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大经济体

【网络民议】吹牛也上税:联合国会费中国分摊比例上升

@行健的小屋_1:“中国经济总量大,但人均水平低,属于不折不扣的发展中国家。这是……评估中国支付能力的重要依据。”麻痹,在宣传论证执政成就、人民幸福生活时你们就说总量,咱们全世界第二!当你要他承担责任的时候他就给你说人均……既然你说天朝是发展中国家,那领 导人出去访问时怎么就像傻子一样满世界撒钱? @faceandbook:争夺话语权时说自己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要求别人承认自己老二的地位。缴费时说人均,要求别人认为自己排名垫底90后小弟,这事办的要滴水不漏。 宫本笑外:中国免除了那么多外债,中国在联合国每年的份子钱是1亿多美元,涨这么一点都这么小气,给非洲免了多少了,用钱买感情。别扯人均,既然扯那就国家财政发钱啊,人均啊。[哈哈]中国在联合国代表的是一个国家,就按照一个国家的经济来。

Read More

纽约时报|中国重工业意外大幅下滑

随着需求的减少,中国钢材价格在今年的头五周下降了12%,几乎相当于2014年全年的降幅。今年1月,中国橡胶、石油、铁矿石及其他工业材料的进口量也急剧下降。全球散货船包租市场一落千丈,已经跌至2008年底2009年初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最糟糕的水平之下。相关文章 油价下跌,对中国利弊几何? 中国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中国经济“新常态”改变投资格局 中国经济增速降至24年来最低 中国寄望居民消费应对“新常态” 中国房产市场降温构成经济新挑战 曼哈顿的船舶经纪人巴西勒·M·卡拉察斯(Basil M. Karatzas)说,“过去两个月有些像是直线下降,这反映了中国的情况。”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重工业的下滑程度,比几周前显示的情况或预期的情况都要糟糕。这种放缓似乎在其他领域也有较小程度的体现。但由于中国正在准备迎接从2月18日开始的长达一周的全国假日,以庆祝春节,因而数据有限,中国经济走软的总体情况并不明确。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首席中国经济师高路易(Louis Kuijs)说,“现在说我们正在走向灾难还为时过早,但这些数据不怎么令人高兴。”按照惯例,中国国家统计局不会全面公布1月份的各项经济数据。1月时春节即将到来,这种情况会对数据产生扭曲。因此,投资者、企业高管及其他人在3月中旬之前,只能看到有关工业生产、房地产投资、零售销售和其他关键指标的有限的部分数据。1月和2月的全部数据将于3月中旬发布。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上周发出了担忧的信号,出人意料地降低了银行必须作为储备而持有资产的比例,释放了1000亿美元(约60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为银行向企业和消费者发放贷款提供了空间。这是自2012年以来,央行首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中国海关总署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出口额略有下降,进口额大幅下降。进口额降幅巨大的部分原因在于,关键大宗商品进口量下降的同时,这些商品价格也显著降低了。国家统计局计划周二上午在北京公布通胀数据。去年7月以来,生产物价的下降也越来越快,其部分原因是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根据预期1月的生产物价同比将下降近4%。消费物价几乎已经停止上涨。有些出售消费品的企业抱怨,今年冬季销售情况不景气。青岛小型假发制造商青岛欧朗发制品有限公司的销售经理弗雷德·张说,“最近几个月,我们的业务已经放缓了,我认为这与中国经济的整体走软有关。”中国有许多可以阻止经济放缓的工具,不过都有潜在的副作用。银行系统仍然被中央政府严格控制,政府可能会命令银行进一步扩大贷款规模。然而,2009年以来,中国总信贷在经济产出中所占比例的增长速度,其实已经超过了除爱尔兰之外的所有经济体。一些旨在遏制房地产市场投机的限制政策已经取消,尽管这样有抬高房价的风险。房屋建设和汽车销售的放缓,给炼钢和铁矿石行业,以及能源领域带来了困难。1月,铁矿石进口总量同比下降9.3%,而汽油和柴油等精炼石油产品的进口总量也下降了37.6%。上个月,工业用大宗商品进口的某些放缓迹象或许反映出,去年秋天价格下跌时,许多中国企业都积累了高于平均水平的库存,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空间储存更多了。由于价格持续下降,它们过去采购的商品也可能会造成损失。大宗商品分析师、纽约Commodore研究与咨询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杰弗里·兰兹伯格(Jeffrey Landsberg)说,去年秋季,在铁矿石部门,“它们买下了每一批货,而且还能以越来越低的价格买进。”随着采购的步调放缓,包租船只的业务也几近停滞。大型货船每天的运营成本在8000到9000美元,再加上超过2万美元的利息以及其他成本,但现在的租金只有大约4000美元。在所有船型中,包租海岬型船每天所需的花费降得最快,自11月中旬以来降了75%。这种大型货船经常被用来给中国运货。“目前的情况非常糟糕,”香港大型航运公司华光海运控股有限公司(Wah Kwong Maritime Transport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蒂莫西·赫胥黎(Timothy Huxley)说。“散装货轮市场目前处在30年来的最低点。”翻译:许欣、陈柳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Read More

译者:关于中国成为世界第二的真相

在它的产量中,中国人得到了多少份额,中国人消费了多少。而这个问题正越来越严重。 中国是有一小群亿万富翁,但是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仍然非常贫困。通常一个中国人的年收入相当于 3,600 美元,这个水平排在全世界 126 个国家之后。(通常一个日本人年收入是 3 9 ,000美元;而一个美国人年收入是 4 6 ,4 00美元。) 是的,中国的老板们已经开始对工人最近提出的更高工资的要求做出了回应。但是中国人的工资和产能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以至于如果把工资水平提升到应有的水平,将可能会引发一场劳工骚乱的海啸。 从汽车到手机,中国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但是这不是因为普通的中国人可以轻易地拥有它们,而是因为在13亿人中,有几亿人终于存足够了钱,可以买了。 如果中国人的工资和购买力的增长速度继续低于中国生产产品和服务的增长速度,比起中国的企业利润和政府收入占全国比例的增长得更慢,那我们都会有麻烦。 把中国想象成一个巨大的,以每年 10% (今年要低一点)的速度增长的大生产机器。这台机器从周围的世界吞进越来越多的原材料和零部件——它现在是世界第一大铁矿石和铜的买家,接近世界第一的原油进口国——吐出堆积如山的产品,同时产生严峻的环境问题。 但是因为中国只消费自己生产的产品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它必须把这些产品卖给世界各地的消费者(欧洲、北美和日本)才能继续生产。通过把产品卖到世界各地, 中国赚到的钱又重新投资到工厂、道路、火车和发电厂来增加中国的产能,然后生产更多。另外一大部分钱被借给或者投资于世界的其它地区(以非常低的代价为美 国的赤字预算融资)。 但是这样的情况不能持续下去。中国的工人不允许,其它国家正在失去工作的人们也不允许。 简单的提高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或者更多的工人闹事不是答案。这个问题其实比想象的还要大。在全世界,我们正在见证生产和消费之间的差距在不断增大,而同时自然环境在持续恶化。因为 这台 中国机器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增长,它也正朝着崩溃飞速前进。 本文作者: Robert Reich 是前劳动部部长(克林顿时期),伯克利大学的教授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相关阅读: 纽约时报:中国超越日本 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纽约客:中国第二了,干嘛不高兴

Read More

南方都市报:为什么GDP超日受冷遇

今年二季度,中国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消息传出,国内更多的冷思考,很少有人欢欣鼓舞。       这是民族反省能力提高的标志,也体现出民族处于改革三十年的十字路口的彷徨,土地财政、收入分配等各种深度矛盾纠结在一起,消解了经济增长的幸福感。       近代以前,中国是日本之师,近代以后,日本是中国之师,日本的明治维新取得了成功,直到1980年代成为现代工业强国,而中国仍在这条道路上艰难行进。       就经济而言,中国资源配置与国企发展学的是新加坡,出口导向型经济学的是日本,我们学到了新加坡的国企至上,却没有学到新加坡的市场效率与法律框架;我们学了日本的出口导向,却照搬了日本的政府投资主导与创新能力薄弱。       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汇率,而是低效的政府投资。汇率风险不是最大风险,近期中国的汇率政策是明智的。在政策方面,以市场化的微调,维持人民币实际汇率的稳定,人民币绝对不会大涨大跌,而是极其温和的上涨。今年6月,人民币汇率再次与美元脱钩,与大多数人的预想不同,人民币汇率没有出现大幅上升,据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6、7月份连续两个月下跌。这也可以解释人民币汇率放开之后,中国为何还能接连出现双顺差。而此前的三到五月,人民币实际汇率连升3月。       由于欧美之间经济形势阴晴不定,货币比价时时动荡,由于中国国内提高劳动成本,以资源税、最低工资制等实现国内隐性通胀,人民币汇率没有大幅上升的空间。       中国走日本老路的前提是,政府主导的低效投资无度扩张,生产效率越来越低。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日本陷于高赤字与高投资的泥潭。低效率的投资降低生产率,直接导致债务与通胀预期双双上升。日本资产泡沫崩溃后,政府投资成为拉动经济的最大引擎。根据日本财务省的资料,2002年预算中,用于公共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支出比重达到17.7%。在地方财政支出结构中,公共投资的比重更高,达34.6%。二者合计,用于公共投资方面的支出将达到33万亿日元,占到全部财政支出的27.8%左右。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日本公共投资在固定资本形成中的作用也是最大的。       即便是较为清廉的日本政府,制度性漏洞导致大部分资金被浪费。1998年道路投资额约为15万亿日元,其中仅有40%形成固定资本,浪费掉的资金达到4~5万亿日元(《日本经济新闻》2000年9月17日)。日本的浪费与我国的浪费不同,日本处于工业化后期,政府投资边际效应递减,只能在三家村建白头鲸博物馆等形象工程,同时为了维持稳定,公共工程沦为项目层层分包的吃饭工程。而我国则是资源错配的结果,广泛铺开的政府形象工程,据称皖南某县为追上城市化的步伐,拔除特色的油菜花铺上大城市的绿色草皮,与此同时,绿化工程款远远高于教育经费。       我国处于工业化初期,公共投资效应尚未到达临界点,高速公路、高铁等基础设施必然带动生产率的增长。统计数据表明,从1978到2006年,中国经济的年均增长率高达9.78%,而固定资产投资的年均增长率也高达20.53%,储蓄率长期维持在30%-40%之间的高水平。但投资效率节节下降,张军的研究也表明,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内地的投资效率一直在改善(1989、1990年除外),到1992年达到了其历史最高水平,其后,中国内地的投资效率一直在恶化。       中国需要大规模投资,但投资效率的低下造成了集体浪费的财政狂欢,以及银行资产负债表与地方财政的恶化。如果中国的投资效率无法提升,未完成工业化而陷入高负债泥潭,情况会比日本更惨。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社会收入分配不均衡导致公众对总体财富增加不感兴趣。作为工资屡屡“被增加”的一族,眼看着总体财富增长的第一反应是,与我何干?收入倍增计划的背景是一些垄断企业的就业世袭制与终身雇佣制,阶层之间的裂痕导致公众失失去对社会的认同感。GDP超日受冷遇在情理之中。       作为一个经济总量大国,中国今后应该追求的是投资效率、财富的正确激励,使国民以经济增长为荣。全民冷对GDP超日,是放弃虚妄的狂傲的第一步。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