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

自由亚洲 | 中国网络暴力猛于虎

具有世界上网民最多的中国,网络暴力问题也是全球最为突出的。有官方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认为中国网络暴力源于网民责任感不强,以及各类标题党横行。不过,也有专家认为,中国网络上的语言暴力,是现实社会矛盾和压力的表现,也是中国公共空间缺乏的必然结果。 新闻标题戾气十足、泄愤贴无处不在、贴吧里遍布人身攻击,身处这样的网络环境,即使是知识分子也难以洁身自爱。中国青年报引述一名社会心理学研究生的话说,上网看到这些情况,他自己也“感到无名火直往上窜”。该报表示,“从失控的质疑、无底线的人身攻击,到干脆网上约架”,目前中国的网络是“暴力猛于虎”。 报道说,网民倾向快速阅读,希望在最短时间内获取信息,只看导语和标题,不认真阅读文章,导致了大量所谓标题党出现。一些网络编辑喜欢把文章标题改得耸动、煽情,甚至扭曲原文的原意也在所不惜,因为标题可以大大增加文章的点击量。另一方面,新闻跟帖网民互骂,越激烈点击量越大,也是一些网站喜欢煽风点火的原因。 美国中文杂志《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分析说,互联网的特点,确实是网络上语言暴力更为严重的原因之一,但中国大陆也有特殊情况。 “自从互联网出现之后,很多学者就注意到,现在互联网上容易火气大,攻击性语言比较多,这和网络本身有相当的关系。当然匿名也是原因之一。总的来说和其他国家比如和台湾相比,发现大陆互联网的火气显然要大得多。可见大陆的暴力语言就不完全是互联网的结果。它是有别的更深层更广泛的原因。” 中国青年报的文章分析认为,网络的虚拟空间是社会现实的延伸,网络暴力是中国大陆“竞相追逐的、狂躁的、缺乏安全感的现实社会的折射”。各种不公平现象导致的“社会痛点”,会通过网络暴力的形式发泄出来。 胡平分析说,相比而言,中国大陆由官方主导的实质暴力比网络虚拟暴力严重得多,而由于社会民众缺乏合理表达的公共空间,网络便成为民众发泄不满的唯一渠道。 “你搞的是现实暴力,肉体暴力,而不仅仅是语言暴力的问题,使人们积压了很多的火气。再加上今天的中国没有一个现实的真实的开放空间,让不同的声音有充分的表达机会,在这种情况之下,所有不同的声音都被迫挤到网上。再加上网络本身的特点,使得今天中国大陆的网络的暴力语言就显得尤其突出。” 在中国的互联网作者刘先生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纸媒和电子媒体同样充满了暴戾之气,凡遇到和官方不同的观点,千百个官方媒体往往一拥而上批倒批臭,而网络上民众的反应,和这种社会文化环境有很大关系。 “要说网络利器——官方媒体,一言堂的文化是最厉害的。因为它平常一有不同意见,官方媒体就会掀起大规模的各个方面的批判 。统一的一个声音才能够让社会稳定和谐。同时政府又不给老百姓提供更多的能够反映问题,发泄不满的渠道,都没有都堵死了。现在老百姓唯一的就是通过网络进行宣泄。自然它里面的火药味就很浓。” 他表示,网络上发言具有隐蔽、安全和不负责的特点,因此容易引发暴力倾向。最近多年以来,中国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在网络持续发酵,血洗东京、炸平台湾或者是把菲律宾夷为平地之类的网络语言经常出现,而且被官方视为民气可用的一个象征暗中鼓励。他认为,中国大陆因为媒体和公共舆论受到严厉控制,因此社会缺乏宽容的精神。 “共产党的文化就是讲究斗争、暴力。所以大家不习惯听取不同的意见,一有不同的意见,习惯的思维就是要批倒批臭,把对方置于死地,就是那种阶级斗争的味道。所以,中国社会的环境和现代社会基本的人文环境相差太远。” 胡平也认为,网络暴力也许可以通过网站的一些技术措施加以缓解,但根本原因还是要开放更多由普通民众参与的公共空间,使民意有表达的地方,使民怨有发泄的渠道,社会媒体真正表达出民众的意愿,才能使网络以及全社会的暴戾之气尽量减少降低。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Read More

韩总统李明博喊停“网络暴力”

中国网络的人肉搜索有时让人大快人心,同时也引起了对于被搜索人的人权问题。一名韩国歌星被人肉搜索了一年多之后,最终引起了总统的关注。李明博提出“网络暴力”的概念,并对该暴力喊停。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刘水报道。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