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

All

Latest

每日人物 | 蒋方舟:我从不后悔讲出它

文章原标题为  蒋方舟:对于我所遭遇的骚扰,我从不后悔讲出它 每人作者 每日人物 2018年7月25日,知名媒体人章文被爆强奸并恐吓女生,随后,蒋方舟公开发声,讲述了自己被同一人骚扰的经历。...

【立此存照】知易行难!雷闯和章文曾说过……

雷闯: 这些无德校长,性侵学生的校长,迟早会被雷劈!// 雷闯:校长,开房找我,放过孩子。声援@叶海燕宝贝。   茶煮-文章(章文微博名): 在一个专制粗暴、撒谎成性的政权下,品质高洁之士很难生存和发展,而粗鄙之徒则会如蛆虫们疯狂繁殖。期望这样的国家能对人类文明贡献点积极因子,简直就是缘木求鱼。相反,它必将拉低人类文明的平均水平,遏制其向上势头、使其不停地下坠。  ...

美亚在港村 | 我有100个男朋友,我的大腿你也不能摸

文 /美亚 01章文的事儿我本不想写,最近负面消息太多,妇孺皆伤,身心俱疲。 况且,六度空间理论成立在我和章文之间,他研究生与我本科同校同院,且与我一个关系甚好的学长,曾有同窗之谊。 学长可以说五雷轰顶,在他眼里,章文是一个媒体人,一个公知,一个经常晒儿子玩乐照片的正常男人,又或者说,正常偏优秀的男人。 旧相识的印象与章文的公众形象相符:知名媒体人、时事评论员、曾在《南风窗》《瞭望东方周刊》、《中国新闻周刊》、《新世纪周刊》等媒体任职。...

东网 | 章文:今天不能像屈原那样“爱国”

端午节吃粽子,又想起屈原来。屈原素来被誉为“爱国诗人”,这个称谓放在那个家国一体的时代是对的,但放在现代则是有问题的。“国”是谁的以及怎样才算“爱国”,不同的体制下是有本质区别的。...

东网|章文:可惜了王毅那張俊面

很多人对于外交部长王毅的「发飙」感到诧异,因为这位浓眉大眼的「大帅哥」以前给人的印象一向是谦谦君子型,怎麽突然对加拿大女记者这样「恶狠狠」?...

东网|章文:主动作恶者拓展了黑暗范围

前两天,湖北省公安县计生工作人员上网维权却遭到各种冷嘲热讽,我看后也随手写了一条微评:如今世道,利出多孔,但凡正常人皆可靠一己之力谋一席之地,食一口饱饭。此境之下依然要选择作恶以谋生者,无权拿体制做挡箭牌,更无法避免被口诛笔伐的下场。当其被走狗一样烹时,更别奢望得到大众的同情。但我当然支持他们的维权,正如我支持罪大恶极者也应享受充分的辩护权一样。任何人,都应有捍卫自身权益的权利,此为不言自明之原则,与其供职于什么单位、以前干过什么坏事都没有关系。然而,其维权能否获得外界同情和声援则与其背景大有关系!

东网 | 章文:你看你看 都在“离岸”

巴拿马文件传出后,举世哗然。尽管高墙阻隔,尽管作为整体的中国人民不行,但还是有一小撮“还行的中国人民”翻墙过去看到了这一正在上演的大戏(不少中国政要牵涉其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我就不点这些人的名字了)。于是一句问候语开始流行了:你离岸了吗?这些政要的亲属“离岸”去巴拿马开设公司,目的无非是洗钱和避税。保证自己财产的安全并使其增值,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还不违反所在国的法律。但公众质疑的是,这些钱的来路是否正当、以及作为政治人物如此行事是否符合政治伦理。结果,卷入其中的冰岛总理在汹汹民意前第一时间溃败,宣布辞职;英国首相卡梅伦这几日在议会里接受严厉质询、很是狼狈。当然由于赵国的特殊国情,巴拿马风波好似没有发生一样,没有媒体报道,亦没有代表质问……说到“离岸”,不能不提到之前流行的“弃船说”:中国好比一艘大船,本来同船人应该同舟共济,但其中有些人悄悄为自己预备了快艇,好在沉船之前开溜。有条件准备快艇的不会是一般的水手,只能是水手的上级——大副甚至船长。前些年媒体报道的“裸官现象”就是“弃船说”的现实演绎版:老婆、孩子,还有大量不义之财都送到国外,自己一个人留在中国当官。其实不仅是处长、局长如此,部长以及政治局委员、乃至常委级别的都一样,或者可以这样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干部是跟大干部学样的,你大腐败我小腐败,你把妻儿送到哪里,我也把妻儿送到哪里。前国家领导的儿孙辈在海外生活的消息屡见境外报端:亿元豪宅住着,世界名校读着,“公子”“名媛”流转于各种上流社交场合,人生好不得意!退休后的官员打个飞的去和妻儿会合,在气候宜人、食品安全的他国颐养天年。今年2月境外媒体报道离退休干部为领取养老金挤爆中国驻加拿大多伦多总领事馆,结果导致现场异常混乱,被维持秩序的加国警察叫停。图文并茂的消息让国人惊呼:究竟有多少离退休干部生活在国外?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本无可厚非。然而令我不能释怀的是,这些老干部中可能就有人离退休前任职环境、食品和医药监管部门,由于他们的无所作为、玩忽职守甚至故意犯罪,中国的环境、食品和医药安全问题才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而他们却拍拍手、穿着休闲装“离岸”去山清水秀的异国享受天伦之乐了,这让那些喝过“毒奶”、打过“问题疫苗”的孩子的家长情何以堪?!我想起当年写文章批评过的一位部级高官来:李长江,时任质检总局局长的他在“三鹿毒奶”事件中去职,结果不到一年却转岗至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这在走邪路的西方国家里,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的事情,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却成为寻常之事。“为人民服务”挂在嘴边,实际上却是“官老爷高高在上”。人民日报前些天批评“很多人民风气不正”、找人办事时总喜欢来点“小贿赂”,由此被网友总结并演绎出诸多种“人民不行”来:经济不行,主要是人民不行;楼市低迷,主要是人民不行;疫苗出问题,主要是人民不行……最近巴拿马文件传出后,姐夫成为敏感词,也主要是因为人民不行。然而,人民如何才能行呢?且不说一般草民,就连人民中拥有话语权的“记者”也不行了。自从“党媒姓党”之后,一些地方官简直就像是拿到了“尚方宝剑”一般,对于敢于报道自家丑事的记者恨不得当“敌对势力”来对待,前几天湖南衡阳宣传部官员就向当地国安部门报告了三位“南方系”记者的信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之余感觉恐惧!美国前总统林肯曾有一句名言,大意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正是因为人民不行,所以政府、官员才行。美国人民有枪有选票,所以美国政府就不敢嚣张。可是在连买把菜刀都要实名、投票只能投一个候选人的国度,人民不行,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啊!年轻时常看各种历史书揭批当年西方列强怎样残酷殖民他国,特别是怎样将中国摧残成半封建半殖民国家,恨得牙龈都快咬出血了。这些年慢慢发现,其实“殖民”也分“对外殖民”和“对内殖民”两种,后一种指殖民的对像是本国人民,对同胞实施残酷的压制和盘剥。这种现象常常发生在共产主义国家,一切属于国家,为了国家,个人随时准备放弃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因此面对这样令人郁闷的国情,我对那些用脚投票、“离岸”去他国的人民,常怀理解之心。谁不向往自由、幸福的生活?!但对那些台上大弹“爱国”高调、台下却偷偷“离岸”的权贵们,很是愤慨和鄙视。这样的官员别说没有“官格”,就连一般的“人格”都严重缺乏。

民主中国 | 章文: “民主生活会”并非真民主

转发此新闻: 2016年1月21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福建省委常委班子民主生活会实录(2015年12月30日),其中有11条批评直指省委书记尤权。尤权在发言中自我检讨未能管好手下干部:在2015年里,福建省委原副书记、省长苏树林和原副省长徐钢因腐败问题落马。现在不是老调重弹「为人民服务」的时代,而是怎么还权于民的时代。这让我想起2014年12月26日的河北省委常委班子民主生活会,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亲自坐镇。时任省委书记周本顺在会上遭遇火力批评,甚是狼狈。半年后的2015年7月24日,周本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最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中纪委的说法有一条很醒目: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重大问题上发表违背中央精神的言论。后者也就是「妄议中央」。 由此看来,尤权仕途堪忧。当然,省部级高官的落马肯定不是贪腐那么简单(例如周本顺和苏树林就和前常委周永康有密切关系),也绝不是民主生活会上的「批评」所致。不过,之前一团和气、走过场的「民主生活会」摇身一变为羞辱和打压同僚尤其是一把手的舞台,确是新常态的一种。 两年前,四川日报有一则新闻颇有意思,「6月26日一大早,安县县委书记廖雪梅就要赶到市上开会。看着书记走出办公楼,门卫小张发现她今天有些『异样』 :没人帮她提包,大门口不见了专车等候。有感于这一幕,小张说『书记变化好大』」。 雪梅书记的此番「巨变」来自半个月前的专题民主生活会,在这场会上,有人对她提出批评:「有官气,有娇气,一天换三套衣服,走出办公室后,手机包包都是别人帮忙拿。」 也就是说,在这场专题民主生活会之前,这位女书记的打扮举止好似电视里的「富家阔太太」、「千金大小姐」,颐指气使,派头十足。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安县县委常委班子「民主生活会」基本就是走走过场而已。 对这次「专题民主生活会」,廖雪梅书记开始也没有太当回事,「以为是按套路走、按程序走,过关了事」。直到省委督导组下来检查,提出「更高标准,更严要求」,才让她感到:「不动真格,过不了关。」 类似的「民主生活会」在中国大小官场上演,从省委书记到县委书记,各级一把手和常委们都在体验着廖雪梅被当众「打脸」的难堪,都在进行着廖雪梅式的表态。 好像一切又回到60年前。 1941年,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0周年,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了《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其主要内容是加强组织纪律性、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领导干部必须参加党的组织生活,听取党员群众的批评、增强党性。 1956年召开的中共八大强调坚持党的集体领导原则,健全党的民主集中制,加强对党的组织和党员的监督,发展党内民主,反对个人崇拜。遗憾的是,八大召开后不久,反右派斗争、「大跃进」运动、「反右倾」斗争的开展改变了八大确立的正确路线,严重破坏了党内民主生活,助长了党内不敢坚持原则,不敢讲真话的不良风气,一言堂、家长制等现象在党内政治生活中得以滋长和蔓延。 最近30年来,由于政治体制改革未能与经济体制改革同步,致使权力、尤其是一把手的权力未能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关进笼子里」,一言堂、家长制依然存活于各级领导班子里。在一些地方,别说敢当面批评,就是客观评价,都有可能被一把手「穿小鞋」。所谓的「民主生活会」沦为过场,甚至升级为「颂歌会」,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现在中共新一届领导班子意图使「民主生活会」焕发活力,目前看来也的确有一些新气象,取得了一定效果。但这只是治标,根本之举还是应该从体制上动手,将权力为上级所授变为「权力为人民所赋」,「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让一把手无法做到「一言堂」。 在2010年在中央党校秋季开班典礼上,时任国家副主席兼中央党校校长的习近平讲将马克思主义权力观用两句话进行了概括: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 「权为民所赋」,讲的是权力来源问题。这是对胡锦涛2003年上任中共总书记时所讲的「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重要补充,因为如果不说明、不解决权力的来源问题,那么我们将继续看到这样一个怪现象:「为人民服务」的官员实质上在「奴役人民」。 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建立伊始,权力的来源问题就非常清楚。 1954年的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也就是说,是人民将手中的权力让渡并委托给共产党政府。 但要命的是,人民如何让渡权力,如何监督政府正确行使权力,在政府滥权时如何收回权力,这些都没有做制度性的设计与安排。因此在现实中,「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成了一句空话,挂在嘴边的一句漂亮话。 相反,官员们都清楚自己的权力是上级给予的,而上级很多时候就是党委书记一个人。这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情。既然人民监督不了权力的运行,而党内也不能建立分权制衡的机制,一个地区、部门的党委书记遂成事实上的「土皇帝」,人事安排权力操于其一人之手。于是买官卖官、权钱(色)交易,全都来了。 毫不夸张地说,经过这么多年的负面积累,官场道德已经沦丧殆尽,信誉基本破产。每一起腐败丑闻的爆发,都是对执政党形象的损坏和合法性的削弱。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即提出警告,「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 过去30年,执政党的合法性主要靠经济发展来维持,执政地位主要靠GDP来巩固。每年超8%的经济增长速度,做大了蛋糕,使每个人都从中获益,纵向相比,每个人的财富都有所增长。再多的社会矛盾也被这繁荣景象所遮蔽。 然而,把合法性建立在经济绩效上是危险的,因为靠经济发展换取人们的支持,实际是用经济手段来解决政治问题,并且还要面临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经济绩效要取得合法性效果,经济就必须持续发展,其成果也必须能够为大多数人公平分享。但经济有其自身规律,有起有落,有高峰有谷底,不可能总是高速发展;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一个公平的分配规则,经济发展的成果很难被全体公平分享。此境之下,经济越是发展,收入差距可能就越大,社会不公反而更严重。 假如因某种原因导致经济发展速度慢了甚至停滞了,过去在高速发展下被掩盖的社会不公、贫富差距等问题就会曝露出来,社会矛盾就会很快被激化。古今中外这方面的事例和教训太多了。所以,对执政党来说,其执政的合法性主要意义并不在于给人民带来正面利益时受到人民的支持和拥护,而在于当其不能给人民带来积极利益时人民还能够与之达成谅解。这就要求用程序正当来弥补和支撑执政党的合法性。 其实问题已经显现,而且形势严峻。 30年后的今天,受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外向型的中国经济遭受挫折,已经不可能维持昔日的高速发展。由于分配机制的不公平,社会贫富差距日益拉大,基尼系数已经逾越国际公认的0.4警戒线。社会矛盾丛生,群体事件接二连三。 此刻不仅是要想办法继续维持经济平稳发展,也就是做大蛋糕外,还要分好蛋糕,这对于执政党来说,任务异常艰钜。尤其是后一个问题,多年来的利益分配机制已经固化,既得利益集团抗拒任何对他们利益的调整,必然会阻止对蛋糕的公平划分。 民不患寡而患不均。中国的这句老话告诉我们,一国的经济发展慢一点不要紧,只要分配机制公平,社会矛盾就不会累积太多;但若经济发展不上去,同时分配机制又不公平,那么一定会怨气四溢,矛盾重重,执政者就会面临合法性危机。 今天的中国已经到了这个关口,必须要让人民来决定他们自己的命运,这样他们就不会怨天尤人。这正是民主的妙处所在。一项公共政策经过了公众的集体讨论与投票,即便有人在其中利益受损,他也不至于迁怒政府。一句大白话:也就是要让人吃亏在明处。在民主机制下,涉及公众利益的决策过程曝晒在阳光下,全程受到监督,谁也休想黑箱作业。 60多年前,1945年7月的某一天,民主党派领袖之一黄炎培在延安窑洞里对毛泽东说,我活了60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都没能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 毛泽东则很自信地回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之后60多年的发展证明,毛泽东当年的话基本被雨打风吹去。中共至今未能跳出黄炎培的「周期律」。今天习近平所说的「权为民所赋」,如果不在制度上做文章而只是停留在口号上,那么不过是对60多年前毛泽东所说的重复。 若真要保障「权为民所赋」,就必须明确以下几个问题:人民采取什么方式授权;所授之权如何行使,是否违背授权者的意愿,以及人民能否有效地约束行权者。若人民对执政党的授权没有法定的公正的程序,也不能监督和约束官僚群体,那么,官员在行使权力时就必然滥用权力,授权就会被虚置,最后出现权力所有者反被权力奴役的情况。 目前,由于没有建立一整套规范的受法律约束的授权和行权制度与机制,无论在人民授权和官员行权方面,都存在很多问题。在人民授权方面:选举过程不透明,选举程序不规范,选举结果不公正;在官员行权方面:权力高度集中,个人凌驾于集体之上,腐败现象严重等。 问题已经摆在那里,就看执政党愿不愿意正视,有没有勇气去解决它。习近平在就职典礼上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工作目标」。固然令不少人受到感染。但人民的美好生活,从来不是任何人可以恩赐的,而是他们自己创造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汪洋就曾说过,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 所以我要重申一遍:现在不是老调重弹「为人民服务」的时代,而是怎么还权于民的时代。在多年习惯了「为人民币服务」之后,再呼吁「为人民服务」已经苍白无力了,企图以此来唤醒官员的改革意识、约束自己的权力、减少自己的利益,更是缘木求鱼。执政党如想获得民众的支持,继续维持其执政合法性和执政地位,就非得还权于民不可,以制度保障宪法所规定的「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