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

All

Latest

秦晖:追怀高王凌兄及论租佃制

【写在前面】 惊闻中国人民大学高王凌教授猝然仙逝,实在震惊!两天前他还给我发来微信,我因在旅途未及回复,没想到回京刚下飞机就听说噩耗!...

秦晖:为什么西方政府越来越穷,中国政府越来越富

从两三年前开始,就是2016年吧,大家就开始感到,有很多异乎寻常的事情发生。第一件事,英国脱欧,这个事情出乎很多人意料。再就是,美国选出一个既不是传统左派、也不是传统右派的特朗普。   特郎普有强大的民意基础   那么到底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呢?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这两件事情,好像都不能以我们过去传统意义上的左右派来称之。于是这两年这个词用得特别广泛,就是“民粹”,populism。  ...

虎嗅网 | 给历史一个交代

世事至此,恐怕已经不应认为如今大洋两岸间的对峙局面还可以用“贸易战”来形容。时局对金融乃至其它相关领域的负面影响,也已经逐渐展现,无须讳言。...

伯通:给历史一个交代

世事至此,恐怕已经不应认为如今大洋两岸间的对峙局面还可以用“贸易战”来形容。时局对金融乃至其它相关领域的负面影响,也已经逐渐展现,无须讳言。...

共识网 | 刘瑜:评《走出帝制》

当秦晖先生试图给“文化的冲突”指出“制度的出路”时,对其难度,当然不可能没有认识。但是,“怀绝望之心,行希望之事”,是其知识分子深沉的天真。...

荣剑、秦晖、朱学勤:再议“告别革命”

1995年,李泽厚、刘再复在《告别革命》的序言中说:“影响20世纪中国命运和决定其整体面貌的最重要的事件就是革命。我们所说的革命,是指以群众暴 力等急剧方式推翻现有制度和现有权威的激烈行动(不包括反对侵略的所谓‘民族革命’)。”在书中,作者主张“要改良不要革命”,“赞成英国式的改良,不赞 成法国式的暴风骤雨式的大革命”,“解决阶级矛盾可以是阶级调和,协商互让,进行合作,即改良而非革命”,并宣布要告别法国大革命、十月革命、辛亥革命, 以及一切革命。...

东方历史评论|秦晖:走出帝制

但所谓人心怀旧不过是想入非非,袁世凯、张勋两次尝试复辟帝制,都立即成为国人公敌,身败名裂。人就是这样怪:有的事情人们就是认准了不能回头的。正如世上不少国家独立后长期治理不善,但就是乱到卢旺达、索马里那种地步,也没有人把重回殖民地作为选项。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后治安问题严重,曾被我们一些人引为民主有害的证据,但南非现在就是白人也无人想恢复种族主义的“好秩序”了。同样,辛亥以后国人告别帝制也是义无反顾,民国再“乱”,复辟也是不得人心的。 但是辛亥革命毕竟没有“成功”—当然,有人说它没有成功是因为它“没有解决土地问题”,因而没有完成“反封建的任务”,对此我们姑置不论,但孙中山先生临终的遗嘱也说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可见革命后的现实的确是令人失望。如果把革命当作富国强兵的手段,革命后的民国年间显然没能实现这个目的。如果把革命当作制度的更替,那么帝制虽然废除,民主却未能建立,无论是军阀割据,还是一党专政,显然都大有违于辛亥时贤的初衷。当初的民主派固不待言,就是立宪派,乃至保皇派,也都既不希望看到军阀割据,也不希望看到一党专政的。

共识网 | 秦晖:西学与儒学合力推倒中国两千年的“家天下”

(秦晖 图片来自共识网微信公号) 新文化运动并非第一次启蒙运动 一个奇怪的情况是:人们都知道西方的思想启蒙是在政治革命之前,法国的启蒙运动与后来的大革命是这样,英国的清教运动与后来的”光荣革命”也是这样,都是思想变化在先,然后革命才有了精神动力。 但是论及中国近代,被当成”中国启蒙运动”的新文化运动却是在辛亥的政治革命之后才发生,这是怎么回事?...

华夏文摘|秦晖:“爱国者”卖国的历史剧仍在上演

这个观念多元的时代,也是价值紊乱的转型期。如何定义“爱国”,在今后注定要一次次引发论战。 宋朝的时候谁是最爱国的人?岳飞!你会回答。 但我说不对。当时最“爱国”的,我以为恰恰是杀了岳飞的那个著名的昏君宋高宗赵构。 你先别瞪眼!听我再问:宋朝的时候谁是最大的卖国贼?秦桧!你会回答。 又错了。当时最大的卖国贼不是别人,还是那个宋高宗赵构。至于秦桧当然不是好东西,但他不过是奉赵构之命进行卖国活动的一个工具。...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