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抚养费

All

Latest

第一财经|内部人爆料:社会抚养费用来给计生干部发奖金

每年征收额高达数百亿元的社会抚养费到底去哪儿了?民众对这笔特殊资金的用途一直存在质疑。近日,一位内部人给第一财经的爆料进一步揭开了社会抚养费管理上的神秘面纱。 一个乡镇的社会抚养费支出样本 向第一财经报料的这位内部人,因工作原因接触到2013年江西省某乡镇的社会抚养费支出明细。尽管此前听说过社会抚养费的使用比较混乱,眼前的各种账单依然让这位人士深感意外。...

博谈网 | 中国“黑孩子”的黑暗生活

(博谈网记者欧阳剑编译报道)据《法新社》11月1日报道,李雪(音)出生在北京,并一直生活在那里。但是,像成百上千万其他被视为违反中国的一胎政策的人一样,从政府的角度看,李雪并不存在。 她没有权利上学,没有医保,没有正式工作。没有出生证明或身份证明,她是一个‌‌‌‌“黑孩子‌‌‌‌”,是她自己祖国的外国人,不能去公共图书馆,不能合法结婚,甚至不能乘坐火车。 她说:‌‌‌‌“我出生在这里,但是我没有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任何权利。无论做什么,我都被排除在外,都困难重重。在中国,没有任何东西证明我是否存在。‌‌‌‌” 上周,中国当局宣布终结了备受争议的一胎政策。现在,所有的家庭被允许生两个孩子。 通常伴随着残忍的强制堕胎和绝育,该政策已经产生了复杂而持久的影响。 李雪的父母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有合法出生证明,当她妈妈意外再次怀孕时,作为工厂工人的他们便从工厂请了长期伤残假。她说,他们没有想要生第二个,但是她妈妈当时病得太厉害,不能流产。 违法一胎政策的家庭必须要缴纳‌‌‌‌“社会抚养费‌‌‌‌”才能给孩子上户口--共产党中国的最重要的户籍--户口把出生地和一个人的所有重要福利绑在了一起。 当局给李雪定的(罚款)是5千元,远远超过了她父母每月赖以生活的100元,当工厂得知了这一消息后,她的妈妈被正式解雇了。 现在22岁的李雪(从出生后)就一直生存在真空之中。 她在6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邻居家的玩伴被送去上学,他们的父母警告他们不要和她玩。 她说:‌‌‌‌“我开始明白,我的生活和我周围的人完全不一样,因为我没有户口。‌‌‌‌” 她的母亲白秀玲(音)接口道:‌‌‌‌“她曾经哭着告诉我‌‌‌‌‘妈妈,我只想去上学!’,但是她去不了。‌‌‌‌” ‌‌‌‌“当她生病的时候,我们只能到邻居家讨一些药。‌‌‌‌” 中国的官方人口在去年年底为13.7亿,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有1300万象李雪一样的‌‌‌‌“黑孩子‌‌‌‌”,比葡萄牙的人口总数还多。 李雪年长8岁的姐姐李彬(音),最终教会了她读写。然而,就在别的同龄孩子去上学的时候,李雪每天穿梭着站到政府大楼外,她的父母希望在那里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请求。 59岁的白秀玲说:‌‌‌‌“我们去了无数次。如果天气允许,基本每天都去,有时候一天两次。‌‌‌‌” 在象征着中国政府心脏的天安门广场,李雪举起了一个牌子,上写‌‌‌‌“我想去上学‌‌‌‌”。 她说,‌‌‌‌“不管我们去哪里,没人理我们‌‌‌‌”。上告同样是徒劳的。 但是,他们的努力的确引来了注意。这家人说,他们承受了十年的警察监视,有几次警察打了她们的父母,其中一次两人(被打的)卧床两个月。 当去年11月李雪父亲去世的时候,便衣警察来到了医院外面。 白秀玲含着眼泪说:‌‌‌‌“她爸爸总是告诉她不要放弃希望。他去世的时候是睁着眼睛走的。他怎能安息?当然不能。‌‌‌‌” 《法新社》周日联系到李雪所在地的派出所,一名警察说:‌‌‌‌“如果她来找我们,我们会给她办户口。‌‌‌‌” 但是,李雪说:‌‌‌‌“在过去的22年里,我听够了政府说这个或那个立法或改革,但是在底层实际上什么也没有改变。‌‌‌‌” 她的妈妈接着说:‌‌‌‌“我们是弱者,他们很强大。‌‌‌‌” 这个家庭住在北京一个共用单元的两间屋里,没有洗手间。 李彬16岁便辍学养家,开始在肯德基打工,后来到一家电子公司工作。 生活的压力让她的婚姻解散了,但是她从来没有对妹妹不满,说对于‌‌‌‌“正常的,合法工作‌‌‌‌”,雇主不会雇佣没有身份证的人。 她说:‌‌‌‌“我们真的很疼爱李雪,因为我们觉得她已经失去了那么多。我们想让她在家里感受到温暖,因为在社会上她从来没有感受到温暖。‌‌‌‌” 李雪暂时在一家愿意不看身份的餐馆找到了一个工作。 她说:‌‌‌‌“这是第一次,我能够以我的能力,而不是身份,被认可,感觉真好。‌‌‌‌” 但是她补充说:‌‌‌‌“这个工作只是暂时的。我的未来,我甚至无法想象。‌‌‌‌” 原文阅读:Dark lives of China's 'black children' 

【异闻观止】深圳超生男童患癌父亲自缢 官方称超生费可减半

因为没钱替十岁的儿子治病,也无法接受儿子患骨癌的事实,深圳男子杨恭(化名)留下5张遗书后自缢身亡。其家属曾介绍,除了治疗费、借债,因孩子属超生,入深户所需的约18万元“超生费”也是难以承受之痛。据了解,目前,因为父亲离世,圳生若入深户“超生费”将减半。 不堪“治疗费”、“超生费”重负...

财经网 | 那些年 征收的社会抚养费

9月19日,审计署通报了对全国九省市45个县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情况的审计结果,几乎所有被抽检的县都存在征收标准不统一、地方征收单位裁量权偏大、社会抚养费去向不明等问题。财新网以信息图解析了社会抚养费的前世今生。 国家审计署官网曾于9月初在《进一步加强民生审计 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一文中提到对“资金额相对较小、使用较为分散、涉及特定地区或特殊人群”的社会抚养费的关注度不够,因而近年未组织过全面审计,也未能全面掌握这些资金的底数以及相关惠民政策措施的落实情况。 全国社会抚养费的规模究竟有多大?“资金额较小”又是多小?根据浙江律师吴有水从全国17个省区市得到的答复看,社会抚养费的体量相当可观。 今年7月,吴有水致信全国31省区市要求公开社会抚养费收支预算信息。截至8月底,共有17个省区市回复了确切数字,总计规模165亿元。另有14个省份以“无可奉告”作答。而作出回复的17个省区市也都以“县级征收”为由未公开资金使用情况。 目前社会抚养费采取“乡收县管”的模式,不纳入中央财政,由县级地方支配使用。而根据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结果来看,县级政府在征收及运用上存在诸多漏洞,包括征收不记账,私设小金库等,因此实际征收额或远高于上述统计数字。 另一方面,征收标准的不统一又滋生了地方管理部门的权力寻租空间。 来源: 财经网 猜你喜欢 又是国家机密 贬值了 被中国逼出来的英文单词 你能领几年养老金 那些年我们的“敌对势力”

德国之声 | “超生罚款”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

中国审计部门最近公布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地方政府违规征收、使用“超生罚款”的现象已经非常严重。关注这一问题的法律界人士表示,官方口中的“社会抚养费”,已经没有多少存在的意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多年来一直伴随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存在的"超生罚款",官方称"社会抚养费"目前成为政府监管部门的整顿目标。据中国媒体报道,审计署日前(9月18日)通报了对全国范围内9省45县社会抚养费的抽样调查审计结果。初步统计显示,45县向征收单位和计生部门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总金额约达16.27亿元。同时未按规定上缴国库的社会抚养费金额,不少于3.19亿元。 根据中国政府《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地方政府所征收社会抚养费必须上缴国库,不能作为计生部门的费用被使用。而目前的情况是,计生部门将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上缴国库后,又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返还。这种拨付违反了"收支两条线"原则,也违反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上的规定。给地方政府滥收"超生罚款"创造了激励机制。 中国向“超生”家庭征收的“社会抚养费”每年至少数百亿 2013年7月,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有水首先向全国31个省市区计生委、财政厅寄出信函,申请公开去年社会抚养费收支及审计情况。拉开了民间和中国国内媒体质疑"超生罚款"去向的序幕。之后,他只收到17个省份计生或财政部门依申请公开2012年社会抚养费的有关信息,总计逾165亿元人民币。但其余14个省未予回复,或称不能公开。吴有水对此提出行政复议。同年9月,另外14名关注中国计生问题的律师公开支持吴有水的申请,表示社会抚养费应当向社会公开、接受公众监督,14个省不予公开是侵犯公民知情权。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吴有水向"社会抚养费"提出的质疑从一个各省政府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变成中国官方媒体纷纷发表长篇调查报告关注的对象。吴有水对这一现状,感到"高兴"。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其中当然更多的是其他法律界同仁共同努力的结果。国家审计署最新公布的审计报告表明,他本人所质疑的问题得到了"客观上,事实上"的证实。 社会抚养费,到底"抚养"了谁? 作为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一项强制性规范措施,中国违反政府"一胎政策"规定的家庭都必须按照收入的比例缴纳罚款,由于中国政府官方上也承认生育是人的一项基本权利,所以这种罚款后来被称为社会抚养费。但在各地政府实际征收的过程中,社会抚养费征收"乱象"丛生,包括收费标准不一,程序混乱,地方政府把征收社会抚养费看作为一种创收的手段。 律师吴有水认为,从国家审计署最新公布的报告和他本人掌握的信息来看,中国的社会抚养费主要抚养了三批人。第一批是县级以下的计生人员。第二批是乡镇一级的官员,第三批是村一级干部和计划生育专员。 "包括可能还有一些省委书记和省长,这些钱可能最终基本上是他们这三批人用掉了……用途的一部分主要是奖励提成。一部分是工资发放。" 中国媒体对数百亿“社会抚养费”的去向也发出质疑 正是这些现象让原本并没有关注社会抚养费乱象的律师吴有水,成为了质疑声音的主要代表之一。吴有水坦言,在向各省计生委、财政厅寄出信函后,他感到了一些来自暗处的压力。 "明着是没有,初期的时候是感觉到了一些压力。其实这个过程我一开始是比较紧张的。也有有关人员给我打过电话,警告过我,就是警告我让我不要被敌对势力利用,也有这些方面的警告。但是还好我一直坚持下来了。这主要是靠广大媒体朋友,他们一直不断的在报道这个事情,最后从新华社介入,中央电视台介入,《人民日报》也发表文章。这样一来的话,我估计我现在至少是安全的。" 取消社会抚养费是制止"乱象"的关键 吴有水认为,当前杜绝社会抚养费乱收,乱用的关键一方面在于考虑其究竟是否还有征收的必要。因为社会抚养费本身征收率就不高,各种收入阶层的人都在抵制。另一方面,如果不能取消征收,就不能把相关款项放在县级财政,至少要放到省级财政,参照法律法规确定款项的用途,而且这种用途不能和计生部门有太大的关联性。 吴有水律师指出,有两个主要理由说明中国目前其实已经可以取消社会抚养费。第一,当前社会抚养费已经与当时的立法初衷背道而驰。中国政府设立社会抚养费的目的原本是抑制人口增长。而现在,这一政策起到的作用反而是鼓励人口的增长。地方政府为了达到创收目的,纵容民众超额生育。 "所以说,你既然已经违反了你本身的立法意图了,你的这个社会抚养费是否就应该取消。第二,从目前执行的情况来看,普遍得不到完全执行,受到大多数人的抵制。一个不符合大多数人意愿,普遍被抵制的法律法规,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它很有必要,应当被取消。" 作者:任琛 责编:李鱼

五岳散人:当政府成为人贩子的时候

这种因为所谓的“社会抚养费”不足而抢孩子、卖孩子的行为,至少涉嫌绑架、买卖人口,可是我们想一想,这件事真的会有人管,或者会追查到底么?这是不会的,因为一旦如此,必然就会追问到权力的使用、授予,以及计生政策的根本,正像其他事件一样,只要是进行追问,最终都会发现不能追问了。 记得今年年初的时候,网友发起了一个解救被拐儿童、乞讨儿童的活动,也得到了公安部的大力支持。但如今我们发现,居然政府机构也有一部分在做人贩子这件事,一瞬间的心情几乎凉到了底。如果连某个政府机构都成了合法的人贩子,我们的努力是否还有任何价值? http://www.eeo.com.cn/comment/shp/2011/05/09/200881.shtml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