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坝

All

Latest

【网络民议】官准杨永信 网瘾成“疾病”

@淵流青年:這個意見稿文字特別枯燥,然而我請你們務必留意一下第二章第10-12條,第四章第19-20條。簡單來說,網癮被“正名”為疾病,所有手機預裝綠壩(或至少提供渠道方便安裝綠壩)。歷史的車輪就這麼碾過來碌過去,然後又特麼滾回來了… @两学一做十三五:烤鸭师傅又来征求鸭子们的意见了,想被焖炉还是挂炉?太贴心,必须感动,得主厨如此,鸭复何求?要是在西方餐馆,「那就实弹射击直接要狗命」,不,鸭命——李牧师说。一个人要被羞辱多少次,才能成为你国忠犬?答案啊,我的朋友,在风中飘扬,在央视嫖娼。

邹思聪: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匹草泥马

不清楚秦刚给自家电脑是否主动装上了花季护航,但俗话说的好,不怕草泥马一样的对手,就怕绿坝一样的队友——由于这款软件和许多学校的学籍系统产生严重冲突,北京市教委要求所有学校卸载这款软件。当外媒记者再次询问秦刚此事的时候,他沉默许久,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不知道他是否想说一句,卧槽尼玛。

许志永 : 这十年

一 2003年4月25日,SARS肆虐北京街头空空荡荡,我坐在电脑前看到孙志刚的悲剧,泪水悄悄溢满眼眶,从2002年下半年开始调查收容遣送,我知道这背后的苦难。后来和俞江、滕彪提出违宪审查公民建议。之所以在5月14日寄出建议,因13日宣传部禁令孙志刚案不得再“炒作”,“三博士违宪审查”给媒体新的关注焦点,我们的行动是舆论的一部分。 一个多月后,天津收容遣送站一个救助房间里我正访谈一个被救助的男孩,回头看到新闻联播里国务院宣布废除收容遣送制度。...

河蟹档案 | 网友提交的搜狐博客删帖记录(1)

共和国万岁 《给你个棒槌,你别当”针”用!》 09年5月13日 朱恋 《我拿什么来献给你?》 08年10月21日 韓家華 《新年两周新闻大事并个人琐事》 11年1月20日 薇薇鹤的杂文集 《在台湾论坛上20分钟、就被封杀的经典好帖子》 07年10月6日 Walkat 《中国式逻辑》 10年4月28日 秦家君 《理解但不支持 – [人文]》 09年8月10日 妙红 《无题》 08年10月5日 网中一人札记...

杨支柱 | 绿坝与绿帽共舞, 又美和又纯齐飞

作者: 杨支柱    2012-03-06 12:52 星期二 晴      杨支柱            我出一副上联:“绿坝与绿帽共舞”,求下联:“××和××齐飞”。有各种应对的,但我觉得还是来自刘菊花自辩文章的“又美和又纯齐飞”比较绝。      当事人方舟子老婆刘菊花自己说,推广“绿坝”的文章是他人代笔,似乎代笔不怎么丢人啊,而且享受了署名的利益也不必承担署名的责任。      至于绿帽,刘菊花说,那是造谣,就是不出示连续的学历证书证明自己没时间当高官保姆,看来人没有自证清白的义务啊。      且不管这些,反正现在网上围绕刘菊花是“绿坝与绿帽共舞”了,然后刘菊花以自己“又美又纯”自辩,这幅对联确实是一副能够高度概括刘菊花事件的绝对!      我只是描述舆论事实,至于舆论事实所涉及的客观事实如何我一直强调我不知道,一直在跟帖“求辟谣”。我哪里造谣了?一些蒙面小丑对我破口大骂,莫非作贼心虚么?   

勿让“天地图”成绿坝第二

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公众版的测试版正式上线,定名为“ 天地图 ”。国家测绘局称,“天地图”全部采用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产品,装载了覆盖全球的地理信息数据,可漫游,能缩放,具备满足每天1000万页面浏览服务的能力。   而今年5月,国家测绘局修订印发了《互联网地图服务专业标准》,并依据该《标准》颁发了互联网地图服务甲级《测绘资质证书》。截至上个月,国家测绘局已经向包括腾讯、百度、新浪、诺基亚在内的31家企业颁发了经营许可,但并未包括在网络地图服务领域深受欢迎的谷歌公司。   那么,“ 天地图 ”的服务到底能不能替代“ 谷歌地图 ”呢?笔者作为一个地图爱好者,对其进行了一番测试。   “天地图”有些地理名称依旧使用旧名称,例如“北京市”地图行政区域划分仍然沿用以前的“城四区”,而不是现在的“城二区”;在地图搜索服务上,很多地名搜索不到,很多则显示错误的搜索结果,例如搜索“深圳”,返回的第一个结果是:“亚洲中国台湾省桃园县深圳”,把深圳“划”给了台湾,不知是何道理?而在谷歌地图和国内其他互联网地图上搜索“深圳”,都可以准确地定位到广东省深圳市。这显示“天地图”的软件开发还不太成熟。另外,“天地图”也不提供手机版,使得出门在外的用户无法通过手机访问地图……   中国目前的商业地图网站都比较重视知识产权,在地图显示界面上,都会在地图的左下角或右下角注明地图数据来源,而“天地图”标示的信息却是“审图号:GS(2010)6008号”。这会让公众以为“天地图”的地图信息全部都是自有知识产权。   然而经过我对卫星地图的一番判研发现,同时打开“天地图”和“谷歌地图”,比较同一个地点下的卫星地图,发现两个卫星地图,在很多地点的公路上的公交汽车和小汽车的数量、形状、位置、颜色都完全一样,只有完全相同的卫星地图来源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这说明“天地图”中的卫星地图是来自美国DigitalGlobe公司(谷歌地图数据提供商)的卫星地图数据。针对公众的 质疑 ,国家测绘局有关人士 回应 称,“天地图”卫星图像确实来自商业卫星,“天地图”自主知识产权指的是“服务软件”而并非“数据资源”。   笔者觉得国家测绘局的这种解释不是很合适,测绘部门的最主要任务和功能当然是地图数据,而不是开发软件,地图数据是一个地图服务最核心的功能,而目前有很多商业网站都可以开发出更好的地图软件。   目前的互联网地图领域,谷歌地图仍是目前中国乃至全球最流行且最受欢迎的互联网地图服务,谷歌地图在手机等终端上的应用极为广泛,目前流行的高端智能手机苹果iPhone手机以及Android手机都内置了谷歌地图,仅在中国就有数百万高端智能手机用户,且呈现快速增长的势头,这些智能手机内置的谷歌地图为用户日常出行、生活服务、交通旅游等诸多方面带来全新的移动上网体验。国内也有大量商业网站(如大众点评网、拉手网、网易八方等)都是基于谷歌地图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的模式运作,一旦谷歌地图遭到测绘局的整顿,中国数百万高端智能手机用户以及数百家商业地图网站势必将受到强烈冲击,严重影响智能手机用户的日常出行以及网民的上网体验。 智能手机上的谷歌地图   这件事让我想到了去年的“绿坝-花季护航”事件。国家花费4170万元人民币采购“绿坝-花季护航”软件,拟强制预装,并提供给网民免费下载、使用一年。但经过网民的试用,该软件存在大量错误判断和不稳定的现象,并和大量常用软件冲突。此外,该软件还涉嫌侵犯知识产权。有多名网友指出,该软件抄袭并盗用了国外一项名为OpenCV的开源技术,而非所谓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另外一家美国公司则表示绿坝侵犯了其知识产权,并计划起诉。   最终结果是,绿坝软件被无限期推迟预装,国家教育部下发通知,北京各中小学校全面删除绿坝软件。“绿坝-花季护航”软件项目组由于缺乏经费支持,面临关张。最终,价值4170万元人民币的绿坝软件基本无人使用,国家早期投入的大量资金付诸东流。   “绿坝-花季护航”的惨痛经验告诉我们,一些专业领域的软件服务,应该由专业公司承担,国家的相关部门领头去做,往往做出一些质量低劣,甚至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产品。“绿坝-花季护航”所涉及的网络安全领域,已经有民营企业从事了至少十多年的开发,有了大量成熟的商业软件;“天地图”所涉及的互联网地图领域有五年多的发展,各商业网站在网络地图领域,已经开发了大量成熟的应用软件,并制定了不少公认的规范,对于用户的覆盖,已经从电脑端转移到手机等移动终端。而现在国家测绘局则是既当裁判员(颁发经营许可),又当运动员(开发天地图),并试图用不成熟的软件来替代成熟软件的应用,那势必对目前大量涉及地图应用的互联网公司和智能手机用户造成严重的冲击。(作者系IT业人士)   首发:东方早报,作者:月光博客-龙威廉 评论《勿让“天地图”成绿坝第二》的内容... 相关文章: “天地图”卫星图像确认来自国外卫星 网络地图国家队“天地图”卫星图片疑与谷歌地图同源 国家队上场——国家测绘局网络地图网站发布 DigitalGlobe发布南非世界杯十大场馆卫星地图 中国互联网地图发展前景分析 关于我们: 地址 - www.williamlong.info 我的Google Reader - 我的Twitter - 我的Facebook - 月光博客Twitter 月光博客投稿信箱:williamlong.info(at)gmail.com

RFA:“绿坝”变身偷偷卷土重来 当局强制安装监控软件(图)

中国有关部门强制学校、宾馆、娱乐场所等部门安装所谓“网络安全审计系统”,全面监控网络用户的信息,其功能与“绿坝”相似,这场大规模的网络监控计划,正在悄悄展开。而广东早在七月一日之前,已经完成安装,江苏及河北正在进行。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5000万血酬:关系企业如何伙同公安玩死小旅馆

来自: iColumn爱专栏 - FeedzShare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2日,  已有 12 人推荐 记住金硅软件这个企业。下面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在故事中,强迫的信息化给关系企业带来了大把的钞票,却把被信息化的小旅馆逼入了死境。这真是一种奇妙的关系。 1 ,小旅馆被玩死了 云南的小旅馆们最近被公安局要求信息化。不去谈那些大一些的地方,就是在最偏远靠近边境的几个口岸地区,小旅馆业主们也接到通知,必须向公安局买一套系统,这套系统的价格是 4600 元到 5000 元左右,包括一个扫描仪和一个叫金硅旅业的软件。为了运行这个软件,还必须买一台计算机,以及花 1000 多元安装上网络。杂七杂八加起来,要 7000 元上下。 小旅馆主老张(化名)也接到了通知。“可我对电脑一窍不通,我老婆也不会,照顾旅馆的就我们两个人,没办法用。”他对我说。 但不买不行,不买公安局就要把旅馆强行关门。老张只好花 7000 元购买了计算机、网络和那套系统。 老张夫妇是我见过的最勤劳的小旅馆业主,即便我好几次说不用每天换床单,但他们仍然每天坚持更换。他的小旅馆只有 9 个房间,最便宜的房间只有 20 元。每年的房租、管理费、水电有线费等成本已经 37000 元(还没算这套系统和计算机),由于房间有限,即便天天住满,他的营业额最多也只有 6 万多。但由于生意不景气,住不满。每年老两口也就是挣 1 万多元。平均每个月 1000 多元,除了自己吃喝,基本上剩不下什么。 于是,这笔 7000 元的额外投资就成了他们的梦靥。扣除这一笔成本,他们两人一年也就只有几千元利润了,已经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甚至连两个人的吃喝都不够。 更麻烦的是,这次信息化的投资看起来像是无底洞。这个系统本来可以通过扫描获得旅客身份证信息,但由于软件设计低下,仍然需要手工输入地址、姓名和号码,而老张两口子都不会打字,也就没办法进行输入。为此,有人建议老张买一个手写板。但买了手写板,老张还是用不好,麻烦不说,系统总是出问题,有人建议老张再找个会电脑的人来坐班。 一来二去,越来越多的钱流出,他们被人们吹捧得无以复加的信息化害得心里发虚。旅客一掏身份证他就害怕。如果以前,手工登记身份证,老张只需要一分钟就可以登记完,现在却需要把旅客的身份证扣留下来,等隔壁卖东西的小伙子有空了,请他来帮忙。旅客一看扣身份证,一生气也就不住了。这已经严重影响了老张的生意。 “一直这样,我肯定是撑不住的。”老张告诉我。 2 ,金硅赚大发了 如果我们不理睬老张的悲剧,换一个角度就会看到一个喜剧结局。对于软件生产方来说,他们发了大财,甚至有上市的可能。 那个所谓 4600 元的系统,实际上只是一个扫描仪加上一个软件。扫描仪的市场价格只有两三百元而已,剩下的价格无疑就是软件的价格。我们姑且算软件价格是 4000 元。 这个软件的采购至少是省级范围的,云南省有 129 个县市级单位,而每个县市级单位内都有若干个小镇,每个镇的小旅馆都不下十个,在县内不会少于几十个。我们假设每个县的小旅馆数目是 100 个,这绝对是最低限度。这样算来, 4600*100*129 ,仅仅这一套软件,就能卖到 5160 万元! 这些钱都是从一个个小旅店业主手头抠出来,通过警察局,交给软件企业的。而这个软件企业叫金硅软件,专门做公安局业务。 我检查了一下这个 4000 块钱一份的软件,它就是读了一下扫描仪,建了几个表格,再连接一下网络数据库,简单到只需用一两个人做一个星期就可以完成,而且垃圾到毫无安全性,只要我有软件,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学会往公安局数据库中注入垃圾信息。但它却可以卖 5000 万。这纯粹是在欺负人们不懂信息化,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又怎么可能?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畸形的信息化。在真正的信息化中,应该是企业自主决定是否需要信息化,并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做,最终因为信息化获得好处。 但现在眼前的例子,企业们却快被信息化玩死了,只有软件企业活得很舒服。这一切都因为有一个行政主导,和这个行政主导绑定的企业都会获益,而他们获得的利益来自于广大被管理者。这是一个零和游戏,有赢家有输家。人们为“高科技企业”赚钱而欢呼的时候,又有谁会那些输家而哭泣? 3 ,公安局玩猫腻了 但需要说明的是,金硅的作为如果用招标掩盖起来,如果不考虑回扣,是合法的。他们只是为了赚钱而已。事情的吊诡之处在于,金硅和小旅馆都是合法的,悲剧还是会发生,问题在哪里呢? 最大的赢家恐怕不是金硅,而是省公安厅。 如果你问金硅他们赚了多少钱,绝非 5000 万。情况可能是这样的:省公安厅低价收购了他们的软件,再以高价卖给小旅馆业主。 如此而来,本来是人民公仆的公安局变成了一个营利性机构,他们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简直和商人一样了。加上靠强权,这是个只赚不赔的买卖。我们有权力知道它到底赚了多少钱,又花到哪里去了,还是私分了。 到底是谁授权给他们,让他们变成商人的呢?又是谁给他们权力让他们强行摊派的? 从法理上说,公安局只有两种方式可以使用。第一种是制定信息化规范,把规范下发给旅馆,让旅馆自行采购符合规范的软件,公安局没有强行规定使用谁家软件的权力。第二种,如果公安局要指定使用谁家的软件,就只能免费发放,也就是说,由公安局统一采购并免费发放给旅馆,不得卖给旅馆。 而且,让公安局掏钱有一个好处,就是省钱。虽然它卖给小旅馆业主的价格是 4600 元,但它批发的价格一定比这便宜得多,从里面吃了差价。如果让公安局自掏腰包,它才会真正向软件企业去砍价,而不是随便乱出价,然后吃回扣。 实际上,在我了解的几个小旅馆,他们已经被压榨惯了,他们知道不被压榨是不可能的,只求少压榨一点:就算是放水养鱼,也总得让鱼活着吧! 4 ,这不是个案 依靠垄断权力进行赚钱,这并不是个案。 我不知道有多少家关系企业正滋润地依靠权力的帮助在喜滋滋地喝着血。我只知道,这样的事情还很多。实际上现在正是个赚钱的好时候,在经济一直上行的前提下,只需要一丁点的关系就可以混得盆满钵圆。 苏联的勃列日涅夫时代被俄罗斯人认为是最好过的时候,那时候,普通人的日子过得也说得过去,而军工集团和其他关系户们依靠权力中饱私囊,把经济逐渐抽干,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人们也认为顺理成章,从表面上感觉,日子比斯大林和赫鲁晓夫时代强多了,也比后来的戈尔巴乔夫时代平稳。但那样的日子最终会维持不下去的。 我们不妨再举一个尚未被挖掘开的例子,那就是著名的郑州金惠公司。 我保证,如果检察方接受举报并真心查证,那么顺着如下线索,将围绕着金惠公司,在河南的教育系统内抓出一系列的腐败人员。 金惠的董事长赵慧琴是个老女人,在人们纷纷开公司的时候,也开了一家小公司叫金惠。她没有资金,却有关系。于是这个女人利用关系,从几乎一文不名,到拼凑出两千万元资本的公司。而最关键的一次注资是郑州农大完成的。接到上面的招呼后,郑州农大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先是将原属于郑州农大的部分房产注入到农大招待所,把农大招待所从百把万的资本金变成 1000 多万,再让农大招待所虚假注资 1020 万元给金惠,将金惠在账面上变成了一个价值 2000 万元的公司。整个过程一看就知道是为了帮助赵慧琴,不会有其他原因。 赵慧琴几乎没有出什么钱,她利用资产评估的漏洞,将原本一文不值的几项所谓知识产权作价 700 万元充了资本金,可谓空手套白狼。 此后,依靠河南教育系统的采购,赵慧琴的金惠公司赚了几千万。而这几千万都出自原本就不富裕的河南省教育经费。 她还忽悠到了工信部。制造了赫赫有名的绿坝事件。依靠着权力的帮助,赵慧琴的通天之手已经把多少纳税人的金钱收入囊中。这就是权力给关系企业带来的收益。 也许这样的事情已经成为了常态,只是纳税人、消费者、小企业主的血肉能够被啃噬多久,就只有祈求上天保佑了。

盛世中国说

国际先驱导报刊出《 我们正在习惯的50个异常现象 》(记者晓德),一时囊括盛世中国的百样丑态,一个5年以上网龄的网民,绝对会列出比这个更多的异常,这就堪称盛世中国: 【社会篇】 1、矿难频发 2、百姓跪访 3、冤狱案一出再出 4、拆迁暴力与暗箱操作 5、官员有话不好好说 6、慈善捐款入财政 7、人才流失海外 8、冒名顶替上大学 9、官员问责后"带病"复出 10、两会雷人雷语 11、富豪榜成为"杀猪榜" 12、全民争当公务员 13、河流鱼虾消失 14、公务员呵斥纳税人 15、"公费旅游"比着来 16、小偷偷出贪官 【民生篇】 17、铁路春运一票难求 18、老少皆为买房狂 19、油价涨多跌少 20、医生收红包 21、上幼儿园比上大学难 22、神医轮流转 23、黑心食品泛滥 24、开车不如走着快 25、银行乱收费 26、农民工为工钱爬塔吊 27、卖肾救子 28、"被"涨工资 29、收费站天罗地网 30、国庆节成了旅游节 31、听证会成"涨价会" 【文化篇】 32、电视节目台湾化 33、拜金女争比不要脸 34、大学行政化 35、用"XX后"标签一代人 36、盗版有理 37、山寨名牌满天飞 38、戏说历史成风 39、艳照门 40、争抢名人故里 41、学术腐败丢脸到国外 42、体育界丑闻 【城市篇】 43、雨后城市习惯性瘫痪 44、盲道"失明" 45、城市马路开膛破肚 46、耕地变厂房 47、办假证广告随处见 48、城管扫荡小贩 49、物业只知道收费 50、国际名牌中国最贵 ······························ 【续篇】 51、理直气壮的造假,惟成功论。没错,说的就是唐骏(还有郭敬明姑娘)。 52、在自己的祖国暂住。 53、惟关系论。社会的上升通道完全被贵国的人情关系堵死,资源在一部分人手中垄断流通。 54、法治是空文。眨眼也可以串通,好事的你可以去Google一下李庄案。 55、缺堤的民意?万众为世博欢呼的时候,谁去追究江西缺堤?谁来拯救那十万人? 56、拆迁GDP。钉子户、土炮、自焚,不惜一切地推倒民房,只为一纸的GDP?有多少底层受益于这一直升高的数字? 57、教育产业化。掌握着世界上最丰富资源的当政者,将世界上最需要公益性支持的教育变成产业化。高校不断的借债,平民也在不断借钱,供子女读书,大学生从50年代的70%到如今的1%。 58、因言获罪。你懂的。 59、无名的死者。川震、矿难,你都见不到死者的名字。即使有艾未未,可是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只能无名地死去,在人们的遗忘之中。 60、4700万的泡沫只是冰山一角。绿坝只是一个倒霉蛋,被揭发出来之后,流产后,不见谁因此落马、问责。 61、部门林立,生不如死。世界上最庞大的组织是什么?有关部门。有关部门有庞大的税收支撑。公职如同世袭一样。 62、潜规则成明规则。参见娱乐圈。 63、多少万元可以判死刑?这得看你是平民还是公务员级别。 64、这是个敏感词,这事不能说得太细。 相关日志 菜鸟手册之墙时代的信息流动 吃人的低调:仁义治天下? 喉舌的肉丝炒饭 愚民和封锁的逻辑 瘦人常识题(三):青天大老爷,冤枉啊(包青天管用么?) 君为其易,我任其难 瘦人常识题(一):你当过汉奸吗? 建议使用 Feedburner订阅本Blog | 在豆瓣九点 | English Blog | 墙外Blog: 瘦人志 Some Rights Reserved | 小刀周遠的瘦人誌 | Permalink | 暂没有评论 | Add to del.icio.us |关键词: 常识 | [email protected]

莫乃光:散播互联网威胁论的真正动机

作者: 莫乃光  |  评论(3)  | 标签: 绿坝 , 社交网络 , 防火长城 , 网民 , 冉云飞 , Facebook , 微博 , 推特 , 社科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两週前公布《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0)》,这是中国首份官方就新媒体的研究报告,指社交网络应用已成为网民沟通的主要渠道,用户数目和使用量都激增,但报告同时指出,社交网站以病毒式营销手法,收集甚或泄漏个人资料,以至政治、军事、商业机密讯息,更点名指Facebook被西方国家情报机构利用,有机会用於顛覆其它国家,「特殊政治功能让人心生恐惧」。 可是这些指控却没有提出具体证据或个案支持,与其说是研究的结果,倒不如说这是预设立场,再堆砌资料用於危言怂听。除了「顛覆罪」,这些预设立场还包括:商业公司「利用各种方式骗取网民个人资料用以牟利,已成为网站利润的重要来源」──至於什么叫骗取?从报告所见,那只像正常的客户关係管理──,而网络游戏则「约有九成五涉及刺激、暴力和打斗」云云。总之,互联网和社交网络很危险,「很黄很暴力」,潜台词当然是要加强监管了。 针对Facebook別有用意 相信网友犹记得去年六月中国工业和信息化局突然要求全国销售的电脑预先安装绿坝过滤及监察软件,但后来遭网民、电脑厂商等强烈反对,加上被发现软件侵权,计划胎死腹中。当时笔者已经指出,政府要求內地使用电脑的市民安装绿坝,背后的理念,其实也是因为担忧网络2.0和社交网络的用户主导內容,使其无法如现时般全盘控制讯息所致:当每个用户可以创作和传播讯息,即使政府以防火长城过滤外来网上资讯,也没法阻止愈来愈多的网民自己互相分享消息,创作內容甚至在网上动员起来。虽然绿坝计划失败了,最近还传出相关公司破產,但大家不用沾沾自喜,没有绿坝,还有当局强制互联网供应商和网页寄存商安装蓝坝,和不断加强的防火长城。 不过,有趣的是,报告为何点名针对Facebook这家在中国並无办事处而其网站也被中国政府的防火长城屏蔽的公司?理论上,內地的市民是无法使用Facebook的。即使说有社交网络被用作革命用途(是人民用来试图推翻政府,並非外国政府顛覆),也是伊朗人民利用Twitter的例子,都不是Facebook。为什么社科院偏偏选中它? 笔者认为可从几方面看。首先,早前有消息传出Facebook有意进入中国市场,社科院现在是以学者身分代官方传话,中国政府不欢迎你。第二,Facebook近期在世界各地因为私隱问题已成眾矢之的,社科院正好借用来针对他们,如果政府选上Twitter来「批斗」,反而令內地网民联想內地流行的「微博」,太「真实」的话,反而提醒了网民「善用」微博革命。笔者认为,报告针对Facebook实在不过是指桑骂槐:Facebook被禁在中国墙外,大概也不易进来,批评他们作用不过是向国內的网络公司和社交媒体施压,传递「你们小心点」的讯息。 微博威力难挡 果然,报告公佈后不久,在过去一年(自从去年六月Twitter被正式「永久」地被防火长城屏蔽后)在中国火红的微博,包括中国四大入门网站新浪、搜狐、网易和腾讯,一夜之间全变成了「测试版」,搜狐和网易的微博,更先后一度暂停服务;显然,这些微博正被「整顿」,最多港人使用的新浪微博,最近两星期有些用户被刪,或者不能被搜寻,微博內的连结亦一度不能转到国外的网址。微博用户都感到有如山雨欲来之势,担心迷上数月的微博会突然关闭。各网站以「网站升级需要」,和这些微博推出以来,其实一直也是「试用版」,掩盖这些突然转变的政策,而试用版的实际意义,可能是「尚未得到许可经营」,即是说政府可能考虑正式监管这些容许网民互动的应用服务,特別是针对敏感內容和异见用户,营办商或许要正式申请,才可以提供服务。 事实上,去年底社科院已公佈《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指出「微博领袖人物在网民中的感召力和煽动性极强」,其它网民对他们的微博的关注,形成网民討论时事的园地,甚至发动社会运动。最近数星期在广州萌芽的「保卫广州话」运动,就是个好例子。广州网民用了特区政府的「起锚」徽號,恶搞电影海报在微博广传,动员网民在本月廿五日上街「撑广州话」。的確,微博吸引了一大批內地以外的用户加入(连香港政府新闻处也在约两星期前在新浪微博开了帐户),这种前所未有的沟通加强了双方了解,也开始带来不少微妙的变化。 不过,与社科院领袖论的相反,中国独立作家冉云飞在去年底的一篇题为《无法统一思想的推特》(註一)的文章內指出Twitter的平等性,「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机会,甚至有可能对人气很旺者发出批评和质疑,这都决定了再有人气的人都不可能垄断意见、统一思想...推特上信息的相对多元化已慢慢形成,上推特较多的人听不同意见的能力,將会比只听单一声音的人,有更多的信息分辨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和理性的態度,这便必然会逐步促进公民社会的诞生。」但明显地,中国官方思维,必定对这两种理论都同样担忧! 官网介入竞爭 除了收窄监控网站和社交网络,中国政府另一招数,將是推出更多由官方媒体经营的社交网络与各大网站公司竞爭。官方媒体人民网和人民日报在六月推出了「人民搜索」的测试版服务(goso.cn),声称要「建立具有权威性的综合中文搜索引擎」和「提供具有公信力的搜索结果」,人民搜索的搜寻结果的「安全」程度,大家可想而知,而人民搜索的主要竞爭对象,正是百度。说到底,政府还是对「自己人」较那些国內企业有信心,即使之前依赖它们与西方互联网企业竞爭;加上互联网服务仍极有利可图,既为神功,也为弟子,国营官方媒体想分一杯羹,自是义不容辞! 笔者相信中国政府不会完全禁止微博等社交网络,但就会放一下,收紧两下地尝试保持控制。毕竟,至今年六月,中国网民人数已达四亿二千万,微博人数也过了数千万,贸然收紧监控,不利社会和谐,反而利用多种手段对准目標地控制,才是「行之有效」的监控方法。例如,即使中国网民数目不断攀升,刚发布的《第二十六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却反映中国网站数量减少了13.7%,相信是政府收紧域名註册和打击「不良內容」网站的「成效」了。 捍卫互联网自由 归根究底,中国面对的稳定和管治问题,起因並非互联网。社交网络上的现象只不过把中国面对的经济和社会问题突显了,而更因为社会上没有正式渠道表达这些不满,更令网民集中在控制相对较「少」的网上发难。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在社科院报告发布会上说,这些现象其实不单在新媒体上出现,传统媒体也一样;他的话,其实正反映了政府深深忧虑失去舆论「制空权」。 可以肯定的事实是,中国网民的独立思想正在萌芽发展中。面对社科院这种以散播恐惧以图合理化监控的做法,笔者反而认为不用过份为內地网民担心,因为无论官方怎样做,中国互联网上的讯息流通量只有愈来愈多,这始终是不爭的事实。 相反,我们要小心面对的,是在世界上每一个角落,包括香港甚至各西方民主国家,那些同样在散播互联网威胁论的政府或团体,令我们所拥有的互联网及讯息自由,不进反退! 註一:冉云飞:无法统一思想的推特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233150713668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3 个评论 莫乃光的最新更新: 唇亡齿寒? 兔死狐悲? / 2010-07-17 18:10 / 评论数( 4 ) 「唐骏门」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 2010-07-13 08:06 / 评论数( 1 ) Google在中国转鈦? / 2010-07-09 17:30 / 评论数( 4 ) 足球隨想:美国后来居上的教训 / 2010-07-06 08:10 / 评论数( 0 ) 上帝之哨 / 2010-06-29 07:58 / 评论数( 0 )

杜光:连拉屎放屁也要管起来

我们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而且都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居然被认为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以致有劳维稳办这个权威机构下文件、发指令,查禁我们的聚会,而且惊动这么多单位的领导人出来挡驾,这岂不太高抬我们的能量了吗?我们真担当不起啊! ...

BBC中文:“绿坝”分析:“洪水”未退“绿坝”先溃

但如何界定不良信息?判定一个网站是否色情和暴力、应该被过滤的规则由谁来制定?这都是值得由公众探讨和商榷的问题。 包括《中国青年报》在内的一些官方媒体也质疑哪部法律赋予了工信部提倡普及过滤软件的权利,并称这种权力不能强制性地进入百姓私生活之中,无论其初衷是多么良好,都不应该随意强制。 广州暨南大学欣慰恩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董天策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从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这一点出发来过滤一些不良信息是一种必要的管理手段。但是这里面的一个最大难点就是如何界定不良信息。 在他看来,这在技术层面上似乎很好确定,但实际上整个社会对什么是不良信息的认定是一个相当困难的问题,判定标准的尺度很难把握。 他说,要在这一问题上达成一个社会共识或者说靠技术来解决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强烈反弹 工信部在2009年5月19日下发《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要求7月1日以后,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出厂前需预装一款名为“绿坝-花季护航”(软件下载) (以下简称绿坝)的绿色上网过滤软件,而进口计算机在我国销售前也将预装该软件。 尽管工信部负责人说,此软件对用户上网行为不进行任何监控,也不搜集任何用户信息。但这一指令受到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弹,中国社科院政府政策系博士马光远的观点说,“家里是否上锁是我的自由”,在行使统一的要求时,应该有法律依据。 而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吕京建也认为,要让社会普遍使用一种电脑软件,应该公开听证。 在民意强烈反弹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不得不放弃在所有国内销售的电脑上预装该软件的计划。把绿坝软件免费安装范围缩小到学校、网吧。 董天策教授也承认,政府在最初推广绿坝软件时的确有些缺乏经验,操之过急。 他说,经过一年的实践,可能发现过滤软件本身还有存在很多问题。而当初让全社会所有人都接受采纳一个尚不成熟的技术这本身就是一个不明智的做法。 他认为,政府现在也是学习当中不断地吸取经验教训,不断地进步。 问题不断 自“绿坝”工程起步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在这期间,除了遭遇许多网民的抵制以外,不少网民还对“绿坝”软件屏蔽网上色情材料的功效提出质疑,说一些不该删除的内容被删除,一些该删除的内容却没被删除。 此外,一些网民还在网上展开人肉搜索,查出两家中标公司的核心人物与负责招标的政府部门之间的人际关系,爆出“绿坝”软件招标过程中有商业利益链之嫌。 好像这一切还不够,今年一月美国加州一家专门开发网络过滤软件的电脑公司Cybersitter公司指控称,“绿坝—花季护航”软件中有3000行指令码是从该公司的软件非法抄袭的。 中国金惠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晨民针对此事作出正面回应称:“绿坝与美国公司软件的黑名单地址库确有‘类似之处’,但是我们没偷他们的软件代码!” Cybersitter向加州中区联邦地方法院西部分区提出诉讼,向中国政府等10名被告提出诉讼,索偿22亿美元。 物极必反? 大陆青年作家韩寒曾在去年绿坝软件刚刚面世时发表博文,为绿坝软件勾勒出一幅极具讽刺意味的“发展蓝图”。 文中说,2009年出台的绿坝软件为实验版;2011年将推出正式版的绿坝二代;2013年版的第三代绿坝软件属智能版;2015年绿坝四代超级智能版上市,其性能超过前几代。但是,2019年相关部门终于废弃了第四代绿坝,原因是在一天夜里绿坝系统擅自将天安门上的毛泽东像换成自己的绿坝牌商标。 寓言并未就此结束,韩寒最后写到,2020年绿坝全新版-绿爷诞生,绿爷将不会对任何电子产品产生效果,它将直接移植入新生儿的脑中…… 现在看来,实验版绿坝还没有过渡到正式版便已夭折。真可谓,色情暴力的“洪水猛兽”未退,抵制它们的“绿坝护航”却先决堤。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