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民意

谢勇 | 再见,神剧君

    相见不如怀念,见面不如闻名,唯有失去的时候,才能深深感受到她珍贵和美妙。人生遭遇常常就是如此。 这里说的不是江湖或者爱情,而是著名的“抗日神剧”。在取得据说全歼过百甲种师团,让日军前后补充兵员达 70 次之多,伤亡过亿的横店大捷之后,让不少人咬牙忍受,引来板砖无数的抗日神剧,终于要被灭掉了。不过这次动手的不是历史上曾经存在的,万恶的帝国主义,也不是觊觎咱们钓鱼岛、阴谋复辟军国主义的日本右翼势力,却是咱们自己的主管部门:两会后拥有一块长长牌子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据报道称,鉴于目前神剧越来越神奇,已经严重挑战了公众认知的智商和对于抗日的严肃性理解。总局将要颁布 22 条军令始规范卫视黄金档电视剧播出。据悉,规定特别要求:抗日传奇剧、戏说历史题材、雷人历史剧禁止播出,尤其所有抗战剧都需要重新审查,抗战黄金档播出也将被审查,播出数量也将被调控。现实题材剧本必须占卫视播出比例的 50% ,古装、宫斗、涉案剧目的限制沿用去年规定。 这几年,广电部门颁布的规定可谓不少,但估计没有一条像神剧屠杀令这般获得网络民意的认同。毕竟,在今天,打开电视就得看到无数违背规律的史事实,同时违背人类社会常识和自然规律的镜头、故事,对于民智已开,被美剧英剧塑造出新品味的这些民众而言,实在是件很难忍受的事情——除非,你有足够的承受力和幽默感,能够从这些腐烂到极致的奇葩电视剧中看到些隐藏的绮丽。这样的人还真不是没有,比如有一回,半夜下班后我去宵夜,在一家小店里,电视上正在放着一部神剧,里面的鬼子兵照例智商堪忧,行动笨拙如猪狗,被中国大侠们整得团团转,最后抱头鼠窜狼狈而去。这种东西,中国人都看烦了难有笑容,孰料,旁边桌子上坐着的几个日本人,喝啤酒吃烧烤,看得性意盎然,边笑边用日语交流,全无被冒犯之感,更看不出因为自己的先辈被丑化而感到受伤害。 看来,“神剧纯属中国人自娱自乐,与日本无关”,这一点,不管咱们观众清不清楚,起码那几个日本人心里是清楚的。所以,当以后看到更加离谱的“手撕鬼子”,、“被奸女兵起身杀敌数人”,再到“美女裸体与八路军战士相互敬礼”的画面,看到神剧不仅局限在丑化粗制滥造,而更加融合了科幻、武侠、悬疑、时尚、性感等等多种因素,我总在想,那几位日本老兄,除了娱乐,会不会到了最后,对中国人的山寨创造力肃然起敬? 最近文化学者朱大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对中国电视剧和文化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 30 多年来,中国文化没有获得跟经济一样的成就,反而因经济的快速运动和教育的严重缺失,而呈现为严重衰退的景象。并表现在主体认知、核心价值、宗教信仰、伦理道德、历史传承、原创能力、基础美感、人际交往、个人教养、民族语言、国际传播、文化产业等十二个主要方面。这种危机状况引发了公众的普遍焦虑。而要培养出中国原创的优秀文化作品,就必须在行政体制、司法系、教育模式和文化价值观各个方面进行全面改革。朱大可对于中国反智电视剧的批评和阐释可谓到位,不过,我想补充的是,从神剧现象看,咱们中国人一点儿都不缺乏想象力和创造性,可这想象力和创造性,为什么只能挥洒在山寨节目和抗神剧上面,搞得天怒人怨,成为国际笑点?这问题,值得咱们中国人认真想想。

Read More

自由亚洲 | 中国官媒护红会贬网络民意 报道百岁老人捐款被质疑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官媒称,中国红十字会收到救灾捐款占总数53%以上,说明网络舆情与真实民意不同。网民批评党报为红会辩解,刻意割裂网络民意和社会民意。中国官媒报道沈阳一百岁老人在8年内四度向红十字会捐出毕生积蓄,遭民众质疑是红会的托。有评论认为,中国大陆的政府及官营机构的信用降至冰点,无论官方说假话真话,做坏事好事都不得不到民众信任。 中国红十字会因是否重查郭美美事件而再次深陷信任危机之际,官方《人民日报》周二在头版刊登评论文章,称红会系统收到捐赠款物5.66多亿,占总捐赠53%以上。这一事实说明网络舆情并不完全等同民意,两者之间有着巨大差异。 不过,2008年汶川地震时,红会系统共接收款物138亿,约为公募基金会的10倍。 广州律师隋牧青周二告诉记者,红会试图发动官方主流媒体为它造势,但是如果不改变其官营性质,一切造势都是徒劳的。 “目的很简单,很明显,骗不到钱了,所以要动员一些官家的主流媒体机构等等为自己造势。其实这些都是徒劳的。我相信,红会已经没有可能翻身。他现在已经到处在用强逼各地,比如小学、机关的人,用逼捐的方式来进帐,这个已经无法持续了。除非他们改变了自己的性质,比如说垄断、官营的性质,否则没有可能翻身的。” 该文章也遭到了不少民众的指责,认为《人民日报》刻意割裂网络民意及社会民意,为红会“洗白”。网民“小酱meira”说:现在还一味的掩耳盗铃般的掩盖真相,鼓吹宣传不该放大的东西。会自食其果的吧。 而《人民日报》海外版周二报道,少数香港人以“内地善款缺乏监督”为由,在雅安地震灾民亟待援手之时,发起所谓“抗捐运动”。港府欲捐1亿难产。 不过,报道中的“少数香港人”却获得了不少大陆民众的支持。网民“茶果仔HOME”说:不是少数吧,民意调查超过7成香港市民支持不捐。郭美美事件让全世界都看清黑十字会,还凭什么怪责别人不捐!网民“汉德法官”则说:在奶粉(限购)立法的问题上,我反对香港,但是在捐款问题上,我支持香港立法会。纳税人的钱不是用来购买好感的。 此前,红会秘书长否认将重查郭美美,被怀疑是遭对方威胁会爆出更多丑闻而改口。随后中国红会社监委发表声明说,社监委是第三方独立监督机构,不隶属于红会,红会无权就社监委是否重查郭美美表态。 此外,新华社周一报道,沈阳百岁老人关英汉为帮助灾区老百姓,将全部存款10万余元交给了红十字会。但随后有网友指,该老人从05年至今已经四度“捐出毕生积蓄”,质疑其为红十字会的托。 网民“左小诅咒粉丝团”则说:不知道树立这种倾家荡产作慈善的老人形象的目的在哪。是希望那些老无所依的老人跟他们学习倾家荡产给你们钱还是怎样?慈善不是这么做的。 对此,网络作家毛牧青周二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认为,不能因为媒体连番报道就认定老人的捐款是假,但媒体大肆宣传,却反而讽刺了官方的不作为。 “我认为,应该是有,那么大年龄的老人捐款,甚至有的乞丐、要饭的都捐款,这种现象确实是有。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反而讽刺了我们官方对慈善事业这一块的不作为。有些事情本来应该由政府承担的,这是你的本份,你的本职。” 毛牧青又表示:“咱们国家现在已经在民间形成了这种塔西佗陷阱,就是现在无论做什么好事、不好的事,咱们的网民普遍都往坏处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