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韦斯、民粹运动及其他

民粹路线需要支付高昂成本,终将损伤国家的长远发展。民主、法治和健康的市场经济才是一国长治久安之策 强人的逝去,往往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上周,执政14年的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去世。未来,其政治遗产仍将具有标本意义,值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要和民众反思。 查氏常有惊人言行,充满争议。其去世后,在国内外亦毁誉参半。无可置疑的是,他是拉美左翼民粹道路的代表人物,他还是21世纪为数不多仍然抱着“冷战”思维并热衷于社会试验的领导人。 应当承认,执政长达14年的查氏拥有一定的民意支持。十多年间的四次选举和五次公投,他仅仅失利一次,可为明证。其执政纲领冠之以&ldqu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舒立观察]反腐不可靠情妇

情妇反腐的视角,兼看微博反腐的局限。反腐任重道远,在舆论监督的意义上,还是要推动新闻专业主义的成长,让新闻媒体客观、公正、深入的报道成为反腐利器 近来,接二连三爆出的性丑闻将多名官员拉下马。拜现代网络技术之赐,不雅照、不雅视频乃至长篇“情史”迅速传播。官方反应也较为呼应民意。一些中高级党政干部、国有企业负责人因之被免职,且至今余波未了。 这些基于性丑闻的反腐,可视作中共十八大以来反腐措施的一部分,目前尚属“治标”。至今,“有关部门”通过官方媒体发布的消息,主要强调“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不适合继续在现岗位工作”。不过,“治标”也有不同层次,故民众迫切希望,对涉事官员或其他同类事件的处理能够深入,触及实质,实现决策层反腐既打“苍蝇”、也打“老虎”的主张,切不可止于“生活作风”。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新媒体,新闻业,新闻人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腾讯这次关于新媒体与专业主义的研讨会。感谢腾讯总编辑陈菊红的诚挚邀请。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新媒体、新闻业和新闻人”。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新闻业也在变革之中。以我的亲历观察,进步最快的是过去十五年。而在此期间,在影响新闻进步的各种因素中,正是技术进步这个因素起到了最重大的的推动作用。可以说,新媒体对中国新闻业的改变,对中国新闻人的影响,是本质性和革命性的。新媒体在全世界都形成了革命性冲击,但在中国,这种冲击更具有实质性/更深刻也更有意义,有其格外值得关注的一些特点。 一、新媒体已成为中国人获取新闻的主要渠道,进而做为最强大的舆论平台,改变着中国新闻业的版图。 先说几个数字: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访美记》(媒体篇)前言

  (我的新书明天下厂,将进入财新“思享家丛书”。先连载前言,请享友先睹为快) 这本书,记载了25年前一名中国新闻记者眼里的美国报纸界。 一 1987年6月,我获得了一个很宝贵的机会,到美国明尼苏达州参加一家民间机构“世界新闻研究所(world press institute,简称W.P.I,又译世界新闻学院)”组织的青年国际记者旅行采访活动。 那是中国人正陆续迈出国界的年月。从80年代初,名作家们和涉外资深记者们就已经有机会到美国各地访问,然后用优美精准的文字,俯拾皆是地将从衣食住行到人际交往的各种新鲜感受写出来,让绝大多数没有护照、也没有机会接触外部世界的人看到彼岸的万花筒。记得当时对美国写得比较全面深入的一本书,作者是外文局的专家王作民, 写的是这位40年代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的毕业生重返美国后的纪实,书名就叫《美国万花筒》。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餐桌闲话]俄罗斯的”地下室丈夫“

财新峰会后的次日,正巧是Benita的生日,我请了她,还有老朋友Jonathan来吃午餐,算是庆生。 席间谈到俄国与中国。Jonathan是美国人,在中国生活多年,观察了中国的社会转型;现在做俄国的会议组织咨询,交道甚多,深谙俄国人。我问:你们都说中国的问题多,与中共一党专制有关。俄罗斯放弃共产党20年了,为什么也是权大于法、腐败、政府掌控经济、官商勾结这一套?许多人,包括我认识的一些研究比较制度学的经济学家,都觉得俄国和中国的问题相似,而且更严重,为什么呢? Jonathan说,他觉得主要是俄罗斯没有制度(institution)*建设传统。中国从孙中山开始,就提三民主义,讲究制度,是有传承的。俄国没有。从来是人治,只有20年代有一段时间试想过建立制度,以后就失败了。俄罗斯就是靠人来管,没有制度,则更谈不上法治传统了。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