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政策

All

Latest

政见 | 一张图读懂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如何避免陷入动荡

近几个月,中国经济前景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忧虑。 2015年8月汇率政策意外调整,引发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不断下跌的预期;而股市在经历了上半年疯狂上涨后,也一路下跌,甚至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种种政策的改弦更张更是放大了市场的不确定性,熔断机制推行不久就迅速叫停,是一个代表性的例子。...

德国之声 | 德语媒体:“一带一路”面临失败?

在中国经济发展降温的大背景下,《商报》周二发表特约评论称,中国雄心勃勃的新丝绸之路项目有失败的危险;而《新苏黎世报》则关注了中国大型国有银行当前所面临的问题。“在习近平每次出国进行国事访问时,他总会宣传其’一带一路’的想法。北京想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基础设施网络,以加强中国在欧亚大陆的经济、政治影响”,《商报》9月15日的一篇特约评论在开头这样写道。作者随后写道,然而中国出于政治原因而做赔钱买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中国原本想要在欧亚经济圈投资高达9000亿美元,”然而现在需要这笔钱来稳定跛脚的经济和紧张的金融市场,中国外汇储备在8月份大幅回落。”“金融困难让很多基础设施项目被束之高阁。……此外,’一带一路’体现出经济政策上的一种倒退:北京没有更加着眼内需,而将赌注放在像巴基斯坦这些不稳定地区的新出口市场,中国国企过剩的产能被出口到国外。克服中国发展模式的结构危机以这种方式’绑架’了(中国)领导层。’一带一路’目前成了投机泡沫。”文章提到,”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建立20个特别经济区。例如,在毗邻哈萨克斯坦的霍尔果斯市建立购物中心,然而在工程竣工两年后,毫无顾客的踪影。“同时,新丝绸之路倡议也缺乏合作伙伴。……习近平想要推动一个’命运共同体’,然而他没能成功传达这个讯息,这个倡议对其他国家有什么吸引力。习近平许诺下了双赢的局面,然而最大的获益者显然是中国。因为北京是建筑师、出资人和建筑工三合一。而北京在外交上越来越强势的表现,也助长了对’一带一路’的不信任感。”“此外,习近平的宏伟计划也可能因为时间点不佳而失败:鉴于乌克兰危机,目前一个中、俄、欧合作项目的前景非常不妙。此外,’伊斯兰国’也在例如中亚这些对于’一带一路’的成功具有核心意义的地区扩张其势力。”大型国有银行的”枯槁岁月”《新苏黎世报》周二经济版发表题为”中国大银行的枯槁岁月”的文章,其中写道:”伴随着中国经济景气逐渐走弱,中国大型国有银行也开始上气不接下气”。“中国大型国有银行正面临这个隐性嫌疑:仍被危险的遗留问题所纠缠–在金融危机过后的经济繁荣岁月过量发放贷款。虽然距离真正雪崩一般的亏损这样的恐怖场景还很遥远,然而金融机构领头羊们在目前的景气下滑中,已经开始面临越来越棘手的挑战。这可能严重影响其收益能力。”“在上半财年,直接由中央政府控制的四大银行利润增加1%,已经是最好成绩了。在第二季度,这些银行实际上就是原地踏步。”文章写道,尽管采取了大量货币和国家财政刺激措施,然而中国的景气趋势仍呈现下行,银行业也必须开始适应利润微薄的日子。文章也提到了”暗藏的信用风险”–所有大型银行的信贷亏缺在应收帐款总额中所占的比例都明显增加。其中工行、建行和中行的信贷亏缺比例从多年来的低于1%上升至1.4%,而农行更是达到了1.8%。这些大型国有银行的”风险覆盖面也在减少”。”在过去几年里,中国的银行主动大幅提升信贷拨备(风险准备金),并强制核销不良贷款。”中国大型银行已经降低了拨备覆盖率。文章表示,”如果仍维持以前的拨备覆盖率水平,据专家们计算,这些银行在上半年的利润就已经缩水了30%。这样酸涩的损失自然会被当作震惊市场的消息。”而如果未来对拨备覆盖率提出更严格的要求,那么这些银行的利润趋势可能将继续大幅下行。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温克坚:不幸的远见

6年多过去了,回望其中波折起伏的经济政策,真是让人感慨和失望。很不幸,我当年居然有这个“远见”。 警惕XX新政   2004 年 1 月 14 日   XX 上台以来,以种种亲民姿态作秀,舆论称之为 “XX 新政 ” ,在对胡温这种开明姿态保持谨慎欢迎的同时,我们有理由怀疑胡温对市场经济的了解和对市场经济取向的诚意,同时对一些明显有向计划经济回归的政策保持担忧和警惕。   这些政策包括:    其一是国资委的动作,市场经济要求的国资委使命应该是使这些所谓中央企业尽快向合格的市场主体过渡,逐步成为产权明晰管理规范的现代企业,对策无非是破 除垄断,引入民间资本,通过竞争和统一的国民待遇使这些中央企业绝地重生。可是,我们看到的国资委所谓的改革只停留在经营绩效考核,年薪制等等非常边缘的 层面上,更多的姿态是要做大做强中央企业,通过联合重组跟世界 500 强抗衡,要主导经济发展等等。这完全是倒行逆施。      其二是所谓 的振兴东北,据了解,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第一批 100 个项目,日前正式启动。国家这次启动的 100 个工业项目,总投资 610 亿元。黑龙江和吉林各占 20 多项,辽宁获准建设的项目达 52 项。不管这些项目的甑选如何 “ 规范,科学 ” ,妄图通过这种计划来振兴东北,门都没有。事实上,这种做法已经不新鲜, 80 年 代和 90 年代的东北改革,也曾经投入数以千记的资金和数以百记的外汇。而用吴敬琏先生的话说, “ 连响声都没有 ”      其三是最近 450 亿美金注资行为。不去说这次操作的合法性,光从最近政府否决一系列关于放松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门槛的方案,却选择注资国有银行就可以清楚的表明决策者的 意图。只要手头还有一张可以挽救国有金融系统的牌,他们肯定会把它打出来的。而事实上,经验表明国有金融体系是个无底的黑洞,靠这么填是无法填平的。没有 民间资本进入培育出充满生机的万木,光靠几棵硕大的病树,那永远不是春天。      类似的政策还很多,比如最近的所谓土地垂直管理体制等,让我们拭目以待这些政策将走向何方。   且让我们慢点为新政鼓掌,因为新政毕竟不是靠跟老百姓握个手,在矿井下吃顿水饺就能带来的。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