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

All

Latest

瞭望智库 | 杨伟民:别人一断货,就休克了,好意思说基本实现工业化了吗?

【编者按】本文由瞭望智库微信公众号转载,原标题为《杨伟民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2018年夏季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起草文稿的“五要、五不要”》。 相关阅读: 【异闻观止】官媒:中国企业不要当巨婴裹挟政府 【立此存照】偷听敌台:商务部从美国之音获知中兴制裁取消 美国华人 | 中兴禁运后一位美国芯片公司华人高管的思考 非常荣幸参加这个盛典。对本届毕业生们圆满完成学业、对老师们又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表示衷心祝贺。...

网易数读 | 中国科研投入世界第二 砸钱多回报小

自2006年起,中国政府在科研创新上的投入绝对值就达到世界第二的水平,仅次于美国,但十年来花重金砸下的投入产出比却依然不成比例。近日,麦肯锡发布了一项题为《中国创新的全球效应》的报告,其中就对比了中、美、日、德四国在科研上的投资与回报。 随着高校扩招,中国博士研究生的规模也年年攀升,2008年中国授予的博士学位就已经超过了美国,2013年光是科学与工程学就颁发了28,700个博士学位,组成规模庞大的研究人员队伍。中国科研在论文发表和专利申请数量上也早已达到了世界数一数二的水平,但有量无质的问题同样没有解决,平均每篇论文被引用次数和与国外学术人员的合作发表论文数都只有美日等国的一半左右。作为专利申请第一大国,中国专利的含金量却名不副实,同时向美国、日本和欧洲的三家专利局提出申请的专利数量仅仅是美日德三国的零头。 不过,中国科研并不是在所有领域的回报率都不理想,在通过政府下订单的行业,如高铁、风电和电信设备类等行业就颇为奏效。然而在其他需要科研创新的行业,中国企业依然习惯制造低附加值产品,比如生产仿制药。即便是那些与国外企业组建的合资公司也并未显著改善中国本土企业的创新能力,比如国有车企们。 详细

腾讯今日话题 | “高校保卫处招博士”尴尬了谁

“高校保卫处招博士”尴尬了谁 近日,“四川大学保卫处招人需博士学历”引发热议,网友调侃“专家去哪了?在看门呢”。有科研工作者对此也发表感慨,认为专家对社会贡献小,无法受到社会认可,是中国科研战略上的失败。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高校保卫处招博士”引发“科研专家去看门”的质疑 1.校园保卫处需要“有前瞻性理解的高技术人才”的辩护难以成立...

周鼎:川大从不缺周鼎 周鼎也从不缺川大

四川大学教师周鼎,今日发布两篇《自白书》表示“一个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更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今后都不再在川大开课”。周鼎曾获川大首届我最喜爱的十大老师称号。学生观点:我愿用我科科全挂再换一节旁听。

南方周末 | 师道沦丧 还是被沦丧?

他找到自己的学生,将课题经费以劳务收入的形式打到学生的账户,给学生一点提成后,再收归己有。 制度的缺陷,将老师普遍置于违法违规的危险中。“就是先逼良为娼,再抓嫖,导致知识分子斯文扫地。” “科研为什么不能是承包形式呢?就像国家承包工程修路,我把路修好,各方面都符合要求不就行了?” “科研经费管理使用混乱,违规现象突出。”2014年7月,中央巡视组对复旦大学的点名批评,将“科研腐败”这个中国学术界经久不衰的话题,又推到了舆论的前台。...

中国学术界的逆向淘汰案例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的两篇文章举了中国学术界的逆向淘汰的案例 解剖“逆淘汰”社会现象的一只麻雀 高于院士水平的北京副教授 我很高兴看到一些优秀的华人科学家归国,作出优秀的成绩,并且为推动学术的公正进行努力。这样的努力和方舟子们的学术打假努力相得益彰,后者坚持的是学术不能够是假的,前者在这个基础上更进一步要求真的优秀学者应该得到公正的待遇。 上次回北京也和几位回国的年轻助理教授聊天,有的说不公平的体制是现实,也觉得体制不好,但如果回到了体制就得按照体制的(潜)规则做事,不然就会被淘汰。国内的好大学都是公立的,所以回国基本上就算是进体制内了,对于刚起步的年轻科学家的确很受制约。饶毅教授是有成就的学者,所以在打压面前抗压能力更强,并且他也善于使用网络空间,这是两个很有利的方面。科学上的自由公正其实也最终溯源到政治上的自由公正,没有后者,也很难得到前者。科学研究领先的国家无一例外的都是自由民主的国家。由于科学研究的国际化以及本身的相对纯粹性,使得科学研究成果的好坏更容易分辨和比较,所以在这个空间上努力推进自由和公正是非常有前途的。 相关文章: 中国大学.科研文化 科研的一点经验

旁观者的犀利:苏联科学家笔下的荒唐岁月(转贴)

除了政治会议和社会活动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运动乃至劳动锻炼等等。科学家们被迫参加消灭麻雀的运动,虽然麻雀因吃害虫很快被“平反昭雪”,但平反并不能使它们复生,“而那些害虫仍然大吃大嚼中国的谷物”(第61页)。

中国大学.科研文化

今天Google Reader上读到一则新闻: 新华网北京11月8日电 科技部新闻发言人8日表示,今年9月,美国《科学》杂志刊登的“中国的科研文化”一文,涉及中国基础研究科研经费分配问题,科技部认为与事实不相符合。 文章是9月3日发表的,而这个回应是2个多月之后11月8日。这倒是引起了我的强烈兴趣。按照中国政府部门的办事规律,出来辟谣反而说明事情的真切性。于是我找来科学杂志上的原文China’s Research Culture (摘要,全文),认真读了一下。文章是由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施一公和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联合撰写。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