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歧视

北大飞|回忆我在意大利的被Karen生活

最近在美国兴起了一个叫“Karen”的词,特指一些白人种族主义分子,他们平时人模狗样,但看见深肤色的少数族裔就浑身不爽,各种找茬,甚至找警察来收拾你。最典型的例子,是几个星期前在纽约中央公园,一位金融公司高管Amy Cooper因另一位黑人提醒她要按公园规定牵好狗,就打电话报假警声称自己受到了“非裔人”的性命威胁。 最近又有一位菲律宾裔美国人,因为在自己房子前刷了Black Lives...

Read More

Matters | 米米亚娜: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我很难想象,在充斥着黑人和慕斯林歧视、反港独和香港运动、反美、反资本主义、粉国家主义、以及所谓“田园女权”话语的内地社交媒体舆论环境里,一个坚信“屁股决定脑袋”的小粉红如何才能辗转腾挪找到可以安放自己那套叙事的安全空间?因为总会在某个案例里,几套逻辑互相矛盾,如果不给自己的三观来次大修正,认知的障碍就可能越来越多——把这个花样navigate的过程称为“杂技”真是传神。歧视黑人就得说美国体制和警察没错,反美就得说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如果再加上个香港运动的layer,就必须更讲究: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那么香港人的反抗是正当的吗?如果香港的体制和警察暴力没错,美国的体制和警察暴力也没错吗?我相信以此完成一套无懈可击的论述一定难不倒中国人,万一自己的逻辑无法自洽,他们还可以把别人的经验变成“幻觉”,而墙的必要性被循环自证了:它保护了很多被它制造出来的有精神分裂风险的人。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