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媒体上课

王思想家 | 祖国没有生日,共和国64周年

祖国没有生日,共和国64周年        祖国是弹簧,想要多长就多长。想吹嘘悠久历史的时候,就说5000岁,源远流长。 想为当前困境辩护的时候,就 说祖国只有60多岁,经验不足。       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4周年。这是伟大的64周年,是沧桑的64周年,是一代人记忆中永不磨灭的64周年,是天安门广场鲜花开放的64周年。     有人说10月1日是祖国生日。说这话的,不是普通百姓,老百姓来说,这就是放假的一周,才不管是谁的生日。是某些媒体人,在他们的官样文章中,称这一天是“祖国生日”。          每年10月第一天,我都免费给媒体讲课。今天再讲一次,从 10·1国庆节说起。   1,“祖国生日”与记者的低劣素质     10·1 了,发点庆祝国庆的文章是少不了的。许多媒体的庆祝10·1评论员文章,居然常常出现 “在祖国的生日这天”,“ 祖国母亲生日快乐” 等 语句。      我常常是一边看,一边偷着乐:这帮什么什么 ,连“ 祖国没有生 日 ” 都不知道。     在中国,媒体是一个门槛非常低的行业。所以,记者编辑们的素质,也就很难让人恭维。他们的鹦鹉学舌、萧规曹随、溜须拍马……令人厌恶。     一些媒体人辩解说:不是我们能力差,实在是有人不允许我们发挥。这个辩解有一点点道理,但他们仍然不值得同情。因为在同样的大环境下,我们看到了《南方周末》,看到了《南方都市报》。感谢上帝。     媒体与领导媒体的那些人,究竟是谁把谁带到沟里去的?我认为是两者互相促进、肝胆相照。因为领导媒体的人,不可能在每个细节上都告诉媒体该怎么弄。而那些媒体在细节上暴露了他们的素质高低。   2,老张是“祖国他爹”?     其实非常简单:如果10·1是“祖国的生日”,那么,今年“祖国才60多岁”???那些媒体再白痴,总不至于白痴到连这么简单的小学算术题都不会吧?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那么说呢。唯一的解释是:那些媒体拿受众当白痴了。     那些呼喊祖国64岁生日的白痴,你们是否认为 60多年前的中国人没有祖国? 如果说今天是“祖国母亲64周年”,那么,我们那些超过64岁的长辈,他们是没有祖国的人,或者,他们是祖国他哥,祖国他姐,祖国他爹。我们隔壁老张今年快90了,他可能是“祖国他爹”。如果老张他妈还活着,那就只能是“祖国他奶奶”了。      “祖国”,自然是“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并且传给了后代的这块土地和种群、文化的集合体”的意思。 就像我们不能断定人类究竟是哪一天开始直立行走一样,我们无法确定祖国的起始日 。也就是说, 祖国没有生 日 。最多只能说:祖国今年大约几千岁。     3,“中国”是啥?共和国是啥?     “中国”一词,既是个全称,也是个简写。作为全称的时候,其意义接近于“祖国”,比如说“中国有 5000 年历史”;作为简称的时候,目前主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   简称。比如,当我们说“日本当年侵略中国”时,指的是侵略“中华民国”。中国人民抗日,指的也是“中华民国的人民抗日”。      “中国”作为上述两个特定简称的时候,才是有生日的 。 10 月 1 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生日, 10 月 10 日,是中华民国的生日。       所以,我的记者朋友们,以后写文章,你可以写“祖国万岁”,可以写“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生日”,但是,你再也别说“在祖国的生日这天”,“祖国母亲生日快乐”了,那样说会让人笑话的。             一些记者用“共和国”,属于歪打正着。他们其实未必知道“中国”、“祖国”、“共和国”的区别。 之所以用“共和国”,是受20年前苏/晓/康“三音节词汇”的影响,觉得好听而已。 可惜,他们继承了苏/晓/康“河/殇体”的外衣,没有找到“河/殇体”灵魂。         共和国是啥?就是全体国民做主、人民选举国家元首的体制。   4,毛泽东知道10·1不是祖国生日      有一首著名的歌,歌颂共产党的,名字叫《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起先的名称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 据说某学者听了以后,觉得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就去找伟大领袖说。伟大领袖把手下人叫来说了一番话,大意是:中国存在这么多年了,共产党才存在几年?赶快把歌词改了。     于是歌词就加了个“新”字。至于是聪明的手下人加的,还是毛泽东加的,那就说不清了。总之,从这件事情上,我认为毛泽东还是很有水平的。    5,中华民国是祖国?     微博上有些人说自己的祖国是中华民国。这个我不能同意。我认为那些人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虽说“中国”作为国名,正式出现于中华民国建国,但是,人们后来很自然把中国一词往前推了,夏商周都说成是中国历史。那么,这个“中国”其实还是几千年历史的。   6,哪个国能万岁?      说到国家,就不能不说“万岁”。咱中国人有山呼万岁的优秀传统。      人当然是不可能万岁的,傻子都知道。可是就有些傻子,整天希望被人喊万岁,或者自己作为奴才去喊别人万岁。那些整天被山呼万岁的秦始皇、雍正等暴君,当然早已经死去。而这块土地仍然存在,人民依旧繁衍生息。     朝代呢?说起朝代的“万岁”来,先说没有生日的“祖国”反倒是可以万岁的。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交由历史评说。目前我敢说的是,中华民国恐怕难以万岁。       说到台湾,再多说一句:“统一祖国”最好改为“两岸统一”。祖国这个概念,其实并无具体疆界,几千年来有多少个地方“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但是自不同的“古”有不同的“国”。所以,还是不要用模糊的概念。用“促进两岸统一”比较好。              我们有同一个伟大的祖国做基础,两岸统一是大有希望的。   7,给媒体的课后作业          这两天大家可以留心,看看哪个媒体又出来说“祖国生日”了。凡说了“祖国生日快乐”的,都是那些没有认真听我讲课的。该打。     明年也要注意看。那时如果说“祖国生日”的人少了,说明今天我这课没有白给他们上。      课后作业,写一篇 论文,题目是: 爱国是爱哪个国?         提示:A,爱祖国。               B,爱中华人民共和国。               C,爱中华民国。               D,爱满清。               E,爱明朝。               F,爱元朝。               ……………………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京华时报》,你无权批评农夫山泉

《京华时报》,你无权批评农夫山泉 ——山泉水背后的利益之争        一家媒体,没有权利批评一家生产企业?是的,没有写错。别的媒体可以批评农夫山泉,惟独《京华时报》不行。      农夫山泉到底采用的是行业标准还是企业标准,是浙江标准还是北京标准,根本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出于什么原因导致《京华时报》连篇累牍地报道??即便报道了半天,消费者也根本搞不清楚农夫山泉到底有什么问,只知道一家报纸在抨击农夫山泉。     《京华时报》声称其与农夫山泉之间是“企业与媒体之间的事”。果真如此吗?表面上看似乎是。在中国特殊体制下,媒体是禁止私人主办的,所以,众多媒体虽然自负盈亏,但在与企业一词并列时,确实可以将其看作另一概念。     而《京华时报》显然不是一个单纯的媒体:              看到了吧——【京华时报特供水,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单位。只做良心水!】零售价格:1、德溢源:22元/桶 2、八益泉:16元/桶3、八贝水:12元/桶 注:10桶水起订。 配送网络:京华时报在北京是唯一能全市配送的桶装水企业,在北京有100多家服务站……      本来不关心农夫山泉,也对农夫山泉在此次争端中的愚蠢应对感到不屑。现在看到《京华时报》诸多卑鄙,我倒想支持一把农夫山泉了。于是就有了以下几问:   1,《京华时报》是用媒体的身份谋取商业利益?     作为北京桶装水市场的竞争性企业之一,《京华时报》是否在北京桶装水市场有巨大商业利益?你能说自己是单纯的媒体吗?       2,《京华时报》与农夫山泉是否有商业利益冲突?     试想一下:假如农夫山泉乖乖接受“京华时报特供水”这家企业的盘剥,《京华时报》还会搞出一个什么“农夫山泉标准门”吗?     在与农夫山泉的对骂中,《京华时报》气急败坏,玷污了媒体的“中立”原则。承认吗?   3, 《京华时报》与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是什么关系?       《京华时报》知道借力,其发表文章称“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通知下架农夫山泉桶装水”。意思是说:你看,行业协会也不支持你。      此报道非常卑鄙。首先,“通知”一词,在中国百姓的概念中往往是上级发给下级、政府机构发给百姓。事实上,行业协会根本没有权力要求商场下架什么产品。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自己也承认,他们只是“建议”商场不要卖农夫山泉。我们再来追问:北京桶装水销售协会是哪几家企业组成的?“京华时报特供水”这家企业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这个协会是否涉嫌打击浙江企业?   4, 《人民日报》与 《京华时报》什么关系?     《人民日报》发文章挺 《京华时报》,这两家媒体是什么关系呢?     原来是母子关系。《京华时报》创刊于2001年,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2011年,为了便于北京市管理媒体监督,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将其变更为北京市主管主办。     由于人员交叉,现在是亲戚关系。   5,《京华时报》能代表北京来裁判外地企业吗?     《京华时报》某篇文章的标题是《北京欢迎负责任的企业》。看上去,这标题完全是废话,北京当然是欢迎负责任企业,河南也这样,非洲也这样。     那么,《京华时报》为什么要发表这种废话文章?一是为了暗示农夫山泉不合格。二是要狐假虎威,仿佛自己有权代表北京表态。     人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告诉《京华时报》:北京不欢迎不负责任的媒体。   6,如何防止媒体假装中立,实则谋取利益?     在当前中国食品状况极其恶劣的情况下,媒体要攻击一家食品企业是非常容易的。还表现出一副关心百姓健康的样子。     各地媒体怎么都喜欢搞纯净水企业?因为纯净水企业基本上全是民营企业,媒体敢欺负。       中国法律并没有禁止媒体投资实业,所以,《京华时报》投资桶装水行业并不违法。问题在于,当你投资该行业以后,就不要在该行业扮演“中立”角色了。在类似问题上,不仅要用职业道德约束媒体,立法部门还应用法律去约束媒体。可惜,中国法律这方面是缺位的,这给了《京华时报》可乘之机。           呼吁大家认清《京华时报》在此次“水战”中的商业角色。更要呼吁:尽快立法,禁止媒体对其所投资的实业领域的竞争对手进行批评报道。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是谁毁了中国电视和出版?

是谁毁了中国电视和出版?       中国人穷得只剩互联网了。     为什么中国人看电视、看报纸、看书越来越少?目前基本上只有老头老太太在看电视了,只有学生在看课本了。仅仅是因为网络、智能手机把年轻人吸引走了吗?那为什么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报纸、电视照样有人看?     中国电视和报纸没人看,有两个原因。一是网络吸引了大部分年轻人,二是:中国电视和报纸实在太难看了。     以电视为例。可以耐着性子打开一次电视机,看看上面都有一些什么吧——死板的新闻在那里粉饰太平,弱智的电视购物广告在那里嚎叫着“八星八钻”。更多的是电视剧:宣扬阴谋的宫廷剧,宣扬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内战剧,雷人的抗日剧,鸦片般的武侠剧……     是因为中国电视人蠢吗?当然不是。中国人其实还是很聪明的,总不能是中国人里面愚蠢的那部分都去搞电视了吧?     是中国的政府机构不管事吗?也不是。中国政府机构是世界上最勤奋的,他们什么事情都要管。看看广电总局吧,辛苦极了,一会“限娱乐”,一会“限广告”,最近又宣布要整治雷人的抗日剧了,《广电总局整治抗战雷剧过度娱乐化创作将停播》。     问题恰恰出在广电总局这里。     微博:广电总局禁播叫停谍战片,某编剧大发牢骚:“我们开始比较写实,参考真实历史背景,总局说我们美化国民党,变相贬低伟光正。后来我们写国民党贪污腐败玩女人,结果他们又说影射当今社会!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微博:广电总局假装不知道根子在哪儿。根子就在你们那儿。现在的编剧与导演,除了整这些雷人的还能整啥?我们搞历史的也是重灾区。古代史还差不多,但凡搞近现代史的,都往社会史那个方向比如饮食啦服饰啦拐了。其它方向政审难呗!还能搞什么?没嘛子可搞嘛!     电影也一样悲惨。如冯小刚所说:你他妈绞尽脑汁想出一句好的台词、一个好的创意,可是到了评审那关过不了,那种感受就像是被掐死了孩子。中国电影搞得红红火火,原因就是—这帮傻子太爱电影了!(网友:你他妈绞尽脑汁写了一条帖子,刚转了几下就被删了。那种心情就想掐死删帖子那货他爹!微博也搞得很红火,这帮傻子太爱微博了。     对于广电总局,很多年前我就有个定义:凡是人民群众喜欢的,一定是广电总局反对的。禁止黄金时间播放外国电视剧,禁播外国动画片,禁止转播国外电视台的新闻……对国内的禁播,那就更是多得不用举例了。把一帮编剧逼得没办法,只好去胡编乱造宫廷戏、二奶戏,去丑化中华民国士兵,丑化日本兵。这是电视人的理性选择,安全第一。     而广电总局还在那里做出一副负责任的样子,声称要整治。     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想把电视当作洗脑工具,还想单方面灌输忠君爱国。痴心妄想。广电总局,你什么智商呀?     广电总局毁了中国电视几十年,把观众都赶到互联网上去了,这可谓无心插柳柳成阴。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广电总局的一半。互联网应该给广电总局树碑立传。     同样道理,中国报纸没人看,要感谢新闻出版署。感谢其不遗余力地封杀中国报纸、杂志的活力,给互联网腾出了巨大的空间。现在,广电总局与新闻出版署合并为一个机构了。这是一个无法达到“负负得正”的合并,而是一如既往地与民为敌。     看到某些知识分子写文章批评中国人不爱读书,我总是很生气:你们这些酸秀才,你去书店转一转,除了那些世界名著,还有几本书值得看?99%的书都是垃圾,看得越多,人越蠢,不如不看。     总有人让我推荐几本书看,我的回答一律是:不如去看思想家的博客文章。     媒体的职能,一是娱乐,二是监督政府,中国的媒体做到了吗?书籍的职能,是传播知识,开启民智,中国的书籍,做到了吗?     可怜了那些媒体人和广告投放者。他们应该站起来对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大喉一声:放屁瞅别人,其实就是你放的!为了挽救中国媒体,尽早取缔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没有了纺织部、机械部、化工部、冶金部,中国的纺织产业、机械产业、化工产业、冶金产业就迅速发展起来了,同样,没有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的报纸、杂志、电视就能得到迅猛发展。    这些年,中国政府有钱了,也想到美国去展示一下文化产业。我们知道,犹太人控制着美国的媒体,所以在中东问题上,美国媒体总是带着美国人民支持以色列。中国政府想学这个,也想把媒体渗入到美国。可是,人家犹太人是个体进入美国媒体,并非以色列政府投资。更重要的区别,是中国、以色列两国的国体、政府声誉差距太大,体制差距更大。如果不改变体制,中国的媒体永远不可能赢得世界尊重,更别妄想去影响人家的思想了。    先改体制,然后再说输出文化、输出价值观。否则,中国人真要穷得只剩互联网了。   链接: 《新闻联播》之大清国版本           《中国电视的弱智周期》              《中文正在死亡,记者参与谋杀》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从华人与狗谈网络自由

从华人与狗谈网络自由           凤凰: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814219.html           搜狐: http://wsx04.blog.sohu.com/266349013.html#comment           博客中国: http://wangsixiang.blogchina.com/1558132.html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百年中国一直有新闻自由

百年中国一直有新闻自由  ——纪念世界新闻自由日设立20周年      2013年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设立20周年,联合国2日举行特别活动纪念,号召国际社会行动起来,保护世界各国新闻工作者的安全。     自然就要想到中国的新闻自由问题。有人说中国从未有过新闻自由。我认为这话不对。事实是:从晚清到现在,中国一直是有新闻自由的。仅仅是有时候多、有时候少的区别。     环球时报说现在是中国自1840年以来最好的时期,这个我不好评论。反正我知道,从新闻自由的角度来说,现在是中国最好的时期。我们来比较一下:       1,晚清的新闻自由     晚清允许私人办报。中国人在境内办的第一份民间报纸出现在1873年,一个叫艾小梅的人在汉口创办了《昭文新报》。 民间大量办报是在戊戌变法时期,一共办了大约100多份报纸,其中有70多家是改良派或改革派的报纸。戊戌变法失败后,一些报纸被查封,但没过几年,进入20世纪,中国又掀起了一个民间办报的高潮,从1901年到1908年,全国各地创办的各类报刊达302种。1906年,仅上海就有66家报刊,出版刊物达239种。     报纸不必理会主旋律。当时毕竟是皇权专制,不可能实行民主制度下的彻底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但那时候的政府也没有去控制媒体,强迫全国媒体统一发出一个声音,重要新闻统一用皇家通讯社的通稿,或者只报道正面消息不准报道负面消息;更没有要求媒体必须去赞颂朝廷伟大光荣正确,去高歌君主专制有理的主旋律。     1904年11月,在慈禧70大寿期间,有个叫林白水的记者写了一幅对联刊登在《警钟日报》上,公开讥讽慈禧太后穷奢极欲丧权辱国,全国报纸竟然争相转载。     梁启超主笔的《时务报》,系统全面地宣传变法维新的主张和要求。公开谴责政府,主张报纸的作用就是要监督政府。     天津的《大公报》,北京的《京话日报》,长沙的《湘学报》等,都公然大胆抨击封建君主专制,鼓吹民权思想,提倡民权平等。大量报道负面新闻,反映动荡不安、民不聊生的社会现状。贪官污吏都极为害怕。     《苏报》公开号召推翻政府,终于惹怒了当局,《苏报》被封,章太炎和邹容也分别被判处3年和2年徒刑案,成为轰动新闻界的大案。由于《苏报》是在上海的租界里办的,案子是在租界里审判的,清政府性杀人也没办法。感谢租界。(资料来自 http://laoxuetu.blog.sohu.com/102144276.html#comment )   2,民国初期的言论自由     武昌起义后,半年的时间里,全国的报纸就从100多家增到了500多家。还相继成立了20多家通讯社。     那时候的报纸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一些地方主政的军政府的临时法律也明确规定保障公民的各项自由,包括言论、新闻、出版、集会自由等,并且是说了就实行的。这一段时间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新闻自由最好的时期,被称作“报界之黄金时代”。     这个黄金时代被袁世凯当皇帝的进程终结了。任何搞专制统治的人都害怕、甚至可以说最害怕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袁世凯想恢复帝制,自然要扼杀言论自由。全国500家报刊只剩下了139家。新闻史上把这一段历史称作“癸丑报灾”。     但袁世凯还是够狠。他颁布了《报纸条例》《出版法》等法律,规定办报要先缴纳(最高)350元保证金,报刊发行前要送警察局备案,并规定“淆乱政体,妨害治安,败坏风俗”等内容不准登载。这些规定在今天看来是太宽松了——交点保证金就可以办报纸;发行报刊要送交备案而不是送审,更不是必须执行宣传纪律;对言论自由限制的规定是“淆乱政体,妨害治安”不行,虽然是弹性的可以任意解释的条款,但比媒体必须按照当局统一指令高唱主旋律要强得多。但这些规定在民国初年的国人看来,已经是相当地黑暗了,他们期望值真高。    袁世凯对许多报纸采取的是用金钱收买的策略。或给报纸资助、津贴,或给报人润笔费、车马费,或请记者编辑吃大盘子。经常收买不动,例如《国光新闻》,当时就猛烈抨击袁世凯的政府,影响很大。袁世凯派手下拿10万元支票到报社贿赂,报社拒之不受。     当时袁世凯想称帝,但报纸上可以登载反对帝制的文章,可以公开与中央意图对着干。特别是上海的舆论界,大都不支持恢复帝制。袁世凯先是派人携带巨额资金与各个报社谈,想用金钱换取报界对自己的支持,但是遭到了拒绝。    袁世凯并没有把报纸变成执政集团的机关报,报纸依然是民办。袁世凯创办御用报刊,也是差遣人走民办的路子。当时的《亚细亚报》是最重要的御用报纸,就是民办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尽管袁世凯本质上是独裁专制的,但他还是顾忌影响的,没有魄力大刀阔斧地把所有的报纸统统没收,改造成权力的喉舌,牢牢占领舆论阵地,制造千篇一律的舆论。(资料来自 http://laoxuetu.blog.sohu.com/102328072.html )    3,北洋军阀时期的言论自由     袁世凯死后才一个月,段祺瑞就废止了袁氏颁布的限制公民权力的诸多法令,包括《报纸条例》,彻底开放了报禁。政府允许被袁世凯查禁的所有报纸复刊。“限制舆论的做法不适合共和国的国体,对舆论应先采取放任主义,以后视情况再说。”这是北洋军阀政府的掌门人段祺瑞总理在研究开放报禁的国务会议上的拍板表态。     土匪出身的奉系军阀张作霖和张宗昌给北洋军阀执政时期留下了摧残新闻自由的大污点和恶名。他们1926年杀入北京时,杀害了两个著名的报人,一个是《京报》社长邵飘萍,另一个是《社会日报》的主笔林白水。    北洋军阀统治时期也是共产党酝酿和创办的时期,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共产党的创始人和早期活动家都是在那个时期由办报纸走向政治舞台的。     这段时期,总体上来说要比袁世凯时期好得多,比以后的国民党时期也好得多,比国民党以后更是好得多。段祺瑞功不可没。     1924年5月7日,北京大学生在天安门集会,被军警打伤了几十人,《世界晚报》当天晚上就头版头条报道,严厉谴责政府,问责部长,强烈要求惩办凶手。当时有人甚至可以在报纸上直截了当地指责军阀统治“名为共和,实为专制”。报纸公开与政府作对。    1926年3月18日,共产党人组织北京学生到执政府门前示威,政府卫队开枪打死47人,打伤200多人。这就是著名的三一八惨案。随后,《京报》《语丝》《国民新报》《世界日报》《清华周刊》《晨报》《现代评论》《京报副刊》等大篇幅地连续发表消息和评论,广泛而深入地报导惨案真相,鲁迅、周作人、林语堂、梁启超、朱自清、闻一多等文化名流也著文谴责北洋政府,最终导致内阁总辞职。     如果段祺瑞将言论自由完全禁锢了,要求所有的媒体都必须按照军阀政府的部署发声,新闻工作者也必须由军阀们信得过的在政治上与其保持一致的人担当,新文化运动就不可能发生,文化领域里的巨匠也不会产生。(资料来自 http://laoxuetu.blog.sohu.com/102489884.html )     4,国民党时期的言论自由      1927年蒋介石执政后,《大公报》发表了《呜呼领袖欲之罪恶》《蒋介石之人生观》等文章抨击蒋介石汪精卫等人。并发表《党祸》一文。 此前,在国共两党刚开始北伐时,《大公报》就发表社评反对,认为北伐是苏俄为了自身的利益挑动中国人内斗,对“国民党自信以武力革命统一中国”表示担忧。《大公报》还对国民党在苏俄的指导下“仿俄式而练党军”表示极端不满,尖锐地指出:“国军私有,民治沦亡。”军队属于党,人民还怎么可能治理国家呢?      《申报》,在国民党执政后“猖狂”向党进攻,说“国民党不再是一个革命集团。”“它谄媚帝国主义,背叛民众。”“已成为革命罪人。” 它还“猖狂”地反对领袖,严厉批评蒋委员长,公开反对蒋的剿匪政策。     抗战后,《世界日报》公然向国共两党提出要求:“国民党还政于民”“共产党还军于国”。    鲁迅在国民党时期发表了大量具有战斗精神的硬骨头文章。    左翼作家包括共产党员如瞿秋白、郭沫若、周扬、矛盾、巴金、郁达夫、老舍、叶圣陶等都可以公开在国统区发表作品。     抗战期间国共两党合作,共产党办的《新华日报》可以在国民党统治区出版发行,     国民党虽然实行了新闻审查制度,不过,检查得不是很严。1945年8月7日,国民党统治区发生了“拒检运动”,就是各家报纸联合行动,不送检就出报,国民党也不在意自己的权威和面子,居然在10月1日废除了新闻检查制度。     当然,国民党对于它认为严重出格的媒体也是要耍淫威的,有时限令停刊1天,有时限令停刊3天。对于它认为太过分的,则不惜使用暗杀手段。比如前面提到的《申报》老板史量才,就是被暗杀的。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后,国民党查封了共产党报纸,还杀害了共产党的报人羊枣。上海的61位新闻记者居然敢于公开提出联合抗议,各报予以登载。     国民党统治时期是中国近代史上言论自由非常黑暗的时期,但不是最黑暗的时期。(资料来自 http://laoxuetu.blog.sohu.com/102665385.html#comment )    5,1949年以后的新闻自由      毛泽东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由此得出结论,当时新闻自由。邓亚萍女士说“人民日报60年没说过假话”。    6,今天的新闻自由      有人说今天没有新闻自由,这完全是污蔑。虽然政府不许私人办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但那不等于没有新闻自由。报纸和杂志现在还有几个人看?开放报禁还有意义吗?电台也就开车的时候听。电视则是退休老人的专属。      媒体的影响力,几乎完全是网络说了算。写博客需要政府批准吗?不需要。开微博虽然需要实名制,可也是允许开的呀。至于个别网站删贴封号,那是网站愚蠢的自杀行为,不能说没有新闻自由。      我们在网上抨击贪污腐败,曝光三公消费,怒斥国企垄断,随手拍公车,揭露马三家劳教黑幕,批判红十字会发国难财……这不都是新闻自由吗?      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是天赋人权,是一个国家避免人祸的重要手段,是一个民族走向复兴的前提。中国正在复兴,甚至有人都说是大国崛起了,怎么可能没有言论自由呢?大家千万要认清形势,对我们的政府和国家充满信心。   链接: 《公权力干涉言论:法院是唯一合法地点》          《面对网络挑战,央视急了》            《谁那么仇恨“网上谣言”?》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