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

All

Latest

素颜格格:天池事件背后

长白山天池位于长白山,吉林省所属。昨天上午,这里发生了一件令人奇迹不愉快的事件。一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文明委副主任、原北京市委书记,敬爱的67同志,因为要到天池游玩,于是吉林当局下令封山,长达数小时之久。 特权的确令人恶心,但是令人高兴的是,正值旅游旺季的长白山当地,聚集了成千上万的民众。他们对特权封山的抵制并没有停留在嘴皮上,而是落实到实际行动中。上万人聚集在一起,包围了67同志一行车队。他们把车横在山道上,阻挡特权车队的进发。他们高呼“退票、退票”“反对特权!”等口号,令领导人们缩在车里未发一声。警察们来了,试图阻止更多人的靠近,但是激愤的人们冲过护栏,冲过警戒线,冲到车队的中间。更有人摘下车队的牌子,作为证据。 越来越多的人堵住车队,他们高喊“天池是谁的?”“打倒特权”“下车道歉”等口号,整齐划一,响彻云霄。警察们也越来越多,可是很多警车随即被掀翻。在人们雷动的“下车道歉”的口号声中,敬爱的67同志依然龟缩在车里,坐着他的文明举动。同时龟缩的还有吉林省省长王晓琳。后来警察出来和人们谈判,态度很好,答应给人们退票,答应马上开放天池。由此事态渐渐平息、党和国家领导人67同志也急忙带着他的成批的警卫、成群的美女招待、成行的黑压压的车队,狼狈下山。我想67同志会很郁闷的。 特权,再一次堂而皇之地在人们面前耀武扬威,然而已经被特权刺激的忍无可忍的人们这一次没有给特权任何机会。67同志也不愧为是文明委的副主任,很文明,没有调集他的暴力组织镇压人们,而是灰溜溜的下山了,糟蹋了那些精装打扮的美女,没派上用场。 那么,难道真的是67同志很文明吗?真的面对正义的人们他很老实吗?NO。一切只因为67同志此次来吉身负特殊使命,扮演蒋干来为老虎帮游说。众所周知,吉林一直是老虎帮的“人才发源地”“后院”,是仅次于京津沪广的“重地”。然而,天线把自己的大徒弟拍到吉林之后,这里就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整个吉林省内纷纷开始战队。而这两队的首领就是代表天线的小才子,以及代表老虎帮的王晓琳。 各位要有疑问了,按理说这个王晓琳曾有过辉煌的团派历史,曾与1985到1991历任共青团吉林的首脑,应该属于团派啊。NO。翻开王晓琳同志的历史就知道,王同志的发迹得益于和他同生于吉林德惠的一个“老乡叔叔”,这个人就是军队出身,曾任总政组织部部长、团中央第一书记、组织部副部长、国家人事部部长、福建省委书记,后来因癌症去世的宋德福。宋德福在1985年11月接替轮胎就任团中央第一书记,也正是这个时候,王晓琳同志的机会来了。1986年7月(公开是11月),王晓琳同志在宋德福的亲自批示下,由吉林省郭县副县长直接坐火箭坐到了共青团吉林省委副书记、党组副书记的职务,连升三级。 1991年,在宋德福的介绍下,王晓琳又结识了当时的吉林省委副书记兼延边州委书记的三德子,从而成为三德子的得力人马。后来宋德福死了,王晓琳就一直跟随三德子。在三德子的安排下,王晓琳历任四平副书记,通化书记。吉林绥化曾发生猖獗的卖官案,而通化的卖官案绝不亚于绥化,只是王晓琳在三德子的辟护下无人查处。后来,三德子为了保护自己的本土人马,把延边州的大位交给王晓琳,可见对其的信任。后来,王晓琳是步步高升,从吉林政法书记到长春市委书记再到吉林省省长,可谓官运亨通。这得益于他的两个贵人,宋德福与三德子。而这两个人则是老虎帮的得力马仔,那么王晓琳的站队就无容置疑了。 眼下老虎帮日薄西山,不仅仅是人才凋零的问题,最严重的是很多得力成员因为“上面失势”而面临着从新战队的问题。全国都有这种情况发生,而吉林则非常严重。很多地方官员已经改弦易辙,占到了小才子一边。这就急需“鼓舞士气”,于是刚刚被拿下北京市委书记的67同志就开始“发挥余热”,主动承担到吉林的“游说”工作。 67同志到了吉林,据说小才子只是礼节性的见了一面,说了句“好啊有”,再就没影了。而一切接待安排都是王晓琳打头阵。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行更遇打头风”,本来王晓琳同志要让最近很郁闷的67同志轻松一下心情,于是拍了大批接待美女,大批的随行车辆,大批的警卫,本来想清静一下,于是开始封山。万没想到,悲催啊,上万游客竟然要“打倒特权”,弄得王晓琳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没有招待好67特派员,却让刘特派员更加郁闷。此种情况下,刘特派员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长白山闹事,这一但形成“第二什邡”,那么刘特派员可真该退休了,弄不好就会让人借机打压,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郁闷不?天意呼? 最后,本姑娘敬告特权们,现在的中国,“刁民”四起,对强权的反对他们早已忍无可忍,所以,在这个时候,你们最好收敛点,别给你们的主子惹事,免得到时候“出身未捷身先死”,那就得不偿失了。要知道,你们还有很多房子没来得及住,还有很多钱没来得及花,还有很多女人没来得及宠幸,还有很多私生子没来得及孝顺你们。所以你们不能有事啊。更要知道,现在的中国已经出现了大批“你叫我得人没房住,我就叫你的房没人住”的“暴民”!这不都是拜你们所赐? 相关日志 2012/07/18 -- 曹林:“暂不对民众公开”别说得天经地义 2012/07/18 -- 颜昌海:延迟退休体现自利型官场本性 2012/07/17 -- 颜昌海:“有罪才有位”的中国官场 2012/07/17 -- 刘淇天池游封山 引万人抗议 齐呼退票 2012/07/16 -- 网传刘淇参观天池 引发封山骚乱 2012/07/15 -- 闾丘露薇:为官的代价 2012/07/14 -- 变态辣椒:猪之国 2012/07/09 -- 西方学者:中国官场逆向淘汰 中共领导人一代不如一代 2012/07/03 -- 国务院拟3年内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鱼翅(强拆时给你3天限时搬走…) 2012/06/24 -- 中国经营报:新能源审批部门大增 气象文物地震都来设关卡

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三十七)大风波始末(十一)

4日清晨,牵手又在木西地重新设置路障,阻挡军车,有人怒骂丘八,有人向军车扔砖头。木西地、北蜂窝、公主坟一带,很多黔首都出来了,不少人围着军车诉说。军人木然地坐在卡车裡头,毫无反应。10时半左右,有人点燃衣服,扔向一辆指挥车,随后更多黔首加入,数十辆军车被燃,28军军长命令部队全部撤离。中午12点,一架直升机直达28军上空,用高音喇叭宣布命令,命令28军火速前进。

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三十六)大风波始末(十)

这一天,广场上一片狼藉,打砸抢烧逐步升级,朝廷先期进入的小分队,大约百十辆各类军车几乎全军覆没,各类武器都到了黔首手中。广场不时出现运载武器的车辆,有的是满载一车的菜刀,有的是截成一段段的螺纹钢,还有成车的大砍刀以及少量的枪支。这些武器被分抢一空,整个黔首热血沸腾。

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三十二)大风波始末(六)

由于绝食的贡生越来越多,很多人都被送到医院抢救,而且这些画面都被第一时间电视转播,因而全国皆知。特别是京畿各单位领导纷纷认为这一次一定会变天,于是绝大多数单位召开职工大会,鼓励职工上街,很多领导干部带头上街。因而,15日一大早,在北高联的组织下,十几万贡生上街暴走。这时候他们已经不再排斥黔首,而是积极欢迎他们加入,因而暴走活动铺天盖地。长安街交通瘫痪,地铁前门站封闭,暴走口号直接针对李大鸟、杨六郎以及当时的教育部部长何东昌,口号激烈而且还具有侮辱性。电视台、《日人民报》以及各大媒体已经失控,在阳君的直接授意下,纷纷播出广场的及时情况,这对于暴走更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三十一)大风波始末(五)

这一天,在京的51所高校的贡生,全体上街,十几万人集会广场,发表五四宣言,声称第二天开始复课。他们的口号也不在激烈,广场上虽说上万捕快,但都各就其位,双方未发生任何冲突。集会在“友好”的氛围中结束。当日,阳君会见亚洲银行理事会的外宾时说,相信大风波会平息,大明不会发生动乱。《日人民报》当天也在头版发表了北京20万青年齐聚广场,欢庆五四的报道,还有很多年轻人在纪念碑前入团的照片,同时也发表了贡生的54宣言,并重点报道了贡生5号复课的消息。

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三十)大风波始末(四)

当得知贡生要举行盛大的427大行走,朝廷当夜既调动上万捕快在各个路边严阵以待。于是“北高联”一改往日激进的口号,告诉贡生要温和。在统一领导下,427清晨开始,10万贡生上街,他们打着“和平请愿,不是DONG乱”“民主万岁”“拥护CCP”“打倒官僚”等大标语,高喊口号沿途行走。这一行走吸引了无数的黔首,这一次贡生没有组织黔首的加入,只是他们都是跟在贡生队伍后面,和贡生泾渭分明。沿途捕快虽然严阵以待,但是并没有出面阻挠行走。因而大行走的秩序良好,最后和平落幕,双方没有发生任何冲突。 427大行走

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二十九)大风波始末(三)

早在前一天下午四点,内阁便以李大鸟的名义命令京畿政府耳东帮主,在第二天帮君追悼大会期间要戒严广场。可是耳东帮主正在骑墙,他不想得罪任何一方。于是消极怠工,直至凌晨3点才出动京畿捕快,可是到广场一看,贡生们早在0点的时候就陆续进场,人数太多,根本无法戒严。耳东帮主随即上报朝廷,在阳君的干预下,戒严不了了之。

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二十八)大风波始末(二)

4月19日凌晨1点,大明办公厅会议还在继续,主要是审议各省送上来的报告。从4月18日起,朝廷要求各省每天一份简报上报,不是和以往编在《参考清样》中上报,而是单独做一份报告。这些报告的主要内容就是当地贡生的动向,以及黔首的普遍意见。418各省简报大致报告了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表面看上去都很平静。但是各主要省市都提醒朝廷,民间准备将54运动70周年与纪念帮君的事情一起搞,这就很有目的性,而且目前可能都在积极准备。

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二十七)大风波始末(一)

上个世纪80年代,全球正处于冷战的最后阶段,共产国际各国的领导人都谋求变革。85年,苏共巴乔夫上台,推行以人道主义为核心的新思维运动,所谓新思维运动,就是巴乔夫鼓吹“国际政治新思维”,宣扬“人类的生存高于一切”、“全人类利益的高于一切”,说苏美两国“除了领悟共同生存这一伟大真谛以外,别无其他选择”,根本抹煞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依然存在严峻斗争的铁的事实,自己解除思想。西方敌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