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

All

Latest

编程随想 | Overthrow CPC: 郭文贵“不反习”、“不反共”?

习以反腐为荣,于是郭文贵说中国是以贪反贪。 习以王岐山为打手清算政敌,于是郭文贵疯狂爆料老王。 习强调不得妄议中央,于是郭文贵决定十九大同步召开发不会对会议进程进行点评。 习一改江湖时代的风格,重新强调共产主义,于是郭文贵说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主义、骗子主义。 习欲遣返红通贪官,于是郭文贵向红通人员传授政庇经验。 习接见周小平,于是郭文贵炮火猛轰周带鱼。 习欲树立个人权威,于是郭文贵说他就是个傀儡。 习欲树立自己清廉的形象,于是郭文贵多次点名有些料不能爆,因为涉及“最高领导人”。 习欲集权,于是郭文贵喊话:如果习要当小毛泽东,他就是习最大的敌人。

编程随想:聊聊“赵家人”走红网络的重要意义

在之前的“江/胡”时代,网络上也曾经出现过好些个政治方面的流行语,比如:“江蛤蟆、戴三个表、胡面瘫、河蟹、温影帝、草泥马、五毛党”。不过捏,之前这些流行词,要么单纯依靠“谐音”,要么是通过“绰号”来嘲讽中共领导人。总体而言,深刻性不够。 而“赵家人”这一系列流行语,则深刻地体现出——“权贵与民众的对立”、“权贵才是中国的统治阶层”。

编程随想|回顾六四系列29:五·四之后,朝廷高层的动态

  前几天在准备“Google Code 到 GitHub 的迁移”,花了不少时间。导致本文没能赶上6月4日发出。向本系列的热心读者表示抱歉 :(  套用一句评书的常用语——“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在本系列的上一篇,俺介绍了“五四大游行”之后,学运转入低潮。今天这篇,俺来介绍一下:在这段期间,朝廷高层的各种活动。★台面上的几次会议   首先来聊一下“五四”之后,朝廷高层的几次会议。这部分相当于流水帐,让列位看官大致了解当时朝廷高官在忙些啥。◇5月6日——赵紫阳谈“新闻改革”   这天上午,赵紫阳找胡启立和芮杏文谈了关于“新闻改革”的事情。俺提醒一下:“胡启立、芮杏文”两人都是铁杆改革派,算是赵紫阳这边的人。胡启立是政治局常委,芮杏文是中央书记处书记。   关于这个会议,在《改革历程——赵紫阳回忆录》一书中只是一笔带过(如下):当时学生要求解决另一个社会关心的热点问题是新闻自由问题,我在5月6日找胡启立、芮杏文专门讨论了新闻改革的问题,提出制订新的新闻法着眼点应当是适当放宽新闻报道和言论的尺度。  不过捏,在《天安门文件》中,有比较详细的会议记录,俺摘录其中一部分(粗体是俺加的):胡启立:「这次学潮中,学生们非常强烈的一点就是要求新闻界对他们的游行等活动进行如实报导。学生们对新闻报导的不满,一开始主要是对四月十九、二十日晚学生在新华门前静坐示威的报导不满,认为新华社的报导过于片面。接下来就是对《四二六社论》的强烈不满,认为对学生的定性是完全错的。接着就是上海《世界经济导报》被整顿一事传得纷纷扬扬。新闻界在这次学潮中承受的压力很大。学生们提出新闻要讲真话的强烈呼吁,在新闻记者中引起很大反响。一些记者对报社领导扣压有关学潮的报导很有意见,连新华社、人民日报社都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在四月二十七日,我们开了一个会,把几大家新闻单位的负责人都召集来了。会上,他们强烈要求对这次学潮报导的分寸,中央要有一个明确意见。所以我在会上说了一条原则,就是在报导学潮这个问题上,报社主编有权决定可以报导什么,或不报导什么。不一定事事都要请示。」赵紫阳:「我看这几天的新闻,放开了一点,对游行作了报导。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映嘛。新闻公开程度增加一点,风险不大。」 芮杳文:「我也跟启立同志汇报过这个问题。新闻要讲真话,要使之真正成为党的喉舌、人民的喉舌,要让老百姓相信。现在,我们自己的新闻记者就不相信自己。四日有二百多名新闻记者上街游行,打出的主要标语就是:新闻要说真话,新闻属于人民。其中有一条激烈的标语上写着:不要逼我造谣。这除了说明这次学潮已开始波及新闻界,需要引起中央高度重视外。我们的新闻体制的确需要尽快改草,不能几十年一贯制。」 赵紫阳:「这几天听了不少反映,看了不少报告,我觉得新闻改革既是大势所趋,也是人心所向。面对国内人心所向,面对国际进步潮流,我们只能因势利导。要向首都新闻单位的主要负责同志讲清楚,新闻报导一定要说真话,千万不能制造假新闻,不能隐瞒事实。新闻报导要真正做到:客观、全面、真实、及时,这也是我国民主政治建设的一部份。」 胡启立:「据新华社反映,这几天首都新闻界正在发起一场新闻记者签名活动,要求与我们对话。」赵紫阳:「我们欢迎各种形式和层次的对话。与新闻记者进行对话,倾听他们的呼声,了解他们的想法,有助于我们的新闻改革。当然,我们对一些过激的言论要提出忠告和批评。今后,在处理一些敏感的新闻事件时,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千万不能匆忙、草率地简单下结论。《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搞得我们很被动,原因就在这里,要引以为鉴。」   俺又对照了陆超祺写的《六四内部日记》。陆超祺是《人民日报》副总编,他写的日记中(此书62页)有提到——5月8日胡启立给《人民日报》的“老钱”打电话,落实“新闻改革”的相关事宜。   除了陆超祺的《六四内部日记》,《李鹏日记》也提及此事(如下):今天(编程随想注:5月7日)中共中央宣传口开了会,有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宣部、广电部等单位的负责人参加。胡启立、芮杏文、阎明复到会,由胡启立传达赵紫阳的指示。......这两天新闻报道本来就向动乱分子一边倒,赵紫阳还嫌不足,还要新闻界把动乱之火再次煽动起来。  《六四内部日记》和《李鹏日记》,从另一个侧面反应出改革派确实想改革当时的新闻审查制度。上述这4本书相互印证,也说明《天安门文件》不像是凭空编造的。因为《天安门文件》出版于2001年,时间上远远早于另外几本书。如果是空口瞎编,很难做到相互印证。   根据俺看过的各种资料,在赵紫阳从北朝鲜访问归来之后,天朝的新闻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宽松局面。其“宽松”的程度,不仅远远超过“毛时代”,也远远超过“江蛤蟆、胡面瘫和习呆呆”三人主政的时期。非常可惜的是,这种宽松的局面,仅仅维持了不到半个月。◇5月8日——赵紫阳主持“政治局常委会”   在这天开了“政治局常委会”,听取北京市关于学潮的汇报。汇报人是“李锡铭、陈希同”两人,分别代表北京市委和北京市政府。   当时的政治局常委有5人(排名分别是: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都参会,另外,杨尚昆、薄一波等少数几个元老也列席。   李陈二人汇报完之后,常委们和元老们就各自发表意见——主要是围绕“新闻改革”和“廉政建设”。因为这两条是学生重点关注的。  赵紫阳先发言,俺摘录其中部分(如下):这次学潮的发生,实际上是近年来国内外多种因素积累和演化的结果,它的社会背景十分复杂,主要有以下几点:一,由于近年社会中分配不公,导致两极分化现象,使少数人暴富,这中间包括一些政府官员和干部子弟。这一现实,使不少人对现行制度的社会主义性质产生怀疑。二,由于我们工作中的一些失误,使人民群众对党的方针政策的信任程度大为降低。三,通货膨胀直接影响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引起人民群众广泛的不满。所以,这次学潮在人民群众中产生了很大影响。为了及时有效地平息这次学潮,解决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应该在廉政和民主建设方面办几件实事,使群众看到我们正在做出努力。......我的基本想法是,把廉政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件大事来抓,把廉政同民主、法制、公开性、透明度、群众监督、群众参与等密切结合起来。 当前,在廉政建设方面,我的初步想法是:国务院尽快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清理整顿公司的情况;(编程随想注:此处提及的“公司”指“官倒公司”)公布副部长以上高级干部的收入和身世;(编程随想注:这条相当于部分引入“官员财产公开”)取消八十岁(或七十五岁)以下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特供”;(编程随想注:为啥特地强调在某个年龄之下?因为连赵紫阳也不敢得罪“八大元老”)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专门委员会,对涉及高干及其家属的举报案件进行独立调查;在广泛讨论的基础上,制定新闻法和游行示威法等等。我建议把今天会议的讨论内容放到政治局的会议上再进行讨论,以便提出更加全面有力的方案。  老赵提的这几条关于“廉政建设”的想法,随着几天之后老赵黯然下台,全都不了了之。  除了赵紫阳的发言提到腐败问题,杨尚昆也提了。他的发言如下:这次学潮,流传着一张在社会上传播很广的所谓的“亲官图”或叫作“革命关系图”。 图中罗列了高干子弟担任省军级以上高级官职的亲属谱系。这张图在社会上传播极广,已达到臭名昭著、大失民心的地步。小平同志也听说了,非常生气。我看了此图,里面所列有真有假。这是对党和政府威信的极大损害。我认为,有必要在适当场合对此加以澄清。 我认为,高干子女中有德有才的,完全可以与平民子弟同等资格担任高级干部。问题是必须保证。同等资格。这一点,很多老百姓对此不相信。在政治改革中,应当建立制度化选拔和提升干部的方式,使无论高干子弟还是平民子女,其中的优秀分子都能有平等的机会,根据德才标准,担任高级职务。目前由于缺乏这一制度,事实上使许多担任高级职务的高干子弟在人民群众中受到广泛嘲骂。他们即使自己工作很有成就,人民群众也会认为他只是沾老子的光当官而已。所以,我们同样要尽快建立这样一种公开选拔任用干部的制度。  从杨尚昆这段话可以看出如下几点: 1.

编程随想 | 呼之欲出的大老虎—徐才厚和令计划都不算啥

“康师傅方便面”被“刁包子”干掉之后不久,徐才厚和令计划也相继倒台。对后面这俩人,俺都没有写相关的政治八卦博文——因为这两只都【不是】大老虎,不值一提。   再重申一下俺对老虎级别的定义:   在任或退休的【政治局常委】,才有资格称“大老虎”(比如:周永康)   在任或退休的普通【政治局委员】,只能称“中老虎”(比如:薄熙来、徐才厚)   至于普通的【中央委员】,那就只够得上“小老虎”的级别啦(比如:令计划)  今天俺要聊的,是下一只大老虎的热门人选——曾庆红。★曾庆红的发迹史   先从曾庆红的发迹史开始说起。   这家伙是正宗的红二代太子党。如果你熟悉中共早期党史,应该听说过他老爹曾山。中共掌权后,曾山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部长”这样的重要职务,足见其党内资历。   80年代初期,文革刚结束不久,官员奇缺(很多官员都在文革中被整死整残)。当时上海市委计划培养一批年青干部,作为“第三梯队”。在这批人里面,有三人是重点培养对象,其中之一就是曾庆红(曾山之子)。另两人分别是:李源朝(上海副市长李干成之子)和梁平波(上海副市长梁国斌之子)——从这里,大伙儿就可以看出朝廷官员是如何“任人唯亲”的。   曾庆红成了重点培养对象之后,当然就官运亨通。到了80年代中期(85年、86年),已经官至上海市委组织部部长、上海市委秘书长、上海市委副书记。到了80年代后期,曾庆红已经成为当时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的重要亲信。   后来在1989年发生了六四事件(有兴趣的同学可参见《回顾六四》系列),江蛤蟆意外地成为总书记,调任中央。据说当时老江只带了一个下属去北京,那人就是曾庆红。由此可见曾庆红在江蛤蟆眼中的地位。   刚到北京的时候,曾庆红就被委以“中央办公厅副主任”。1993年升为中办主任(这个官职,号称大内总管,令计划倒台前,也是这个官)。   等到90年代中期,邓太上皇翘辫子,江蛤蟆成为实际上的一把手,曾庆红自然也更上一层楼。历任中组部(吏部)部长、中央党校(国子监)校长、政治局常委。★去年,曾庆红已经显露不妙的迹象   早在去年4月份,俺就发了一篇博文《为啥周永康案还不公布?另八卦一下后续大老虎的热门人选》。其中提及曾庆红不妙的5个迹象。考虑到某些读者没有看过去年那篇,俺再转述如下:  迹象1  (2014年)3月9日开两会的时候,习近平发了一通讲话,标题是“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朝廷喉舌人民网的报道在“这里”)。最近几年来,“鲁能私有化”应该是规模最大的国有资产流失案例之一。所以坊间猜测,习包子这句话就是针对曾庆红家族。  (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是山东鲁能集团私有化的幕后操盘手。鲁能集团【超过700亿元】的资产仅以【37亿元】贱卖。有兴趣的同学请看《财经》杂志的专题报道《谁的鲁能?》)  迹象2  (曾庆红侄女)曾宝宝的“花样年控股”与吴兵的“中旭系”有密切的生意往来。比如花样年控股成立的“成都子公司”,“中旭投资”也进行注资。而吴兵号称是周永康家族的管家,周永康家族的很多生意(包括洗钱)都跟吴兵的“中旭系”有牵连。吴兵本人早在2013年就被双规了。  迹象3  去年(2013年)10月15日是习仲勋(包子他爹)诞辰100周年,朝廷开了一个座谈会,据说红二代/红三代悉数到场(怎么着也得给当今皇上面子啊)。  但是有两个家族(薄一波家族、曾山家族)没去捧场。因为薄熙来被重判,薄一波家族没人到场是情理之中;但是曾山家族那么多红二代、红三代,一个都没来,就很值得玩味了。  迹象4  3个月前(2014年1月9日)香港影视大亨邵逸夫过世,相关的朝廷官员纷纷发去唁电,但是不见曾庆红。要知道曾庆红从2003年开始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主管港澳工作。他不发唁电,很反常。与之对比,其它牵涉“港澳”和“统战”的中央官员都发了唁电(相关报道参见中国新闻网“这里”)。  迹象5  广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王晓玲前几天被实名举报(牵涉广东传媒的内幕交易)。这位王晓玲是曾庆红老婆王凤清的侄女。举报人是《广州日报》社长、广州日报报业集团董事长戴玉庆夫妇。  (2014年)3月底,东莞市中院开庭审理戴玉庆受贿案。戴玉庆突然当庭翻供,紧接着当庭检举广州纪委书记王晓玲的违法违纪行为。到了4月下旬,戴玉庆的老婆向中央巡视组举报王晓玲涉嫌内幕交易(中国新闻网的报道在“这里”)。  有传闻称,戴玉庆夫妇的举报是得到了某些高层人士的授意。★中纪委官网的文章——用“庆亲王”影射“曾庆红”   春节前后,中纪委的官网接连发了两篇文章。标题及链接如下: 《腐败没有"铁帽子王" 反腐败绝不封顶设限》 《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   这两篇文章(尤其是后一篇)已经包含了相当明确的信息,指向了曾庆红。因为文中所指的“庆亲王”,不由得让人想起“曾庆红”——除了两人名号中都带有“庆”字,还有其它很多相似之处。下面俺来解读一下。◇相似之处——裸官   中纪委文章的标题特地强调了庆亲王是【大清裸官】。咱们来对照一下曾庆红。   他的儿子曾伟、儿媳妇蒋梅(原央视主持人)都已经移民澳洲了。不光移民,曾伟夫妇在澳洲还干了一件牛逼的事情(以下摘自维基百科,粗体是俺加的):据媒体报道,2007年,其儿子曾伟移民澳大利亚。2008年,斥巨资3240万澳币(约300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2.5亿元)购买悉尼的一处房产,是 Point Piper 区的著名豪宅“葵阁墨”(英文名:Craig-Y-Mor),创下了澳洲房产销售价格的第三高纪录。此夫妇还在2005年购买了利物浦(Liverpool)街价值$100万澳元的公寓,曾伟以其妻子的名义购买。2010年4月24日,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亦报道。《华盛顿邮报》2014年6月17日刊出A·奥德赛·派崔克(A.Odysseus Patrick)的报导《中国权贵接手悉尼百年豪宅》(For a century, the mansion sat above Sydney Harbor. Then China’s nouveau riche arrived),披露了披露了这件事的原委。此豪宅2014年5月正在按计划拆毁新建中,所以总投资要大于旧房屋的购买价格。  除了自己的儿子儿媳,曾庆红几个兄弟的子女,也都移民海外了。   这不就是典型的“裸官”吗?!◇相似之处——卖官   中纪委的文章有如下一段(粗体是俺加的):说庆亲王没本事还真有点冤枉,至少他的理财水平出类拔萃。清朝中央政府官员工资并不高,要想理财,先要解决无财可理的问题。对此,监察机关直指庆亲王“细大不捐”,大钱不怕多,小钱不嫌少。他的生财之道就是卖官,明码标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卖好得很。中层干部段芝贵送上白银10万两,立马买到了黑龙江代理巡抚。这样的事情多了,社会上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庆氏公司总经理!  作为对比,咱们来看看曾庆红——他最得意的时期,正好是中组部部长。中央组织部专门管党内官员的任命,形同古代的“吏部”。要说到“卖官”,有哪个官员能比得上中组部部长捏?◇相似之处——与“一把手”关系密切   中纪委的文章提到了庆亲王跟老佛爷(慈禧)具有非比寻常的密切关系。俺引述如下(粗体是俺加的):为了讨老佛爷喜欢,他竟然把麻将牌引入宫中,手把手地将搓麻技艺推广到人,从宫女到太监,无不乐此不疲。当时大清正是内外交困,慈禧需要舒解心情,所以对麻将引进工作十分满意。当然,这只是第一步。庆亲王不时让他的一个小老婆进宫,不是陪老佛爷、就是陪老佛爷身边工作人员来两圈。这位女士每次进宫陪打,随身带去的银票总是不够输。功夫不负有心人,庆亲王因此不断得到提拔重用。有人实在看不下去,郑重提出批评意见。慈禧耐心地做人家思想工作:“他啥水平我能不知道吗?但是看来看去,还是他贴心。”  前面介绍曾庆红发迹史的时候,已经提到了他与老江的密切关系。◇相似之处——慈禧与蛤蛤   最后,还有一个比较隐蔽的影射——关于慈禧与江蛤蟆。   慈禧搞垂帘听政,读过中学历史的同学都晓得。当时的慈禧属于实际上的一把手,而光绪如同傀儡。   再来对照一下老江。   虽然它在2002年卸任,由胡面瘫接替裆中央总书记。但是老江依然处处插手政务,9个政治局常委里面,(除了胡温两人)其它7个都是老江的人马。中央军委副主席,拖到2004年才让胡面瘫接任(当时还美其名曰:“扶上马,送一程”)。搞得面瘫只做了8年军委主席。不仅如此,很多军中事务都要请示蛤蟆。身为中央军委主席的面瘫,反而根本说不上话。   这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现代版慈禧”吗?★聊聊“江习斗”   习包子上台2年,已经通过行动充分表面——自己不愿像胡面瘫那样当傀儡。而老江又不甘心放弃到手的权力(权力是权贵的命根子)。所以江习之间,肯定会有派系冲突滴。   其实双方的较量,早就已经开始了。大伙儿可以参见俺的另一篇博文《党国喉舌反遭多次封杀,朝廷高层权斗日渐激烈》。这篇写于2014年8月,当时俺就指出:刘云山是中宣部(俗称“真理部”)的后台,而老江是刘云山的后台。正是因为有老江撑腰,真理部才敢封杀习包子在党内高层的公开讲话(“626讲话”)。   老江经营多年,树大根深;而习包子上台才2年,根基不稳。如果习包子从老江派系的外围入手,一个个搞,那要搞到猴年马月啊?所以习包子很可能采用比较冒险激进的方式,直接搞老江派系的几个核心人物。如果核心人物搞掉了,外围的人马不攻自破。而曾庆红号称是蛤蟆的军师兼大管家——毫无疑问是核心人物。   另外,习包子对军方的清洗,也采用类似的套路(擒贼先擒王),一上来就把徐才厚打倒。接下去很快就轮到郭伯雄了——官方消息: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前几天(2月)已经被双规,不信请看朝廷喉舌昨天(3月2日)的报道《军队近期查处军级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情况》。徐郭二人都是胡面瘫主政时期的军委副主席,都是老江一手提拔的——可算是老江在军中的核心人物。  顺便说一下昨天刚看到一则新闻,来源是香港的《争鸣》杂志。该杂志提到说:1月份的中纪委第五次会议后,江泽民致信中共政治局、中纪委,表示担心“反腐”时间过长会给中共党内造成“动荡”。  显然,老江已经坐不住了,估计会采取一些动作(不过捏,党内高层的“动作”,咱们屁民未必能看到)。  自从2012年2月,王立军夜奔美国领事馆,到现在已经超过3年了。这期间,狗咬狗的宫廷大戏,连绵不绝。接下来,很可能又要到一个小高潮了——就看包子能否扳倒蛤蛤的管家曾庆红。如果曾庆红倒了,蛤蛤就悬了。所以,蛤蛤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必将全力反扑。  俺个人比较希望:双方公开翻脸,进而导致朝廷高层的分裂。出现这种局面有可能会让朝廷提早崩溃(苏共就是这样崩盘的)。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党国喉舌反遭多次封杀,朝廷高层权斗日渐激烈为啥周永康案还不公布?另八卦一下后续大老虎的热门人选八卦一下周永康那些破事儿——他的家族、朋党、生意、情妇(多图)习包子露馅——习近平在内的权贵家族如何转移巨额海外资产曝光天朝权贵——《太子党关系网络》2.2 版本发布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5/03/Big-Tiger-Zeng-Qinghong.html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