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监

All

Latest

趣你的 | 快播庭审台词精选 堪比李狗嗨第三季

趣哥上次看见到如此精彩的庭审还是在2013年的夏天。 公诉人:你们说自己对避免用户点击淫秽视频做了很多措施,但是,在你们 的缓存服务器中查到了大量淫秽视频,对此,你怎么解释? 王欣:我也觉得很奇怪。 辩护人:既然你们建立了监管系统,为何还有很多淫秽视频? 王欣:关键字系统可以被绕过的,用户可以用各种方法绕过关键字屏蔽。 辩护人:既然你们无法有效监管不良信息,为何不人工逐一观看? 王欣:如果这样的话,公司就开不下去了……...

“文件加了密你为什么不解密呢”:快播案公审部分亮点内容

公诉人:明知管不了淫秽视频,为什么公司不转型?王欣:我们公司不具备做内容的基因;其次,做技术并不可耻,坚持做技术的人很难得,为什么要去转型? 张克东:110系统屏蔽的参数有两个,一个是网址,一个是视频文件的关键字。 张克东:屏蔽参数来自三个渠道,一个是公安网监给我们;第二是用户举报系统;第三是我们自己发现的也会录入进去。 张克东:我听说110系统和深圳网监有对接。单位有个专门的办公室,里面网监还挂了个锦旗。

【网络民议】老大哥在网上看着你

新闻背景: 南华早报 | 海天盛筵外围女涉组织卖淫被抓 名企老总涉案 一度几乎和色情二字划上等号的海天盛筵今年沉寂了不少,但海天盛筵外围女孙静雅的被捕过程上周被曝光,让事件再次受到关注。已因涉嫌组织介绍卖淫罪的孙静雅说,外围女为提高身价要花钱包装,包括编造演员经历等,而涉及卖淫案的人中,不乏国内知名企业的老总和高管。 2013年以来,在三亚举行的海天盛筵一直被指涉嫌淫乱,众多富豪、明星及嫩模都被指参与其中。...

新华网 | 智能机竟能看”黄片”? 移动终端色情信息待封堵

智能手机竟能看“黄片”? 移动终端色情信息传播之势亟待封堵 新华网石家庄5月11日电(记者齐雷杰 白林)利用WIFI信号,在智能手机、IPAD等移动终端上下载相关视频播放软件,竟能畅通无阻浏览色情内容。一些可下载到移动终端的软件中,打擦边球或描述色情内容的小说充斥其中,不少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准黄色”图片也赫然在目。调查发现,移动终端已成为淫秽信息传播新载体,且随着WIFI信号的推广和移动终端的普及,强化监管遏制色情信息泛滥蔓延已迫在眉睫。...

编程随想 | 如何对付公司的监控[0]:概述

★引子   最近2-3年,俺写了一个系列博文《 如何隐藏你的踪迹,避免跨省追捕 》,教大家如何对付朝廷的走狗。这个系列广受关注,看来不少同学都挺注重上网的隐匿性。近期,又有若干读者来信或博客留言,建议介绍一下公司上网监控的问题。貌似关注的人挺多,所以俺就着手写了这方面的扫盲教程。 ★写在前面的话   先声明: 俺写这方面的技术内容,出发点是基于保护个人隐私。   做这个声明是考虑到:肯定会有一些从事公司管理的同学,责怪俺传播了这些招数,是教唆网友"学坏"。其实俺也知道,很多人关心这个话题属于动机不纯——企图在公司打游戏、看有颜色的视频、上网瞎逛、干私活、等等。这样的动机,俺是不太赞同滴。   但是捏,技术向来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用来干好事,也可以用来干坏事。这样的现状,可能永远也改变不了。不能因为技术可能被滥用,就阻碍技术的传播。另外,好的公司管理,是不会单纯依赖技术手段来约束员工的。这么干永远是"治标不治本"。 ★常见的监控手段   扯蛋完毕,言归正传。从技术层面讲,公司对员工的监控,如下三种比较常见: 1. 网络行为监控——基于网络流量的监控 2.

【真理部】北京:京温商城坠楼

北京市网监:紧急通知:关于安徽籍女青年京温商城坠楼一事,已发布新闻的网站,必须降低热度,不允许出现在首页及新闻头条。未发新闻的网站,只能转发平安北京的微博。其它关于此事的信息和图片全部清理,请各网站严格落实工作要求。...

无国界记者 | 2013年:“互联网的敌人”:关于互联网监控领域最活跃的五家公司的特别报告

今天(3月12日),是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无国界记者通过 surveillance.rsf.org 网站发布一份关于互联网监控的特别报告。 报告描述了各国政府如何越来越多地使用监测网络活动的技术,拦截电子通讯,以逮捕记者,公民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在世界各地,目前约有180网民因在网上提供新闻和信息和发表观点,目前被关在监狱。 在今年发布的“互联网的敌人”报告中,“无国界记者”已发布了五个国家是所谓年度“互联网的敌人”。这五个“网络间谍”国家,进行系统的在线监测,并通过这一手段严重侵犯人权行为,他们是:叙利亚,中国,伊朗,巴林和越南。 在这些国家中,网络监控的目标往往是持不同政见者。最近几个月来,这些国家对持不同政见者的网络攻击和入侵,和针对持不同政见者使用的恶意软件,都在不断增加。 中国的GFW,国家电子长城,可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网络审查制度,最近,GFW加强了对匿名翻墙工具的封堵,并有私营部门的互联网公司竞标参与,帮助监视互联网用户。伊朗的在线监测程度达到一个新的水平,尤其是通过发展自己的国家局域网,或称“清真互联网。”至于叙利亚,无国界记者获得的一份未公开的文件显示,1999年,叙利亚电信邀请各国电信提供商,投标简历叙利亚国家互联网,文件表明其叙利亚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包括了广泛的过滤和监视。我们认为,如果没有先进的技术,独裁政权将无法窥探他们的公民。 无国界记者首次编制了一份全新的清单“互联网的敌人企业版”,我们列出了五家全球私营信息技术公司,他们被认为是“数字时代雇佣军”,他们销售的产品和技术,被独裁政府使用,犯下侵犯人权和新闻和信息自由的罪行。 这五家互联网的企业敌人是Gamma,Trovicor,Hacking Team,Amesys和Blue Coat。 根据该报告,Trovicor的网络监控和拦截产品,帮助巴林王室政府,窥视新闻提供者,并逮捕他们。在叙利亚,由BlueCoat产品开发的深层监测软件,检测阿萨德政权在全国各地的持不同政见者和网民,并最终逮捕和折磨他们。Amesys提供的网络产品Eagle,被发现被卡扎菲秘密警察的办公室使用。Hacking Team和Gamma所设计的恶意软件,被多国政府用来窃取记者和网民的密码。 无国界记者秘书长克里斯托弗多莱尔(Christophe Deloire)说,“网络监控越来越活跃,对记者,公民记者,博客作者和人权捍卫者越来越危险,这些政府试图控制新闻和信息,但越来越行动谨慎。他们越来越少诉诸内容删除和网站屏蔽,以避免产生不好公关危机,以及迫使网民已翻墙或关键词规避审查,政府们更喜欢微妙的行动,监控往往发生在被监视者甚至不知情的时候。” “总部设在民主国家的上述网络监控硬件和软件公司所提供的技术和产品,被用于犯下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但这些民主自由国家的领导人却在说,他们谴责对网上言论自由的侵犯。我们认为,是时候采取果断的措施了。最重要的是,必须对这些数字武器的出口实行严格控制,以免流入那些无视基本人权的政权之手。” 政府之间的谈判最终达成了1996年7月的瓦圣那协议,其目的是在转让常规武器和军民两用产品和技术使,促进透明度和承担更大的责任,从而防止破坏国际和平稳定。有40个国家,包括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目前仍是协议的成员,根据瓦圣那协议,这些国家共同承诺,不向共产主义国家、中东及第三世界国家扩散有潜在军事用途的技术。 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和发展,充分展示了通过展示网络信息的重要性,独裁国家们也因此日益重视监视和控制互联网数据和通信。民主国家们也似乎越来越愿意沉迷于高歌猛进的监控和网络安全的需要,出台了几个可能压制性的法律和法案,如在美国的FISAA和CISPA,英国的通信数据法案(the Communications Data Bill),在荷兰网络犯罪条例草案(Wetgeving BestrijdingCybercrime)。 无国界记者制作了“数字生存工具包”,和对抗网络监控的 WeFightCensorship.org 网站,以帮助网络公民记者逃避日益活跃的侵入性的网络监测。

老虎庙 | 写博不打粮,功在大解放!

作者: 老虎庙   自2003年开始写博,至今九年。值此2013年初始,想到有半边生涯都几乎搁在了博上,不禁感慨:其间酸甜苦辣字字句句所记,远比写写日记来得重大。随意翻阅,就真似乎重新来过一回这九年。 有意值此盘点,好调整坐标,想想后来的事情,不想松松地浪费。 这样的博客现在我有13处,不知有没有可和我比比这个数目的。说起“多博”,实在又是一只故事。每每写博,一篇多发,累到骨节儿僵直,为只为对付网监。一次和一位高级网管聊天,他说:每周五都必须有一个人去北京市新闻办开会,这个人叫第一通知员,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找不到人干这个,都不愿意去。他就规定第一责任人或者第一通知员必须24小时开机。一个监管的负责人一部电话,要你和他们之间保持对话。这是日常管理……那么在突发事件时期他们就会采取突发手段。比如说上头开会时期或者某个特定的日子,他们要求万无一失……一到敏感日,其实是相互都紧张。这边很紧张,那边也很紧张。他们会调用你的编辑去他们那边上班,就和征用你的编辑一样。你必须派俩人去上班。直接处理,当场看到当场处理,是临时组建的一个队伍。另外一个就是对跟帖的监控,这些是很难控制的,有时候干脆全部关闭,像论坛和一些显眼的版块,谁出了问题他们会整你呀。敏感时期,你就是说好话都不行,比如说某某领导人的好话都不行,这些领导人都成了敏感词,干脆你就发不上去……过了这个时间大家就都好过,要是过不了你就倒霉……他是直接受国务院新闻办管。在中国日常管得最严的还是新闻办这个系统……上面是主线,还有两条分线。一条是信息产业部的,就是电信管理局,他基本上负责ICP的备案。还有一条就是公安的网监系统,他也有一条庞大的网络监测系统。基本是这三条线。当然他们还会通过各种渠道来达到监控,这些渠道是出于利益的保护,而日常的还是那三条主线……关于监控的事情,其实他一直在网端有监控,比如思科呀这种……(完毕) 足见多开博之必要!若是没有上头的直接招呼,网监就降格为网站自律。自律的尺度则各有不同,你因此可以至少保留一两篇博文被手下留情。东边下雨西边晴,正是。 最早2003年开播我是在“台湾地下酒吧(BSP)”,很凶险的一个名字。在那里写博,见跟帖多是些台湾腔,难免失落。不久后搬回大陆,落户blogbus,至今九年。这也是有人问我为什么我的blogbus 首页顶端有“blogbus特别支持”的原因所在。只可惜blogbus自有立身原则。blogbus多少看来有点小资,宁可咖啡,不可大蒜,谈的多是时尚国际,而我这匪徒就很是另类,如今能够保留下来,已经很是奇迹! 和朋友比起,我的博客被封杀的不算太多。搜狐封杀过一次,却时间够长,一年;新浪封杀过一回,虽时间不长,我又注册了一个,却从此被锁角落无人问津。不知道是否有一门技术,可以叫你活着,又叫你活不茂盛。仅有偶尔撞入的零落访客,探头探脑,疑神疑鬼,遂有电话打来,问是不是有人冒充老虎庙在新浪开博? 开博这事,最恼火就是不挣钱。2007年夏天,我一路骑车走五省http://zt.blog.sohu.com/s2007/laohumiao,一路写博。到西安后就有人惊异“这又不打粮”。言外意思:不挣钱何来动力?的确作为职业人,写博算是副业,即使写博不能打粮也有工资来补。而我这一介老夫又何苦来着!其实不然,写博在我依然功利。自2005年前后始,中国社会矛盾迅猛激化。在压迫中逐渐觉醒的公民们开始将博客作为发声工具运用,从此博客复原了它的平民媒体属性。我写博客,不再无谓。记得那时候起,我的京城居所开始不断有访民来访。有一次竟然有二十多位访民集结而来,一时拥塞小屋,商量后最终派出两名代表进得屋来谈话。我的博文里开始不断出现底层蒙冤民众借我之口发声的情景。这样的情形持续达六年,直到我离开北京……   写博客不打粮的困惑在我从此不再。如此功利,重在社会,重在民族觉醒,重在大解放。这难道不是最大的功利?   值此2013年的第一天,我做如上盘点。特此。   [附:24小时在线博客历史http://24hour.blogbus.com/logs/4445850.html]   [附:13处博客地址链接]

德国之声 | 互联网监控软件:既能载舟,亦可覆舟

互联网拥有不可估量的潜力:不过独裁政府也会利用网络的追踪服务获取信息,控制反对者。在柏林召开的网络会议上,如何更好保护网络人权是讨论的焦点话题之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用鼠标点击次一、两次,填写网页上简短的表格,短短几分钟就可以完成网络身份的开通:电子邮件、互联网址、推特等等的注册都十分简便。不过,你输入的隐私信息是否得到了保护?在第二次柏林网络会议上,发言人波蒙(Chris Böhmer)正向与会者演示讲解,通过网络所提供的各种服务追踪,如何取得他人资料。他表示,特别是上传的照片蕴含了大量可以追踪的信息。他说:"人们甚至可以看到,这个照片是用哪一个照相机、在哪里拍摄的,然后可以继续寻找同一个相机拍摄的照片。" 特别在越来越多的独裁政府了解到互联网的力量之后,监控软件生意变得炙手可热,异常红火。而这对于人权人士来说却意味着生命危险。人权观察组织的米切尔斯基(Wenzel Michalski)警告说:"监控技术落入坏人之手就会变成一个沾满鲜血的武器。"他还补充到,监控软件就像地雷一样致命,也应该与后者同样得到政界关注,而政府也应该出台相应政策法规对其加以控制。 通过网络所提供的各种服务追踪,取得他人资料易如反掌 虚拟世界和现实生活的人权 但是怎样控制监控软件呢?设置出口禁令?停止生产?这无疑一个棘手的问题,也是本次为时两天会议(9月13日到14日)的中心议题之一。第二次柏林网络会议是德国外交部和人权观察以及多所大学的研究机构共同组织举办的。 就在几个月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做出决定:网络人权上与现实生活中的人权占同等地位,必须妥善得到保护。目前还没有确定具体实施措施。言论自由,信息自决的权利等等人权在现实生活中也常常不能得到保障。在快速增长、全球化的网络保障这些权利无疑是一件项艰巨的任务。 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在网络会议上发表讲话 约120人参加了本次会议,大家都十分关心的话题是:如何才能最大可能地实现互联网的自由,同时做到尊重人权?怎样才能确保互联网的安全?不断扩大垄断社交网站如谷歌或者脸书扮演着何种角色?谁可以存储什么样的信息?还有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必须出台针对编程和监控技术出口的新法规吗? 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发现,全球化通过互联网已经变成"高速全球化"。互联网提供了机遇、风险以及挑战。他从与阿拉伯世界博客写手的对话中感受到了这几点。而找到平衡对互联网来说十分重要。韦斯特韦勒认为,这就需要对监控软件技术进行控制,他说:"人们不能把这些技术交给(独裁)政府,让其得以监视国民。" 与会者在一点上达成了共识:不仅立法机关应该始终关注互联网自由和保护人权,在经济领域也要明确保护人权。在设计编程中就应该考虑到,如何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排除潜在的滥用可能性。 互联网政策教授科纳沃茨特(Kleinwächter) 如果这一点上可以得到实现,那么互联网政策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小步。网络现在已经拥有数十亿的用户,这个群体正在稳步增长,能从软件开发这一处入手无疑是最佳方式之一。柏林网络会议主席、互联网政策教授科纳沃茨特(Kleinwächter)指出:"如果再多10亿网民,世界互联网的整个形势就变得更加复杂。而再接下来的10亿,20亿的互联网使用者,这些网民很可能都不是来自互联网的诞生地--西方国家,他们所在的国家也很可能并不实施民主制度。 作者: Monika Griebeler 编译:文木 责编:张筠青

BBC | 英国民权组织批评互联网监控法律

英国民权组织对新法律表示谴责。 英国民权组织以及保守党议员批评政府即将公布允许政府监控个人使用网络、电话以及发送电子邮件情况的新法律。 根据这一法律,互联网公司将有责任向英国情报部门“政府电子监听中心”(GCHQ)透露用户使用网络的详细情况。 英国内政部表示,该法律将有效应对犯罪和恐怖主义。 但英国民间维权机构“老大哥观察”负责人皮克尔斯将此举视为“史无前例的一步”,並表示将看到英国采取与中国和伊朗同样的监视手段。 皮克尔斯说,该法律绝对是对网络隐私发起的一项攻击,不能保证公众安全得以改善的同时将明显增加互联网行业的支出。 英国保守党国会议员戴维‧戴维斯批评说,这是在“不必要地延伸国家探听普通民众的权力”。 戴维斯表示:“这一法律并不是以恐怖分子或犯罪分子为重点,而绝对是对个人电子邮件、电话以及使用网络的存取。” 据报道称,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可能将在5月份宣布这项新法。 英国去年在上届工党政府执政时期也曾经试图通过类似的法律,随后因为受到包括保守党在内的广泛反对而在当时未能获得通过。 该法律规定“政府电子监听中心GCHQ”在未经授权下,不可以获悉电话、电子邮件、手机短信等个人通讯内容。 但它将使情报人员能够可以确认个人或团体联系对象的身份、联系的频率以及时间等,也可以看到个人曾经到访哪个网站。 英国内政部发表声明说,需要采取行动“在科技不断变化的今天,可以持续获得通讯资料”。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