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技术

Fenng: 新浪微博的衰败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16 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微博相比 2012 年底用户规模下降 2783 万人,使用率降低。我在微博上调侃道:「在有关部门打击下,在微信的蚕食下,在微博产品经理的努力下,终于完成了一年下降 2783 万人这一宏伟目标。」 最近半年来,已经看到过数次第三方机构发布的分析数据,报告微博的用户活跃在下降,但是新浪一直对外否认这个说法。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这次的数据不知道怎么得出来的,或许具有一定的可信度,目前也还看不到微博对外澄清。 我通过其他渠道得到的数据是:微博的五亿用户中,大约有 80% 都是从来不登录的,日活跃用户从 2013 年年中的 6000 万跌落到现在的 2500 万。这个数据如果是真的,则更惨一些。(所以,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提到的数据即使包括腾讯微博,新浪微博的用户下降也是相当大的。) 据说微博估值最高时达到 100 亿美元,但 2013 年 4 月底,阿里巴巴宣布以 5.86 亿美元收购新浪微博大约 18% 的股份,估计是 30 多亿美元,又经过大半年的折腾,从前面的业务数据来看,目前的估值或许要更低。反观微博的学习对象 Twitter,强敌林立之下居然保持了独立,不但各种业务数据一路走高,2013 年成功 IPO 之后股价也一路上扬,目前市值已经超过 300 亿。 有人说微博出现这样的局面是因为微信崛起之后在不断蚕食微博用户,也包括我文章开头的那句调侃。微信的冲击毕竟只是外因。微博面对的外部问题,Twitter 同样也有。Twitter 面对的外部挑战不比微博小,有 Facebook(包括 Instagram )的虎视眈眈,有 WhatsApp、Snapchat 对用户时间的争夺,但 Twitter 依然做到了增长。 Twitter 面对的内部问题也不少,核心管理层连续不断的动荡,公司内斗激烈,先后换掉几任 CEO;服务稳定性一度面临绝境,接二连三的网站宕机让用户抓狂,直到收购 Summize 团队之后网站稳定性才得到很大缓解;产品改进也曾一度停滞不前;从营收上来看,直到第三任 CEO 走马上任,才有了第一笔实实在在的收入。 而微博呢? 从微博创建到现在,虽有经历高层调整,管理层基本上还是比较稳定;技术团队足够优秀,有效支撑了微博的高速发展;产品能力也「一度」很优秀,短短一段时间内就吸收了 Twitter 以及类似产品的所有优点;营收虽然一直也不见起色,但至少商业化时间相当的早。 从以上对比来看,微博优势相当之多,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归根结底还是自己要把自己玩死。 在我看来,Twitter 虽然产品并不那么好 – 当然这是一家之言,但 Twitter 至少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始终保持简洁,如果 Twitter 也像微博这样开发出一大堆功能估计也活不到今天。而微博在产品方面「一度」优秀之后则开始走向繁复。令人嘲讽的是曹国伟当初决定做微博据说是因为产品形态简单,如果他能预见到微博变成今天这么复杂,或许会做点别的吧。在 KPI 驱动之下,或者说在管理层的贪婪之下,作茧自缚,微博团队成功弄出来一大堆绝大多数用户根本不用的垃圾功能。 这些垃圾功能出来之后,运营团队惊喜的发现他们找到了用来赶走用户的有力武器。用我过去的一句话说,这帮家伙「以骚扰用户为己任」。举几个特别蠢的例子:任由各种抽奖信息占据用户的时间线,任由各种营销号的内容长期占据排行榜,接连不断的给用户发各种私信内容,这种运营不是竞争对手派来的么? 就是这样让用户不胜其烦,加速了用户的流失。 同时期的微信,则在尽可能的控制产品上的欲望,尽可能的不叠加功能,尽可能的打击各种干扰用户的行为,尽可能的压制各种营销手段对用户的骚扰。微信在拉用户,微博则在「赶」用户走。 引入阿里投资之后,微博更是义无反顾的把自己成功的变成了淘宝的流量来源,变成了大一号的「蘑菇街」「美丽说」,这又加剧了用户的流失。更为好笑的是,现在微博又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了「来往」的流量工具和新用户入口,而「来往」则在加紧的蚕食微博的用户,别说这只是个「干爹」,就是亲爹也不能这么祸害儿子的,微博不死谁死

Read More

徐贲 |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学做“精明的公民”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学做“精明的公民” 徐 贲          许多人厌恶政治,嫌政治不干净,认为政治无非就是权术、阴谋、诡计和欺骗。他们躲避政治,尽可能不与它打交道,只是在不得已的时候才与它周旋。他们对政治小心翼翼,如避火或是防贼,随时害怕惹祸上身。对于高高在上的政治领袖,他们更是一面当神明供奉,一面当虎狼提防,用马基雅维利的话来说,是不指望政治人物“去实践那些认为是好人应做的事情,因为他要统治国家,常常不得不背信弃义、不讲仁慈、悖乎人道、违反神道。”   政治不是某种你可以拿来交给“别人”的东西   政治的不干净和不诚实,连政治家们自己也常不讳言,戴高乐说,“为了要当主子,政治人物总是先装成仆人。”赫鲁晓夫说,“政治人物到处都一样。就算在没有河的地方,他们也发誓说要造桥。”在普通人眼里, 如萨特在《肮脏的手》中所描绘的,政治更是一种天生不洁和非善的行当。政治是一桩无需本钱,便有利可图的生意,一个人再平庸无能、人品猥琐,只要政治正确,照样能出人头地。因此有人把政治当作官场,虽然官场中风云莫测、深险难料,但毕竟有机会从中得到相当的好处:权势、地位、尊贵。政治可以帮助他们敲开幸福的大门,让他们能够荣华富贵、呼风唤雨,极大地满足对权力的欲望。他们把政治当作通往个人名利的捷径和通道,即便不是 附膻逐腥 之地,也绝对与道德高尚、思想杰出、能力出众没有关联。 但是,也有人不这么看待政治,像丁文江、胡适他们就曾把政治看成是一种能够让“好人”精英实现“出山要比在山清”抱负的事业。丁文江呼吁,“有知识有道德的人要向政治上努力”,如果有知识有道德的人因为鄙视政治而置身事外,那么政治便真的会变成污泥浊水,在里面不嫌肮脏,尽情玩耍的也便只能是一些无才、无德、无耻的小人和歹徒。在这之前,梁启超就希望“公正自爱之人”不要嫌麻烦,要为公尽责,因为好人不管,就可能让坏人来管,则业将败坏殆尽。“好人政治”设想的好人是少数的精英人士,好人不意味着道德上一定是圣人(如果是自然更好),而是有道德操守、专业知识,有行政特长的 “ 治国专家 ” 。但是,中国的好人政治理念犹如一座建立在沙滩上的城堡,因为丁文江等人以为,中国的政治架构已经是民主的制度,所以只要有“一打好人”出场,加以修补,自然会更趋完善。然而,一直到今天,实现这样的政治制度仍然是一个尚未实现的梦想,即使有好人,也还是不能拔除制度的弊病。 即使在民主政治制度真的已经建立起来的地方,好的政治仍然不可能只靠少数好人来实现和维持,它离不开具有民主政治素质和经验的广大公民。民主政治的核心不是好人政治,而是公民政治。美国已故伊利诺州参议员埃弗雷特 · 德克森( Everett Dirksen, 1951-1969 任参议员)说:“政治不是某种你可以拿来交给 ‘ 别人 ’ 的东西。既然政治是通过政府指挥人间事务的艺术,它就应该是这个共和国内最好的职业和所有人的副业。”他认为,只有在民主制度中,才有可能这样看待政治,“现在许多人似乎把政治与坏事、腐败行为、贪污受贿、道德败坏等同起来。我发现古往今来,大多数这些抹黑政治的话都是在人民不能选举官职人员的地方发出的。” 人民以之为副业的不只是政治,而且是公民政治。政治是“最好的职业”,指的是它所要求的公民道德、学识和能力。这种对政治的期待与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人是政治的动物”一样,是政治哲学的表述。德克森所表达的与其说是民主的现状,不如说是对民主的理想和对民主政治的信念。这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理想和信念,奥地利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熊彼德( Joseph A.

Read More

美国之音 | 苹果推出iCensor?藏人团体抗议审查

苹果公司由于将含有西藏书籍的应用软件下架,引发藏人团体的抗议,批评苹果屈服于中国政府压力,背离科技公司传递自由资讯的宗旨,也剥夺了汉藏民族间交流与团结机会,藏人团体并因此发起请愿活动。 苹果公司在4月将一个应用软件﹙App﹚“经典书城”从其网络商店App Store当中下架。这个提供使用者阅读书籍的应用软件当中包含了《大学》、《论语》、《西游记》等中文经典名著,以及三本由王力雄撰写的书,《黄祸》、《天葬-西藏的命运》 ,以及《我的西域,你的东土》。王力雄关注中国政治以及西藏情况多年, 他的妻子唯色是知名西藏作家。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