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丽

中国新闻周刊被删封面文章|武汉之憾:黄金防控期是如何错过的?

中共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后来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我也在想,如果我们能早一点采取措施,效果可能会更好,比如说在 1 月 12、13 号,测温的那天,是否可以采取像 23 号采取的控制飞机、高铁、汽车、轮渡出行。那时如果采取措施,可能疫情会有所缓解,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种状况。我现在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如果早采取严厉的管控措施,结果会比现在好,对全国各地的影响要小,也会让党中央、国务院少操心。”

1 月 23 日凌晨,武汉发布 “封城” 的消息。但武汉市市长周先旺 1 月 26 日表示:因春节和疫情的影响,目前已经有 500 多万人离开了这座城市。

阅读更多

小山狗 |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经历

要谈对整个事件的看法,最大的感觉就是失望,痛心,还有愤怒。我们都已经发现那么及时了,为啥现在还是没能控制住?让全国进入的疫情大战?更多的不是科学因素,也不是技术因素,而是决策和媒体。我曾经是个很愤青的人,事已至此,无力回天,传递信心才是最重要的吧。马后炮,人人都是精英,谁都不曾想到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所以也懒得去批判很多事情了。但有些话还是想说几句。辟谣SARS、媒体宣扬的乐观情绪,这些在最早期的时候都没有太大问题,毕竟对这个病毒的认知非常有限。在应对这些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时,疾控系统可能采用“内严外松”的规则,内部谨慎小心、严格验证、仔细评估,对外通告却可能偏向乐观,避免引起过度恐慌。何况在这次事件上,怎么去给公众交代,显然已经不是疾控系统能单独决策的事了。

阅读更多

偶尔治愈 | 武汉病毒纪事——2020 年的第一场疫情

「我以为是暂时性的,去外头等一会,就放我进来。」李翰昭的想法很快被击碎了。有人四处张贴《关于休市整治的公告》,公告显示,华南市场实行休市,进行环境卫生整治,没有明确开市时间。而一份落款为「省、市、区疾控中心联合调查组」的报告写道,「(华南市场)西区卫生环境很差,销售垃圾随处堆放,地面潮湿,通风很差……为病例发生的客观原因」。有少数商户执拗地不愿撤离,宁可让人透过警戒线送饭,也不离开自家生意。但把住出入口的执法人员,板着脸,已不再允许携带货物离开市场。人的意志,在大势面前显得颇为无力。随着华南市场的休市通告被广而告之,与之关系密切的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下称「不明肺炎」),进入公众视野。

阅读更多
  • 1
  • 2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