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自由

All

Latest

世界说 | 俄罗斯政府遇上死磕聊天软件 开发者拒不交出用户数据

路尘 发自 北京 六月底,一款聊天软件的命运成了俄罗斯全国上下的目光焦点。 从信息监管局,到联邦安全局,再到以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为代表的一干官员,俄政府各机构轮番上阵要求该软件“尊重俄罗斯法律”——签署同意将全部用户数据移交给俄安全部门的协议,否则将对它进行封杀。26日,联邦安全局甚至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该软件要为四月的圣彼得堡地铁爆炸事件负责。 开发者的回应只有一句:“建议你们掐断互联网。”...

美国之音 | 中国输出防火墙帮俄控制互联网

俄罗斯将引进中国的防火墙技术过滤互联网,两国高官已经多次讨论在控制互联网领域加强合作。分析人士说,俄罗斯网络空间充满反普京气氛,在监控互联网方面克里姆林宫是否能取得类似中国那样的效果还有待观察。...

美国之音 | 中国召开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中国官方主办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当地时间周三上午拉开帷幕。数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组织负责人、互联网企业家、网络名人、电商业者、专家学者等,涉及网络空间各个领域。...

巴丢草 | 墙国制霸 倒数第一

新闻背景: 总部设在美国的《自由之家》发表2015年度全球网络自由度报告,中国在65个受调查的国家中位居榜末。 该报告根据上网障碍、内容限制及侵犯用户权利(最差40分)三个方面,对65个国家进行评分(0分为最佳,100分最差)。结果中国获得了88分,网络自由度最差。 其中在侵犯用户权利方面,中国获得40分,也就是最差的满分。至于上网障碍方面则获得18分(最差25分),而内容限制方面也获得30分(最差35分)。...

自由亚洲|反封锁“烈火网站”受到强力攻击 紧急求助

致力于突破网络封锁的网站“烈火网站”(Greatfire.org)受到强大的网络攻击,紧急求助。该网站上贴出的一篇题为《我们受到攻击》的文章说,从3月17号开始,他们网站受到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DDoS),每小时的页面访问次数达到26亿次。文章说,这种攻击的目的就是用大量的假装访问量达到瘫痪网站的目的。文章认为,这一攻击可能和3月16号《华尔街日报》上的一篇报道有关。这篇报道说,包括烈火网站在内的一些反封锁团体帮助一些被中国封锁的网站在云服务上建立“镜像网站”而使得中国审查部门无可奈何,因为要封锁这些镜像网站,就要封锁云服务提供商的整个云服务,这将使成千上万的其他网站受到影响。不过这篇报道说,美国公司VERIZON的云服务去年11月就被中国封锁过。烈火网站说,他们不知道这次攻击者是谁,但是最近几个月,他们受到来自中国政府不断加大的压力。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的官员说该网站是“反华组织建立的反华网站”。烈火网站说,他们目前已经通过采取办法顶住了攻击,但是攻击者随时都可能加大攻势。因此他们需要帮助。(采编:申铧)

自由亚洲|国际特赦组织将在汉诺威计算机博览会举办抗议

三月十五号汉诺威计算机博览会开幕,国际特赦组织宣布将从开幕式开始持续举办活动,抗议中国政府对网络的监视和对异议人士的迫害。三月十五号开幕的德国汉诺威消费电子、信息及通信技术博览会是世界上最具影响的计算机技术博览会。由于近年来呈现出萎缩趋势的计算机通信技术市场现在再次显示出上升趋势,也由于本届主宾国是中国,单指中国就有六百家以上的厂商参加这次博览会,因此本届博览会还未开幕就已经引起各界的关注。记者获悉,国际特赦组织针对本届主宾国是中国,三月十号发出声明,将从十五号开幕式开始举办一系列的抗议中国政府对于网络的监视、封锁,以及对于异议人士的迫害活动。为此,记者三月十二号上午采访了国际特赦的中国问题专家哈尔珀(Verena Harpe)女士。关于国际特赦的抗议活动,哈尔珀女士对记者介绍说,我们主要的一个活动是在开幕式那一天,三月十五号,下午四点,在汉诺威博览会会议中心(HCC)举行。届时参加博览会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来宾会通过那个地方。参加的这个示威活动的主要是汉诺威地区的国际特赦的成员,以及还有来自德国各地对于中国问题关心的其它分部和其他的团体及个人。我们将展示,在中国一直存在着严重的人权问题。十六号博览会正式开始接待一般参观者,为此我们在上午八点到十点在博览会的北入口还有继续展开的活动。此外,在博览会,在汉诺威的一些地铁站、市区街道路口、商店都会有我们的展牌、传单。对于他们为什么会举办如此一个广泛大型的活动,哈尔珀女士说,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人权问题是一个永远不能够被节省掉的问题。近年来德国与中国的经济交往充满动力,一直非常活跃,但是德国政府在这个交往中必须要问自己:他们对于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将要做些什么?德国总理,还有那些和中国做生意的企业,应该非常清楚地表明他们反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对于那些在中国为人权努力的人的迫害,并且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那些被关押的人。对此,哈尔珀女士特别强调说,中国现在正在召开两会,我们一直在观察,自从习近平领导中国政府以后,中国对于言论自由,对于网络的控制和监视,对于异议人士的打压迫害一直在加剧。很多人因为在网上谴责对人权的迫害,要求在政治上实行改革而被逮捕判刑。这特别是反映在对维吾尔族教授伊力哈木的迫害,他由于创办“维吾尔在线”网站而被判处无期徒刑。对于维护妇女权力的苏昌兰女士的迫害,她由于在网上支持香港民主运动去年年底被逮捕关押至今。还有二零零九年被被逮捕,要求保障人权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也一直被关押。为此,国际特赦组织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上述三人,以及一切因为言论自由,因为要求中国政府切实保证个人人权而被监禁判刑的人。(特约记者:天溢 )

纽约时报|美国互联网新规确认网络中立原则

美国互联网新规确认网络中立原则 REBECCA R. RUIZ, STEVE LOHR 2015年02月28日 华盛顿——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FCC)周四投票决定,把宽带互联网作为一种公共事业来管理。这个决定是高速互联网服务进入美国家庭的管理上的一个里程碑。FCC主席汤姆·惠勒(Tom Wheeler)说,委员会在使用“工具箱中的所有工具来保护创新者和消费者”,同时也要确保互联网作为“言论自由和民主原则基石”的作用。 Gabriella Demczu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记者们等待周四委员会投票的结果。 Gabriella Demczu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周四,网络中立的支持者们在FCC大楼外集会。 相关文章 互联网一面是民主,另一面是暴政 欧洲人对美国互联网巨头既恨又爱 万维网25岁,发明者谈网络未来 未来互联网将会遭遇更强监管吗? 新规则是以3票对2票通过的。投支持票者与投反对票者分别来自两个不同的党派。新规旨在确保任何内容都不被屏蔽,同时,互联网也不会被分割出网络及媒体公司可以付费使用的快速路,把慢速路留给其他人。这是网络中立概念的核心原则。解释新规则时,民主党人惠勒说,能够接触和使用互联网“至关重要,因此不能由宽带提供商制定规则”。除了有线网络,针对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移动数据服务也将受新规监管。周四的决议还包括保护消费者隐私的条款,和确保残障者及偏远地区都能使用互联网的内容。投票前,委员会的五名成员都发了言。共和党人对规则提出了尖锐批评,指责它太宽泛、含糊、没有必要。共和党委员阿吉特·佩(Ajit Pai)说,新规意味着政府干预一个活跃、充满竞争的市场,可能会打击投资,削弱创新,最终伤害消费者。“互联网没有出问题,”佩说,“没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新规的影响主要取决于细节内容;目前尚不得而知。这些规则至少要两天后才会公布,至少两个月后才会生效。很可能还会发生诉讼,对新规发起挑战。FCC此次在监管上迈出了一大步,根据《电信法》第二章,把高速互联网服务定义为一种通信服务,而非信息服务。这条法律中的分类起源于电话公司时代,将电话服务归类为公共服务。但新规是对第二章的选择性使用,一些条款被采纳,一些则被规避。FCC不介入公司的定价决定和工程设计决定。惠勒在表决前极力为新规辩护,说这种定制式的监管方式绝不是老式的公共设施法规。“这是21世纪的法规,适用于21世纪的行业,”他说。新规的反对者包括有线电视网和通信公司。他们说,对第二章的采用开启了政府干预商业决策的大门,如果被执行,会降低投资积极性,导致价格提高,伤害消费者。“今天,FCC迈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监管步伐,”国家有线电视和电信协会主席、布什总统时代的FCC主席迈克尔·鲍威尔(Michael Powell)在一则声明中说。“委员会为陈旧的电话监管模式注入了新生命,把它应用于历史上最有活力,最自由,也最具创新的一个平台上。”第二章模式的支持者包括许多大型互联网公司、初创企业,以及公共利益团体。互联网协会会长迈克尔·贝克曼(Michael Beckerman)在一份声明中称,FCC的表决为“我们努力创造强有力的、可执行的网络中立性规则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互联网协会包括谷歌、Facebook,以及较小的网络公司。为了确保一个开放的互联网,FCC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制定规则,引来从基层民粹主义者到白宫的政治参与,这对制定管理法规来说异乎寻常。FCC收到了400万份意见,大约有四分之一来自一个运动,运动是由“争取未来”(Fight for the Future)等倡导性非盈利团体组织的。“争取未来”的该活动负责人埃文·格里尔(Evan Greer)说,“这表明,互联网已经改变了华盛顿能够做什么事情的规则。”绝大多数的意见支持公共通信企业类型的规则,正如委员会周四批准的那种。在这个公开会议上,惠勒在讲话中首先提到了大量的公众意见。他说,“我们听取了意见,我们从中学到了东西。”去年11月,奥巴马总统不同寻常地向FCC发出呼吁,敦促这个独立的机构在网络中立性上采取“尽可能最强有力的规则”。奥巴马特别呼吁委员会把高速宽带服务归类为第二章的公用事业。他的理由是:“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日常交流和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反应迟缓,最初还误读了公众的情绪。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曾把FCC的规则制定过程描述为自由主义者笨手笨脚的动作,是“互联网的奥巴马医改”。今年1月,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图恩(John Thune)开始提交一个法规议案,支持网络中立原则,禁止付费优先通路以及封锁或限制任何网页内容的做法。但该法规也将禁止FCC为实现这些目标来制定规则。本周,共和党人因为支持者太少、无法快速推动而放弃了这些做法。也是在周四的会议上,FCC批准了一条命令,事先禁止了各州限制市政府扩建宽带互联网服务的法律。该命令主要针对北卡罗来纳州和田纳西州的法律,但也为其他州建立了一个政策框架。据FCC统计,大约20个州有限制社区宽带服务活动的法律。FCC说,这些州的法律不公平地限制了市政部门与有线电视和电信宽带服务提供商的竞争。这条命令必将会在法庭上受到挑战。翻译:Cindy Hao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博客天下 | 中国舆论场上的国进民退潮

2014年12月22日,冬至。令计划被调查的“大新闻”如期而至,但微博上出奇地平静。从这年6月14日,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被调查开始,十八大以来的“反腐”潮渐入高点,中央接连宣布对苏荣、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四只“大老虎”进行调查,还宣布对徐、周两人“双开”,但这半年的微博上,关于反腐的讨论并不多见。人们对时政内容的关注,逐渐转向微信。两个月前,新浪网总编辑陈彤辞职转战小米公司,这被外界视为微博衰落的指标性事件。2014年,中国互联网舆论场的“风暴眼”,终于彻底从微博转移到微信。这不仅是移动互联网的胜利,也是中国社会舆论体系再建构的标志。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