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

英俊的 龅牙赵:章子怡,你给我站住!

壹 这几天,章子怡又挨骂了。 原因很简单,她发了一条微博,大概内容是觉得北京的重度雾霾天气对孩子的健康不好,干脆抱着孩子上飞机,说走就走,去没有雾霾的地方躲一躲。...

阅读更多

新华网 | “章子怡诉讼获胜”对美媒是个教训

2012年被美国一家网站曝“性丑闻”后,章子怡委托律师团队发起跨国诉讼。历时19个月,这起跨国明星诽谤案件终有结论:洛杉矶时间2013年12月14日,被控网站刊登严正道歉声明。 章子怡诉美媒诽谤案获胜,显然不是单纯的娱乐事件,而有着严肃的法律意义,在一定程度上教训了一些不负责任、信口雌黄的美国媒体。...

阅读更多

明鏡新聞網 | 和薄熙來有沒有關係 章子怡官司剛開始

《中國密報》記者范方華/人民網援引僑報洛杉磯報道,章子怡誹謗案10月16日開庭,其律師梅森(John Mason)表示在取證聽證會上,被告方表現非常糟糕,甚至沒有辦法回答問題。韋石對《中國密報》反駁說,該場聽證會的召開,其實是因為他們反告章子怡誣告,對於章子怡律師的提問,韋石已全力回答能夠回答的部分。 取證聽證會上披露更多細節   博訊因報導章子怡涉入薄熙來事件,遭章子怡起訴控毀謗一案有了新進展。根據人民網援引僑報洛杉磯的報導,16日召開了章子怡誹謗案的取證聽證會,律師梅森(John Mason)指出,被告方經常要求延期,而且從來沒有辦法提供證據,甚至回答不出任何問題,他相信,被告方很快就會放棄。   報導刊出後,韋石在第一時間接受《中國密報》採訪時表示,雙方律師和他都出席了該場取證聽證會,這也是第2次舉行取證聽證會,他在會上全力回答了報導過程與他們掌握到的一些情況,因此僑報報導稱韋石不回答任何問題,韋石認為並非事實。   韋石表示,雖然有些問題他們配合,但有他們拒絕回答的問題,比如追問消息爆料者的名字,韋石並未回答,因為這件事有其敏感度;對方也要求得知個人捐款者的姓名,博訊衹能告知來源地,但不願提供姓名。   取證聽證會上,韋石團隊也提出一些反映章子怡個人作風的事件,有的是新聞報導已披露的事,有的則是博訊從自己的 消息來源處取得的消息,也有既是聽來、也被消息來源證實的事件。   韋石對《中國密報》舉例,2010年初的「潑墨門」事件,章子怡傳與上海A先生交往,得到兩億元的好處,這些報導涉及章子怡的個人人品,而博訊希望報導的重點為薄熙來貪腐案,因此先前並未披露,但這些未披露的訊息讓韋石更相信章子怡涉入薄熙來事件的事確實存在。   2009年12月23日,當大批媒體聽聞張曼玉將在北京柏悅酒店訂婚,趕往飯店守候時,意外目擊了戲劇性的一幕。據報導,晚間11時左右,酒店外開來一輛黑色奧迪Q7,車上4、5名男子走進酒店大廳,高聲怒罵章子怡「騙人錢」、「勾引人老公」,12時左右,同一輛車開到酒店正門,車裡走下2名男子,走到酒店東側 一間章子怡代言的鉑金店門前,朝櫥窗裡的章子怡海報潑墨水。   位於柏悅酒店樓上「柏悅府」豪華公寓裡的住所,據悉是章子怡在北京的主要居所。潑墨事件發生後,與章子怡有過交往的女星趙欣瑜向媒體報料,章子怡與一名上海富商A先生有過「深層次的關係」,A先生為章子怡砸下上億金錢,潑墨事件可能與此有關。   趙欣瑜爆料,2008年的芭莎慈善夜,她介紹章子怡認識一名上海富商,章子怡與此名已有家室的A先生有深層次交往的期間,章子怡還與以色列裔富商ViVi保持男女朋友關係。趙欣瑜指出,A先生「就像暈了頭,給章子怡送了好多珠寶首飾,僅一條蒂芙尼的項鏈就上千萬。」   報導稱,2009年,A先生的老婆發現章子怡與自己丈夫的關係,開始怨恨趙欣瑜將章子怡介紹給自己的先生認識, 同一時間,章子怡也與趙欣瑜發生嫌隙,認為她與A先生的事,是趙欣瑜透露出去的。隨後,章子怡的哥哥章子男更在事件中摻了一腳,對趙欣瑜發恐嚇簡訊,最終導致趙欣瑜決定向媒體爆料。   韋石另對《中國密報》解釋,其實此場並非章子怡控告博訊案的「開庭」,由於管轄權問題,加州法院沒有權力受理此案,「法院還沒受理,怎麼就說開庭了?」目前此案仍在釐清管轄權的階段。   第二,韋石表示,他們已經反訴章子怡亂告媒體,因此對方纔叫他們去取證,章子怡的律師想找出證據,證明他們沒有亂告媒體,而取證的目的,在於節省法庭時間,並不是真正的開庭。 梅森:他們什麼都沒說   章子怡聘請的律師隸屬於洛杉磯的Glaser Weil Fink Jacobs & Shapiro LLP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此為一大型律師樓,有過百名的律師,在美國律師界享有相當高的名聲。其合夥人之一夏皮羅(Robert Shapiro)曾是美國橄欖球明星辛普森(O.J.Simpson)案的夢幻律師團隊的成員,其客戶還包括好萊塢真人秀明星卡戴珊(Kardashian)姐妹、好萊塢影星林賽羅涵(Lindsey Lohan)。   章子怡為什麼要找一間位於美西的律師事務所,控告總部位在美東的中國新聞自由?《大事件》記者發現,其實,章子怡與Glaser Weil Fink Jacobs & Shapiro LLP律師事務所早在2010年便有接觸。2010年1月,章子怡在2008年5月份捐款中國四川地震災區的數字,被網友發現與其承諾的不符,章子怡在戛納募得的款項也不知去向,章子怡涉嫌「詐捐」的消息一時沸騰,其在美國設立的基金會也一併受到質疑。   3月12日,章子怡接受《中國日報》專訪時否認有「詐捐」或其他違法行為,她解釋自己從事慈善活動缺乏經驗,四川地震後,她以個人名義向中國紅十字會捐了100萬元人民幣,但由於手下工作人員之間溝通的問題,導致其中16萬元稍後才到帳。在戛納的一小時籌款活動中募集到的有將近50萬美元,但其中有45萬美元都是認捐,到受訪時還未能兌現。 章子怡(明鏡網記者柯宇倩攝)   章子 怡在美國設立的基金會,是在戛納籌款前兩天在美國加州注冊的。3月17日,章子怡公開一份由Glaser Weil Fink Jacobs & Shapiro LLP律師事務所擬定的備忘錄,在此份10頁的備忘錄中,交待了章子怡基金會的運作情況和戛納電影節募款的細節,也平息了公眾的質疑,該份備忘錄的簽署者為該事務所合夥人之一、娛樂與生活型態業務集團主任梅森,梅森也是此次章子怡狀告博訊的代表律師,其客戶包括許多美國音樂、影視、文學、體育界的公眾人物。   美西時間6月14日下午3時19分,Glaser Weil Fink Jacobs & Shapiro LLP事務所向中加州聯邦地區法院(Central District of California)遞交起訴書,章子怡的律師團隊成員為梅森、葛雷瑟(Patricia L. Glaser)、烈貝爾森(Adam LeBerthon)。   梅森在接受《中國密報》採訪時表示,他在10月16日的取證聽證會上已告知韋石,如果提出實質證據,就能擺脫被告處境,但至今並未看到任何實質證據,「證據在哪?來源為何?他們什麼都沒提供。」梅森說。   梅森先前接受《大事件》採訪時說,與章子怡有關的出版訊息是肆意、殘酷和惡意的,並已對章子怡和她的全球名聲造成嚴重損害,被告從來沒有任何刊登這些文章的合法性,他們未事前聯繫章子怡,也未公佈撰寫文章或訊息來源者的名字。而被告刊登文章,則為了利用章子怡,不當提陞自己的事業利益。  

阅读更多

明鏡新聞網 | 博訊獨家消息引爆章子怡提告之後

《大事件》記者范方華/在國際影壇享有知名度的中國女星章子怡,遭媒體爆料捲入薄熙來及其他富商、高官的性交易案,章子怡大動作發出訴狀,就為了洗清自己的名聲,但爆料媒體博訊則相信自己報導的真實度。美國律師對《大事件》透露,這場官司最後可能不了了之。 章子怡捲入情色交易的新聞,連日來成了熱門話題,為了洗刷名聲、反擊媒體誣陷,章子怡找來香港與美國律師團,決定對香港《蘋果日報》、《壹周刊》和總部位在美國北卡羅來娜的 “ 中國新聞自由 ” 提告。博訊新聞網刊則發出聲明強調,其對章子怡的報導是嚴肅負責的,此案也透露出政治目的,不僅要打擊博訊,還要打擊中國新聞自由,雙方各有說詞,僵持不下。 博訊獨家消息引爆事件 2012 年 5 月 28 日,博訊新聞網發出一條消息,指章子怡因捲入性交易案,被問話中並被禁止出境,引爆整起事件。 該文章寫道: “ 博訊獨家消息,著名影星章子怡已經確認捲入薄熙來案,已經被調查組問話並禁止出國。 消息人士告訴博訊,徐明供認他在 2007 年首次給了章子怡 600 萬人民幣,做為第一次和她上床的代價。之後,多次和她上床。同年,徐明安排章子怡和薄熙來上床,酬金是 1000 萬人民幣。在 2007 年到 2011 年期間,薄熙來和章子怡上床超過 10 次。據悉,徐明和薄熙來和章子怡上床的地點是首都國際機場附近和北京西山的徐明的會所。同期,徐明還將章子怡送給另外兩名高官(博訊暫不公布名字,適當時候才公布),每次徐明都付酬金給章子怡。 消息人士透露,章子怡以和富人睡覺撈取金錢、珠寶和房地產出名,一般她會有五、六名富豪男友,但只有一名公開的「正式男友」。博訊據中紀委的數據,章子怡在過去 10 年以性交易至少獲取 7 億人民幣,其中 1.8 億是來自徐明的現金。因為有徐明和其他官員的袒護,這些收入都沒有繳稅。 消息還透露,徐明的實德集團已經欠銀行債務 160 億,他僅在章子怡身上就花這麼多錢,可見其企業的問題多大。 ” 5 月 29 日,香港《蘋果日報》在中國新聞版刊登了標題為 “ 捲入薄熙來案、章子怡 ‘ 賣肉 ’ 受查禁出國 ” 的報導,引述博訊新聞網的消息,指章子怡涉入薄熙來案、 “ 與富人睡 10 年獲 7 億 ” 正遭中央調查組問話及禁止出國,並稱章子怡在第 65 屆康城國際電影節中有電影入選和獲邀做頒獎嘉賓,但她卻以有工作在身為由,臨陣放棄出席。同日《蘋果動新聞》及台灣《蘋果日報》都刊登了內容相同的報導。 《壹周刊》則在 5 月 31 日的第 1160 期刊物上,刊登一篇題為 “ 爆收肉金 7 億傳禁出國、章子怡失約康城 ” 的報導。 博訊和《蘋果日報》的報導引發軒然大波, 5 月 29 日,章子怡團隊立刻做出回應,在網上發佈一公開信,指出雖然朋友勸不要 “ 較真 ” ,但 “ 如果任由謊言繼續,假的也會變成半真半假,白的也會變成半黑半白 ” ,團隊稱章子怡將對相關媒體的不實報導追究到底: “ 今天,我們看到了《蘋果日報》上刊登的一則荒誕至極的虛假報道。我們再次感受到徹骨的寒意和深深的悲哀。在過去的一個多月裡,章子怡一直在《一代宗師》劇組不分晝夜地工作。對於這樣一名正在全心投入創作的負責任的演員,為何要承受這等謠言的誹謗和誣蔑? 周圍的朋友勸我們,發個簡短聲明就好,不要 ‘ 較真 ’ ,因為針對章子怡的居心叵測的誹謗已非第一次,更何況這樣的話題,內地媒體報道上多有不便,有能力幫你證明清白的人也不便發聲。越爭辯,潑髒水的人會越得意。不如退一步海闊天空,讓時間淡化謊言,清者自清。 但我們要向善意的朋友們說聲對不起。因為這一次,我們不打算再沉默。如果任由謊言繼續,假的也會變成半真半假,白的也會變成半黑半白。章子怡團隊在這裡正告那些心底陰暗而醜陋的造謠傳謠者,這一次,我們要回應;我們要自證;我們更要尋求法律的公正;我們會從陰暗的角落裡找出你,追究到底。 對於《蘋果日報》及有關媒體的不實報道,我們將通過法律手段維護權益。 感謝一直在身邊支持章子怡的各界人士。無論經受如何的惡意詆毀,章子怡從沒忘記她的本職事業。作為章子怡的團隊,我們只想為她排除干擾,尋回公正,讓她可以靜心拍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回饋大家。 ” 與公開信一同發出的,還有香港何敦、麥至理、鮑富律師行( Haldanes )所致《蘋果日報》的律師函,函中附上博訊與《蘋果日報》的相關報導,表明報導內容完全不是事實,涉及誹謗,章子怡的名聲已嚴重受損,律師函要求《蘋果日報》撤下文章、道歉、提出不會再傳播誹謗言論的書面聲明,並賠償章子怡的損失。 雖然《蘋果日報》撤下了爭議的報導,但文章已廣泛流傳,話題也持續發酵。多維新聞引述匿名人士的消息稱, “ 章子怡與徐明私交很好,徐明對章子怡的事業提供了不少支持,其中包括一些財力上的援助,章子怡甚至可以使用徐明的私人飛機隨意往來,但關於網絡上傳言章子怡和薄熙來有染,並通過徐明收取酬金,甚至捲入薄熙來案,已被調查並禁止出境等,實屬捏造。 ” 不過,博訊隨後刊文指出,多維新聞的另一篇報導稱 “ 章子怡受訪時坦言,遇到這種事很不開心,她強調不認識薄熙來的富商朋友徐明,也沒有見過薄熙來。 ” 顯示多維的兩篇報導自相矛盾。 就在章子怡訴諸法律捍衛自己的清白時, “ 爆料大王 ” 王康也跳出來 “ 摻和 ” 了一下。王康接受《世界日報》專訪時表示,像薄熙來這樣的高官, “ 權大無比,炙手可熱,風流倜儻,夫妻關係又不好,幾個女人貼近,沒什麼奇怪的。 ” 報導指出,王康上述一段話是就媒體影射薄熙來與影星章子怡關係密切一事做出回應。 范冰冰也對媒體提告 章子怡 “ 陪睡門 ” 事件的雪球越滾越大, 5 月底,另一名中國女星范冰冰也捲入其中。 中國知名影評人畢成功 5 月 31 日在微博上指出,章子怡是被另一位明星誣陷的,且此事已策劃良久,畢成功寫道: “ 往死裡整比自己強的,卻忘記讓自己變強才是王道,所以再怎麼黑別人,某人還是不強啊。 ” 畢成功指該明星 “ 已經沒什麼人找那個女人拍電影了,但是還是片約不斷 ” ,根據畢成功的描述,該明星頻繁出席各大國際影展,拿到多個大牌代言,但是久無作品問世,因為她在圈中已經臭名昭著,而 “ 黑章子怡 ” 的計畫早在今年 3 月已開始醞釀,只等章子怡新片上映前 1 個月左右進行擴散。 更早之前的 3 月份,畢成功發了一條英文微博,寫道: “Miss F , ain’t you tired ? let others off , they are just better actress. ( F 小姐,你不累嗎?放過其他人,她們只是更好的女演員) ” 但此微博已無法找到,畢成功事後否認自己刪除了這條微博。 畢成功在微博中沒有指名道姓的明星,被大陸媒體《黔訊網》解讀為范冰冰,也就是該媒體的報導,讓整件事升級。這篇名為《編劇曝章子怡被黑內幕,主謀範冰冰已無戲可拍?》的報導稱: “ 今日,知名編劇畢成功在其新浪微博上揭祕章子怡被黑內幕,稱范冰冰是幕後主謀。而范冰冰踩人成癮,目前在圈內已臭名昭著,無人敢找其拍戲。 ” 報導引用畢成功的話寫道: “ 說實在的,組織團隊黑章子怡還不如去減肥學跳舞,反正某人的金主有的是錢,聽說好萊塢六大中的一家,想跟華語某著名青年導演合拍一部歌舞片,女主角得會跳舞,現有華語女演員,最有可能還是章子怡,屆時某人豈不是有丟失一次屆時六大的機會? ” 該報導暗指范冰冰 “ 黑章子怡 ” 的目的和爭奪電影角色有關。更早之前曾傳出,范冰冰將和 007 的皮爾斯 ‧ 布魯斯南搭檔出演好萊塢新片《日月人魚》,但該片原本要啟用的女星為章子怡。 雖然畢成功 6 月 4 日在微博撇清: “ 本人從未公開指名道姓說誰黑章子怡,請媒體同仁也別再用假圖黑我啦! ” 但范冰冰已全力反擊,范冰冰工作室 6 月 11 日上午發出聲明表示: “ 嚴正聲明︰針對畢成功在其微博發布影射範冰冰的言論,及黔訊網同日刊發的直指範冰冰的誣蔑性文章及引發的後續事宜,範冰冰特委托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姜宇嶸律師、李文鵑律師,向社會及各媒體發布如下公開聲明︰範冰冰及其團隊從未實施過任何惡意捏造言論中所指言行,針對侵權的行為一向不姑息,不容忍。 ” 當天中午,范冰冰工作室又發一聲明,指 “ 放謠言,請不要毀了我們的假期,清者自清很美好,這些年卻沒看到誰能實現。謠言止於智者,更止於法律。我們不是強勢,只是認死理。若是無意製造的話題,我們可以陪大家一樂。但對惡意造假,抱歉,我們唯有無奈應招,見招拆招,只能起訴到底。這些年,范姑娘一直很倔強。 ” 在范冰冰委托律師發布的聲明中,指出范冰冰已起訴《黔訊網》和畢成功。范冰冰已向朝陽法院遞交訴狀,要求對方停止侵權、道歉,並索賠精神撫慰金 50 萬元人民幣。范冰冰認為,《黔訊網》和畢成功捏造事實,對其侮辱誹謗、造謠中傷,使其名譽受到嚴重損害。 起訴《蘋果日報》、《壹周刊》 另一方面,章子怡也大動作為自己澄清。 2012 年的坎城影展,雖然章子怡的《危險關係》入圍 “ 導演雙周 ” 單元,但她因拍攝 “ 一代宗師 ” 而罕見地沒有現身影展。性交易傳聞震動政壇及娛樂圈後, 5 月 30 日,章子怡出席了海南島的華語電影傳媒獎,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被 “ 禁足 ” ,在參加典禮前,章子怡也刻意現身香港機場,欲圖粉碎謠言。 5 月 29 日,章子怡已先在微博 “ 透明的稀土 ” 上寫道: “ 廣東此季多雨。每至午後便雷鳴電閃暴雨傾盆,一入夜卻又淨空萬里星星點燈。誰料這些天全是天黑開工,卻要通宵拍雨景,著實愁煞制景大哥。只得出此奇招 — 手動降雨。眾人開玩笑說,這造假都造上天了。同事聽罷卻不以為然:造假算啥?!最高境界叫作聽風便是雨,連假都不用造,單靠想像!說白了, YY (指意淫)。 ” 似暗指其與薄熙來的傳聞 “ 造假造上天 ” 。 章子怡在華語電影傳媒獎會後記者會上強調, “ 昨天所謂的這個新聞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字裏行間全部是誹謗和污衊。 ” 章子怡對這件事除了氣憤,也感到挺難過, “ 他們利用社會熱點事件,挑釁大眾、愚弄大眾 ” 她表示,自己不認識徐明和薄熙來,謠言 “ 不只傷害了我,也抹黑了電影圈 ” ,無論什麼代價,她都要用法律的手段,追究到底。 而報導章子怡被限制出境的博訊新聞網,事後則刊文指出, 章子怡確實曾被禁止出境,並在一個半月前被問話,目前這項禁令已經在她 “ 朋友 ” 的幫助下解禁。但這並無法否認其和徐明、薄熙來的關係。 誓言透過法律途徑追討公道的章子怡, 6 月 11 日入稟香港高等法院,民事控告《蘋果日報》的出版公司蘋果日報有限公司與其總編輯張劍虹,以及《壹週刊》的出版公司壹週刊出版有限公司及其總編輯李志豪,兩間被告公司同屬壹傳媒集團旗下,壹傳媒除經營香港《蘋果日報》及《壹周刊》之外,也出版台灣的《蘋果日報》和港台兩地的《蘋果動新聞》手機程式。 章子怡所聘請的何敦、麥至理、鮑富律師行律師團隊,代表律師是擅長打誹謗官司的鮑永年,為香港著名的資深律師,對經手案件即為謹慎,鮑永年曾代理過許多控告誹謗的案件,包括協助廖創興銀行主席廖烈文長女廖璧欣控告《壹週刊》誹謗、代表香港企業家郭炳湘控告胞弟郭炳江及郭炳聯誹謗,以及協助中國女星鞏俐丈夫黃和祥成功控告壹傳媒旗下的《忽然1周》誹謗,此案在 2005 年做出判決,香港高等法院陪審團裁定黃和祥勝訴,可獲賠償 20 萬港元。何敦、麥至理、鮑富律師行也曾表龔如心、陳振聰打爭產官司。 章子怡香港律師團隊遞交給法院的起訴書,指控被告所刊登的文章 “ 內容虛假 ” 、 “ 嚴重誹謗 ” ,並且涉及侮辱,內容全部不是事實,會令讀者誤以為她是娼妓,並因此被調查和禁止出境。被告傳媒的報導導致原告受到了公眾的厭惡、憎恨、蔑視和嘲笑。 起訴書說,原告的聲譽和公眾形像受到了嚴重和持續性的損害,並使她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和社會壓力;原告身為國際影星,自被告的誹謗文章刊發後,消息隨即被全球多份報章雜誌及網站轉載,包括著名的《紐約客》雜誌,讓原告受到的傷害更深。 起訴書指出,被告是故意誹謗企圖獲利,且明知報導所刊登的消息不是事實,或是罔顧消息是否真實仍照樣發布,被告的消息來源是博訊新聞網,該網已在網站上表明,其消息是來自不具名的來源,博訊新聞網是民間方式經營,被告應知其消息如未經獨立查核,可信度可疑,且該網站被中國大陸政府封殺,其上的中國消息可信度更低 ,被告在沒有查證,尤其是沒有得到原告回覆的情況下刊登報導,可推論是故意為之。 起訴書指明,原告對被告寄發律師函時,曾要求被告收回誹謗報導並道歉,但被告只將報導從港台《蘋果日報》和《蘋果動新聞》上撤走,《壹周刊》上的報導更是在原告入稟法院之際仍可上網觀看,因此起訴書要求法庭頒發命令,禁制被告繼續散播誹謗性言論,並向原告作出精神及經濟損失的賠償,由於被告是故意誹謗企圖獲利,因此要求加重賠償金額,並作出懲罰性賠償,但起訴書未透露賠償金額應為多少。 《蘋果日報》和《壹週刊》並未對章子怡的控告做出任何公開評論,《大事件》記者聯繫上《蘋果日報》總編輯張劍虹,只得到 “No comment” 的回應,《大事件》記者也試圖聯繫《壹週刊》總編輯李志豪或該刊發言人,並未得到回音。 中新社記者致電此案的發言人,何敦、麥至理、鮑富律師行呂君博律師,他強調章子怡不可能捲入所謂 “ 傳聞 ” ,因為感到被誣陷,所以決定追究到底。《大事件》記者也致信何敦、麥至理、鮑富律師行,希望聯繫上此案的發言律師,但至截稿前未有回覆。 章子怡出席第 12 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時表示,無論什麼代價,她都要用法律手段去追究到底。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