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评论

All

Latest

转帖:临沂东师古村“探险观光”路线图

转帖:临沂东师古村“探险观光”路线图       东师古村位于孟良崮山脚下,西北至西南两面是山,北面和东面被一条河环抱着,进出村子共有4条狭窄的小道。   1、村子东面也是进村最宽最主要的一条约3米宽的水泥道直通205国道,长度近1000米。中间有一个小桥,过桥进村后前行右拐北边第一家,门口有个窝棚,周围常年驻守7-8人,那就是陈光诚的家。   此条道另外还有2个监控点,第一个在205国道口,24小时约20人分两班常年驻守,仔细盘查进村的每一辆车和每一个人,路口有两间房子是看守们的值班室,旁边停着2辆车,一旦发现情况用来追击目标,承载打手.第二个在小桥边,常年7-8人,分两班。   2、从东师古往东南沿205国道约600米,前面邻村"崖子村"有一条和东师古村口相似的约3米宽的水泥道,进村后约500米,过一小桥前行100米,右拐是进东师古村的第二条通道。   此条道的监控点在过桥后前方约100米处,隐藏在几个貌似柴草垛内,近20人分2班常年驻守在此,从对面过来的人只要一过小桥就进入监控者视线,北面是通往东师古的小道,小道左边一排平房是烟农的烤烟厂,右边有3只恶狗是用来协助看守们工作的。   3、村子西南京沪高速公路一涵洞处,是进村的第三条道,此路狭窄崎岖,只适合徒步行进,村口处有6-7人把守,进村后(西南角)有一电子监控眼。   4、在村子西北角有一通往邻村西师古的小桥,过桥后左拐进村.此处监控点在西师古桥头和过桥后左拐处,有近20人把守。   加之村内陈光诚家房前屋后2处监控点,到目前为止已知的有6个监控点,村内安装6个电子监控摄像头,陈光诚东西邻居的房顶各装有1个屏蔽仪。   监控陈光诚的近百人,都是从外村招聘来的地痞流氓组成,分2个大组,12个小组,相互之间用对讲机联络,每组工作24小时,每人每天工资100元,包吃,食堂设在双候镇,2名送餐人员每天按时将饭菜送到各个监控点,据当地村民讲伙食很丰盛。当地收入很低(据说村支书陈光山一年的工资3000多元),所以做看守在当地是一项美差,没有关系是进不来的.他们几乎都是总头领高兴见的亲朋和狐友。   高兴见邻村小埠人,因过去多次成功打退各路探访人士,而深受赏识,被任命为看守总头领,据有人事,财务支配权,是当地一霸。近年因看守陈光诚成为"暴发户",买了车,盖了楼。

一个帖子引起的混乱

就在今天,人人网上显示不出“今天”这个词了,新浪微博上麦当劳都成了敏感词,据说就连飞信神马的群发功能都暂时性抽风,冉匪、蒲犯、陈飞、腾飚、江天(简写,和谐需要)等许多人或被喝茶或被旅游,警方上街、武警战备、伍毛上推…… 慰问机器加速开动,到处一片似是发生了何等大事的紧张情况,但实际上,这不过是由于一个号召学习“摸你发”革名上街游行的帖子 http://y.ahoo.it/tdzD0leg ,所引发的荒诞闹剧,之所以说它荒诞,是因为真正的参与者还没怎么响应,而应对者却太过入戏,被其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紧张感所出卖。真正的主角或受消息的屏蔽,或因时机的局限还没有机会得到行动检验,而某些人却自我上套,展示了其表面强大之下的内心虚弱。 我昨天就说过,虽然我并不低估民众的力量,但我仍认为,时局的变化还是要遵循一定的客观规律。比如革名,就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儿,是必然之下的偶然。它的形态,不是某一天太阳突然从西边升起,而更像是空气中弥漫的爆炸气体被一点火星瞬间点燃… 而这一瞬间是千百张多米诺骨牌相继倒下后的结果,没有因就没有果,没有前就没有后。记得上次有人说,当街头卖茶叶蛋的老大妈都觉得世道要变了,那么真正的革名,或许就已经临近了,这我赞同,如果周边民众都没有深深的利益刺痛感,没有改变不公现实的强烈愿望的时候,再满怀理想,再充满豪情的振臂一呼,都会缺乏广泛的支持,更何况,当这样的声音还会被屏蔽消解的时候。我相信这一点,不少推友也会赞同,虽然我们都对现实的悲怆感到焦虑,都希望这样一个国家能早日迎来更美好的明天,但这样一个黎明前的黑暗毕竟漫长。因此,我们很多人,其实都没有把那个网帖的号召当一个什么事儿,但有些人却并不这样。 从这个网帖的呼吁惊动有司进而做出“夸张”反应的情况来看,他们是真的因为恐惧,而打出了组合拳,封、抓、禁、派、打各路手法一并使出,没发过任何有关“摸你发”消息的蒲犯躺着也中了枪,这似乎成了我上推以来,看到过的有司反应最大的一次行动。有推友开玩笑说,看有司这么准备充分,不去围观都对不起人家的盛情了,我本来今天也想去散散步,只可惜下午有俗务缠身。看着网上传来的消息,真觉得太荒诞太魔幻了,这番盛景,一生能遇几次?所以我半开玩笑的发了一条微博: 草木皆兵到这个程度,太TM喜感了!或许二十几年后孩子会问:老爹你怎么总是知道那么多魔幻故事?我回答:因为这全是我亲身的见闻呀!那是一个拓展你想象力极限的伟大时代!一个看起来最强大的砖制政权,竟然在一个网帖的面前暴露出如此彻底的恐惧,看到这些,我似乎能明白了为何很多砖制政权动摇和衰败的景象与先前的强梁和稳定会形成令人惊诧的对比。当然,我的老师也表达了他的担忧:一个小小的号召,就能惊动军方配备荷枪实弹准备扑灭,未来中国的局势,或免不了腥风血雨啊。这番话语,也让我感到沉重。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这句话已快被嚼烂了,但却很正确,中东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远东将要发生的事情正在印证着这句话。一个帖子能够引起今天的混乱,只说明当局有了自知之明,而一个帖子没有引起当局所预估的结果,则说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没放好,哪怕只剩下几根。

讨论,首先是讨论

一 谁会被驯养? 遵循的是安娜卡列尼娜原则——“被驯养的动物都是一样的,没驯成的各有各的不同,”这是在柴静博客看到的,她也是引用一位叫贾雷德的老兄的话, 他写了一本书叫《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还说,“全世界得到驯化的野生动物都必须同时具备以下特点”: 1.不能吃太多,关键是不能吃得比主人还多; 2.得长得快,既要肉多,也要不挑食; 3.能被安排繁殖 4.乖 5.麻木 6.乐于接受驱使 乍一看,没什么,再仔细想想,先是感慨,进而反思。 二 好一朵美丽的XX花。 办公室的XX花都枯萎了,在它没枯萎之前,我也还没弄清楚它开出的到底是一朵什么样的花。 所以只能以XX花祭之。 可是,XX花为什么会死?这又是一个问题。 这个小问题引发了中午办公室所有成员的一场大讨论,有说是土壤问题的;也有说是环境问题,不利于生长的;还有说太少人关心它了; 以上回答基本上都被所有人给推翻了, 所有人认为,“花死花开,这是自然界的法则,花死不可能一辈子,花开也总有时”,“无论它开成什么花,都是它自己对自然界所作出的选择”, 你帮它施肥换土,想让它按你想的发芽开花,也许到头来只会导致它枯萎得更快,甚至变种。 我们中午是讨论这问题了吧,没有?或许我精神恍惚了。 三 行动有时就像把张家的猪赶到李家的猪圈。 要知道,多数家猪还是像前文六点所说的,已经被驯化了,但是也有少数的猪如乔治奥威尔笔下的《动物农庄》的猪,推动了一场革命,并做上了领袖。 猪领导拿破仑一开始就害怕它过于专政会受到其他动物的不满,所以他想到一些办法: 1.少出现;2.找到一个舌头,借他的口给洗脑说“领导者想的比他们复杂。比他们深刻,领导者是对的”。3.宣传;4.树立一个敌人。 这大概是专政极权的惯用伎俩。其实,我们并没有反抗被猪领导,但是,一味的行动,而不以“解放人为事业”,到头来也只是把张家的猪往李家的猪圈赶, 那实质又有什么变化呢? 我听到的是行动至少要方向是正确的,任何为了大众利益而忽略个体或极少数人的利益,都是不值得商榷的,任何以普遍大众的思想强加给个体,或赋予给个体,也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所以,梭罗才说,“我首先是个人”。 四 张麻子说,“第一是公平,第二是公平,第三还是TM的公平”,我想说首先是讨论,其次是讨论,最后还是讨论,其实不是我说的,那好像是谁说的—— “我并不同意你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