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天下

美国之音 | 蜗居的香港人

香港是亚洲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但是这里贫富差距巨大,有钱人住在半山或山顶的住宅里,而最贫困的人的住处却是个铁笼子。 香港九龙西区是劳工阶级居住区,一座破旧的公寓楼里,塞满了铁丝编成的笼屋。一个笼屋有1.5立方米,一个个地摞起来,每月租金1300港币。 据社会福利组织—“社区组织协会”统计,香港有大约10万人居住条件过于窄小。高昂的房价迫使他们蜗居在既肮脏又不安全的地方。恶劣的居住条件与香港的富裕形成鲜明反差。 香港民众上街游行,为弱势群体出声,要求港府改善贫困居民的居住条件。香港政府控制着所有可开发的土地。飙升的房价使越来越多的市民买不起房。 香港特首梁振英誓言,要为更多市民提供负担得起的更多住房。 香港立法会议员冯检基警告说,如果问题不解决,市民的愤怒情绪会越来越大:“我们在中学做实验时,把很多老鼠放在一个小笼子里,它们就会相互撕咬,所以,当人的居住空间狭小时,会令人感到不安,沮丧,深怀着对政府的不满情绪。”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前发布报告说,2012年的头10个月里,香港房价增长23%。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香港房价曾一度跌入谷底,而现在的房价是当时的两倍。与此同时,租金的攀升与房价同步。 香港政府的一份报告说,贫困家庭从2011年的115万升至2012年上半年的119万,越来越多的香港家庭陷入贫困,一家人只能蜗居在极小的空间里。 很多申请公共住房的市民需要排队等待数年。63岁的李泰凤是等候者之一。她的女儿在大陆,无法得到入港许可,女婿又踪迹全无。李泰凤身患糖尿病,却不得不照顾9岁的外孙女和13岁的外孙。 他们蜗居在湾仔一个4.6平方米的小房间里,一个双层床占了一半的面积,剩下的地方几乎没法转身。他们还要跟其他邻居合用厨房和厕所。窗外不远处是一个市场和一个垃圾站,他们经常被喧哗声吵醒,被蚊子咬醒。 李泰凤说:“我不怕死,我只是担心,我死了谁来照顾他们,他们可能会学坏的。” fullrss.net

Read More

美国之音 | 美铀矿辩论:经济与环境谁优先

维吉尼亚 — 美国南部维吉尼亚州一个较为贫困的农村地区蕴藏着一个价值70亿美元的铀矿。希望开采铀矿的公司与当地的环保人士展开了一场针锋相对的对决。 一个叫“维吉尼亚铀矿”的公司说,覆盖着绿草和农田的科尔山地下蕴藏着5300万吨铀矿石。该公司正在寻求州政府的批准,开采这一宝贵却有危险放射性的矿产。公司发言人帕特里克.威尔斯说,开采项目将给当地萎靡的经济注入活力。 他说:“维吉尼亚这一部分地区的失业率达两位数,这里的中等家庭年收入不到3万美元。我们的开采项目将产生几千个工作机会,而且是高薪资的工作。” 美国有104座核电站。威尔斯说,铀矿的开采将使美国减少对外国进口铀的依赖。 但是该公司遭到当地环保活动人士的坚决抵制。迄今为止,该公司作出的要维吉尼亚州解除禁止开采铀矿禁令的努力没有奏效。 活动人士黛博拉.佛鲁西奥说,全球各地的铀矿造成大面积环境污染,铀矿向当地水源系统排泄有毒的放射性物质,甚至向空气中排放放射性尘埃。 她说:“他们知道,根本不可能控制废料的污染,但他们可以试图以最大程度减少污染,但如果所有的保护措施都失败,出现了渗漏,他们就会埋掉污染物,如果那样的话,跟用污染物填地又有什么不同?” 维吉尼亚铀矿公司说,在开矿时,他们将采取措施保护水源,并计划在地下存储废料,用泥土和合成填料掩埋起来。 铀矿公司发言人威尔斯说:“这是我们公司义不容辞的责任,说明我们有能力开采并安全存储我们的废料。” 美国核管制委员会为保护公众健康与环境,于1978年发布严格的铀安全条列。该委员会的专家比尔.冯.提尔说,即使维吉尼亚州解除了禁令,这个铀矿公司也需要达到美国核管制委员会规定的更为严格的标准。 提尔说:“如果他们最后不能达到我们的标准,不能让我们确信,他们会保护公众的健康与安全,我们就不会发放执照。” 可是,居住在铀矿蕴藏地附近的内奥米.穆斯既不相信政府的规章条例,也不相信公司的保证。她说,普通老百姓要承担所有的后果,而经济利益却被一小撮人拿走。 穆斯问道:“难道为了核工业的繁荣,就要牺牲贫困的白人和黑人吗? ” 现在,是否开采铀矿的辩论在维吉尼亚州议会上陷入僵局。不过,双方都说,开采议题并未胎死腹中,他们还要继续游说议员,并争取公众的支持,为打好未来的立法之战做准备。 fullrss.net

Read More

美国之音 | 桑迪风暴毁坏的汽车被指威胁环境

纽约 — 美国东北部地区面对的一个难题是,如何储存3万辆被桑迪风暴毁坏的汽车,与此同时,不对环境形成威胁。   在一片美丽的松林保留地,湖泊、小溪、鹿、马和白雪构成一幅动人的冬日画卷。纽约长岛的冬天与这里夏日的海滩一样迷人。   在长岛东部有一个废弃的飞机场,那里停放着2万辆汽车,它们都是被去年横扫美国东北部的桑迪风暴毁坏的汽车。   每天,成千上万辆汽车从桑迪风暴重灾区源源不断地运到这里,或停放在其他地点。汽车会停在这里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直到汽车回收公司来把它们运走,卖掉。买家主要是全球各地的网上购买者。   长岛稀疏松树沙地协会执行长理查德.安姆坡说: “大西洋的风暴把它们推下道路,撞上房屋或撞上其他车辆,如果汽车仍然完好无损,保险公司就不会让它们报销。”   长岛稀疏松树沙地协会认为,停放在这里的汽车对长岛的饮用水造成威胁,因为汽车泄露的汽油,机油,防冻剂和其他化学物质渗透进地下储水层。   安姆坡说: “3百万人靠这里的地下水过活,他们无法从纽约上州的水库得到水源。渗入地下的物质会进入他们的水源,而他们的饮用水不应该有任何污染物质。”   长岛河头镇签了一份2百70万美元的合同,同意被桑迪风暴毁坏的汽车在那里停放一年。该镇官员肖恩.沃尔特说,汽车被水淹过,并不意味着汽车就会漏油。   他说: “我们认为,任何声称环境灾难的说法都是毫无根据的。看看这些汽车,它们看上去跟停在全国各地郊区商场外面的汽车没有什么不同。”   合作零件公司是负责处理桑迪风暴被毁汽车的主要公司之一。该公司的布莱恩说出了这些汽车的去处: “卖到全世界各地去了,真的。很多汽车卖到中东,很多卖到非洲,还有很多卖到南美。”   美国的担心是,不知情的买家买走了被桑迪风暴毁坏的汽车。美国很多执法机构就如何检查被毁车辆提出建议。一名汽车回收公司的交易员说,在出售任何被洪水毁坏的汽车时,都必须牢记,要让买家了解汽车的状况。 fullrss.net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