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萧条

All

Latest

三里河 | 央媽不是一定要保7

作者:一姐  源自:三裏河 從10月26日人民幣匯率的走勢看,央行的喊話再次起了作用。 在當天人民幣接連下跌,再創2017年1月以來新低:離岸跌破6.97,在岸跌破6.96的時候,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喊話警告空頭:幾年前我們都交過手,應該都記憶猶新,並表態:中國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之後人民幣止住跌勢,雙雙反彈,在收盤時收復了當天所有失地。...

孙立平:当前中国最急迫的三个问题

当前最现实、最眼前、最急迫的是什么? 从最虚的层面来说,就是三方面:第一个是国家的方向感,第二个是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第三个是老百姓的希望感。 一、这可能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 最让人困惑的一个时期 今天,我们是带着一种焦灼和困惑的心情来讨论中国改革和未来走向问题的。 最近我一直在说,这几年可能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最让人困惑的一段时间,而且这个困惑好像跟原来有点不一样。...

新浪财经 | 传中国计划从僵尸企业裁减500至600万名员工

据路透社报道,两位消息人士称,中国政府计划在未来两三年内从“僵尸企业”中裁减500-600万名员工。以限制工业产能过剩和环境污染。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产能过剩行业裁员人数将达到500万人,将是将近20年来中国政府最大规模的裁员行动。另一位与政府领导层有联系的消息人士则称裁员人数在600万。...

长乐未央:从校园招聘看 有大萧条前奏的预感

今天遇到的三个事情,记成小品文。虽不严肃,但和掌握的互联网行业信息吻合。总体还是抛砖引玉,引出大家的数据和分析。 1#今年就业形势较往年不好,我司(信息制造业)招聘,我看过好几位小学霸(例如211/985硕士发表6篇SCI、全国机器人大奖)简历,都没能最终进入入职审批。审批是根据综合面试成绩排的,这些同学综合面也不错,一般都是A-或B+。因为BAT们招聘冻结或萎缩,我们生源质量明显提高(应该说是回归正常吧,互联网以往是“太不正常”)。...

译者:保罗·克鲁格曼:第三次萧条

人类经济史上有两个时代在当时被形容为“萧条”:伴随1873年大恐慌(Panic)通货紧缩及经济动荡年代;伴随1929-33年金融危机的高失业率年代。 无论19世纪的长萧条(Long Depression),还是20世纪的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都没有造成经济的连续下降——反而,都包含经济的增长的周期。但这些增长都不足以弥补危机爆发时的经济暴跌,并且增长不稳定,伴随着反复。 我担心,我们现在正处于第三次萧条的早期。这可能更像是长萧条,而非更为严重的大萧条。但对世界经济,尤其是数百万因缺少工作机会而受害的人而言,代价将无法估量。 第三次萧条首先是政策失误造成的。环顾全球——上周末让人深感沮丧的G20峰会——各国政府都着迷于控制通货膨胀,而真正的威胁则是通货紧缩;宣扬政府需要减少开支,而真正的问题是开支不足。 2008和2009年,看起来似乎吸取了历史教训。不像先前的领导人在面对金融危机时提高利率,现在美联储和欧洲中央银行领导人采取降低利率,以支持信贷市场;政府也不像以前之政府在面对经济衰退时,试图平衡财政预算,现今的政府则允许赤字增大。良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避免了世界经济全面坍塌:去年夏天,金融危机导致的经济衰退也许业已结束。 但以后的历史学家将告诉我们,这并不意味着第三次萧条已结束,正如1933年开始的经济回升并非大萧条的终结一样。毕竟,失业率——尤其是长期失业率——仍处于不久前还认为的灾难性水平,并且没有迹象表明将很快下降。美国和欧洲正在向日本式的通货紧缩陷阱迈进。 面对如此惨淡之景象,你或许期望政策制定者意识到他们没有做足够的事情促进经济复苏。但并非如此,过去几个月,令人震惊的出现了重返硬通货及预算平衡的传统经济学(orthodoxy)的趋势。 就言辞而言,传统学说在欧洲的复兴最为明显,欧洲各国政府似乎已将从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讲话中得到的观点,进一步发展乃至宣称增税和减少开支可事实上通过提高工商业信心来发展经济。然而,作为一项实际问题,美国并没有做的更过。美联储似乎已意识到通货紧缩的危险,但它采取了什么措施来应对呢?没有。奥巴马政府明白提前结束扩张财政政策的危险,但由于国会中的共和党和保守民主党不会批准向州政府提供额外的援助,无论如何,要开始执行紧缩的财政政策了——以减少州和地方政府财政预算的方式。 这些错误是如何转化为政策的呢?强硬派常引用希腊或欧洲边缘国家的问题为其行为辩解。诚然,债券投资者以棘手的财政赤字向政府施压。但没有证据显示在面对经济衰退时,短期的财政紧缩能使投资者安心。与此相反:希腊同意实施严厉的财政紧缩政策,结果却发现风险更快的传播;爱尔兰大刀阔斧的裁剪公共开支,结果却被市场认为比西班牙风险更大,而西班牙最不愿意执行强硬派所开出的政策药方。 仿佛金融市场理解的东西,而政策制定者却不明白:长期财政政策职业固然重要,但在经济不景气时缩减开支,将加深经济衰退,并为经济萧条铺路,事实上将弄巧成拙。 因而我不认为这和希腊有关,或是财政赤字和就业率两难的折中的现实考量。反而,这是未作任何理性分析的传统学派的胜利,他们的主要原则是在困难时期,向他们施加痛苦是证明你领导能力的方式。 另外,谁将为正统学说的胜利付出代价?答案是,数千万失业者,他们中的许多人将不得不失业多年,一些人将永远无法重返劳动力市场。 添加新评论 相关文章:    G20与会领导出现分歧 美警告欧洲或再遭经济危机    身后的号角声    我失去的兄弟    快钱时代,以及它带来的创伤    《纽约时报》:人民币升值与东亚一体化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