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

All

Latest

奇闻录 | 啥不稳稳啥

7月31日,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指出,下半年要做好六个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以下为官方报道全文: 据新华社电...

纽约时报 | 为何中国政府救市可以不顾经济规则

在中国之外,经济学家们的共识几乎是一致的:面对股市暴跌,该国托市的努力注定将会失败。这相当于在金融领域重现克努特国王(King Canute)试图阻止涌来的潮水之举。然而这是在中国,传统智慧也可能会出错。令人不安的抛盘形势,一度让中国主要股市蒸发了近3万亿美元市值,对此,中国宣布了一系列稳定股价的措施,包括建立一个1200亿人民币的基金,让全国最大的券商买入股票。

动向|张伦:什么会是中国的“新常态”?

最近国内的一个流行词就是“新常态”。这个词首先由国际经济、金融界提出,用来探讨世界经济在○八年危机后的走向:能否再次回摆,恢复到危机前的状况,重新找回经济增长的势头;是否就此进入一种与以往不同的增长和消费模式、新的阶段,等等。中国的经济学界和官方所使用的含义与此类似,但有特指,指中国就此脱离以往三十年的高速增长,进入一个经济增长相对缓慢的时期。习近平自今夏以来几次在讲话中提及此种说法,此后官方媒体和一些学界使用此种说法日多。

中国青年报 | 机关里的年轻人

11月19日,中央民族大学自习室,大部分学生在备战“国考”。 11月20日,首都经贸大学图书馆,23岁的郭玉娇准备开始复习“国考”要点,她报考了国家税务局的一个职位。她说,虽然“国考”难度很大,但是也有考上的可能,说不定自己就碰上了,周围同学都报考,如果自己不报考,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11月24日,首都铁路卫生学校,“国考”首日,考生走进考场。 11月19日,北京理工大学26岁的研究生陈东杰在宿舍里休息,他刚刚复习了一天的“国考”要点。他的老家在浙江绍兴,今年报考了山西地震局的一个职位。他说,公务员考试是一次练手,如果真的考上,他应该也会放弃,因为自己并不喜欢山西,最后还是会回到家乡。本报记者 赵迪摄 “你们说的小邹是谁?好像挺火的样子。” 过去的一周里,许多人在谈论一个名叫小邹的年轻人。没人见过他,但问问机关里的年轻人,不止一个说和他似曾相识。 小邹今年27岁,已经在机关里工作4年多了。别人羡慕他可以吃一辈子“皇粮”,他却受不了沉闷的工作想跳槽。 现实中没有小邹。他其实只是今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的考题里,虚拟的一个人物。不过,现实中有小张、小王、小李……这些在机关里被习惯性地称为“小×”的年轻人,他们中有许多正经历和小邹相似的迷茫。 要不要放弃体制内的“永久的安全”,到更广阔的世界寻找“可能的发展机会”?这是小邹的烦恼。对于考卷外的年轻人来说,他们焦虑的是如何进入体制里。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看完这段材料,居然还挺感动,做完题还特意再看了一遍。”一名考生说。 另一个考生因为“感慨良多”,材料看得太久,最后题都没有答完。 如今,“国考”已经结束一周了,仍有人在网上打听:小邹到底是谁? 参加今年考试的一个女生说:“小邹是我的目标。”论坛里的网友说,小邹才是今年“国考的主角”。已经在公务员系统里工作几年的一个年轻人还没听完他的故事,就打断说:“我就是这个样儿。” “真想跟你说,别考了。你要想知道4年以后什么样子,看看我吧” 在通往机关的考卷上,小邹的故事价值20分。考场里的年轻人要设计一份调查问卷,了解小邹的工作情况和心理、思想状态。 按照考卷上的材料推测,5年前,应届毕业生小邹也曾坐在考场里。正值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国家公务员考试的报名人数首次突破百万。这些年轻人,在考卷上分析着“我国当前经济发展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指点“解决粮食问题的对策”。 小邹成了北方某城市机关大院里的一名公务员。这够让机关大门外的年轻人羡慕了,但在命题人的描述中,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工作清闲、缺乏激情,提前过上50岁人的生活。如今,还房贷要钱,未来结婚要钱,养孩子要钱,可工作4年他的月薪只有2800元。 “我怎么觉得出题的人有些‘腹黑’,希望通过小邹的材料,告诉我们这些想进入体制的人,围墙里面的日子也不好过。”看完考题,有人这么揣测。 小邹正考虑离开体制的时候,考卷外,至少上百万名年轻人渴望像他一样,进入机关的大门。24岁的山东女孩小管,第二次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了。父母打电话时总不忘问一句:“复习得怎么样了?”他们鼓励小管,考上了有奖,然后又用别人家的孩子鞭策她:“你看那个谁,不好好学习,现在只能在私企里上班,多累啊!” 公务员意味着稳定,更重要的,对小管来说,“这是唯一能靠自己努力解决户口的机会”。大四时,宿舍里7个女孩,5个都在考公务员。如今,还在坚持的只剩下她一个。“我不求做到司局级,只要进去就稳定了,父母就放心了。”小管说。 28岁的小陈更加执着,她连续6年参加公务员考试。今年“国考”刚结束时,这个围城外的女孩和围城里的小邹同样成为网络上的讨论热点。有人说小陈走火入魔,讽刺她是新时期的“女范进”;也有人表示理解,“那么多人想当公务员,还是说明里面有好处”。 不管别人怎么看,小陈坚信,只要考上公务员,一切都会不一样,生活会变得顺风顺水,甚至,“找对象也顺利多了”。 “万一这次成绩不是特别理想,还会考吗?”记者问。 “考啊!都已经这样了,坚持到最后吧。”她说。 今年报名参加“国考”的人数为152万。不过,临考试前,其中的40多万人放弃了——这是近三年弃考人数最高的一次。小管注意到,自己的考场里就有两三个空位,“那些一直在考的人,了解到公务员真实的待遇,可能也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考下去”。 复旦大学光华BBS的公务员版里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闹。往年,这正是大家对答案、晒分数的时候。“这就对了。年轻人应该去企业里创造财富,窝在机关里,大多数人就这样窝完了。”一位已经毕业的校友说。在他印象里,2000年前后,一心考公务员的应届生并不算太多,老师鼓励半天,最后也没几个,据说学校还包了辆车送他们去考场。那时年轻人流行的选择是去外企。 29岁的小魏也劝自己的师弟师妹,如果有其他机会,尽量别当公务员。今年中秋,他坐高铁回家,在车厢连接处遇到一个捧着辅导书复习的小伙子。 “你考公务员?”小魏搭讪说。 “是啊,你也考吗?”年轻人问他。 “我不考,真想跟你说,别考了。”小魏给他泼了盆冷水,“你要想知道几年以后什么样子,看看我吧。” 5年前,小魏和小邹一样参加了那场竞争激烈的考试。那时,他已经在市属事业单位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一天早上走进办公室,他突然意识到,30年后的自己,还是每天来到这个办公室,就像那些老同事一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直到退休,“那种感觉太恐怖了!” 小魏想换一种生活方式,他报考了中央机关的职位,走进了部委大院。现在,他不仅知道自己30年后的样子,连“50年后什么样子都知道了”。 后来他才得知,自己是去顶替机关里刚退休的一位老同志。 “在坐的都是平民子弟,这是国家给的机会” 不管命题人怎样描述,在外人眼中,机关里的小邹已经过上了“很顺”的生活。他吃着“皇粮”,拥有不错的社会地位。就算有烦恼,那也是“幸福的烦恼”,一个想要进入机关大院的考生这么说。 按照一位领导的说法,令人羡慕的稳定和地位,都是“国家给的”。研究生毕业的小李接受入职培训时听到过这句话:“你们在坐的都是平民子弟,通过选拔进来,这是国家给的机会。” 和小邹的经历相似,小李也在2009年成为一名公务员。工薪阶层的父母得知儿子被某部委录取,十分惊讶,考这个没有关系也能行? “我没有任何背景,不是‘高富帅’,现在的一切都是职位赐予我的。”小李挺满足地说,“我一个平民子弟,每天接触的都是高层,做的事老百姓看得到,这样的起点非常高。” 刚上班那两年,小李的确对自己的状态很满意。在单位里,要出台涉及该领域的新政策规定时,他常会参与到文件起草的过程中。在新闻网站的头条位置,小李经常能看到自己的工作成果,那时他感到了“一个小小的公务员的自豪”。 入职时,小李的处长曾把几个年轻人叫到办公室里,讲了几句话:“我们做每一项工作,推动每一项政策,要有一个出发点。我们的原则在哪?我们是在为祖国……” “为祖国”,这三个字就像“平民子弟”一样,让小李浑身一激灵。小学毕业后,他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三个字了。“从他嘴里说出来,感觉这工作真有点神圣。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服务对象是国家,而不是一小群人。”小李至今都对这句话印象深刻。 不过,神圣感和自豪感有时还是会败给现实。工作快5年了,这个别人眼中的“中央领导”月收入只有4700元,每月房租就要花掉3000元。现在,同学结婚他不去,因为给不起礼金,就算是普通的同学聚会,也得先问清谁掏钱再决定要不要去。 即使比小邹等人早工作一年的北京公务员“家木”,月薪也没有超过5000元。“这个数字在北京养家真是太难了。而且,我们已经无力向自己的同学解释自己的收入,压根没人相信我们挣得少。”同学知道他的薪水后,会立马补上一句:“但是你们福利高啊。”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他们机关端午节不发粽子、中秋节不发月饼、立冬食堂连顿饺子也没有。 “基层公务员现在到底面临怎样的生活现状,社会大众到底有多少真正了解和理解基层公务员的生活?”今年“国考”前几天,“家木”把自己的苦闷发表在网上。 很多人对这个年轻公务员的吐槽并不买账。“公务员的福利待遇比不上垄断央企,比大多数人好很多。”“嫌低别干啊。”“别忽悠人,那你为什么去做公务员?” 不过,就算收入不高,在体制外的人眼中,公务员还是代表着某种不同。同学聚会时,有人夸张地说:“你们知道吗,那个陈××,人家现在可是‘陈科’!”春节回老家,父母问副科级待遇都没解决的女儿:“什么时候能升官?”一辈子待在农村的老人不知道公务员到底是干什么的,“比研究生还好吗?” 而且,机关里的男青年在相亲市场上很吃香。上海公务员系统里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郊区那些攥着大把拆迁款的女方家庭,可愿意招个机关女婿了:公务员的社会地位多高啊,挣得少没事,咱女方有房子! “有时我在想,是不是已经被这种节奏所禁锢,永远失去某些竞争力了呢” 进入机关大院工作几年后,小邹觉得自己正“逐渐被体制化”。 他的体型、心理,甚至连血压、血脂都在与周围的同事趋同。作为单位里的普通工作人员,他“只不过需要在每个时间段内完成‘规定动作’”,4年来天天如此,没什么波澜。 “说真的,目前这个工作节奏是50岁以上人的节奏,对我来说这个节奏感觉上有点压抑。”国考试卷上,他“思考着,一字一顿地说”:“有时我在想,我会不会真的习惯这种节奏,换句话说,是不是已经被这种节奏所禁锢,永远失去某些竞争力了呢!” 小邹也想改变自己的工作状态。他尝试提前完成自己的任务,别人的活只要自己熟悉的也会帮把手。可他的改变却让周围的同事很不适应。有人认为他多管闲事,领导也找他谈话,希望他能够“稳重一些”。 某种程度上,小邹在考题里的工作环境,就是许多机关的现实。不要轻易改变现状,似乎是机关里生存的一个规则。除此之外,这些年轻公务员还遭遇过很多约定俗成的规矩。比如,在办公室午休时看昆德拉的小说,会被认为“不食人间烟火”;“整天摇头晃脑”会被视为“无法和其他同志相处”;同事之间私下可以关系好,但上班期间“不许乱串办公室”,因为晋升时会有人四处打听情报。 本来,小邹“时刻让自己处于一种高效率的工作状态中”,是希望“不会有被社会主流节奏抛弃的感觉”。但遭遇到的尴尬,让他意识到自己追求的节奏与机关的节奏有些不搭调。小邹梦想能有所改变,最后,他走进了心理诊所。 事实上,他并不认为自己心理有问题,他只是想印证一下自己的某些想法是否合乎常理。可要向心理医生介绍自己的情况时,这位当年大学校园里的校报写手竟然发现自己无从谈起,“或许是事情太多,没办法很完整地表述清楚”。 在某市党委机关工作十多年的王处长眼中,小邹的迷茫没什么稀奇。年轻人不适应机关的话语色彩、不习惯机关作风、不认同机关的做法,说白了,是不了解机关,“这是融入的困惑、浅层的抗拒。”36岁的他这样说。 当年,刚毕业的小王也花了两三年时间,才让自己真正融入机关。他也曾不习惯“党有危难时你能不能陪它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这种话,不明白为什么要“闭上嘴,多干事”,也曾因坚持自己的意见和领导发生冲突。如今,他会很顺理成章地说,“机关就是论资排辈”,“机关就是围着领导转”。 小邹的困惑,王处长能理解,“我也一样有,但我能克制,仅此而已”。 当王处长还是小王时,也考虑过离开体制。如今,他熬到了副处级,不再考虑走的事情。“为什么留在体制内?我经常也想这个事。有人说在机关工作,5年以内想走必须走,不然会逐步消减你的竞争力,确实有这个原因。而且,生活形成稳定状态后,任何人想要打破,都会十分谨慎。” 现在,机关里新来的年轻人也要面对他曾经面对的问题。王处长参加过好几次部门面试,“和领导意见不统一怎么办”是一道常被问起的题,大多数年轻人都会回答:“充分解释后,执行领导的意见。” 但在现实中,王处长身边的很多年轻人,只能做到前半句。 比如说吧,一件事到底要不要干?处长说“可以干”,到了局长那儿权衡一下“不宜干”,最后部长拍板说“还是要干”。“来来回回,写稿的年轻人就该‘毛’了,他很有血气、有秉性啊,吭哧吭哧写了篇稿子还改来改去,最后急了,‘你玩我啊’。”王处长见过这样的年轻人,机关里把他们划到“不听招呼”的群体里。 在部委工作的小李,就属于这种容易“急”的年轻人。“看到问题我也想改啊。可领导就是希望我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我的想法、我的见解,说出来都会给自己惹麻烦。”最后,小李只能硬着头皮干。 “我愿意做一个螺丝钉,但螺丝钉是不是在一辆很好的车上,朝一个很好的方向在走呢?”小李不敢确定。单位里的老同事常喜欢说“一步一步来、慢慢推”,可他羡慕私企里的朋友,他们的想法很快就能得到实现。 “在体制里,一个人能发挥的作用太小了。”这个想干大事的年轻人有点沮丧地说。 “像我这样的人多了去了,既然大多数都选择了继续,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年前,小邹终于动了离开机关的念头。可那时,他在郊区买的房刚还了一年贷款,马上又要和女朋友结婚,他需要的是稳定。 如果继续留在机关里,工资虽然不高,但也会涨。只要不犯错,再加上一点运气,35岁之前还能升职。“用永久的安全换取仅仅是可能的发展机会?”小邹不敢拿两个人的未来当儿戏。 小邹的女朋友不这样看。她问小邹:“每月就这点死工资,觉得值吗?”这时,小邹撇撇嘴,不再言语。他安慰自己:“像我这样的人多了去了,既然大多数都选择了继续,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现实中,公务员小蒋也被问过这个问题。一天,小蒋老婆和她的大学同学在电话聊起年终奖。放下电话,她扭头对小蒋说:“如果当年你也出去,那可能就不会是这样的穷酸相了。” 毕业后,小蒋一直在四川某县委宣传部工作。他曾是班里带头大哥式的人物,几年过去,曾经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兄弟,出去打工后都发达了,只有小蒋还是老样子。工作7年,如今他每个月的工资也就2100元。 老婆的话让小蒋挺受刺激。要不辞职吧,可转念一想,他又没有勇气。“出去了究竟能做啥?靠啥技能养家挣钱?专业都丢了几年了。如果我也有爹拼、可以啃啃老,也有可能去闯一把。可惜我没有,还得养家呢,一想这些,不敢出去了。” 他也像小邹一样安慰自己:“我们工资不多,但买房至少还可以享受公积金贷款。那些老百姓收入更低,也享受不到政策。”不过,他实在不明白中央机关的同龄人还有什么可迷茫的,“他们每个月工资能到3500吧?” 部委大院里的公务员小李确实比小蒋挣得多,可他并不想一辈子待在机关里。“每天老老实实上班,一直到退休,然后去老干局报到……想想挺可怕,人生这么短,只有一种经验太可惜了。” 父母无法理解小李的苦闷,老老实实上班、每天拿工资一直到退休不是挺好吗?“他们觉得这就是很好的人生了,但咱们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人生啊!”小李叹了口气。 不仅是机关里的男青年,常被认为重视家庭生活的女同志也会考虑离开体制。在上海政府部门工作的小陈好几次考虑过辞职。可别人问她想去什么地方时,她停顿了一下,有点颓丧地说:“你不应该问我想去什么地方,你应该问我还能去什么地方。除了会打字、会写文章、会组织会议、会安排座位、会跟领导打招呼外,我现在什么也不会。” “体制就是围城,一旦进来就会被束缚、固化,甚至思维都会非常体制内,有一天想走的时候,已经不适合了,那还是在貌似安全、貌似温暖的体制里呆着吧。”小陈说,目前她不打算走了,怎么着也得生完孩子、享受体制最后的福利再说。 当年,小邹和其他的“小×”们准备国家公务员考试,小陈参加了上海市地方公务员招聘。为了和男朋友在一起,新闻系毕业的她放弃了家乡都市报的工作,留在上海,在办公室里写“八股文”。一次,她在单位举办的活动上,遇到了当记者的大学同学。 “多多支持咱们局的事啊。”小陈老练地说。 “多给我们提供线索啊。”同学也挺客气。 小陈后来感慨:“那真是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是个挺危险的信号,毕竟国家的治理还是要靠我们这一代人” 纠结了一年多,小邹还留在机关里。现实中,想要体验不一样人生的小李也没有离开,他马上要当爸爸了,这个时候需要体制内的稳定。 但小李的一个女同事已经忍受不了。机关工作压力大、收入低、职位又上不去。父母在北京给她买了房子,她打算如果涨到10万元一平方米,就卖了房子,辞了工作,回没有雾霾的老家去。 按照一个中央机关公务员的观察,她身边那些留在体制里的“80后”,主要是两种人:一种家在北京,什么都不愁,工作让父母满意,经济上还能得到支持;另一种家在外地,工作几年还在租房。 这个年过30的北京女孩问过外地来的同事:“你们也挺年轻的,为什么要当公务员呢?”他们说,老家人觉得能在这里当个“京官”,是件很荣耀的事情。 就算留在机关里,这些年轻人对自己的状态也并不满意。2009年,当小邹和小魏、小李等人成为一名公务员,梦想着开启不一样的人生时,上海交通大学的一名学生刚完成他的硕士论文。这个公共管理专业的研究生通过收集202个上海40岁以下公务员的调查问卷后发现,他们的“工作投入”并不理想,特别是26-30岁之间、工作4-6年的公务员,这个群体的职业满意度和工作投入最低。论文中这样分析,这个年龄段正处于适婚年龄,要面临婚恋、购房、装修、生育等实际问题。 “对国家来说,这其实是个挺危险的信号。毕竟国家的治理还是要靠我们这一代人,如果你对自己的工作都不热爱,怎么能治理好这个国家呢?”一名地方公务员说,她也承认,自己的重心早就不在工作里,而是放在家庭上,“现在就是混着”。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篇论文的研究中,越认为自己从事公务员这份工作是服务公众的,就越容易获得职业满足感。遗憾的是,在接受调查的公务员中,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如果这份工作不能满足个人和家庭的利益,我情愿不做”。 小邹的故事在网上流传后,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情他的遭遇。“有没有发现,材料没说小邹这个公务员怎么想着为人民服务、当好公仆,光想着自己怎么样,还心理缺陷了。”考生们在“公务员”贴吧里交流答题经验时,一个人突然这么说。 今年“国考”之前半个月,年近六旬的网友李志友写了封公开信,给那些爱在网上发牢骚的基层公务员,劝他们对生活的期望值不要太高,正确对待自己。在信中,他写道:“你们对现状的不满,不过是与那些实权在握者相比……如果你们俯下身来看看每月只有一两千元的企业职工……你们就是幸运儿啦!你们就知道自己的价值啦!如果你们身在官场,志在为民,就应该与百姓站在一边,成为反腐败的力量,成为反权贵的中坚!” 这封信在网上被多次转载。“心中尤感愧疚。为民之公仆,未知公仆二字之意。”一位网友说。最近,李志友又回应了网友“家木”的文章,他再次说,年轻人不要将自己定位得太高、对生活的要求太高。 “年轻人想从公务员岗位里得到什么,一定要想清楚。”过来人王处长说,“这看似废话,但对很多年轻人都是问题。公务员真正是什么?如果在地方党政机关,那就是对整个城市的责任,是责任的问题。” 面试时,很多年轻人都被问过为什么要当公务员。为了获得这份工作,小陈曾经违心地说,性格适合。现在回想起来,她觉得挺后悔,“人生第一份求职,还是应该按自己的形状找适合自己的工作,而不是把自己往想要的工作上改变。” “这就是一份工作,只是我在为国家打工” 小邹纠结要不要离开围城时,在上海某街道当了6年公务员的小常向领导递交了辞职报告。 “机关的辉煌往往在40到50岁,我不想再等10年,所以选择现在离开。”28岁的他说。和小邹一样,小常也担心在体制里呆久了,丧失职业竞争力。不过,在4个月的求职过程里,他还是拿到了4个offer。 机关的6年对于他来说并没有浪费,小常觉得,自己写作、待人接物的能力,都比公司里的同事强很多。而这段求职经历,也让他了解了很多“在机关可能一辈子都无法了解的内容”。 辞职报告的最后,小常这样写道:“无论今后从事哪个工作,担任哪个职位,都会记得自己曾经是一名党和国家培养的机关干部。” “或许这句话很虚,但其实是公务员最应该保留在心底的部分。”他说。 和小邹同年进入公务员系统的小丘,工作快5年了,仍然对机关充满好奇心。在海关工作的她,经常会被朋友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能不能找你带东西进来?”“这个还真是帮不到你。” “我的邮包被扣了,能不能帮我问问?”“我问问看卡在哪里,不过多半不是在我们这儿。” “海关扣的东西是不是都发给你们啦?”“你看看这个公告,我们不能拿的。” 成为一名公务员后,小丘懂得了系统内的无奈,仍能理解系统外的愤怒。她也会接到一些公民打错的电话,向她咨询海关的具体业务。小丘在综合岗位并不了解这些,就建议对方拨打机关热线。电话那边火了:“你是海关的你怎么不知道?!你把我推来推去是吧,我跑错了都赖你!” “我很尴尬,但我真的回答不了。”她说,“我以后想多做点对外宣传的工作,用大家理解的方式,破除人们对机关的神秘感。” 事实上,劝别人不要考公务员的小魏,也没有离开机关。为了给平淡的生活加点作料,下班后,他常去外面的排练房打鼓、组摇滚乐队。这件事他没告诉同事,也没有向乐队里的同伴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别人问起来,他只是说自己“在公司打工”。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恭维地说“从政了从政了”时,这个曾经因为考上公务员而自满的年轻人,会立马纠正对方:“这就是一份工作,只是我在为国家打工。” 在小邹、小魏、小×身后,还有上百万等着挤进机关大门的年轻人。记者询问参加今年“国考”的一名应届本科毕业生,为什么要考公务员时,她的回答是:“公务员工作比较稳定,具有比较长远的发展。” “什么是长远的发展?” “因为公务员可以工作一辈子啊,当然长远了。”22岁的她说得理所当然,“如果可以找到一个理想的工作当然是想着干一辈子啊。我认为理想的工作就是稳定,有保障。” “还是太天真!”一个和考题里的小邹一样27岁、在机关里工作了4年多的年轻公务员,听了记者的转述后,轻轻笑了出来,“等她工作几年就不会这么说了。” 来源:http://zqb.cyol.com/html/2013-12/04/nw.D110000zgqnb_20131204_1-12.htm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血腥慎入】年轻人开快速摩托车的下场 现在哪个机关办公室没空调?想偷懒就直说嘛 中国年轻人的消费观 日本政治家表示:年轻人的‘铅笔’太小了 中国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幸福? 无觅

中国经营报 | “9万买编制3年挣回”是什么买卖?

每天都有无数人在为找工作四处奔波,在漫漫求职路上,不断上演着各种人间悲喜。每一个求职故事,每一份职场报告,都容易触动人心。 最近西安女子文某的职场人生引人关注。当初,文某父母托关系,花费钱物多达9万余元,让她成功进入一家事业单位。现在,她月工资两三千元,工作3年多才把当初买编制的9万元挣回来。钱花得多,专业不对口,有时也烦,但家人觉得值,文某自己也认为“划得来”,因为稳定。...

何清涟 | 失业青年与社会动荡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年轻人为何喜欢上网发泄?...

【异闻观止】西藏人大主任白玛赤林:矢志不渝维护稳定

“稳定是发展的前提,没有稳定一切都无从谈起。”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白玛赤林28日在拉萨重申稳定之于西藏的重要性。 2013年3月28日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4周年纪念日。西藏各界在拉萨集会,白玛赤林在出席此间座谈会时做上述表示。 白玛赤林说,54年前的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布命令,宣布解散原西藏地方政府,一场以解放农奴为核心目标的群众性民主改革运动在西藏展开,“西藏百万农奴迎来了彻底的解放和历史的新生”。...

胡锡进:“中国稳定的根恰恰就在基层” (附网友评论)

胡锡进: 中国稳定的根恰恰就在基层。中国基层的问题最多,但基层一年年的向好趋势明确无误,乐观主义远比悲观主义强大得多。尽管中国因为很大一些对抗点会不时出现,但它们总是被周围的主流乐观情绪淹没,它们没有在中国现实中连成片的机会。(2012 - 05-02)...

专家称中国维护中东稳定努力最终将获理解

专家称中国维护中东稳定努力最终将获理解 专家称中国维护中东稳定努力最终将获理解 2月16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前左一)在投票后发言。新华社发 联合国大会16日通过叙利亚问题决议。大会当天以137票赞成、12票反对和17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这一决议。 类似决议此前遭否决 视频:联大通过叙利亚问题新决议 中俄投反对票 来源:CCTV新闻频道 这份决议的内容与先前遭到联合国安理会否决的一份决议草案类似,主要是对阿拉伯国家联盟最近提出的有关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倡议表示支持,谴责叙利亚政府武力压制反对派的行为。决议还向叙利亚政府提出5点要求:立即停止一切暴力行动;释放所有近期被拘禁的人士;从叙利亚城镇撤出所有政府军;保障和平示威的自由;确保阿盟和国际媒体人士自由进入叙利亚。 另外,决议呼吁联合国任命一名特使,斡旋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的进程。 决议没有法律约束力 阿盟外交部长会议1月22日提出叙利亚危机倡议,敦促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将所有权力移交给第一副总统,要求叙方两个月内组建包括反对派在内的国民团结政府。2月4日,以这份倡议为蓝本的一份决议草案遭联合国安理会否决。联合国大会决议有政治影响力,没有法律约束力;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则具有强制性。 “前所未有的孤立”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说,这份决议使巴沙尔遭到“前所未有的孤立”。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加法里在表决前说,决议“有偏见”,无法反映叙利亚当前局势,是对叙利亚内部事务的干涉。 中国投票反对这一决议,俄罗斯同样投反对票。 叙利亚2011年3月中旬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此后暴力冲突不断升级。政府和反对派之间旷日持久的冲突已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新华社电/专稿 对涉叙利亚问题决议投反对票的国家 中国 俄罗斯 朝鲜 古巴 伊朗 叙利亚 委内瑞拉 白俄罗斯 玻利维亚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津巴布韦 提出决议的国家 巴林、埃及、约旦、科威特、卡塔尔、沙特、突尼斯等十多个阿拉伯国家,及英国、美国、法国等数十国。 137国投赞成票、12国反对、17国弃权 决议内容 ●谴责叙利亚政府武力压制反对派的行为; ●要求叙利亚政府立即停止一切暴力行动; ●释放所有近期被拘禁的人士; ●从叙利亚城镇撤出所有政府军; ●保障和平示威的自由; ●确保阿盟和国际媒体人士自由进入叙利亚。 据新华社电 声音 中国 反对强推政权更迭 据新华社电 中国在表决中投了反对票。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民在表决后所做的解释性发言中说,中方主张国际社会应充分尊重叙利亚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尊重叙利亚人民的自主选择,尊重叙各方政治对话达成的成果,不赞成对叙利亚实施武力干预或强行推动所谓“政权更迭”,认为制裁或威胁使用制裁无助于问题的妥善解决;国际社会及联合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行动,应有助于缓解紧张局势,有助于推动政治对话、化解分歧,有助于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有助于维护国际社会的团结,而不是使问题复杂化。 王民说,中方谴责一切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敦促叙利亚政府和各政治派别立即、全面停止所有暴力活动,尽快恢复国家稳定和社会正常秩序;呼吁叙利亚政府认真倾听人民要求变革、发展等合理诉求;呼吁叙利亚各政治派别通过法治和非暴力途径表达政治意愿。 俄罗斯 有人想搞孤立政策 俄罗斯是对联大决议投反对票的国家之一。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在表决后发言说,该决议“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令人担忧的趋势:有人试图孤立叙利亚领导层,拒绝与其进行任何接触,并将外部的模式强加(给叙利亚)以实现政治解决”。 据了解,在表决前的磋商中,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提出了对草案的修正意见,要求加入敦促叙利亚反对派停止暴力活动以及政府军撤出与反对派停止暴力袭击行动同步进行等内容,但遭到决议草案提案国代表的拒绝。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5日晚在维也纳警告说,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将使其陷入全面内战。拉夫罗夫重申,俄方认为应通过无先决条件的全面国内对话解决叙利亚问题。他说,为对话设置先决条件以推动政权更迭的做法将直接导致更多人员伤亡,并把叙利亚引向全面内战的道路。 新华社电/专稿 ■ 观察 中阿关系将“受伤”? 综合新华社电 对有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中国与俄罗斯等12个国家投票反对。专家认为,此举反映了中国外交政策的连续性,表明中国是《联合国宪章》的坚定支持者,中国为维护中东地区和平稳定与安全的外交努力最终将获得阿拉伯国家的理解。 中国联合国协会副会长兼总干事张小安说,中国再次投了否决票,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关切没有得到解决,这反映了中方立场的连续性。张小安说,中国认为只要求一方停止暴力活动,既不公平,也不能阻止暴力活动,相反只会加剧暴力活动。但是西方国家却拒绝了这一要求,因此中、俄等12个国家投了反对票也是情理之中。 专家们普遍认为,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关系经历了历史、时间和国际风云的考验,基础是牢固的。中阿合作的基础绝不会因为中国在联大和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而受到影响。相反,中国的决定更是出于有利于中东地区整体和平稳定的考虑。 决议背后有何玄机? 综合新华社电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联大决议对各联合国会员国没有法律约束力,这一决议只具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和象征意义。有关国家急于通过这一决议,其目的是要进一步加大对叙利亚政府的政治压力,以推动在这一独立主权国家实现“政权更迭”。 从内容上看,联大当天通过的决议与本月4日在联合国安理会被俄罗斯和中国否决的那份决议草案非常相似。在安理会未能通过涉叙决议草案后,有关国家转而在联大推动此决议,继续向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施压。 分享到: 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 (编辑:SN021)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