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民意

政见|网络推动政府回应民意?

 近十余年来,“网络中国”蔚然成风。网民数量2001年只占总人口3%,如今早已成倍递增,并打破原本地区差异,改变了中国面貌。 互联网的崛起和普及让民众更容易发声,极大刺激社会多元化发展。如今,民众凭借网络能更有效地串联和行动。这种状况也推动政府的“响应力”发生巨大变化。 在一份即将刊登在《当代中国》杂志的学术研究中,学者根据中国省级政府财政支出结构评估政府响应力。研究发现,互联网用户和手机用户占比较高的省份,财政资金投入公共教育和医疗卫生的比例更多,投入固定资产的比例则显著降低。 这种情形是否说明信息技术让支出更符合民意呢? 互联网、集体行动威胁与政府响应 威权体制下,政府是否回应民意,取决于民众对政府的压力。一旦民众联合行动并向政府施压,政府就会做回应。当“维稳压倒一切”时,地方官员不敢丝毫懈怠,当然会全力稳定社会秩序。 民众是否愿意采取集体行动?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他人是否同样行动。参与人数达到一定阈值时,法不责众的心理占上风,参与行动的收益大于成本,自然促成集体行动。 传统媒体时代,传播途径往往受官方操控,无法真实反映民众诉求,导致民众很难串联并达到触发集体行动所需人数。政府只需震慑少数“挑头者”,不需要回应民众诉求。 互联网时代,民众表达意愿成本降低,预测他人行动意愿变得更容易,提高集体行动的可能性。另外,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计算机或智能手机在网络上获取和分享信息,信息不对称程度降低,“愚民政策”难以为继,政府不得不从政策上提高对民意的响应力。 无论线上线下,互联网推动集体行动的作用巨大。互联网既可以动员民众上街游行,也可以搅动微博、制造话题。集体行动障碍在信息技术面前更易逾越,群体性事件也更易爆发。 出于忌惮,政府为规避社会冲突会回应民众诉求。同时,政府还必须提前满足民众诉求,用“预防性策略”避免事态恶化到不可收场的地步。换句话说,民众甚至不需实际动作,仅凭互联网营造的集体行动潜力,就足以威慑政府。 互联网普及的政治影响 为进一步验证上述推理,学者采用中国各省2001年至2010年数据进行实证分析。 学者认为,财政支出结构能够反映政府回应民意的程度。在重大工程投资方面,政府自由裁量权较大,可能滋生腐败,并在项目选址和设计等阶段满足主管官员的个人偏好;而在教育、卫生等社会服务方面,受益人并非个人,贪腐可能性相对低,更符合一般民众诉求。 在这项研究中,学者用网民占总人口的比例衡量互联网“渗透率”。由于智能手机的便捷性和低成本,学者同时引入网民中手机用户的比例进行分析。 研究发现,互联网“渗透率”每增加10%,省级政府建设支出占比减少3.6%,公共教育和医疗卫生支出比例各增加约1%;手机普及率每增加10%,政府建设支出占比减少2.3%,公共教育和医疗卫生的支出占比分别增加0.57%和0.63%。 这一结果同时综合考虑了人均GDP、教育程度和识字率、通信基础设施水平、高速公路网密度、土地面积、人口密度、人口老龄化率等因素。 两相对照,学者没有发现传统印刷媒体对政府响应力存在显著影响,也就是说它们无法向互联网那样推动集体行动。技术怀疑论者认为,政府部门管制互联网、网络运营商自我审查的现状使多数网络讨论被“和谐”,无法促成集体行动。不过,这项研究结果却支持技术乐观论的观点,即互联网的确会动员民众并产生持久的政治意涵,推动政府治理改善和社会进步。 参考文献Minard, P. (2015). Does ICT Diffusion increase government responsiveness in autocracies

阅读更多

南桥:做人归不归老师管?

人大历史学院研究生郝相郝由于在微信圈的发言,被导师发公开信断绝关系,在网上吵炸锅了。老师做得不合理的地方,是应该意识到师生地位并不平等,学生处在弱势地位。这种权力的不均,使得和学生互相加好友的做法不一定妥当。我周围很多美国老师,不愿意接受学生在Facebook上发出的朋友邀请,以避嫌疑。 另外,老师也应该私下解决这种问题,不要发公开信,把学生逼到无路可走。 但是除此之外,我个人认为学生不妥当的地方居多。这事但愿最终有妥善解决。但在目前,该事件把很多问题暴露到了我们面前。这位学生,以及其他的学生,应该在这些问题上吸取教训: 微信朋友圈是不是“私人领域”? 不完全是。泰坦尼克号的船舱相互封闭,最终还是沉了,何况链接四通八达的朋友圈。再者,人不能老想着“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在某些场合说话负责任,在某些场合说话不负责。对内对外的原则一致,才应该是我们的追求。当面做人背后做鬼的做法,私人场合一套公开场合一套的两面派做法,不值得提倡。 学生有无权利表达对同系老师的反感? 这位同学大骂本系老师垃圾,真不知如何能说出来?师道尊严姑且就不说了,自己如果坚持认为本系老师这么烂,理应设法转学或者退学,不能长期纠结着,且骂且珍惜。这么做非常错乱,至少也是没有品位的表现。 做一个守望者对不对? 这个学生是不是因为说了真话,劝人不要来本系报考,而遭到报复?问题或许没有这么简单。在美国研究生由于担任助教、助研等职位,往往被老师视为同事。作为一个组织的一员,你要么认同其价值观,要么建设性地去改进它,要是始终不能认同,则离开它,不能反过来糟蹋它的声誉,至少这是我的看法。在企业,在很多其他的组织里,游戏都是这么玩的。 为什么支持老师的人这次这么多? 值得网络研究者注意的是,这次人们没有一边倒去支持这位学生。我觉得郝同学误判了网络的形势。记得韩寒大骂白烨的时候,很多韩粉劝白老先生“谁请你上网来的”?貌似网络就是属于这一伙人的。结果白老先生真是愤而退出,小屁孩们大获全胜,梦想成真。时隔多年,情况已经大为变化,总体上说,网民的独立思考能力增强了,不再屈从于几个网络红人的舆论暴力。网络越来越容易使用,或许导师们玩得比学生还精,尤其是微信这种传播迅速且门槛低的东西。孙老师这次利用网络民意的能力不比小年轻差。 做学问不要管做人吗? 和“朋友圈”不是密封的铁桶一样,“学术”和“关系”也不是泾渭分明。一个人要想求学,却不想和老师搞好关系(不是那种不正当的关系,而是和谐的师生关系),在我看来是匪夷所思的事。学生看了一本书觉得好,赞且赞好了。人若赞一个人,就充分去赞,没有人去拦阻,没有必要把另外一个人踩下去才能证明另外一个人的高明。莫要觉得自己看了点书,有了底气,可以骂师辈垃圾,这种自以为是的人,若不反省,在学术上恐怕也非可造之材。诚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可是这位老师已经试图纠正,甚至决定约谈,照说响鼓不用重敲,该收敛自己的狂妄自大,但对方充耳不闻,我行我素,也就难怪其老师震怒了。或许做人不归老师管,但若等到老师来耐心修理,恐怕已经晚了。

阅读更多

天涯论坛|兔粉和自干五是中国社会最大的危害!

由于一次偶然的朋友介绍,楼主进了一个军事群,一开始楼主满怀热情的和群友们聊天,但不久之后就完全受不了这群天天把兔子长兔子短挂在嘴边的家伙。我最近却着着实实被这个群体恶心到了! 聊军事的时候还好,一旦群里扯到国内,这帮人的思维就让我无法理解了。在他们眼里,兔子(注:党国的意思)啥都是对的,哪怕你现在看到的不对的方面,在其背后也肯定藏有它对的理由,这才是所谓的韬光养晦、深谋远虑(汗,这什么逻辑) 兔子粉们最反感有人聊民主的话题(他们蔑称之为 皿煮...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中国政府网聚民意,谁信?

2015年中国“两会”在即。星期四中国大小官方媒体都报道,中国政府要“网聚民智”,把老百姓的意见反映到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去。中国政府首次通过网络吸取网民对2015年政府工作的意见建议。虽然这听上去本来是件值得让大家称赞的事,但是中国政府变本加厉地管控网络言论的种种做法却让人不禁要问:这又是什么花招?中国独立作家野渡星期四表示,中国政府网联合一些网站发起“2015政府工作报告我来写—我为政府工作献一策”活动,其目的就是作秀,广大网民千万别当真:“因为政府果真要听民意,最简单要做的就是向全体公民开放选举,让官员由民选产生。如果官员不是民选产生,政府说听取民意的任何活动都是作秀。事实上,现在中国政府的一个根本问题就在于体制弊端使其官员不是民选产生,执政缺乏合法性。在没有合法性的情况下,政府只能通过千奇百怪的作秀行为为自己的执政披上一层合法的外衣。”虽然作家野渡质疑中国政府所谓“网聚民智”的动机,但是中国官方媒体还是认为,这是建设法治政府、实现把公众参与作为重大行政决策法定程序的一项重大举措。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星期四表示,中国政府此举其实就像鼓励进京上访民众在网上申诉和举报一样,把本可以展现在现实生活中的社会矛盾和诉求禁锢在他们规定的虚拟空间,用所谓的协商民主制作为一种工具来抵御选举民主制: “所以,中国政府想用网络的民主和网络的参与作为其协商民主制的一项主要内容。虽然网络民主制,协商或参与可以促进选举民主制度的发展; 但是,由于中国没有选举民主制,所谓的网络谏言就会落空,就会被禁锢在电子官僚主义之中,让老百姓在官僚的迷津中耗尽时间和热情,永远接触不到实质性的问题,永远解决不了实质性的问题。”中国官方媒体星期四有报道说,“网聚民智”一经推出就引起中国网民的参与热潮,短短一个星期就收到多少条多少条建言,专题页面访问量高达多少次多少次。夏教授认为,所有的所谓建言和访问其实只是人们常说的“五毛党”所为。不过,作家野渡表示,中国政府的所谓“网聚民智”活动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让一些百姓上当受骗,信以为真:“因为中国政府几十年来的愚民政策还是有一定效果的。然而,在互联网时代,公民权利和政府合法性等问题已经被绝大多数网民清楚和熟知, 政府的作秀不会获得大部分人的认可。其实,中国政府每年都会有不同的手法进行作秀和忽悠百姓,但相同的结果是:官民对立的矛盾在中国并没有被解决。”中国官方媒体星期四有报道说,在网民已经反映的问题中,反腐倡廉、教育公平和社会保障排在网民关注热度的前三位,随后依次是依法行政、简政放权、环境保护和“三农”等问题。不知“等问题”中有没有民主选举、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还政于民之类的建言。夏明教授表示,如果中国不停止一面打压网络言论自由,一面进行所谓“网聚民智”的做法,为“两会”政府工作报告进行的网络建言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猪八戒啃猪脚,自嚼自有味。记者:闻剑 责编:吴晶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