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

All

Latest

编程随想 | 中共的“切尔诺贝利时刻”——武汉肺炎疫情随想

文章目录 ★【朝廷高层】早就知道疫情的严重性 ★湖北省政府的新闻发布会——【弱智程度】堪称“教科书级” ★湖北的无能,折射出【整个官僚系统】的无能 ★武汉肺炎的严重程度,远超2003年的“非典”(SARS) ★被【瞒报】的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民间怨恨 ★疫情的后续影响——【全行业】的打击 ★疫情的后续影响——进一步刺激【产业链转移】 ★国难当头,习特勒在干啥? ★习特勒的政治风险 ★2019肺炎疫情——天朝的“切尔诺贝利事件” ★舆情的转变...

编程随想 | Overthrow CPC: 郭文贵“不反习”、“不反共”?

习以反腐为荣,于是郭文贵说中国是以贪反贪。 习以王岐山为打手清算政敌,于是郭文贵疯狂爆料老王。 习强调不得妄议中央,于是郭文贵决定十九大同步召开发不会对会议进程进行点评。 习一改江湖时代的风格,重新强调共产主义,于是郭文贵说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主义、骗子主义。 习欲遣返红通贪官,于是郭文贵向红通人员传授政庇经验。 习接见周小平,于是郭文贵炮火猛轰周带鱼。 习欲树立个人权威,于是郭文贵说他就是个傀儡。 习欲树立自己清廉的形象,于是郭文贵多次点名有些料不能爆,因为涉及“最高领导人”。 习欲集权,于是郭文贵喊话:如果习要当小毛泽东,他就是习最大的敌人。

编程随想:聊聊“赵家人”走红网络的重要意义

在之前的“江/胡”时代,网络上也曾经出现过好些个政治方面的流行语,比如:“江蛤蟆、戴三个表、胡面瘫、河蟹、温影帝、草泥马、五毛党”。不过捏,之前这些流行词,要么单纯依靠“谐音”,要么是通过“绰号”来嘲讽中共领导人。总体而言,深刻性不够。 而“赵家人”这一系列流行语,则深刻地体现出——“权贵与民众的对立”、“权贵才是中国的统治阶层”。

编程随想|回顾六四系列29:五·四之后,朝廷高层的动态

  前几天在准备“Google Code 到 GitHub 的迁移”,花了不少时间。导致本文没能赶上6月4日发出。向本系列的热心读者表示抱歉 :(  套用一句评书的常用语——“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在本系列的上一篇,俺介绍了“五四大游行”之后,学运转入低潮。今天这篇,俺来介绍一下:在这段期间,朝廷高层的各种活动。★台面上的几次会议   首先来聊一下“五四”之后,朝廷高层的几次会议。这部分相当于流水帐,让列位看官大致了解当时朝廷高官在忙些啥。◇5月6日——赵紫阳谈“新闻改革”   这天上午,赵紫阳找胡启立和芮杏文谈了关于“新闻改革”的事情。俺提醒一下:“胡启立、芮杏文”两人都是铁杆改革派,算是赵紫阳这边的人。胡启立是政治局常委,芮杏文是中央书记处书记。   关于这个会议,在《改革历程——赵紫阳回忆录》一书中只是一笔带过(如下):当时学生要求解决另一个社会关心的热点问题是新闻自由问题,我在5月6日找胡启立、芮杏文专门讨论了新闻改革的问题,提出制订新的新闻法着眼点应当是适当放宽新闻报道和言论的尺度。  不过捏,在《天安门文件》中,有比较详细的会议记录,俺摘录其中一部分(粗体是俺加的):胡启立:「这次学潮中,学生们非常强烈的一点就是要求新闻界对他们的游行等活动进行如实报导。学生们对新闻报导的不满,一开始主要是对四月十九、二十日晚学生在新华门前静坐示威的报导不满,认为新华社的报导过于片面。接下来就是对《四二六社论》的强烈不满,认为对学生的定性是完全错的。接着就是上海《世界经济导报》被整顿一事传得纷纷扬扬。新闻界在这次学潮中承受的压力很大。学生们提出新闻要讲真话的强烈呼吁,在新闻记者中引起很大反响。一些记者对报社领导扣压有关学潮的报导很有意见,连新华社、人民日报社都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在四月二十七日,我们开了一个会,把几大家新闻单位的负责人都召集来了。会上,他们强烈要求对这次学潮报导的分寸,中央要有一个明确意见。所以我在会上说了一条原则,就是在报导学潮这个问题上,报社主编有权决定可以报导什么,或不报导什么。不一定事事都要请示。」赵紫阳:「我看这几天的新闻,放开了一点,对游行作了报导。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映嘛。新闻公开程度增加一点,风险不大。」 芮杳文:「我也跟启立同志汇报过这个问题。新闻要讲真话,要使之真正成为党的喉舌、人民的喉舌,要让老百姓相信。现在,我们自己的新闻记者就不相信自己。四日有二百多名新闻记者上街游行,打出的主要标语就是:新闻要说真话,新闻属于人民。其中有一条激烈的标语上写着:不要逼我造谣。这除了说明这次学潮已开始波及新闻界,需要引起中央高度重视外。我们的新闻体制的确需要尽快改草,不能几十年一贯制。」 赵紫阳:「这几天听了不少反映,看了不少报告,我觉得新闻改革既是大势所趋,也是人心所向。面对国内人心所向,面对国际进步潮流,我们只能因势利导。要向首都新闻单位的主要负责同志讲清楚,新闻报导一定要说真话,千万不能制造假新闻,不能隐瞒事实。新闻报导要真正做到:客观、全面、真实、及时,这也是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一部份。」 胡启立:「据新华社反映,这几天首都新闻界正在发起一场新闻记者签名活动,要求与我们对话。」赵紫阳:「我们欢迎各种形式和层次的对话。与新闻记者进行对话,倾听他们的呼声,了解他们的想法,有助于我们的新闻改革。当然,我们对一些过激的言论要提出忠告和批评。今后,在处理一些敏感的新闻事件时,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千万不能匆忙、草率地简单下结论。《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搞得我们很被动,原因就在这里,要引以为鉴。」   俺又对照了陆超祺写的《六四内部日记》。陆超祺是《人民日报》副总编,他写的日记中(此书62页)有提到——5月8日胡启立给《人民日报》的“老钱”打电话,落实“新闻改革”的相关事宜。   除了陆超祺的《六四内部日记》,《李鹏日记》也提及此事(如下):今天(编程随想注:5月7日)中共中央宣传口开了会,有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宣部、广电部等单位的负责人参加。胡启立、芮杏文、阎明复到会,由胡启立传达赵紫阳的指示。......这两天新闻报道本来就向动乱分子一边倒,赵紫阳还嫌不足,还要新闻界把动乱之火再次煽动起来。  《六四内部日记》和《李鹏日记》,从另一个侧面反应出改革派确实想改革当时的新闻审查制度。上述这4本书相互印证,也说明《天安门文件》不像是凭空编造的。因为《天安门文件》出版于2001年,时间上远远早于另外几本书。如果是空口瞎编,很难做到相互印证。   根据俺看过的各种资料,在赵紫阳从北朝鲜访问归来之后,天朝的新闻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宽松局面。其“宽松”的程度,不仅远远超过“毛时代”,也远远超过“江蛤蟆、胡面瘫和习呆呆”三人主政的时期。非常可惜的是,这种宽松的局面,仅仅维持了不到半个月。◇5月8日——赵紫阳主持“政治局常委会”   在这天开了“政治局常委会”,听取北京市关于学潮的汇报。汇报人是“李锡铭、陈希同”两人,分别代表北京市委和北京市政府。   当时的政治局常委有5人(排名分别是: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都参会,另外,杨尚昆、薄一波等少数几个元老也列席。   李陈二人汇报完之后,常委们和元老们就各自发表意见——主要是围绕“新闻改革”和“廉政建设”。因为这两条是学生重点关注的。  赵紫阳先发言,俺摘录其中部分(如下):这次学潮的发生,实际上是近年来国内外多种因素积累和演化的结果,它的社会背景十分复杂,主要有以下几点:一,由于近年社会中分配不公,导致两极分化现象,使少数人暴富,这中间包括一些政府官员和干部子弟。这一现实,使不少人对现行制度的社会主义性质产生怀疑。二,由于我们工作中的一些失误,使人民群众对党的方针政策的信任程度大为降低。三,通货膨胀直接影响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引起人民群众广泛的不满。所以,这次学潮在人民群众中产生了很大影响。为了及时有效地平息这次学潮,解决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应该在廉政和民主建设方面办几件实事,使群众看到我们正在做出努力。......我的基本想法是,把廉政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件大事来抓,把廉政同民主、法制、公开性、透明度、群众监督、群众参与等密切结合起来。 当前,在廉政建设方面,我的初步想法是:国务院尽快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清理整顿公司的情况;(编程随想注:此处提及的“公司”指“官倒公司”)公布副部长以上高级干部的收入和身世;(编程随想注:这条相当于部分引入“官员财产公开”)取消八十岁(或七十五岁)以下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特供”;(编程随想注:为啥特地强调在某个年龄之下?因为连赵紫阳也不敢得罪“八大元老”)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专门委员会,对涉及高干及其家属的举报案件进行独立调查;在广泛讨论的基础上,制定新闻法和游行示威法等等。我建议把今天会议的讨论内容放到政治局的会议上再进行讨论,以便提出更加全面有力的方案。  老赵提的这几条关于“廉政建设”的想法,随着几天之后老赵黯然下台,全都不了了之。  除了赵紫阳的发言提到腐败问题,杨尚昆也提了。他的发言如下:这次学潮,流传着一张在社会上传播很广的所谓的“亲官图”或叫作“革命关系图”。 图中罗列了高干子弟担任省军级以上高级官职的亲属谱系。这张图在社会上传播极广,已达到臭名昭著、大失民心的地步。小平同志也听说了,非常生气。我看了此图,里面所列有真有假。这是对党和政府威信的极大损害。我认为,有必要在适当场合对此加以澄清。 我认为,高干子女中有德有才的,完全可以与平民子弟同等资格担任高级干部。问题是必须保证。同等资格。这一点,很多老百姓对此不相信。在政治改革中,应当建立制度化选拔和提升干部的方式,使无论高干子弟还是平民子女,其中的优秀分子都能有平等的机会,根据德才标准,担任高级职务。目前由于缺乏这一制度,事实上使许多担任高级职务的高干子弟在人民群众中受到广泛嘲骂。他们即使自己工作很有成就,人民群众也会认为他只是沾老子的光当官而已。所以,我们同样要尽快建立这样一种公开选拔任用干部的制度。  从杨尚昆这段话可以看出如下几点: 1.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