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罪自杀

小晖一思|网友反映,自家宅基地昨天突然批下来了

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很多农村的朋友们受惠于欧金中的那几刀,于是终于能建新房了,这样的推动,是欧金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可见鲁迅先生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在我们国家,任何一点推动进步,都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甚至要有人以生命为代价,才能引起警醒进而改变。

阅读更多

【404文库】山巅上的加图|欧金中死了,而深度报道死了很久了

对于这场案件,很多基本而关键信息都是模糊、众说纷纭的:欧金中这人,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他在已经办好盖房手续之后,却又住了五年的铁皮房?他称自己的遭遇了村霸的阻挠,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上诉的五年中,又是什么挡住了他的维权之路?案发前他与邻居的纠纷又是如何激化的?

阅读更多

王biubiu|“畏罪自杀”是欧某中注定的告别方式

欧金中会白白死掉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这种悲剧从来就不缺少,只是他让我们看到罢了。只要还有“畏罪自杀”这种冷冰冰的,自上而下俯览众生的思维方式,不尊重每一个普通人的基本权利,那么这种悲剧就永远不会少。“畏罪自杀”是欧金中命中注定的告别方式,因为他看不到这个社会给他留下哪怕一点点活下去的可能。

阅读更多

维舟|论“畏罪自杀”

一个现代社会本不该有什么“畏罪自杀”,当然,我们现在也已无从得知,欧金中是否真的“畏罪”(客观上说,其行为只是“自杀拒捕”),按说他都躲藏了这么多天,也肯定很清楚难逃法网,真要“畏罪自杀”,那有的是机会,居然等到被发现、围捕时才自杀,那已经可说是求生意志相当强烈了。虽然欧金中是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讨论就没有意义了,事实上,如果这案子没能激发我们的思考,只是在几天后就渐渐被人淡忘,那他和那两位受害人才真的算是白死了。

阅读更多

清川书房|莆田的欧金中自杀了,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欧金中自杀了。10年20年之后,没有人记得欧金中曾经的善与美,他将以杀人犯的名义,登记在档案里。至于那些颟顸、麻木、程序化、与邻为恶、基层公权部门的不作为、个体生命的轻若鸿毛,都随风而去。欧金中只是这个伟大社会和网络喧嚣中的一个偶然事件,一个注定不会被记住的名字。在转瞬中,湮入滚滚红尘。我只是忍不住在想:当他自戕之时的那个瞬间,欧金中,一个还活着的人,他在想什么?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敏感词库】冬奥通敏感词库

【图说天朝】“现在这位”

【CDT周报】脖子疼

【404档案馆】“我们中国真的太厉害啦!” 爱中洋网红与利润丰厚的五毛生意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