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All

Latest

腾讯今日话题 | “高校保卫处招博士”尴尬了谁

“高校保卫处招博士”尴尬了谁 近日,“四川大学保卫处招人需博士学历”引发热议,网友调侃“专家去哪了?在看门呢”。有科研工作者对此也发表感慨,认为专家对社会贡献小,无法受到社会认可,是中国科研战略上的失败。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高校保卫处招博士”引发“科研专家去看门”的质疑 1.校园保卫处需要“有前瞻性理解的高技术人才”的辩护难以成立...

福布斯 | 互联网闭关锁国将把中国科学从巨人肩膀上拉下来

牛顿说:“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科学研究正是这样,没有人能凭空变出新的成果,而是要基于前人的理论基石和经验研究,迅速攀登至高点,然后努力进行前沿突破。然而,身在中国大陆的科研人员,攀登巨人肩膀的过程特别吃力。甚至,一不留神还会被从巨人肩膀上拉下来。这都是防火长城的“功劳”。被挡在墙外的学术搜索几乎所有科研的第一步都是搜索文献——也即,了解巨人到底在哪里,肩膀有多高,怎样才能一步步向上爬。Google学术是学界公认最强大的学术搜索引擎,它不仅聚合了几乎所有学术数据库的资源,还收录了很多由学者上传到自己网站的论文。此外,它能列出任何一篇论文的所有被引用情况,展现出一幅知识网络的全景图,方便研究者按图索骥,找到更多相关研究。而它对学者和学术期刊影响力的指数排名,也成为评价学术质量的重要参考数据。  但正如Google推出的诸多优质产品一样,学术搜索也被关在了墙外。国内不会翻墙的科研人员要想搜索文献,要么根本打不开Google学术,要么搜着搜着就网页无法连接了。 没有了优质的学术搜索引擎,自然给高质量的文献梳理带来更大的困难——懒得花更多功夫的人,估计就在中国知网里搜搜了事。如同济大学教授朱大可在微博上所说:“此举将摧毁中国跟世界的学术纽带,导致中国学术研究环境急剧恶化。恕本人脑拙,这不是‘中国梦’变‘痴人说梦’的节奏吗?”Google学术刚被屏蔽没几天,百度就推出了自己的学术搜索。然而,学术搜索专业的产品岂是简单的山寨就能做好的?有网友笑言,“百度学术与谷歌学术的差距,大于中美学术的差距。”困难重重的存储、分享和协作和牛顿的时代不同,人类的科学发展如今,绝大多数科研都不再是单打独斗可以完成的——团队协作具有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性,这种协作既可能是一个实验室、一个科研机构的内部协作,也有可能是跨机构、跨国界的协作。对于科研水平尚与世界发达国家有差距的中国来说,跨国协作的意义尤其重要。然而,几乎所有好用的协作平台都被防火长城屏蔽了。比如功能强大且全世界普及的文档编辑协作平台Google Docs,比如方便进行视频会议的Google Hangout,比如云存储服务Dropbox——如果是中国科学家之间的协作,或许还可以考虑用QQ和百度网盘,但是在国际协作中,这可能吗?难怪一位网友在博客上如此吐槽:我做的一部分研究,涉及巨大的medical data。我就在想,怎么备份和共享给合作者呢? 我想到了Amazon Web Serivces (AWS) 中的Amazon Simple Storage. 1GB数据只要每月1毛钱,也就是100GB才10块钱/月。可是,AWS被墙了。我和合作者使用很多文档记录研究,可是,若每人修改一次后都群发邮件,很快就“hold others’ Email as hostage”了。于是有两个办法,一个是Google Docs,一个是Dropbox. 这两个,也被墙了。 我和合作者经常要开视频会议,讨论问题,需要有共同的whiteboard,需要共享桌面。Google+有个服务叫Hangouts, 可以做到。可是,Google的服务在中国不能长期保持availability。 与之类似,另一位网友在博客上说,因为植物多样性遗产图书馆(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的一些文献存储在著名分享网站Archive上,而Archive被关在了墙外,于是,这些原本面向全世界开放下载的珍贵文献,不那么容易到达中国科研人员的手中。 前几天,《中国科学报》报道了另一则案例:一个科研小组将数据库存放在自己的学术网站上,因为没有及时备案,而在期刊投稿日期的节骨眼上被封,令科研人员措手不及。工信部的网站备案效率之低臭名昭著,而他们又不敢把数据库存到国外,怕一不留神就被墙了。自娱自乐的大数据研究  防火长城对科研的负面影响还不仅仅在“工具”层面。在被关在墙外的诸多网站中,Twitter和Facebook这两家社交媒体实际上已成为国外学术界的新宠——在这个大数据时代,社交媒体已是许多学科的研究者最重要的研究数据来源。语言学者利用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分析语义,心理学者在社交媒体上进行情感挖掘和实验,政治学者用它们捕捉民意,传播学者则更是极大地依赖这两家社交媒体,研究各种传播现象及其效果。  而关在墙内的中国研究者,自然很少有机会和能力研究Twitter和Facebook,大家顶多研究研究微博的数据——并不是说微博的数据不重要,但是若缺少了对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社交媒体的研究,必然丧失了与世界主流学术界对话的基础,在很大程度上沦为自娱自乐。  对于Twitter和Facebook来说,因为缺少了来自中国大陆的参与,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其数据质量。所以,防火长城不仅是拖累了国内的科研工作,对世界学术界也没什么积极贡献——除了成为一个吸引人的研究课题之外。镜像链接:亚马逊镜像

新华网 | 透视我国科研经费使用怪现象

2013年我国全社会研发投入已达1.2万亿元,其中财政科研经费5000亿元,居世界前列。但科研领域乱象丛生:科研风气“浮躁化”、项目申请“行政化”、经费落实“功利化”……不仅大大影响科研活动,也使科研投入效率低下。

美国之音 | 法经济学家梯若尔获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诺贝尔经济学奖10月13日揭晓,法国著名经济学家让•梯若尔(Jean Tirole),因为“对市场力量和监管的分析”而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美国经济学家尤金•法马、拉尔斯•汉森 ,和罗伯特•席勒,表彰他们对“资产价格的经验主义分析”作出的贡献。诺贝尔经济学奖并非诺贝尔遗嘱中提到的五大奖励领域之一,而是由瑞典银行1968年为纪念诺贝尔而增设的。fullrss.net

大河网 | 微软中国遭工商总局调查因有人举报

一向善于与中国政府部门打交道的微软,可能正面临一场反垄断风暴。7月28日上午,微软员工李明(化名)在一周的第一天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微软在北京的办公室。但他立刻感受到了气氛有所不对。因为穿着国家工商总局制服的人正在微软办公室内查封资料,并且向微软员工们进行问话。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