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

博谈网|一名身染矽肺的矿工想告诉习近平他的“中国梦”

我认识何全贵(音)已有四年了,他是一名来自陕西(音)的金矿矿工。他好多次告诉我他想和我一起回北京。他梦想着能去中国领导人所在的中南海,告诉国家主席习近平像他这样的农民工的困境。他们响应政府的号召,离开土地去当民工,给家人带来繁荣的生活,并助长了中国的巨大发展。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他告诉我说他想去天安门广场,打出一面红色的横幅,为像他那样正在矽肺死亡线上挣扎的农民矿工呐喊。在中国,约有600万人染有这种肺部职业病。四年来我一直在报道这种疾病,它是因为吸入微细粉尘所致,在矿工中最为普遍。矽肺是可以预防的,只要配备合适的口罩、使用水钻和具备良好的通风,但染上后它不可逆转。农民工发现自己染病后,通常在两到三年内死亡。

阅读更多

南风窗 | 邯郸·系列杀人骗赔事件调查

21名来自四川、云南等地的农民工,组成一个团伙,偷偷实施着一个令人发指的罪恶。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已成功锤杀4名工友,并制造“矿难”假象,骗赔约185万元。这是一个比电影《盲井》所描述的现象还要残酷的世界。 21名来自四川、云南等地的农民工,组成一个团伙,偷偷实施着一个令人发指的罪恶。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已成功锤杀4名工友,并制造“矿难”假象,骗赔约185万元。这是一个比电影《盲井》所描述的现象还要残酷的世界。 7月4日讯 据《南风窗》报道...

阅读更多

时代周报 | 山西矿难揭秘:尸体不许出省 亲属剐肉背骨回家

岁末冬时,山西省临汾市,这个曾经被冠以世界污染最严重称号的城市,如今仍淹没在浓重的雾霾中间,以大槐树和“苏三起解”闻名的洪洞县,也属于临汾市,就在此次事故发生地蒲县的东邻。2012年12月25日14时40分左右,悲剧发生,山西中南部铁路南吕梁山隧道工程项目1号井,施工一队的工人在最后实施爆破作业时,违规使用爆炸物,隧道内爆炸地点距离洞口约5000米,爆炸威力相当于120千克的炸药,冲击波影响到周边工作面,造成了8死5伤的悲剧。 未被还原的现场...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云南数千矿工前往市政府示威

近日来,云南个旧市数千矿工到市政府门前示威,抗议政府关闭上百家选矿厂。 据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报道,5月9日早上9时,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个旧市,约千名来自卡房镇过百家选矿厂的农民工在市政府大楼外示威,抗议政府强迫选矿厂停止生产,导致上万工人失业。 当局出动数百警力到场戒备,并征用市政府对面的第三高级中学为临时指挥中心。双方对峙至晚上7时,警方开始驱散群众,期间发生零星冲突。 记者打电话到个旧市政府办公室查证这一消息。 记者:“问一下这两天你们个旧市的锡矿被关掉,有些工人到你们个旧市来示威的事情目前解决了吗?” 旧市政府办公室:“不好意思我们今天说不清楚,请你关注各个媒体的新闻报道。” 记者:“现在市政府门口基本上没有职工了是吧?” 旧市政府办公室:“早就没有了。” 个旧市政府办公室值班人员黄女士说,事件起因是锡矿选矿厂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导致红河水质污染十分严重。红河流向越南,引起越南不满。个旧政府在上级领导的批准下,下决心整治重金属污染,强制关闭卡房镇附近上百家选矿厂。 她表示,9号上午大约有数百人到达市府抗议,市内交通受到影响,特别是去卡房镇的公路被关闭。    “现在我们这里的生活秩序样样都非常正常,道路、人行等秩序都非常正常。没什么不寻常。道路通畅。” 记者:“当时关矿是因为环保和污染问题吗?” 旧市政府办公室:“请他们搬迁了嘛。” 个旧市政府办公室值班人员黄女士说,市政府有关人员正在和被迁移工厂的工人举行谈判,协商解决问题。 美国纽约的劳工活动人士刘念春说,个旧市这次一下子关掉上百家选矿厂,看来跟污染了流入越南的红河有关。 “你污染的水流到越南境内了。越南当然不干了。污染之后,高层一下令关闭,底下地方政府当然不敢违抗了。” 刘念春说,个旧关闭这么多选矿厂,应该考虑到如何安排失业工人的生计问题。 “你上面既然让它关掉工厂,那你自然会考虑工厂里面有大批工人。你让他关闭工厂,你应该随时向地方政府拨一部分资金,让地方政府解决这方面的矛盾。”     个旧市锡矿储量丰富,有“锡都”之称,锡产量占全国的70%以上。 选矿厂是矿山企业的一个主要生产单位,常设在矿山附近,用各种选矿方法和工艺流程,从原矿中获取品位较高的精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煤矿为什么不招本地人做井下工?

5月1日,黑龙江省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证实,4月26日发生在鸡西市滴道区的“矿难瞒报”传言确为事实,矿主初步交代有9人遇难,至此,笼罩在鸡西市的“矿难谜团”终于拨云见日。(5月1日新华网)   矿难瞒报,又是矿难瞒报。黑龙江鸡西矿难瞒报勾起了我存在心里许久的一个迷团。因为我地是个煤炭大县,每一寸土地底下,都蕴藏着四、五层煤炭,合计四十多米厚。以前是小煤窑,井下工人都是用的本地人。就连四、五个国营煤矿,工人都是本地人。使靠近煤矿的村子的人,早一步解决了温饱问题。可自从整合为大煤矿后,本县人再也没有当煤矿工人的福气了,特别是井下工人,清一色都是四川、浙江一带的外路人。煤矿建在村里,村里人眼看着外地人挣钱而自己想受苦挣钱都不能。我以前就想:一样的受苦给钱,用哪里的人不一样,非要用外地人,还得给盖宿舍、修伙房,岂不增加了开支?再说,很多村的老百姓祖祖辈辈住在煤炭上,靠煤窑解决烧火做饭问题,解决零花钱。后来包给个人了,也还能当没编制的煤矿工人。现在整合了,却是只能享受大煤矿带来的土地塌陷、环境污染、地下水下陷、吃水困难、煤炭采空后子子孙孙何以谋生等多种生存问题的困扰,致使煤矿和当地村民矛盾一再暴发。为啥不一户安排一个当工人解决这个矛盾呢?   谁知在我认真研究了许多矿难瞒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用本地人当煤矿工人,遇到矿难是不好瞒报的。因为哪个工人当天下班没回来,家属就要去煤矿要人。而外地人就是出了意外,十天半月家里不知道,瞒报容易多了。再说,外地人的家属来了,还可以推说已经跳槽了,不在这里干了,连赔偿也免了。就是和你谈赔偿,你一个外地人来到异乡他地,还不是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单膀孤人有啥资本和人家叫板?所以,不论从保密的角度出发,还是从赔偿的角度出发,用外地人做井下工人是煤矿老板的上上之选。另一个原因,如果本地人出了事,他的亲戚朋友,都要参加维护他的权益的行动,就是非亲非故的人,也会同情遇难者,事故处理不好,容易动众怒。而用外地人,就是出了事,煤矿所在地的村里人也不知道,只能从他们的行动上看出些蛛丝马迹。这样,出事的信息就传不出去,就是万一走露风声,上边下来调查,也很难找到证据。笔者所在地就时不时听到一些矿难的传言,但没见曝光一次。也很难核对传言的真假。   从鸡西矿难瞒报中我们还能看到,没有当地政府的保护,没有相关部门的通同作弊,仅一个煤矿老板是瞒报不成功的。市区调查组四天没进展。“区里组成了13个小组检查煤矿,没发现发生矿难的迹象。”“26日和27日查了两遍,都没发现,‘发生事故的可能性不大。’”而省联合调查组一天搞清楚就很能说明问题。县煤管局的书记就一问三不知:“驻矿监察员请假了不在家。没有矿主的联系方式,也不知矿主‘高老三’具体叫啥名字。”试想,如果遇难矿工是本地人,他们的家属会让这些拿着人民的高官厚禄,遇事推三掉四,连句实话都不说的人稳坐那里瞎说?十多年前,山西繁峙县金矿塌方,很多外籍矿工遇难,就是该县公安局长给矿主通风报信让其逃走的。很多矿难瞒报事件里都有当地政府包庇的影子在内。   开采矿产的,都想通过瞒报来逃避责任,逃避处罚。哪怕关停整动一段时间,他们的经济损失也颇为可观。所以,他们不用本地人当矿工,已经成了这一行业老板的共识。这样一来,矿难瞒报的成功几率就大了许多。也使矿老板敢于心存侥幸,孤注一掷,违法违规生产。根据这个规律,我们就可以严格查考一下凡是不用本地人作矿工的矿产单位,看他们有没有瞒报现象(如大同矿难瞒报是由贪官落马而牵出)。或者可以硬性规定:必须有50%的本地矿工。如能这样,我想,就可以减少矿难瞒报了。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香港抗争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