一些不利的影响。这个只是一个面子上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看来,相关部门在对秦岭北麓植被和生态环境进行恢复、保护的同时,一定要采用科学、严谨的方式。 (本文来源: 金羊网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