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美国之音 | 滞留香港难民庇护申请难获批准

说到难民,人们通常会马上想到设在某个不发达国家的拥挤脏乱的难民营。也许很少人知道,在繁华的大都市香港,有6千多难民正在为自己的难民身份得不到认证、无法找到一份正当工作而忧心忡忡。 香港终审法院去年12月和今年3月裁决,香港政府必须自行建立一个甄别制度,审查这6千多人的庇护申请,而不必依赖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 联合国难民署官员法鲁齐说:“目前是把难民身份认定工作从联合国难民署移交给香港政府的过渡阶段。” 香港1992年签署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但不是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的签署方。迄今,滞留在香港的难民都由联合国难民署进行甄别,然后送往其他国家安置。 批评者对香港移民官员和上诉法庭的工作效率和质量提出疑问,并指责有关机构没有给自诉遭到酷刑折磨的人提供法律援助。 非政府组织“视觉第一”估计,在香港寻求庇护的人中,有百分之20居住在危险的违章建筑中。虽然香港政府为他们提供房租补贴和食品,但这些人表示,不能合法在香港工作,仅靠有限的补贴很难维生。 因遭政治恐吓而出逃的孟加拉商人阿里夫说:“我们没有前途,没有生活,只是在这里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在很多国家,难民可以合法工作,还有点奔头。但我们不能,其实我们只是想过日子,想看到点希望。” 据非政府组织“视觉第一”的彼特森说,在香港签署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21年里,只有4个申请人、也就是百分之0.02的申请人得到了香港政府的庇护,不再担心被遣返。与此相对照,申请庇护并获得难民身份认可的人在所有申请者中所占比例在澳大利亚超过百分之40,在英国是大约百分之31,欧盟国家的平均比例为百分之25。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看天下:朝鲜取消农民上缴公粮定额

朝鲜农民从今年开始不再受国家规定指标的限制,各农场根据新政策,采取新的措施,希望能够激励农民们的劳动积极性,提高农作物产量。 朝鲜东北部一个合作农场的副场长金钟镇介绍说,这项新政策去年在一些地区试行后,今年全面落实。现在农民们不再有交公粮的定额,他们用收获的农产品偿付从国家得到的种子、化肥和燃料,等等,至于剩余部分,农民可以留作自用,也可以卖给国家或在自由市场上出售。 金钟镇还谈到,合作农场传统的生产队现在被分成更小的生产小组,工作努力、产量高的生产小组会按比例得到一部分收成,作为奖励:“从今年开始,农场采用了新的经济管理方式。这些措施有利于鼓励劳动热情,我们生产得越多,得到的就越多。” 金钟镇的合作农场有大约3千人,其中1,200人从事农业生产,算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农场。朝鲜去年冬天异常寒冷,农民们担心今年庄稼的长势会受到影响。但新政策毕竟提高了人们的积极性。这个合作农场今年的目标是收获2,400吨稻米。 除了水稻,农场还种植玉米、土豆和蔬菜,饲养山羊。 农场员工也可以在自家周围种蔬菜和养牲畜。 在农业领域今年开始采取新管理方式的同时,朝鲜的国营企业也开始实行新的工资管理政策。新政策允许工厂企业根据工人的工作表现和企业的利润来制定不同的劳动报酬标准。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看天下:以藻类为能源的住宅楼

在科学家们为研发新能源和再生能源各显神通的时候,德国科学家建造了一座将以藻类为能源的住宅楼。 这座住宅楼很可能就是未来楼房的样子。楼的两面外墙安装着生物反应器面板,里面的藻类产生的热能不但可供住户取暖,多余的能源还可以储存起来出售给其他用户。 让·沃姆是这座建筑的设计人之一。他介绍说,这是世界上第一座使用藻类产生热能的建筑:“我们让这些藻类在楼房外侧的面板中生长,它们繁殖的非常快,是陆生植物的大约10倍。” 藻类繁殖过程中生成的生物量再加上日光照射,产生的能源能够供15个公寓取暖。而收获的藻类可以出售给以藻类为原料的营养品或化妆品公司,或者成为沼气原料。 参与这个项目的另一位科学家马丁·科纳尔说,他们希望能够找到太阳能板的替代品: “我们想试一试利用光能生产另外一种能源。目前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光伏面板,我们现在想用生物反应器面板来代替光伏面板。” 除了产生沼气之外,科纳尔说,生物反应器面板的另外一个优点是比光伏面板漂亮。 当然,伴随新技术的往往是高昂的造价,这也是科学家们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 马丁·科纳尔说:“现在每样东西都是特制的,所以很贵。如果我们能大批量生产,成本自然会降下来,这种技术也就会更有竞争力了。” 科学家们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让以藻类为外墙的住宅楼成为现实。 从这座住宅在汉堡国际建筑展中得到的反馈来看,民众的接受度相当高。  “绿色的外墙,感觉有点大自然的意思,看上去不错。”  “我觉得它看上去挺可爱,有气泡,还晃动,相当漂亮。” 汉堡国际建筑展结束后,这座新型建筑将留在原地。据组织者说,楼里的15个公寓都已经租出去了。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英国伦敦的婴儿中文班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使得西方国家许多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从小开始学习中文。有专家认为,孩子刚出生就接触一种语言,是最好的学习方法。而伦敦就有好几个“婴儿中文”班。 和其他孩子相比,这些婴儿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甚至还没有开口说母语,就开始接触中文了。 让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父母走到一起来的,是他们让孩子从小说中文的决心。 “婴儿中文”班的创建人之一爱丽丝•格兰斯德介绍说:“开始学习语言的最佳年龄实际上是9个月至12个月,所以零至3岁是孩子辨识声音和不同语言的关键时期。一旦过了3岁,他们对声音的辨识力就慢慢减弱了。” 中文比许多欧洲语言更难学,因为声调的微小变化能完全改变字词的意思。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对一组音乐专业的学生进行测试,让他们辨识三个8度中任意的音阶。结果东亚国家的学生对音阶的辨识更准确。专家认为,这是因为他们从小对音调的细小变化更敏感。 为这些只有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大的婴儿安排课程要很费一番心思,但老师和家长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来自保加利亚的布兰斯卡-雷特瓦对儿子的进步感到欣喜:“他能听懂大概50个中文字,保加利亚文和英文同样的字他也知道。他还不会说话,但知道这三种语言同样意思的50个字。他虽然还不能使用这些字,但能听懂,这就够了。” 李琴来自中国,丈夫是英国人。她说,他们的儿子能听懂两种语言:“ 你以为他们没有在听,或者什么都不懂,但几个星期后,你会发现他们会跟随你的指令,而且会跟你一起唱。所以,在你不经意间,他们已经学到了不同的语言。”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埃及农民呼吁政府支持小麦种植

埃及农民面临灌溉用水、柴油和农用机械匮乏以及化肥价格居高不下等困境,很多人呼吁政府对农业和农民的生计给予更多的支持。 埃及莫尼菲亚地区的农民正在收割小麦。但这种景象可能很快就不复存在了。由于没有政府的支持,许多困难迟迟得不到解决,阿布·哈迈德等很多农民准备放弃种粮食了。 阿布·哈迈德说:“我们有最好的土地,最好的工人,如果能得到政府的支持,我们能种出世界上最好的庄稼。问题就是政府没有支持小麦种植。” 作为世界最大的小麦进口国,埃及年进口量为大约1千万吨。埃及政府希望今年国内小麦增产,从而减少进口。 农业部一名官员表示,如果政府能解决农民面临的各种问题,的确可以提高国内产量,但这要很长时间,所以埃及必须继续进口小麦。 也有分析指出,很多农民没有充分利用土地,主要原因就是政府没有给他们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农业技术专家莫哈迈德·沙菲克说:“本来小麦种植面积应当是目前的四倍,但农民没有得到政府的支持,比如对种子、化肥和机械进行补贴。这就使很多农民减少了种植面积。” 美国农业部一份报告预测,埃及小麦进口将从本财政年度的800万吨增加到7月开始的下一个财政年度的850万吨,但大大少于2011至2012财年的1165万吨。 埃及政府透露,埃及目前还有200万吨、也就是81天的储备,所以可以暂缓进口,以节省外汇。埃及小麦的最大供应国依次为美国、俄罗斯和法国。 埃及政府目前正在试验一种新的平整土地技术,以便增加小麦种植密度。上个月,政府宣布在2014年小麦收获季节之前修建150个粮仓,取代造成大量粮食损耗的老旧粮仓。今年2月,政府还表示将提高小麦收购价格。所有这些措施都是为了提高农民种植小麦的积极性。 有分析指出,虽然埃及政府对增加国内小麦产量表示乐观,但如果各项措施不落到实处,不足以激励农民充分利用土地,埃及的小麦危机将持续下去,并影响到埃及的粮食供应。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