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媒体上课

王思想家 | 香港文汇报4·26社论颜面尽失

香港文汇报4·26社论颜面尽失       汶川地震时全民捐款,而2013年的雅安地震,绝大多数人的反映都是两个字:不捐。5年间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出乎人们意料。     某些媒体坐不住了,恼了——“‘抗捐运动’,不仅反人道、反良知,而且是去年‘反国教’以来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的延续。反对派把赈灾政治化,这已和内地的善款监督制度无关,而是要割断两地同胞的血肉联系,将赈灾绑上对抗战车。”——如此气急败坏、急急如律令到上纲上线地步的文章出自哪家媒体?     从语气上看,当然是《环球shit报》。假如真是《环球shit报》,公众的反应就是哈哈一笑,不再搭理,因为,习惯了。然而,不仅不是《环球shit报》,并且还是一家香港媒体——香港《文汇报》。于是微博上面愤怒了,众声谴责《文汇报》。               这篇标题为《“抗捐运动”是“反国教”的延续》的社评,实在是莫名其妙。首先,捐款是法律强制的义务还是由公民自愿选择?如果是法律义务,那你要不捐,那就是抗捐。而捐款显然是自愿的,既然是自愿,就没有“抗捐”一说。没有逼捐,何来抗捐?既有逼捐,抗捐何罪?其次,“反中央”,指的是反哪个中央?中共中央吧。将一个政党的中央机构,与国家、民族并列,本来就不妥当,再扣上的反的帽子,显然是在恐吓威胁。     若是放在30年前,此社论会让我很惊恐。雅安地震当天,我就旗帜鲜明提出“不捐”。我不仅质疑中国红十字会,还质疑香港壹基金,显然是个坚决的“不捐”者。我是为了不让穷苦百姓的血汗钱被伪慈善机构的官员们、被地震当地的官员们贪污了去大吃大喝,去养郭美美,去买豪华车,去世界各地玩耍。仅此简单的想法,就被扣上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的帽子。幸亏现在是个法治社会,不至于如同1968年4月29日(今天恰45周年)逝世的林昭女士,她都被枪毙了,有关部门居然还跑到她家,令其母补交5分钱的子弹费。估计林昭女士是一枪毙命,如果是打了两枪,就得交1毛钱的子弹费。还得感谢那时候通货膨胀不严重。     究竟是谁在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我认为,是那个垄断着中国大陆慈善的官办机构。垄断慈善,不许他人染指,已彰显牟取垄断暴利的目的。公民无偿献血,被该机构拿去卖给病人;建个中华脊髓库,问公民收取每次500元的查询费,要得到骨髓还要再交至少5万元;以“博爱小站”的名义,在2万个社区强行无偿使用土地,建起房子卖给保险公司做保险业务推销点……这样的行为,不正是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吗?     地震当局的官员,如果他们肆意夸大灾情,谎报损失,比如贫困的雅安县居然上报了870亿的损失,这样的行为,意在借机敛财,大发国难财,鲸吞公民所捐善款——这样的行为,当然是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     另一个反中央、反国家、反民族的黑手,就是《文汇报》。将公民对伪慈善机构的愤怒,歪曲为公民与党中央的敌对关系,其挑拨公民与党中央鱼水情深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中央的声誉,完全被这些为慈善机构、小丑媒体给败坏了。我呼吁党中央严惩《文汇报》。     香港媒体,本来可以扮演中立的角色,为中国媒体赢得一些正面形象。我党的统战工作,是很有策略的。曾有某民主党派人士觉得隔裤tian菊不过瘾,想直接入*。结果我党研究后通知他:我们觉得你还是留在党外为党工作比较好。1997年之前,为了改善舆论环境,我党注入资金,控股了许多香媒体,这些媒体被我党控股后,本应戒急用忍,秉承“小骂大帮忙”的宗旨与策略,巧妙工作,尽量塑造“中立媒体”形象。可是他们纷纷技痒,忍不住直接呐喊,结果适得其反。前有香港阮次山、台湾邱毅,今有文汇报。都是教训呐。     臭名昭著的“4·26 社论”出了香港版,彻底把《文汇报》的真面目戳穿了。从此落入到与《环球shit报》一样的境地。     多年苦心经营,毁于一旦 。有关机构当痛定思痛,争取东山再起忽悠。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赞人民日报:依法保护网络言论

赞人民日报:依法保护网络言论       最近,人民日报连续3天发文章警示网络。继12月18日头版《网络不是法外之地》、19日专版《互联网:依法监管是各国惯例》后,20日人民日报继续警示网络且力度加大:头版《网络需要依法运行》、第2版《监管保障公民权益(各国依法监管 互联网面面观)》、第9版《要为网络世界设定法治底线》。     第一反应是:这得对网络有多大仇恨呀,恨到如此程度。     可是,我们不妨把人民日报想的善良一些,否则,无法理解人家的真实意思。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请问哪里是法外之地?哪个组织在法外?为何单说网络?     《互联网:依法监管是各国惯例》——依法民主选举、依法公布官员财产……只要依法,都是国际惯例。为何单说网络?     《网络需要依法运行》——什么不需要依法运行?为何单说网络?     《要为网络世界设定法治底线》——难道其他不需要设定法治底线?为何单说网络?          有人从人民日报的文章得出疑问:是否风向要变?这属于杞人忧天。我们应该这样分析:      一,人民日报的绝大多数文章是自己发的,并不是上头授意,大家千万不要被阴谋论误导。人民日报说的话没人信,网络上的言论则被四处传播,压力巨大,人民日报自然要讨伐网络。当年中央电视台讨伐网络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二,习李新政开了个好头,大家可以充分期待,而不要被一张没人看的报纸的几句话左右。     三,存在一种可能:人民日报是在为网络仗义直言。     尤其是上述第三点,让大家恍然大悟:人民日报这是在为网络呐喊呀。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根本不是什么法律授权给公民的,法律只能保护公民的言论权。中国的宪法等各项法律都承诺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但是,当今某些组织、某些机构,他们无视宪法,公然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在网络上动辄删文章,封博客,封微博……此种行经让正义的人民日报非常愤怒,所以人民日报要出面大声呼吁: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要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要设定法治底线,禁止公权力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      人民日报真棒,我第一次感到:我爱人民日报。      我们要正确解读人民日报,就好比思想家前一段正确解读习李新政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1649813.html 。            当然有些朋友尚未完全理解人民日报的良苦用心。     @谢文:刚刚说腐败会亡党亡国,有人就说网络会亡党亡国;刚刚说加强对公权力的监督,有人就说加强对网络的监督;刚刚说官员要公布财产,就有人说网民要公布姓名;刚刚说要协商民主,就有人说要单方监管。这股逆流是谁发动的?依附这股逆流兴风作浪的小爬虫们想干什么?     @鸿文开腔:这次几家主流媒体围剿网络,一些写时评的熟人和老友参与其中,有些是奉命而为,我能理解“职务行为”的尴尬,但请抬高一厘米;有些则是闻着骨头香主动上前拱,鄙视之,永远绝交!     他居然认为是在围剿网络,这个显然误会。所以我在微博上发问: 哪几个写时评的人参与围剿网络了,不妨直接点名。     就有朋友发我一条,说中国青年报有一个叫曹林的人写了《网络需要宽容而不能纵容》。我不知道曹先生写了什么,只想向他请教:什么需要纵容?如果什么都不能纵容,为何你专门说网络?是为了表忠心配合日某报吗?     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开放的草根社会。互联网与草根社会互相推进。这是我们国家之幸,民族之幸。任何试图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的人或者机构,都是悖逆历史潮流,不会有好下场。       链接: 《公权力干涉言论:法院是唯一合法地点》          《面对网络挑战,央视急了》            《谁那么仇恨“网上谣言”?》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