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

财经杂志 | 被算法监控的打工人:有人去洗手间超时3秒扣工资,上班买饭被扣误工费

每一个元件均有规定加工时长,系统会通过摄像头画面识别工人动作,若用时过长,将会体现在月末对这名工人的考核中,并扣除相应绩效。 文|《财经》记者 刘畅 编辑|朱弢 2020年12月中旬的上海,寒流初至。西北季风穿过街巷,催行人裹紧大衣。夜晚11点半,徐汇区漕宝路一家大型民营建筑工程公司门前,十余个行色匆匆的身影依次用工卡刷开门禁。 一行人分两部电梯上楼,方才还谈笑风生,此时却集体沉默。一个年轻人试图接续此前的“内部笑话”,却被同事用严厉目光制止。...

阅读更多

许章润 | 我家门前探头多

平安工程,公家出钱,主要是安装监控系统。统一部署,用的是纳税人的血汗。设计探头的科技公司,生产设备的上下游厂家,安装系统的包工头,一条龙,食物链,都赚得盆满钵满。神州大地,遍布城乡,数以亿计的探头,一笔大买卖嘛。

阅读更多

BBC | 逃离“老大哥”:中国艺术家如何躲避北京的监控摄像头

35岁的邓玉峰为这个项目已准备近半年。几个月来,他多次往返于这条街道,用尺仔细测量道路长宽,记录路边摄像头的品牌和参数,并绘制出这些摄像头的分布和范围示意图。上月,他从网上招募了第一批志愿者,进行了一场实验。

他想看看这些人能否成功地“消失”在这段长约1.1公里的道路上。

但作为世界上监控摄像头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在北京躲避监控摄像头,邓玉峰发现困难重重。即便这些志愿者最终耗费两个多小时才走完1000多米,邓玉峰表示最多只能做到不被摄像头捕捉到面部数据,要想从监控视野中完全消失“几乎不可能”。

幸福大街只是监控摄像头在中国快速增长的缩影。2018年,中国有约2亿个监控摄像头,而这个数字在2021年预计将达到5.6亿,即约每2.4个公民对应一个摄像头。仅中国的摄像头就将占到全世界的一半。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