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

东方历史评论|徐贲:沉默和失忆的国民是怎样教育成的

“沉默代替了真实,沉默就是谎言”,那么沉默的是谁呢?仅仅是报纸、书籍、教科书、官方历史书?还是整个社会都参与了这一沉默?美国政治学家弥尔(J. S. Mill)曾说过:人们“获得国家历史,并因此结成记忆的族群,其实都是与过去的一些事件联系在一起的”。 [ii] 人民“获得”的“国家历史”是那些记录下来,或者说被权力允许记录下来的“事件”,而那些没有被记录或不被允许记录下来的事件,就此被武断地从国家历史中剔除,也从族群记忆中排除出去了。因此,对历史真实保持沉默,虽然是从改写历史开始,但最终却表现为族群的集体忘却。每个沉默的个人,每个在族群中按权力意志来记忆或忘却的人,都参与在以沉默代替真实,以沉默维持谎言的共谋之中。

阅读更多

知道主义|那些图样图森破的纳粹党员

党员的耻辱:没有任何一个政党会公开鼓吹那些邪恶的主张,并且将其写入党章,即使翻开纳粹党的党章,你也可以很容易看到诸如廉洁、勤劳、爱国、忠诚、公正这些美德,只有将自己打造成民众心目中美德的化身,才有可能获得拥护和支持。

每个政党都对此心知肚明,因此哪怕在开始时装也要装出美德至善的样子来,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天真善良之辈才会被其吸引,加入其中,而他们的加入又进一步增强了这一政党的吸引力。

阅读更多

六根 | 叶匡政:希特勒究竟在想什么

突然想起希特勒。二战过去已60多年,人们多已淡忘了希特勒在集中营和战场上制造的人间悲剧,甚至有学者对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数字、是否有毒气室和焚尸炉都提出了质疑。今天,人们谈起希特勒,多把他看成一个古怪、病态的传奇人物,或描述他操纵民众的本领,或关注他的表演能力,或窥探他的癔病或隐睾。 总之,人们对希特勒的逸闻趣事,显然要超过对希特勒之恶的关注。...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