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

All

Latest

知乎 | 因为曝光豫章书院,我朋友被报复到自杀。

当你选择曝光一个充满着污秽的行业,往往就代表着,你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这在两年前我选择站出来,曝光豫章书院前,就明白的道理,当时我在考虑了一个星期后,选择抱着身负重伤的决心去战斗。 但世事终究难料,让我没想到的是,最终被报复进深渊的人,是我身边的朋友们。 他们有的被公司辞退,有的选择了自杀。 可我们付出了这么多,最终又得到了什么呢?...

【网络民议】官准杨永信 网瘾成“疾病”

@淵流青年:這個意見稿文字特別枯燥,然而我請你們務必留意一下第二章第10-12條,第四章第19-20條。簡單來說,網癮被“正名”為疾病,所有手機預裝綠壩(或至少提供渠道方便安裝綠壩)。歷史的車輪就這麼碾過來碌過去,然後又特麼滾回來了… @两学一做十三五:烤鸭师傅又来征求鸭子们的意见了,想被焖炉还是挂炉?太贴心,必须感动,得主厨如此,鸭复何求?要是在西方餐馆,「那就实弹射击直接要狗命」,不,鸭命——李牧师说。一个人要被羞辱多少次,才能成为你国忠犬?答案啊,我的朋友,在风中飘扬,在央视嫖娼。

写客|杨永信:虚构的病和真实的暴力

来自微信公号:写客(ID:xieke7788) 沉寂了七年之后,杨永信再次出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在过去的几年间,幼稚如我者以为杨永信臭名昭著,医院早关门大吉了。直到他的新闻再次引起大面积讨论,才知道杨永信的职业生涯仍在继续,且生意兴隆,过去七年间沉寂的只是人们厌倦的“杨叫兽”的搞笑梗。 想来,把长者那句“闷声发大财”用在杨永信团队身上,也挺贴切的。 不过,这说明一个问题:即使众多网友认为杨永信的电击疗法存在问题,家长却仍然愿意相信杨永信的疗法。...

北大否认排查网络成瘾学生称只是学术研究|北大|网瘾|研究

  新华社北京5月16日专电(记者李江涛)近日,关于“北京大学排查网络成瘾学生”的报道受到众多网民的关注,不少人对北大的做法提出质疑。北大校方回应称,学校并未排查网络成瘾学生,只是开展一个学术性研究项目。   有报道称,北大排查“网络成瘾”学生且要求院系上报名单   15日有媒体报道称:近日,北大很多学生干部和辅导员收到一封邮件,邮件中提到“网络与大学生健康成长”项目,要求他们对网络成瘾的同学进行排查,还要求各院系按照排查名额上报名单。   报道迅速引起众多网民的关注和跟帖,不少人提出质疑:北大此举是否有强制之嫌?网民“刘兴伟”说,正是因为管制思维的作怪,才会出现“帮助”学生还要派发名额的咄咄怪事。或许,在一些以管制为思维方式的地方,派发名额是见怪不怪的,但是,当这一切发生在以“兼容并蓄”为优良传统的北大里,就显得分外刺眼了。   一些北大学生也对此事表示疑惑。“学校此举出发点是好的,也是为了学生前途着想,同学中确实有人因为沉迷网络而多门考试挂科,不能毕业,”中文系学生小王说,“但是强制要求上报名单并组班教学,还是让人觉得不太合适。”另一位北大学生小李则问道:“网瘾的定义在社会上尚无定论,学生干部怎么做排查?又怎么能做到必须提交一到两个人的名单?”   北大校方:学校并未排查网络成瘾学生,只是一个研究项目   北大学生工作部有关负责人16日告诉“中国网事”记者,有关媒体的报道并不准确,学校并未排查网络成瘾学生,这只是北大教育学院教师开展的以“网络与大学生健康成长”为主题的学术性研究项目。   “网络与大学生健康成长”课题组当日通过北大新闻网发表声明。声明说,该课题是“网络与青少年发展”系列学术性研究项目的一部分,力图在以往的“网上学习平台设计”“多媒体教学资源设计”“青少年网络生活调查”等课题的基础上,对大学生网络行为和网络心理进行实证研究,寻找导致网络沉溺行为的关键因素,进而通过创新使用网络的课程方案,促进大学生健康成长。课题的研究成果不包括任何政策建议的内容。   声明表示,课题研究拟开设《网络生活与创新》选修课程并给予学分;同时通过小组活动、参观考察、素质拓展等形式,帮助选修课程的同学健康地创新使用网络,并由课题组的教师提供时间管理、人际交往、学业困惑等方面的专业指导。   此外,为保证学员主动参与从而取得预期的课程效果,课题组希望学员自愿参加该课程,不存在强制性要求。   声明强调,在招募学员的过程中,课题组期望部分辅导员能够帮助推荐自愿参加该项目的同学。但同学是否愿意参加,由辅导员与同学本人沟通确定。   专家:“网络成瘾”尚无公认标准,多数“网瘾学生”需要综合治疗   什么是“网络成瘾”?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院长许燕说,“网络成瘾综合征”是对网络的一种过度依赖,表现为对现实生活失去兴趣;网上操作时间超过一般的限度,以此来获得心理满足。当网络依赖失控、对人产生负面影响的时候,我们就把它当作心理上的一种障碍来看待。   清华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李焰告诉记者,对于“网络成瘾”的判断,目前心理学界尚无公认的统一标准。实际生活中,很少有真正意义上、极端的“网络成瘾者”,大多数人不是真正的“网络成瘾者”。与那些极少数不喜欢与人交往、只喜欢人机对话的人不同,大部分所谓的“网络成瘾者”,只是通过沉迷网络达到逃避现实、寻找满足感等目的。   “从我们接触的大学生实例来看,‘网络成瘾’只是表面问题,更重要的是深层次的问题,”李焰说,“因此,对待‘网瘾学生’,我们不会简单地‘贴标签’,而会综合各方面来看,包括学习是否困难、人际关系是否有问题等。我们会开一些相关内容的选修课,让学生自愿选择,也会有院系老师主动去问学生是否需要帮助,但前提都是学生自愿参与。”(完)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