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何清涟:社会共识完全破裂——从柴静纪录片的遭遇说起

柴静关于雾霾的专题纪录片《穹顶之下》,是一部不错的雾霾科普片,如果说数据之类让观众不能产生直观印象,那么当她谈到自己找北大实验室主动要求当实验者时,研究员告诉她这个实验没法做,因为实验时要设一个伦理安全值,结果是实验室的空气比外面要好。这个细节,足以让中国人清晰地认识到自身生存环境的危险性。国人共享一国空气,无人能够逃避。在社会共识严重破裂的今日中国,这一问题本应最容易达成社会共识,但对柴静纪录片的相关讨论,表明中国社会已完全无法取得任何社会共识。阴谋论与变相维稳论各种指责很多,一条被做成图片广泛转发短文是阴谋论的代表:“柴静的纪录片表明官方已经可以熟练利用互联网舆论进行官民互动,是好事。片子传递出的价值观,也是好的。片子也是好片子。有人为柴静的未来担心,那真是没看懂整个故事的情节:1、新环保部长刚刚上任。2、视频一出,人民日报等官媒力推。3、多位现任官员在片中接受采访。4、反腐矛头已经对准两桶油。5、之前网传两桶油要合并。6马上要开两会了。”阴谋论盛行,最强烈的意见是:柴静背后有支持力量,她是当局要利用她来打击周永康的一颗棋子。中石油、中石化的产品造成污染,其实是个老问题。多年来各地民众反抗的PX项目,基本都是中石化、中石油参建的。潘岳当年批评大型国企石化所建项目不少高污染项目,且建在江河旁边,是造成水污染的元凶之一。但雾霾的出现,据说有汽车尾气、工业污染排放、冬天取暖用煤、农村燃料种类等多种原因。因此,说《穹顶之下》是对准两桶油而来,实在算是超级发挥之论。有人进一步发挥说,从不报道污染事件的官媒这次大规模介入,足证这部片子是阴谋。这更是误会。近30年以来,中国官媒及各种市场化媒体,因身份与受限制级别不同,在政治与社会问题上取舍偏好有差别,但在环保问题上因为拥有一定程度的报道空间,几乎都比较努力。中央级媒体因为不受地方政府管辖,相对更有优势,因此在揭露地方环保缺失上能够做得更多。当年“太湖卫士”吴立红在一段时期内能够坚持下来,就是因为得到全国众多媒体的支持。还有人指责说为什么柴不报道土地污染及水污染,偏偏挑空气污染?我告诉她,土地与水污染报道很多,仅举一例,2006年中国官方投入十数亿,做了个土地调查,一直以事涉国家机密为由未公布,最后在媒体压力下,于2014年4月公布了数据,即1/5的耕地受到严重污染。财新网做了个系列报道,《大国土伤》;《上篇:一份迟来的报告》;《下篇:镉祸沉重》。柴静的遭遇说明再无任何社会共识知情权其实是民众的基本权利之一。几年前,当潘石屹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空气数据在微博上公布之时,人们发现自己被骗时很愤怒,纷纷要求环保局公布空气数据真相,为此还引发了中国外交部指责美国干预中国内政,不应该公布空气数据。当时人们认为,土地污染、水污染有地域性,导致民众的关心程度不同,只有空气是人人必须呼吸之物,因而也最容易达成集体行动。几年过去,摄制雾霾纪录片的柴静遭遇“变相维稳”的评价,从社会学角度解读,只能说中国社会利益分化极端严重,已经不可能再形成任何全社会共识。尤其是被严重边缘化的社会群体,目前已经有了“张献忠意识”,即不属于我的国家,早烂早好。在统治集团与这个群体之间,已经形成“你之机会,即我之不幸;我之灾难,即你之狂欢”的极端对立局面。至此,柴静纪录片涉及的雾霾已经退居次要地位,因为治理污染是个需要长期投入的巨大工程,被中国现代化列车甩落的群体已经不相信政府,也没耐心再等待下去。夏朝末期,君主夏桀残暴不仁,并将自己自比太阳,生存艰难的老百姓指着太阳骂:“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但这只是泄愤时的语言,因为事实是,王朝必将灭亡,人民还得继续生活。本朝的特殊问题是:新旧鼎革后,中国已经没有社会重建的资本,生存基座即生态环境已经遭受巨大破坏。为了阐述以下的观点,我先声明,对于中国污染的政治责任问题,几乎是我每篇涉及国土生态的文章都会谈到。最近一篇是《中国污染的共犯结构——中国2013“经济改革”的焦点(2)》民主化并不能让环境问题自动解决柴静纪录片引发的维稳论,背后涉及的是一个问题:现在促使中国政府治理环境,只会延长中共统治寿命。环境继续被糟蹋,会加速中共灭亡,等民主化了再治理。毫无疑问,中共总有一天会退出历史舞台(这一天也许在10年、20年或若干年之后来到),后中共时期的政府(假定是民主政府)如何面对这笔由中共遗留下来的巨大遗产,才是真正的问题。与权力对应的是责任,这份遗产除了统治这块土地的权力之外,还有水陆空立体污染的生态系统,污染引发的人体健康问题(每天正以8550人的速度产生癌症病人,以及各种因污染而造成的疾病),数量庞大的失业人口。这些问题并不因民主化就自动解决,能否解决好直接关系到人们对民主政治的信心。中国的污染有制度成因,这我在《公地的悲剧(一)中国人饮水早已不再安全》里已经谈过:一项资源或财产如果有许多拥有者,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有使用权,但没有权利阻止其他人使用,从而造成资源被过度使用,逐渐枯竭。过度砍伐的森林、过度捕捞的渔业资源及污染严重的河流和空气,都是“公地悲剧”的典型例子。之所以叫做“悲剧”,是因为每个当事人都知道资源将由于过度使用而枯竭,但每个人对阻止事态的继续恶化都感到无能为力,而且都抱着“及时捞一把”的心态加剧事态的恶化。假定将来中国民主化(包括土地私有化)了,污染并不会自动消失,一是要解决污染增量,这可以通过社区自治、公众参与、法治、自由媒体及政府监管等来解决;二是清理污染存量。即使控制住污染增量与人口规模,政治稳定,经济正常发展,这也将是一个长达百年的持续投入过程。以中国的现状而言,空气可能是最好治理的部分,APEC蓝与奥运蓝的出现,证明只要控制与改变中国人的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如工厂停产、机动车限制进城等,是可以做到的。往好里说,将来中国可能会改变,往坏里想,中国在经历一次大的经济萧条之后,中国人的生产模式与生活方式将被迫改变。难办的是土地污染与水污染,二者密切相关,因为水的来源一是地下水,二是地面水会通过雨水冲刷流到水里去。所以治水得先治土地。这方面的投入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介绍日本经验。之所以没介绍美国经验,是因为美国是通过化学作用加上自然净化,历时长达30-50年,中国没那么多土地可以闲置这么多年,也不可能投入那么多钱,所以只能学习日本的换土法。即便如此,中国学习起来也非常困难,因为污染土地的数量是日本的很多倍。这我在《土地治污:中国学日本经验之难》一文里已经说过。民主制只保证民众享有选举权与人权,但人权之一的环境权在中国的生态环境下不可能自动实现。所谓“公地的悲剧”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消费公地的人对污染环境都有责任,区别只是主从及责任大小问题。在此我借用刘业进【水知道我们的罪孽】做为本文结尾:“多年前汪丁丁写过一篇文章《水知道你的罪孽》,与柴静的观察如出一辙。我建议柴静下一个片子可以拍《水知道你的罪孽》。一切制度扭曲,一切价值观误导,一切信仰误导,最终可以通过我们每天呼吸的空气,每天饮用的水,我脚下的泥土,每天必需的食物,测量群体的罪孽。”

阅读更多

FindingSchool|Integrity—你在美国最重要的东西

2015年某月某日,美国某top 50寄宿高中正式决定开除三名中国留学生,包括一名junior,两名senior,且其中一名学生已被纽约某知名大学录取。他们为什么会受到如此严厉的处分?答案是很简单又很沉重的两个字—抄袭。 从国内的local school到美国寄宿高中学习的这大半年,有一点很大的感触就是制度的松弛。就以考试来说,在国内每个人都是正襟危坐,上有监控录像,四周被监考老师团团包围。相比之下国外的考试气氛却自由的多,数学考试到了就自己坐下来开始写题,老师常常不在教室,英语quiz老师还会带来饮料和零食,让我们一边吃一边思考。 客观来讲,想在美国考试上作弊实在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不用说平时作业了。大胆推测,绝大部分学校都有着投机取巧且屡试不爽的人存在。 中国化思维中,‌‌“投机取巧‌‌”虽然是个贬义词但却也包含着抓住机会,能巧干的意思。在国内时,一份作业两三个人分工合作完成实在是很稀疏平常的事情,甚至会被认为是一种‌‌“聪明‌‌”的学习方法。 然而到了美国,要记住这种‌‌“聪明‌‌”已经行不通了。也许在实际上很容易操作,然而在思想上,在西方思维中,这种‌‌“聪明‌‌”是不可原谅的。抱着侥幸心理却往往演变成一失足成千古恨。 如果还想这么‌‌“聪明‌‌”,就真的是一种‌‌“愚蠢‌‌”。 美国人到底有多看重integrity?从开头的那件事就可以窥见一斑。Integrity不仅仅在美国高中及大学生涯中十分重要,也是美国人道德素质最根本的标准之一。一个曾经有过不诚信举动的人,会被烙上终身的污点。 曾经有学长试图向网球教练解释田忌赛马的道理。在和其他学校打网球时,明知打不过,就应该派bottom去打对手的top,再用自己的top去打对方的bottom,增加胜利的可能性。 然而网球教练却说:‌‌“No. We don’t do things like that.‌‌” They just don’t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国维稳升级维安 创下20年最差纪录

中国民间网站民生观察工作室周一发布去年中国维稳与人权状况年终报告,据不完全统计,去年有2270人次被维稳监控,人权状况的后退和恶化是近二十多年来之最。中国已经正式从“维稳”时代进入到管控更加严厉的“维安”时代。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这个维稳体制越来越厉害,可以说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没有人性,是1989年以来最残酷的一年,非常有关注的必要,所以我们要发出我们的声音,这就是我们做这个报告的考虑。原来这个维稳体制还不够,效果有限,所以就上升到了国家层面的维安体制,标志着他们在这一块更重视,以后采取的行动也会更厉害。”(责编:胡汉强)

阅读更多

博谈网 | 党国新常态:2014年抓捕维权人士跃升72%

(博谈网记者欧阳剑编译报道)据《石英》(QUARTZ)2月4日报道,根据‌‌“中国维权‌‌”(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最新公布的数据,去年,中国至少抓捕关押了940名维护人权和公民权利的中国公民,比前一年增长了72%。该数字显示了批评家所说的中国政府对中国公民社会日益恶化的镇压。 中国当局的目标不仅是直言不讳的活动人士,也包括温和的环保人士,律师,作家和艺术家,这些人是中国共产党传统上不视为对其有威胁的人群。这其中包括徐晓(音),书籍和文化编辑;徐乃来(音),这名残疾上访者连同他8岁的女儿一起被关押;郭玉闪(音),一家智囊机构的负责人;浦志强,代表像艺术家艾未未这样的异见人士的顶尖律师。 该组织称,这些基于内地工作的人权组织收集的信息数据,并不意味着囊括了所有被关押人员的全部情况,而是用来说明历年的增幅情况。这份数据包括了为期5天或5天以上的抓捕案例。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镇压可能不是阶段性的,或是对像香港民主抗议活动这样具体事件的反应。在11月,习近平宣布了‌‌“中国经济出现的新常态‌‌”,他指的是放缓的经济增长。但是包括中国互联网评论员胡永(音)在内的批评家,认为收紧的知识分子空间也是中国政府对中国新常态认知的核心部分。 十月份,一家在德国新闻社工作的编辑助理被消失之后,上个月一位中国新闻助理在与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的采访时这样描述:‌‌“党一直在关押有叛逆政治观点的人,并且已经完成了抓捕有温和意见的人,现在开始抓捕那些只是张嘴讲话的人。‌‌” 原文阅读:China detained more than 900 human rights activists last year

阅读更多

博谈网|天天说钱:中国经济,暂时只能靠它了!

今天看到一个“大消息”:彭博新闻社称,中国国务院去年底已批准总投资额逾10万亿元人民币的七大类基础设施项目,其中今年投资超过7万亿元。消息称,中国政府批准了总投资超过10亿元的400个项目,这些项目将从2014年底持续到2016年。今年开工项目预计约300个,旨在通过扩大有效投资稳定当前经济增长,确保投资继续对今年经济增长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消息还说,具体项目已下发至各地方政府,有些项目去年底已经开工。投资资金预计来自中央和地方政府、银行贷款、国有企业以及私营部门等。这七类项目包括: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等。目前,我们尚不能确定彭博说的“10万亿”是否确切,但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家批准很多基建项目是毋庸置疑的。比如上海证券报就报道说,2014年12月22日、23日,发改委连续批复逾2000亿元基建项目,给中国稳增长送上一份“圣诞大礼”。报道称,这是10月份以来,国家发改委批复的第10批基建项目,这些项目总投资额度已达1.38万亿元。国家为什么这样做?原因很简单:过去10来年中国经济这辆车,主要靠房地产来拉动,基建配合。现在房地产“年老体衰”,不给力了,只能扮演配角,这时候基建就开始上升为主角。至少在未来2到3年内,中国经济增长大概是这样一个格局。也许有细心的读者会问:你此前不是说,国家希望通过刺激全民创业、大众消费来启动经济吗?没错,这是长远计划,也是最健康的模式,美国目前就是这样的,但短期内中国无法实现这种模式切换。因为政府对市场干预太多、太久,早已经形成了一个强政府强国企、弱民企若民众的格局,政府和国企想不当顶梁柱,现在都不可能。从2014年4季度的数字看,中国经济已经到了非常疲弱的地步。12月,就连官方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稍侧重大中型企业)都创下全年新低,几乎跌破“荣枯线”;而汇丰PMI(稍侧重中小、民营企业)则为7个月来首次跌破荣枯线。拉动中国经济,无非是以下几个办法:一,让老百姓敢消费,目前办不到,房子、教育、医疗三座大山,加上社保负担高、保障率低,税收重,大部分老百姓不敢花钱。一个在大城市工作的工薪族,企业每月支付的人工成本中,只有一半他可以拿回家。而当他到超市买日用品的时候,商品价格的一半为各种税费。二、靠出口。但这些年“中国制造”成本上升太快,工人工资如果以美元计价,10年上升3到4倍。但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工人实际生活水平没有上升这么多。但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大幅下滑。很多跨国公司,已经开始关闭在中国的工厂,迁移到南亚、非洲。三、靠投资。在中国,除了房地产外,投资主要是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资,因为资源主要在他们手里。在房地产投资出现拐点,未来必然逐年下滑的情况下,要应付短期经济压力,只有靠政府和国企投资。老百姓消费暂时无法启动,民间创业热情虽然开始升温,还处于小打小闹的水平,远水不解近渴。政府和国企投资,因为产权问题天然就低效,浪费大。但又能有什么办法?中国如果不选择“休克疗法”,只能在战略上倡导改革,在战术上向传统做法适当妥协。2014年是这样,2015年和2016年更是这样,因为这两年经济会更加困难。在大基建的格局下,肯定有一大批企业和行业受益,比如高铁、高速公路、环保、水利、电力、互联网等方面设备、原材料的生产商。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