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

纽约时报|笑蜀:看见台湾,看见大陆

全台首部航拍纪录片《看见台湾》在台北上映,很轰动。我拖了很久才去看,就为避开高峰。结果去的当天依然爆棚,只买到一张最差的票。又过了一段时间,台湾朋友请我看电影,还是《看见台湾》。第一次看的不爽,不妨再看一次吧,我就答应了。不想爆棚依然,只是位置好了点点,稍得安慰。 从影院出来,朋友边走边感慨:“哪个社会都有问题。这不,咱台湾也有很多问题。”...

阅读更多

笑蜀 | 王功权是我们的共同底线

“公民罪” 我跟王功权相识于2008年。我们相见恨晚。无非两个原因,一则因为我们都深爱自己的祖国,一则我们都有对于公民社会及和平转型的梦想。他尤其对我主张组织化维权的长文用心颇深,提了很多很珍贵的意见。因为我写了这篇文章,也因为他对这篇文章的公开推崇,去年9月11日,有关当局指令所有门户网站,将我俩的微博账号同时销号,以后的所有小号也全部销号,露头即灭。但是,从不放弃的王功权,不可能因此收手。教育平权,人权联署,他几乎无役不与。 但是,极其英勇、彻底而坚韧的王功权,却也是极其温和和理性的。就像漠视钱财一样,他也漠视个人的政治功利,不屑于任何勾心斗角、争名夺利的小政治。他是基于纯粹公益的角度来投身公民的大政治。他的最高个人理想不过是做合格的公民,而不是做当权者;做和平转型的推动者,而不是做取代者。所以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斗士,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成为英雄。他一直低调而谦卑地履行着他认定的自己对于祖国、对于同胞的责任,幻想着哪一天风清月明,他便可以从此退隐,跟三五知己田园放歌。 可他还是太天真了。他痛恨邪恶,对具体的人却始终深怀善意,从来不以任何具体的人为敌人。对任何具体的人,都愿意抱持人道主义与和平主义。他哪儿知道,人家却会把他当作莫大的敌人,仅仅因为他坚持的公民社会与和平转型。恢恢天网从年初就开始编织起来,一场围猎公盟、进而围猎整个公民运动的政治狂欢,最终把他也送上了高高的祭坛。9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北京市局二十多个警察涌进他在北京海淀剧院附近的住所。一切至此戛然而止。此前他跟我、跟千千万万同胞为许志永、为所有新公民运动的受难者并肩呼号,现在,轮到我、轮到我们,来为他奔走呼号了。 悲哀,真的是我们国家最大的悲哀。信守公民理念、坚持和平转型,居然会成为莫大的罪行。也就无怪乎当局不找任何别的借口,事实上他们也不可能从王功权身上找到任何问题可做借口——他们对王功权的拉网排查已经多少年多少遍了,他们知道没有任何把柄可抓,于是不惜直接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这个臭名昭著的口袋罪入手。其实信仰和平主义的王功权何尝扰乱过任何公共场所秩序,他犯下的真实罪行,最准确的名称应该叫做“公民罪”,即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公民即为罪,争取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即为罪。 这即是说,刑拘王功权是当下中国时局的一个重大信号。去年11月我在西北政法大学曾经有个演讲,标题就叫做《公民社会是底线,底线就是生命线》,而现在的态势很明显,不仅在舆论上掀起反宪政逆流,而且干脆动用专政手段,即不受法律约束的暴力,来直接打压公民社会。似乎公民社会已属于所谓“敌对势力”。争取公民权利即为羞辱公权力,推动和平转型即为威胁权贵集团,都必须无情打击,必须对之“亮剑”,绝不给任何空间。而如果宪政呼声和公民社会追求确实都被扼杀,难道不意味着公开的法西斯化么?中华民族还有任何机会走向现代文明么?难道不是要中华民族永远停留于野蛮阶段么?难道不是对每个中国人的羞辱么? 就这个意义来说,王功权的命运,已经远远超出他的个人命运范畴,而是所有中国人共同的命运,关心王功权,就是关心我们自己。这是我们共同的底线,我们退无可退! 相关日志 2013/09/19 — 环球时报:不应动辄怀疑警方办案的动机(俺就从来不怀疑环球发文的动机!赤裸裸的宇宙真理在握,你来咬我呀的样子嘛!) 2013/09/19 — 鲍彤:抓王功权、许志永、薛蛮子 一言国之梦 2013/09/19 — 左志坚:花总、欧阳坤和朝阳警方那点事(花总事件必读,骗子警察国新办勾结在一起,黑幕重重啊) 2013/09/18 — 新闻二则 2013/09/18 — 笑蜀:打击公民行动,就是打击和平转型 2013/09/18 — 萧瀚:伪司法与真审判 2013/09/18 — 萧瀚:王功权被拘和中国的政商关系 2013/09/18 — “花总”避难记 2013/09/18 — 花总旧文:关于“鉴表” 2013/09/18 — 梁京:刑拘王功权是迫害反对派的重要升级

阅读更多

BBC|笑蜀:王功权被北京警方正式刑拘

北京警方向王功权发出的拘留通知书。 中国知名投资人王功权被北京警方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正式刑拘。 媒体人笑蜀对BBC中文网说,周五(13日)中午十一点半,北京市公安局二十多个警察突然闯进王功权先生的住所,抄家两个小时之后,将他带走。 晚上8点17分,警方宣布刑拘王功权先生,向他家人送达了刑拘通知书,涉嫌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王功权与中国知名法学学者、北京邮电大学法学院教师、公盟创始人之一的许志永均为原公盟法律研究中心成员,该中心于2009年被北京当局以偷税漏税为由查封。 7月16日,许志永被北京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外界普遍认为这与他致力于推动官员财产公示,并声援因此而遭警方拘留的公民有关。 8月22日,薄熙来案在山东济南中院开庭当天,许志永被北京检察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正式批捕。 王功权与笑蜀曾在7月份联署声援被抓捕的许志永。这份联署名为《许志永事件之公民社会呼吁书》,目前已有近3000人联署。其他联署人还包括经济学家茅于轼与《南方人物周刊》主笔何三畏等。 《呼吁书》要求当局尽快释放许志永和其他因参与“新公民运动”而被拘禁的人员。 笑蜀认为,对王功权的指控非常荒诞,并说王功权先生不可能扰乱任何公共场所秩序。 笑蜀在他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王功权先生是新公民运动的坚定支持者,但他支持新公民运动的全部初衷,无非是通过和平、合法之途,来争取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通过争取公民权利的进程带动公民社会的成长,最终推动中国的和平转型,让我们的社会更多人性,更多自由与公义,更多爱与温暖。 声明呼吁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王功权先生,不要激怒社会,不要再制造仇恨与暴戾。 (撰稿/责编:尚清)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亚洲周刊|笑蜀:用国家形象包装网络文字狱,越包装越脏

用所謂國家形象包裝網絡文字獄,玩法律於股掌,充分說明法律機會主義猖獗,缺乏對法律精神的信仰與敬畏,折射了以權造法、以權亂法,總而言之權大於法的狂妄、無知與無恥。本性越臟,越需要包裝,將網絡監督以「破壞國家形象」一網打盡,實質上是公然藏垢納污,將來必有報應

阅读更多

法广 | 香港传真: 香港大学再版《历史的先声》

《历史的先声》由历史学者笑蜀编撰,于一九九九年被汕头大学出社出版﹐二零零二年引进香港,由博思出版社推出。历史学者笑蜀近日在亚洲週刊撰文回顾称,他的书一九九九年在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后,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的丁关根在内部会议上﹐重点抨击了两个月前出版的《历史的先声》。随后全国查禁。出版方汕头大学出版社被停业整顿,出版社负责人被调出汕头大学。所有库存书被搜走化为纸浆;北京更出动公安,三进三出北京的万圣书园查抄此书。 笑蜀说,中共对付自己的历史文献用的完全是对敌斗争的招数,可见恐惧到什麽程度。但中共的恐惧是有道理的,这本书他们不仅无任何办法反驳,也无任何办法遏制其影响。铁腕查禁不仅没有用,反而成了该书最好的广告。「直到今天,这本书的引用率依然居高不下,几乎每天都被成千上万的写作人提到。中共只能迁怒于我,我后来的系列厄运,都与此相关」。 但是,笑蜀说,《历史的先声》今天重版也面对一个尴尬的现实,那就是:当下中国社会正在被急剧撕裂,正在急速地走向极端化。共识和信任不断流失,建立于共识和信任基础上的默契与合作越来越困难。不仅庙堂与江湖之间如此,江湖之间亦然,各种分化组合如七月天气,「变脸」之快常常让人惊诧莫名。而主要原因,显然是十年高压维稳,十年政治倒退,彻底封杀了一切可以通向变革的机会,彻底堵塞了一切可以推动转型的出口。过去十年是希望不断埋葬的十年,是信心和耐心不断耗损的十年,是特权利益不断膨胀不断固化、体制不断走向绝境、不断走向全民公敌的十年,是社会和人心不断沙漠化的十年。发展到今天,终于走到临界点。光明在前却似乎永远隔着无边的玻璃幕窗;忍无可忍却没有任何出路。这才是当下中国最大危机,也才是十年高压维稳和十年政治倒退最大的恶!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特约记者史英强发自香港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