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

All

Latest

美国之音 | 中国流传对联定义颜色革命:绿卡红颜

来源: 美国之音 军队高官徐才厚等落马后,中国军内腐败成为热点问题。 最近,一副对联如在中国大陆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广泛流传。上联是:满朝文武藏绿卡,下联是: 半壁江山养红颜,横批:颜色革命。这幅有关颜色革命的对联语言巧妙、对仗工整、针砭时弊,令读者拍案叫绝。 香港“占中”再度引发中国对颜色革命的讨论。随着香港警方开始对为时两个多月的香港“占中”运动采取清场行动,中国大陆官媒随后作出反应,称香港占中民众“完败”,颜色革命不可能在香港和中国大陆上演。 官媒喜大普奔 中新网发表笔名为“国平”的评论文章称,海外有一些人将其称为“雨伞革命”,并试图将其与“颜色革命”相提并论。在某些人的设想中,确实希望香港真的有一场“颜色革命”,借此将香港闹得天翻地覆,把局面闹得不可收拾,进而动摇“一国两制”,给中国政府出大难题。然而,那些“设想”只能是幻觉和臆想。国平在文章中分析,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通常经济发展长期停滞落后,人民生活极端困难,社会矛盾尖锐。而香港和中国大陆则不具备发生颜色革命的社会土壤和经济发展环境。 《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刊登署名文章,称香港依法清场是顺民意、得民心,现实出港版“颜色革命”没有出路,引入中国大陆更是幻想。文章指出,占中者误判形势,打错了算盘,香港和大陆的主流民意不是他们能够得势的适宜土壤。作者还批评说,“他们滥用民主自由的权利,寄希望于靠极端手段,达到极端目的,却最终闹不出个所以然”。 学者舌战群左 《环球时报》最近召开年会,其中一个议题就是:“颜色革命”离我们有多远?针对这一议题,王占阳舌战群左,引发广泛关注。 王占阳是中国研究邓小平理论的知名学者,其所在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简称中央社院),根据官网介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性质的政治学院,是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联合党校,是开展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部门。学院从1956年创建至今,已有五十多年历史,旨在巩固和发展中国的统一战线 。 王占阳是当天与会者中仅有的体制内、温和的自由派学者,其它与会者则是目前活跃在中国受到严格管控的官方媒体和互联网论坛上的军内鹰派以及主张反美反普世价值的毛左。 据海外媒体报道,环球时报年会当日先播放了一条短片,题目是《颜色革命离我们有多远?》,香港的雨伞运动,也被列入颜色革命案例。解放军少将、中国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彭光谦首先发言,他说,西方敌对势力在中国内部培养代言人,培养“第五纵队”,形成了一定的组织和社会基础……颜色革命在中国只是缺一个引爆点和时机。 他的观点受到其他左派学者的附和,他们认为,中国要警惕西方的干涉和渗透。外部操控政权变更的颜色革命是现实的威胁,要坚决反对和平演变。 王占阳当天的发言大意是,中国是超大型国家,外界的影响力是很小的,不要担心外边的所谓颜色革命。真要担心的,应该是周永康、徐才厚等腐败分子搞的让共产党从红党变成黑党的黑色革命。如果中国社会清明,政治民主,大家都富裕了,还怕什么颜色革命?对知识分子不要担心,秀才不会把这个国家影响到怎么样的,关键就是那些“带枪的腐败分子”最吓人。 带枪腐败 最近,谷俊山、徐才厚等军内腐败分子陆续落马,使社会舆论对军内腐败的关注程度和讨伐力度加大。王占阳在发言中将这批人称为“带枪的腐败分子”,当场引发激烈辩论。几位与会的军方将领认为,王占阳混淆概念、抹黑军队。解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原所长、海军少将杨毅指责王占阳“身为党校教授却不信(共产)党,社会主义学院不讲社会主义”。王占阳则回应称,“反腐败就是讲社会主义,不反腐败的话所有的社会主义都是假的。”更有一位解放军鹰派少将称:“对我们核心价值观进行诬蔑的人,已经到了我们的党校和社会主义学院的讲台上了,对这种现象决不能继续容忍!” 虽然这些军方将领对于军队腐败相当敏感,但中国军方著名鹰派人物罗援少将曾直言不讳地称,腐败问题是军队战斗力的第一杀手。 罗援说:“我觉得腐败问题是军队战斗力的第一杀手,如果把腐败问题惩治,加强军风军纪,恢复军队的光荣传统。那么,我们军队的战斗力会得到近一步的提升。就像习主席说的,能打仗、打胜仗,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澄清未被追打 解放军将领与学者不但在环球时报的论坛会议上罕见地就颜色革命激辩,一度传出王占阳在午餐桌被一位解放军鹰派将领追打。后来王占阳澄清说,他只是在午餐期间被围住论战。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在北京举办的《环球时报》年会上发言称,香港的雨伞运动被指摘为颜色革命没有根据,反而是周永康、徐才厚那些带枪的腐败分子最吓人。王的发言惹恼了同场讨论的三名解放军将军,现场引发激烈争论,甚至有传言称王占阳被一名将军追打。他后来澄清说,网上传其被一名将军追打是讹传,午餐时只是与一名学者发生观点之争。 王占阳的这一番话,虽然遭到毛左的围攻,但看看中国的现状,要想驳倒他却很难。 最近,一副对联在中国广泛流传。上联是:满朝文武藏绿卡,下联是: 半壁江山养红颜,横批:颜色革命。 这个在中国互联网上爆红的对联被认为反映出目前中国之怪现状。有学者分析说,“满朝文武藏绿卡”说的是,一些中国官员平日满嘴共产主义信仰、爱党爱国、反美反西化、意识形态的调门很高,但私下却将妻子儿女二奶情人转移到国外,自己在国内当裸官。一旦大船将倾,揣着绿卡或化名护照,随时开溜。 裸官现象堪忧 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杰人指出,中国目前的裸官问题让人堪忧。 陈杰人说:“现在不少官员被曝光说,他们的子女在国外就学、就业,或者居住,他们也有一些家产、钱财随之流出国外。这样的行为实际上可以从三个方面分析:从政治忠诚性分析,这些官员称为裸官,说明他对这个国家和国家的人民没有最基本的忠诚度,他随时打算走出去,甚至有叛国的可能性。我觉得对这种官员是不值得信任、重用的。第二个方面,对于这些官员来说,他们也有普通人的情感方面。他们用自己实际行动把自己的子女和财产送出国外,说明他们对这个国家缺乏信心,这也说明中国现在的问题比较严重。第三个方面,这些官员这么做是给整个国内的民众起了很坏的带头作用。因为官员在普通民众看来,是更懂得政策,更了解未来政治趋向,既然官员都可以这样做,为什么民众就不能做呢?他们有什么担心 ?民众会不会有更大的担忧呢?所以这三个方面来说这样的行为都不是好的现象。” 绿卡红颜成标配 前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妻子据称有新加坡绿卡,儿子在美国、法国有别墅。比他官还大的常委级官员周永康,儿子定居国外开公司,利用其父的影响做生意。周的亲家、妻妹也在北美,专门和中国做生意。震动整个中国官场的王立军,在生命受到威胁的关键时刻,首先想到的是往美国成都总领事馆跑,要求政治庇护。 “半璧江山养红颜”,说的是中共腐败官员道德堕落的私生活,官方用语也在与时俱进不断更新。刚开始,被查出的官员只是笼统地归为“生活腐化堕落”,后来薄熙来案改为“长期与多名女性发生与保持关系”。到周永康案,则更为具体,“长期与多人通奸”、涉嫌“权色交易和钱色交易”。“养红颜”已成为中国腐败官员的标配。最近落马的山西两个女官员,中纪委通报里也有“通奸”的罪状,说明红颜不分性别,男女贪官通吃。绿卡红颜,交映生辉,称颜色革命能够毁掉千里之堤,是不是要先查一查自身的蚁穴? 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最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现行体制的最大敌人,不是什么外部“敌对势力”,而是体制自身。党国的大小官员们,究竟有多少陷入了体制的“周永康陷阱”而无力自拔?是贪官破坏了体制,还是体制造就了贪官?法办周老虎的同时,尤须反思养成周老虎的官场生态。 关键字: 占中 腐败 绿卡 栏目: 时事见解 首页重点发表: 新鲜看点 热门话题追踪: 占领中环 争普选 作者: 东方

乔木 | 满朝文武藏绿卡 半璧江山养红颜

本文题目是最近很火的一副对联,横批是:颜色革命。起因是上周《环球时报》开年会,请了一干人马发言讨论。其中有一节的议题是:颜色革命离我们有多远?这一节讨论,坐在台上一字排开的几乎都是强硬的军内大佬,以及主张中国崛起、反美反普世价值的毛派人士。只有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的教授王占阳,算是唯一的温和自由派。就是这位坐在最边上不起眼的王占阳,引发了激烈的讨论,被媒体称为学者激战众将军,也有的称王占阳舌战群左。

奇闻录 | 一日段子荟萃 12-8

@wj_du:扎克伯格拍马屁的技术比贵党多数官员都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一本书,放对地方,抓住瞬间的机会,轻松写意地就把领导给赞了还能上头条,这背后要是没有高人指点,就是他已经预备党员了。 @zmt0516:有句话说的好,原来以为国家强大了,就没人能欺负我们了,现在才知道是国家强大了,就更没人能解救我们了......扎克伯格和库克都投诚了。 // @billsoong:高压锅表示不需要外部压力就能爆炸。 @akid_ :ALL Facebook users, big big Xi is watching you, from Zuckerberg s table. @周小郎X:都不让进中国还好意思去人公司。 @Vela1680:算Fb让共产党来审查,共产党也不会同意的,除非建立一个完全隔绝的中国网站——因为就算是没有反共内容,中国人自由和外国人交流,这已经是非常危险的事了!看到一百多个正常国家人民的生活,看到他们的选举,福利,环境,得了,反了吧!… 这点扎克伯格太naive了,和卤味谈笑风生还不够。尽管如此,扎克伯格的甜菊还是让我失望。我也从来不用fb,看来又避开了一个潜在的坑。 @yegle:在自己桌上放习近平的书还说要推荐给同事看,这跟吃翔biaji嘴还让围观群众也尝尝一样恶心人。 @XiaYeliang:我在国内批评,你们说我“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我在国外批评,你们说是为了口粮;只知道像猪一样专注于吃,并以为别人都和你们一样。你们还有一点人的特征吗? @haOFei:比尔-盖茨在博客上表示,2011年至2013年,中国消耗了66亿吨水泥,超过美国在整个二十世纪的消耗量。 @bimawen: 混球报找了个退役的刘上将,又叫嚣武力解放台湾。且不说两岸人民是否答应,看看你哪一项能够解放人家:靠专制独裁?新闻联播?日人民报?舆论导向?贪腐官员?制度自信?官员通奸?闭网锁国?养老双轨?官员特供?死囚器官?三个代表?七个不讲?中国梦? @[email protected]翁意在酒: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 @StarKnight:「本台消息,本台多名主持人涉嫌与人通奸,正在接受检方调查。本台记者刚刚收到的消息,今年七月被带走配合调查的本台记者,已于上周正式批捕……什么?主任叫我去一下?观众朋友们,请不要换台,马上回来。」 @irrenhaeusler:「自從周永康被拉下馬,我每次看央視新聞就會跟人吵架。」「你們爭執的是康師傅的清白?」「不,我們爭執的是女主播的清白。」 @laoyang945:凤凰周刊报道,被查办的周永康秘书余刚,与他人通奸罪可能指的是余与某民歌手非法同居。该T姓歌手以演唱主旋律歌曲、影视歌曲而闻名.....腾格尔? @wuzuolai:我的朋友叶匡政说,那不叫APEC蓝,而是叫极权蓝,是极权之手让北京天空变蓝的。我说,极权之手可以让天空变蓝,也可以让天空变黑,当然还可以让天空变红。这看极权者的需要而定,但天空长期是灰的,根本原因是极权者心是黑的造成的。 @huajack:撇了一眼新闻联播,美国的人权状况也太差了。 @wuzuolai:有人问中共领导人,为什么把中国的天空搞得这样污染,领导人回答:免得老有人夜观天象,说中共哪一年要倒台。 @MsveraChou: 因為母親在大陸突然中風住院,我才見識到了中國大陸的醫院和醫療從業人員的水準。我只能說住在台灣,擁有全民健保制度, 和高水準的醫療水平。台灣人真的是幸福的。母親今年過年的時候去成都玩,年後突然住進醫院,當時我剛好在德國參展,回來後問她的主治醫生,只是說是糖尿病,做了一堆檢查卻沒發現她已經中風,錯過了黃金的治療時間,總共花了十幾萬人民幣醫藥費,卻已經無法行走。如果她是在台灣中風,絕不會搞成這樣。台灣人在大陸沒有醫保,人命關天,卻把我們當凱子削。每項莫名其妙的檢查動轍一兩三千,居然一個禮拜才發現母親中風。每天打的針裡有天麻注射液,每針二百多人民幣。還有各種我台灣的醫生朋友看了都認為荒謬的藥。也不願開適航證明給我,讓我把母親接回台灣治療。住院三個月醫藥費總共約二十萬人民幣。這麼貴的醫療費用,一般的人沒有醫保的話,怎麼病得起?那些帳單我拿回來台灣給台灣的醫生朋友看,他們看了都很生氣。在台灣,醫院的帳單灌水,根本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發生的。出事的時候,大家都很亂,我只求能夠保住母親的性命,多少錢都願意付。 @vergilyeh:馬惠帝七年,朝綱不正,民心思變。竹塹人柯批施散符水,為人治病,得大學士五百餘人,分大小婉君,計八十萬之數。號曰「藍綠已死、白色當立;歲在甲午、天下大吉」天蓬將軍勝文乞師,帝允淑蕾、止兀樁腳輕騎六十萬,輜重無數。柯以大小婉君圍之,戰於帝都。皇民論柯盈連竭,勝文大敗,失馬遁走。 @bupt:毕业论文凑字数,这几天从博士那里学到好多方法。比如“1991年”可以写成“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 @sdelayang:在某著名英语学习网站上,Tibet是敏感词不被网站认可。 #中国好危险 @赵何娟:微信最让我反感,最不具互联网产品特征,而是继承了中国人自古骨子里一个劣根思维的,就是特权思维。动辄出现黑盒现象。以公众号推送为例,只有最早邀请内测的号才能推三次,其余就只能一次。凡是规则的制定不是基于平等原则的,凭什么说自己是互联网产品?这也是被尊为产品经理之神张小龙的最大败笔。 @Vela1680:看了一下支付宝的账单功能,一股恶俗、拜金的气氛恶心死了!最后弄完什么预测,查看其他好友那个按钮还叫“巴结”,巴结你妈逼啊?你巴结蛤蛤,我穷就要巴结有钱人?咱们平时开个玩笑,这还能真做在产品里,国人的价值观真的太低了! @xiaogongsi:天冷了在家里吃火锅是个不错选择,下面是吃火锅制作教程。请5个人:给第1个打电话:顺路买点菜来就差蔬菜了。给第2个打电话:顺路买点羊肉就差肉了。给第3个打电话:顺路买点冻豆腐各种丸子啥的就差这个了。给第4个打电话:就差酒了。给第5个打电话:就差点火锅底料了!然后挂电话烧锅水坐等水开。 @fecable:今早爬山,在一山崖下的石缝中,看到一本发黄的,脏兮兮的书,可能年代久远,封皮已经损坏,但隐约可见“九阴”二字。心中不禁狂喜,这绝迹江湖多年的《九阴真经》,终于让我发现了! 一把揣入怀中后,一路狂奔回去。终于到家了,怀着忐忑的心情翻看第一页———"九阳豆浆机,您最好的选择"。 @lqs4188980: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你正烦心于找工作的事,你的室友却跟你表白了。 @Scswga:如何啪啪女汉子的技能!你要是跟她说,我爱你,咱们滚个床单吧?肯定不行!应该这样说,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帮我解决下! 猜你喜欢 一日段子荟萃 11-25 周末段子荟萃 11-9 一日段子荟萃 11-18 周末段子荟萃 11-30 一日段子荟萃 11-19

独立鱼 | 那些在大陆禁止公映的电影!

中国是全世界禁片最多的国家,也是生产禁片最多的国家。独立鱼通过网络收集,整理了史上最全的大陆禁止公映的电影。 那么,大陆究竟都拍摄过哪些著名禁片呢? 1、《国产凌凌漆》(1994) 被禁原因:丑化中国人民警察形象。 2、《鬼子来了》(2000) 被禁原因:美化日本鬼子,未经批准参加戛纳电影节。这是独立鱼小编看过的国内一流的好片,狂推荐!姜文,牛逼! 3、《我是你爸爸》(2000)...

丁来峰 | 我就是那场大饥荒的死剩种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白痴》中写到一个死刑犯作如是想:“如果不死该有多好啊!我会把每一点时间精打细算,绝不浪费一分钟。”我也要珍惜在微信上每一次可以说话的机会,每一篇可以发布的文章。不见胜似永别。 今天看到新华网、人民网、社科院等官方网站在力推一篇文章,再也忍耐不住了。此文说,...

巴丢草 | 成交

@badiucao:他为了他,不惜在521这一天动用千万警卫封锁上海道路,他说:我要带你游豫园,赏外滩!他说:为博红颜一笑,赔上整座城池又何妨?如今有情人终成交,可他妈我们想知道价格! 美国之音...

流沙河 | 中国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

流沙河,中学课文《理想》等诗文的作者,上过中学的人都读过他的文章 各位朋友,我比在座各位朋友蠢长得多,我今年已经74岁了。我这个人谈不上什么“思想”;但是由于我的年龄比你们大,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事比如抗日战争你们没有经历过,这就是我跟大家不同的地方。今天来,我只跟大家讲两件事情。...

唯色 | 唐丹鸿~55周年:3·10图伯特抗暴纪念日(流亡藏人访谈特辑)

——纪念1959年3月图伯特民众拉萨起义反抗中国统治 转自  唐丹鸿博客 1959年3月 拉萨 一.3月9日-3月10日 原噶厦公务员丹巴索巴(已故) 1959 年 3 月 9 日,我的一个仆人去拉萨( 译注:拉萨人说拉萨是指大昭寺和小昭寺周围 )回来后说:“汉人要达赖喇嘛明天去军区,人们都非常担心,怕他去了就回不来。”当时,我想人们一定是在造谣,他们会乱说的,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3 月 10 日早晨,我看到很多民众向罗布林卡方向走去。我也往罗布林卡走。到罗布林卡时,已有很多人集聚在罗布林卡正门口了。门关着,民众们堵在门外。因我是噶厦公务员,让我进去了。我问里面的人出了什么事? 有人说:“汉人突然邀请达赖喇嘛去军区看戏,还不许我们这边带警卫,不许带武器!” 为何说“突然”呢?原因是:达赖喇嘛的日程一般要提前一个月安排,特别是安全方面,警卫 团长 应事先知道这一安排。然而汉人头一天才突然通知尊者的警卫团长。 一般来说,达赖喇嘛外出要带 20 多名警卫人员。可军区方面却说:“达赖喇嘛来军区,不需要警卫。如果非要带也只能带两三个,但不许带武器。达赖喇嘛的保安人员不许越过军区前的格桑桥……” 藏人对中国人邀请尊者看戏产生了极大疑虑。 人们说:“汉人这是谋划把尊者带去中国。今年中国要开人代会,可是在西藏已有藏人成立了武装游击组织 , 局势不稳定。中国人的计策是,让尊者去军区看表演,然后以临近全国人大会议、西藏不安全等为借口,直接把尊者带去中国。” 人们之所以对中国人邀请尊者看演出产生那么大的疑虑,是因为: 其一,藏人众所周知在康和安多,发生了高僧或地方头人等被汉人召集去开会或赴宴,却遭到了逮捕。其二,共产党诋毁我们的宗教信仰,我亲眼见过一份甘孜的报纸,刊登文章中说喇嘛是土匪,僧人是盗贼。 其三,早在 1950 年,中国人就放行达赖喇嘛的大哥达泽仁波切到拉萨,指示他劝说达赖喇嘛服从共产党。并告诉达泽仁布切,如果达赖喇嘛不听从共产党,可以除掉达赖喇嘛。 此外, 1958 曾有个中国人携带手榴弹到了布达拉宫,准备拉导火索时,被按倒在地上抓住了。抓住这名中国人的西藏卫兵后来流亡印度,去年在达兰萨拉去世了。 另外,达赖喇嘛参加格西考试,传召法会期间,在必经之路的一处叫“普布教”的地方,藏军发现了两个穿着大衣的中国士兵,大衣下面藏有枪,子弹已经上了膛。 冲赛康附近有一次乃穷护法神的法会,达赖喇嘛会在那里停留。警卫发现人群中有三个可疑的人一直往前挤,结果在这三人身上也发现了枪支。这些人被藏军逮捕关进了监狱,但中共方面与噶厦交涉,把这些人给领走了。 共产党想除掉达赖喇嘛,以及在很多地方抓捕头人高僧等动作,都是导致拉萨事件的原因 。 西藏流亡政府前噶伦居钦.图布丹(已故) 1959 年 3 月 9 号深夜,我在巴郎雪,就听人们说汉人邀达赖喇嘛去新军营司令部,这是很危险的,去了汉人军营就回不来了。 3 月 10 号早上,我早早地去了牲口市场。回来见大家都非常激动,我问:“怎么啦?”人们说:我们必须去罗布林卡,阻止尊者去汉人的军营。如果去了军营,尊者就会被汉人带到中国。大家讨论了一番后,都往罗布林卡去了。 到罗布林卡正门时,已有大约五、六千人围在外面。人们还在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朝罗布林卡聚集。我看到众人正在殴打堪琼帕巴拉。他挨打的原因是这样的:他本是僧官,那天他去罗布林卡却换成了俗装,骑着自行车,还戴着口罩。 到罗布林卡外的人群中时,见他那身装扮,人群骚动起来,说他是汉人的奸细,开始用石头棍棒打他。听有些人说他带着枪,但是他没有开枪。很快堪琼帕巴拉就被石头、木棒什么的给打死了。 帕巴拉被打死后,尸体脖子上绑了绳子,被拖着在林廓路上绕了一圈四处示众,最后尸体给扔在了沃多项卡,噶厦的警察局附近。在罗布林卡正门,民众情绪已经非常激昂。这时噶伦索康爬上罗布林卡正门顶,对大家讲话,劝说大家冷静,不要骚乱… 民众议论纷纷,认为不行,大家应该拿帐篷住在罗布林卡外面守着。我回去拿了帐篷回到罗布林卡时,大家讨论布置了怎样守卫罗布林卡,我被安排带领 192 人去守卫罗布林卡南门。 这 192 人全是先后逃亡到拉萨的德格人,由于我是德格王臣,所以由我承担带领这些德格人的职责。我们守在南门那儿,搭了七顶帐篷。挨着我们的是贡觉人,再下去是昌都人。罗布林卡西面,有安多的五个部落的人守在那边…… 从 3 月 10 号那天起,拉萨民众也在大昭寺一带聚集抗议,噶厦也在召开紧急会议,我们开始了守卫罗布林卡。罗布林卡成立了一个协调部,由三个贵族官员主要负责。 我每天都参加协调部的会议。三名负责人 是:达热、拉东色、夏格巴的兄弟,他们后来流亡到了印度和不丹。 二.

译言 | 《万古杂志》:中国式情人

姗姗脚上那双三千多块的鞋子是她情人给的,而她脚底坚硬的老茧则是她童年的遗赠。“我们小时候在老家村子里经常赤着脚玩儿”,她告诉我“KTV里的姑娘们,脚都是这样的。”...

萝卜网 | 午后狂睡:纪念东莞

中华人民共和国二零一四年二月九日,就是东莞突发大面积扫黄的那一天,我独在家打LOL,接到性感玉米电话,她问我道,“先生可曾为东莞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东莞人民很需要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写的文章,大概是因为往往带有敏感词之故罢,转发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每博都看的就有小秘书。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被抓者毫不相干,但在自由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心灵感应”,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数千名技师的泪水,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专家学者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东莞逝去的祭品,奉献于众人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精彩的金鱼缸,敢于正视各式的器具。这是怎样的劳动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微皱的床单和成团的卫生纸。在这短暂的欢愉和尽情的放松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CCTV播放已经两小时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数千名被扫的技师之中,Ruby是我经常光顾的技师。技师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技师,是为了中国男性更高质量的性生活做出奉献的人。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装甲战兔老爷请客,带着性感玉米、老刀舅舅和我前去Happy的时候。金鱼缸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是ISO服务过,点上事后烟之后了,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说:我就是Ruby。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精通众多姿势,在服务中全情投入的技师,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每次衣衫褪尽,平躺于床之后,她总是温柔的开始冰火,于是后来的回床率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数年后,往日的技师因为红颜已逝,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她虑及东莞桑拿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我在九日傍晚,才知道CCTV播放东莞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当地居然扫黄,被抓者至数千人,而 Ruby即在被捕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Ruby,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被挂上失足女性的牌子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被捕的视频。还有一段,是Sarasakura的。但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失足妇女”!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违法犯罪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Ruby,那时是正在服务中的。自然,服务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水床上被抓了,舔玉趾,漫游全身,刚准备180度吹箫的时候,只是没有直接带走。隔壁的战兔老爷想跑,挨了四棍,其一是电棍,立仆;同去的火狼又想去扶起他,也被击,棍从后入,直入菊花,也立仆。但他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他头部及胸部猛踹两脚,于是被抓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Ruby确是被抓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视频为证;沉勇而友爱的装甲战兔也被抓了,有他自己的视频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火狼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两男一女从容地转辗于当局所掀起的大规模扫黄行动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警察的欺负技师的伟绩,联防大队的惩创客人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单纯的服务。人类性爱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服务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还没做成。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当局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专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东莞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东莞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行动中互相救助,虽被捕不招的事实,则更足为东莞女子的勇毅,虽遭偷拍暗访,历经多次扫黄,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被捕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为更高质量的性生活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东莞! 来源:http://c.blog.sina.com.cn/profile.php?blogid=4abc2d1f89000xu9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CCAV果然给东莞打广告了,Oh Yeah! 东莞二三事 不用猜了,这就是东莞SN现场 东莞卖酒哥的生意经 北京,最后的纪念 无觅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