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话题

All

Latest

美国之音 | 华尔街上的中国太子党(2): 华尔街成就太子党

华盛顿 — 纽约时报曝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调查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是否通过雇用中国高官子女以获得在中国丰厚业务的消息多少让人感到有些吃惊,因为国际大型金融机构通过雇用中国高官后代以获得在华业务的做法已经盛行了至少二十多年。   *华尔街青睐官二代由来已久*   “在过去将近二十年,(它)都是一个很突出的现象,就是西方国家(公司)利用中国高官、领导人子女和关系拓展在中国的市场,”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说,“这里边从胡耀邦、赵紫阳的子女或者是亲属,到以后朱镕基、江泽民他们的亲属,到今天披露出来的中国的高官,包括王岐山、周小川,还有戴相龙等等。他们都是跟西方国家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国际大型金融机构雇用中国高官子女的例子不胜枚举。比较有名的包括2004年,瑞银集团(UBS)出巨资将前中国政协主席李瑞环的儿子李振智从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挖走,年薪高达1000万美元。而当时作为新手的李振智仅在美林任职一年。   *官二代独钟金融*   与大多数赴海外求学的中国学生不同的是,有背景的中国高官子女一般都选择金融领域。曼达林基金(Mandarin Capital Partners)合伙创始人傅格礼(Alberto Forchielli)说:“金融领域是官二代的最佳选择。他们不学医、不学建筑。他们主要学商科,目标就是进军金融业,要么是去一家投行,要么就选择进入私募股权公司。这非常普遍,因为做金融被认为是非常成功、非常赚钱的行业。” 傅格礼曾毕业于哈佛商学院,他目前还是中欧国际商学院上海企业咨询顾问委员会成员。   西方投行雇用中国精英阶层子女当然也有比较充分的理由。Weiss Berzowski Brady LLP律师事务所的商业律师石明轩(Charles Stone)说:“问题是很多太子党,他们原本非常优秀,他们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他们上哈佛大学商学院等等。我们(美国)的公司认为,如果哈佛要,我们当然也要。” 石明轩还兼任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教授。   *华尔街看重官二代人脉关系*   但显然,西方大型金融机构更为看重的是富二代、官二代在中国强大的人脉关系。这些公司希望借此敲开中国金融市场的大门,因为聘请高官的子女或亲属作顾问或雇员可以帮助它们突破中国金融市场的层层阻力和限制。“关键在于,中国国家指导的资本主义使得关系资本主义成为美国要打通这些由国家垄断和国家控制的行业的一个敲门砖。”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说。   不过,这些高官的后代往往不会在某一家国际投资银行做太久。“他们往往是拿到一个比较低的职位,做几年后就离开。他们不会一直干下去。” 傅格礼说。   *官二代把华尔街当跳板* 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提高,精英子弟先在国际投行镀金然后回国创立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或私募股权公司已经成为他们成功发迹的模式。前面提到的李瑞环长子李振智在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获得MBA学位后,曾先后就职于美林和瑞银,后自立门户。李瑞环的次子李振福在辞去诺华制药(Novartis)中国区总裁后于2011年初创立私募基金“德福资本”。   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2008年离开美林后成立了中广核产业基金。冯绍东在2006年帮助美林获得中国工商银行在香港上市承销权的运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工行上市在当时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温家宝的前任朱镕基的长子朱云来曾就读于芝加哥德保罗大学(DePaul University),获得会计硕士学位。他先后在安达信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工作,90年代末回国进入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   高官子女不在国际投行做久有诸多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捞不到太多油水。 “中国领导人的子女,如果他们在美国留下来,一方面美国是一个成熟的市场,没有爆发的机会,”夏明说,“另一方面,如果他们在美国长期任职下去的话,基本上最后也就是一个中高层的职务,那么也不会带来暴利。”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美:监控网络与借网络窃取知识产权不为一类

华盛顿 — 中国多家官方媒体最近纷纷就前美国国安局合同雇员斯诺登泄密事件发表评论,指责美国对网络监控,危害网络安全。但美方认为,美中在网络安全方面的真正分歧在于中国通过官方途径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   *中国官媒开炮*   斯诺登泄密事件发生以来,受到政府严格控制的中国媒体一度对斯诺 登所说的美国国安部门已入侵中国电脑网络多年的说法保持沉默。不过最近,中国多家媒体接连就斯诺登的这一说法发表评论,指责美国的网络监控行为危害网络安全。   英文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率先发表文章称,美国国安部门的监控项目考研美中关系(a Test of Sino-US Ties)。中国军方的解放军报指称,斯诺登事件让“美国由网络警察变窃贼”。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刊登了复旦大学沈逸的评论文章,题为“美式霸权威胁全球网络安全”。   *中国外交部要求美方解释*   随后,中国外交部也打破沉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一表示, “美方应重视国际社会和各国民众对此问题的关切和要求,给国际社会一个必要的解释。”   这是中国官方首次就泄密事件正式发表有实质内容的评论。   *斯诺登泄密一事将水搅浑*   自今年2月美国私营网络安全公司曼迪昂特发布报告披露中国解放军61398部队雇用的黑客入侵了美国政府和私营企业的电脑网络以来,美国政府和媒体一直批评中国政府支持了黑客对美国电脑网络的攻击。然而斯诺登泄密一事似乎已经成为中国政府手上一张好牌。很多中国媒体和学者都认为,斯诺登曝光美国国安局“棱镜”计划细节使美方指责中国进行互联网监控和黑客行为的正当性被大大削弱。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也认为,斯诺登事件的确搅浑了水。“对于美国方面来说,或许美国方面一直是希望能够站在一个‘道德的制高点’上,或者说是希望能够展现一个道德的制高点。那么斯诺登泄密事件的确是把水搅浑了。抛开事实不提,它也的确是搅浑了水,”约翰逊说。“不过我认为人们也应该把中国媒体对这件事的报道和中国领导人到底会如何思考和处理网络安全议题加以区分。”约翰逊是前美国中央情报局中国问题分析员。   *美否认在网络安全方面持双重标准*   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莎琪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否认美国在网络安全方面持双重标准。“两者有所不同。其中一种网络攻击是为了窃取经济数据与金融资讯;另外一种是为了监控与追查想要伤害别人的人。美国总统与政府欢迎就后者进行辩论。”   目前担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的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表示,人们应该把各类网络活动加以区分,不能把通过网络偷窃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与网络间谍行为混为一谈。   他说:“网络间谍大体上可以分三大类。一类是一个国家在战争时期针对另一个国家而筹备一系列相互关联的行动。第二类是刺探情报。美国会继续刺探一切我们可能得到的情报,同时我也要阻止别人刺探到我们的情报。第三类是通过官方途径来窃取知识产权。”   实际上,在美中两国元首举行庄园峰会的时候,美方已经把通过网络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政府间网络间谍行为进行了明确区分。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伦在奥巴马与习近平庄园会晤后曾对媒体表示,美国反对的是中国通过网络窃取美国企业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的行为。“奥巴马总统今天与中方详细地讨论了这个议题。他要求中方负责这一问题的政府部门了解美方的立场:如果中方不解决这个问题,继续像目前这样这么直接地窃取美国知识产权,那么这将会是美中经贸关系中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而且会成为双边关系实现其最大潜能的绊脚石。”   *斯诺登案或不至影响美中网络安全合作*   有分析认为,中国一直不愿高调回应斯诺登泄密事件是不愿意破坏奥习庄园峰会后两国已经建立起来的融洽氛围。而美中也在此次庄园峰会上同意,双方将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框架内专门设立一个网络安全问题工作小组,在网路安全方面加强合作。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美中印三角博弈 (三)— 巴基斯坦对中印、美印关系的影响

华盛顿 — 中国总理李克强正在印度访问,之后,他将出访印度的宿敌巴基斯坦。中国和巴基斯坦一直享受着“全天候”友谊,而印度则深受据称来自巴基斯坦的恐怖活动的困扰。同时,巴基斯坦也是美国反恐战争的盟友, 2014年, 美国和北约从阿富汗撤军,巴基斯坦的地位似乎更为重要。巴基斯坦如何影响美印、中印甚至美中关系?请看美国之音的系列报道,《美中印三角博弈》的第三集,《巴基斯坦对中印和美印关系的影响》。 在巴基斯坦前总理谢里夫宣布其领导的穆斯林联盟赢得了国民议会选举后,中国再次强调中巴之间的“全天候”友谊。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作为全天候朋友,中方将继续支持巴方维护稳定、实现发展的努力。我们愿与巴方共同努力,推动中巴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迈上新的、更高的水平。” 据信,中国新总理李克强对巴基斯坦的访问将继续推进中巴之间“真正的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的关系。 *中巴全天候友谊开始于1962年的中印战争* 2011年, 中国与巴基斯坦庆祝建交60周年,虽然两国1951年建交,但是,中巴关系“全天候”友谊只是到1962年的中印战争才真正开始。 1951年到1962年期间,由于巴基斯坦在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地位以及台湾、西藏等问题上追随美国立场,两国关系受挫。 1962年爆发的中印战争为中巴关系的发展提供了新契机。同年,巴基斯坦与中国签署边界协议,承认中国对有争议的克什米尔领土部分地区的控制权。此后,保持与中国的密切关系一直是巴基斯坦历届政府的政策重点。 中国多年来也为巴基斯坦提供了广泛的经济、军事和技术援助。中国是巴基斯坦国防武器的重要供应商。两国合办项目发展军备,范围从喷气式歼击机至导弹护卫舰不等。尽管中国一直否认帮助任何国家获取核技术,但是,外界认为,中国在巴基斯坦的核基础设施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中国还是巴基斯坦电信、港口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的重要投资者。2013年2月,中国获得了巴基斯坦重要港口瓜达尔港的运营权。中国掌管瓜达尔港对印度甚至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利益产生潜在的重大影响。 1970年代,巴基斯坦为中国与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接触牵线搭桥。1971年,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巴基斯坦担当了沟通的渠道。 巴基斯坦后来也在所有中国所认为的重大问题上给予中国支持,特别是台湾、新疆、西藏等问题。作为回报,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就克什米尔问题产生的争议中,中国支持巴基斯坦对克什米尔的立场。 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防务研究系南亚问题专家哈什.庞特(Harsh Pant) 说:“他们传统上的这种强大联系主要是因为印度。从1962年战争以来,巴基斯坦就一直向中国倾斜,而中国也把巴基斯坦当作他们南亚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庞特说,由于中巴关系很大程度上受印度驱使,两国在国防方面的合作要远远大于双方在经贸上的联系和外交上的动作。 *巴基斯坦有助于中国解决新疆分离主义问题* 近年来,由于中国新疆分离主义分子的活动趋于频繁,庞特说,中国认为,作为最大穆斯林国家的巴基斯坦在中国维护新疆地区的稳定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虽然目前巴基斯坦在这方面的作用还未显现。过去两年,北京已经对巴基斯坦成为新疆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培训基地表达不满。他说,如果巴基斯坦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帮助中国,可能会给中巴关系带来深远影响。 *中印关系加强不会影响中巴关系* 80年代末,中国与印度关系加强。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代表,中国和印度在气候变暖和打造国际政治、经济贸易新秩序等许多国际问题上进行合作。中国目前还是印度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与印度的双边贸易额是中国与巴基斯坦双边贸易额的六倍。最近,印度和中国还就阿富汗问题进行了双边会谈。虽然如此,庞特认为,中印关系的加强不会降低巴基斯坦在中国人战略中的地位,特别是印度现在的全球地位在上升,美印关系在加强的时候。 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防务研究系南亚问题专家哈什.庞特说:“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中国觉得印度的崛起对自己是个威胁。 我想,中国已经很明确地表示,他们将继续利用巴基斯坦帮助推进他们在南亚地区的议程, 那就是,将印度牵制在地缘政治中。”   庞特说,即便中国与印度在开展反恐对话,但是中国也拒绝与印度讨论巴基斯坦问题。这表明,中国不愿意影响与巴基斯坦的关系。 印度国家海事基金会前主任、中印安全问题专家乌代.巴斯卡尔(Uday Bhaskar)说“对印度来说,印度目前最大安全挑战是什么?对印度的任何一届政府来说,那就是,2008年发生的孟买事件不要重演。中国明白这个道理,中国知道恐怖主义是怎么回事,不管是发生在新疆还是其他地方。在印度,印度人的感觉是,中国与巴基斯坦关系如此密切是对印度的担忧不管不顾, 对巴基斯坦支持针对印度的恐怖主义置若罔闻。印度人不禁要问,中国这样做,还是负责任的大国吗?不过,巴基斯坦是不会对中国出口恐怖的。” 2008年,印度经济中心孟买遭到连环爆炸袭击,印度政府指责巴基斯坦卷入其中,巴基斯坦对此予以否认。尽管如此,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的边境地区一直被认为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和基地恐怖分子的滋生地。庞特认为,在反恐问题上,中国与印度在巴基斯坦其实有着相似的目标。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庞特说:“中国和印度都希望建立一个稳定的、温和的、经济繁荣的巴基斯坦;一个不把恐怖主义当作实施国家政策工具的巴基斯坦;他们希望看到一个不出口极端主义的巴基斯坦,一个不把阿富汗看成战略腹地和战略纵深,而是一个需要支持的,需要外交帮助的邻国的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长期为军政府所控制,国内的恐怖和暴力活动频频发生。 谢里夫领导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党这次赢得大选,标志着巴基斯坦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平民政府的权利更替,但是大选期间暴力活动不断。庞特说,从区域政治考虑,中国两国应该有很强动力一起合作帮助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未来的经济发展和机构的建立。 *巴基斯坦是美国反恐战争的盟友* 这样一个巴基斯坦也符合美国的利益。巴基斯坦是冷战时期美国抗衡苏联的战略盟国,用来对付与苏联结盟的印度。2001年 “9.11”事件后,美国决定对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发动战争,巴基斯坦成为美国反恐战争的盟友。巴基斯坦为北约在阿富汗的补给提供通道。美国无人机还在巴基斯坦西北部落地区对塔利班分子和基地组织激进分子予以打击。美国反过来给予巴基斯坦巨大的军事和经济援助。 2011年5月,美国在巴基斯坦境内击毙“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后,美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关系逐渐恶化。巴基斯坦抱怨美国的单边行动侵犯了巴基斯坦的主权。 2011年11月,美军空袭巴基斯坦哨所并炸死26名巴军官兵,导致巴基斯坦国内反美情绪更加高涨。 *2014年后, 巴基斯坦在美国的战略地位恐下降* 无人机事件甚至对2014年之后的美巴关系产生影响。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庞特说:“美国现在打算从阿富汗撤军,奥巴马政府一直以来的战略似乎是用无人机打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的激进分子。这将是美巴关系中的重要问题,同时,2014年后,美国会对巴基斯坦提供什么的支持也是问题。……我怀疑,2014年之后,美国对巴基斯坦还有任何兴趣。” 巴基斯坦新总理谢里夫说:“对于2014年的撤军, 我们将全力支持,确保一切顺利进行。”尽管谢里夫还表示,加强巴基斯坦与美国的关系将成为其对外政治的主要任务之一。但是,庞特认为,因为谢里夫反对美国在巴基斯坦境内使用无人机的立场,以及谢里夫所领导的穆斯林联盟党(纳瓦兹)支持与巴基斯坦塔利班展开会谈,这会使得美巴关系紧张。 美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也成为美印关系发展最近进入高原期的原因之一。在华盛顿智库最近的一个有关美印关系的研讨会上,专家表示,鉴于巴基斯坦在美军2014年撤离阿富汗问题上的重要性,印度担心华盛顿会要求印度在政治上给巴基斯坦让步。 新德里智库观察研究基金会国际关系中心副主席维克拉姆.苏德(Vikram Sood)描述了印度即将面临的生存环境,呼吁美国和印度加强情报合作。 他说:“我们将看到的一个局面就是,几年之后,美国从阿富汗大幅度撤离。美国在伊朗没有任何军事存在;美国离开阿富汗;巴基斯坦一团糟,而这些国家都是我们的邻居。对于印度, 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场景,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美国朋友可以理解,我们需要在反恐当中需要更多的合作。” *美印关系因为中国会继续加强*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防务研究系南亚问题专家庞特说,2014年,美国和北约从阿富汗撤军后,巴基斯坦的反恐价值将要大打折扣,而美印关系因为中国的原因可能会加强。 他说:“巴基斯坦是重要,但是巴基斯坦的重要性只是存在于阿富汗战争,巴基斯坦在战略上并不重要。而同时印度确实重要的伙伴,因为正在出现的全球力量平衡、亚洲力量平衡。” 庞特说,美印这样的一种关系对美巴又会产生影响,因为,这让巴基斯坦更多地倒向中国。但是,中国是否愿意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缺,成为巴基斯坦最大的援助国,将考验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全天候”友谊。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美中印三角博弈—中印对抗—从喜马拉雅到印度洋太平洋

华盛顿 — 中国和印度在边境的“帐篷对峙”结束,印度外长库尔希德对中国进行了访问。5月20日,中国总理李克强还将访问印度。今年晚些时候,印度总理辛格也将回访北京。印度与中国的高层交往似乎并没有受到边境问题的影响,但是,两国在喜马拉雅山的纠纷最终能和平解决吗?作为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两个新兴经济体,两国的竞争目前似乎延伸到了印度洋和太平洋海域。请看美国之音的系列报道,《美中印三角博弈》的第二集,《中印对抗—从喜马拉雅到印度洋太平洋》。   就在印度外长库尔希德访问中国前夕,中国和印度在边境持续了20天的“帐篷对峙”落幕。据报道,中印外长在会谈中甚至回避了“帐篷对峙”事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前一阵,中印边境发生了边界事件,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及时妥善地得到了处理,这符合两国的共同愿望,也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我们也希望与印方继续本着建设性的合作态度,探讨各方面的合作,同时确保中印边境地区维持和平与安宁。”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虽然目前两国边境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麻烦还会再现。   美国东西方中心驻华盛顿主任萨图•利马耶(Satu Limaye)说:“两国政府所做的是暂时把这件事拿下议程,因为接下来有两个非常重要的访问:一个是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印度,另一个是印度总理辛格今年晚些时候对中国的访问。在这两个访问中,看看有没有可能在边境争议上取得进展。不过,我对此并不乐观。我不认为边境问题会很快解决。”   他还说:“最根本的问题是在印中之间从来没有就实际控制线达成协议,他们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就任何特别的控制线进行谈判。第二, 我的感觉是,印度比中国更希望尽快解决边境问题。第三,因为1962年的战争,双方背负着太多的包袱,在领土问题上作出让步太艰难了。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领土争端同时出现的时候,中国很难在这个时候解决领土问题。”   中印在边境地区的军事对峙由来已久,而且两国曾于1962年爆发战争。2003年以来, 两国进行了超过十五次的边界问题会谈,但是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而且,近几年,随着双方经济的高速发展,两国都加强了在边境地区的军事部署。   印度国家海事基金会前主任、中印安全问题专家乌代.巴斯卡尔  (Uday Bhaskar)说:  “说到1962年战争,是的,这是非常深刻的体验。对整个印度的集体意识来说都有很深的影响,影响到对我们对安全问题的看法。所有这些反过来也会影响到我们的外交关系。尽管印度现在外交定位是在迎合中国人,看看我们在奥运会和西藏问题上的行动,印度似乎都在额外付出,而且印度的感觉是,中国人并没有做出回报。”   尽管如此,巴斯卡尔认为两国保持外交接触非常重要。五月20日,中国新总理李克强访问印度,而且这是他担任总理以来的首次出访,这似乎暗示了印度对中国的重要性。   他说: “我相信,如果我们想要有一个亚洲世纪,这将取决于印度和中国的关系,取决于两国如何管理他们的关系,如果印度和中国的关系是积极的,亚洲的未来就会是积极的, 如果印度和中国无法管理他们的分歧,整个地区都会受到影响。我个人认为,(李克强的)这个访问非常重要, 对印度是这样,对中国也是这样,甚至对整个亚洲来说都很重要。   相对于领土争端,经济贸易联系可能是两国考量的更重要因素。两国的经贸关系,特别是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是两国外长会谈的主要议题。中国目前是印度的最大贸易伙伴。两国还希望能在2015年之前实现双边贸易额1, 000亿美元的目标。   巴斯卡尔说:“是的, 就像日本和中国,两国的经济联系很强劲,双方都有些谨慎,不希望改变两国的贸易和经济联系,即便尖阁列岛领土问题上关系紧张。同样,印度和中国的贸易关系也很强劲,这对印度来说比对中国更加重要。印度是有些谨慎, 我们不希望影响这种特别的关系。我想说明的一点是,两国在经济贸易上的联系并不一定排除双方在安全和战略问题上分歧。”   近年来,随着印度和中国经济的增长,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代表,两国在全球气候变暖、寻求新的国际政治与经济秩序等诸多问题上也有很多的合作。中国、印度都是代表新兴经济体的“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成员。不过,也正是这种不断增强的经济实力,却又给两国关系带来新的挑战。   由于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对两国能源和贸易的重要性,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印在太平洋和印度洋领域的竞争已经开始。印度知名外交政策评论员、长期关注中国事务的专家拉贾•莫汉 (Raja Mohan)曾经出版过一本书《搅动乳海—中印海上竞争》。   美国东西方中心驻华盛顿主任萨图•利马耶说:“随着印度与中国在区域的活动的增长,角色、力量、贸易和能源的联系在增长,两国相交的部分也会更多。二、三十年前,印度与中国的关系基本上关注的是巴基斯坦或是边境争端,但是随着印度90年代初的‘东向’政策的出台,以及中国在东南亚和东亚活动的参与,两国进入了同一个竞争场地。”   他还说:“有很多的例子,例如,中国警告印度不要与越南在南中国海领域进行能源勘探合作。也有报道说,中国船舰一直跟踪在该地区进行访问的印度军舰。印度很自然也一直关注着中国海军的访问以及在印度洋周边国家的港口的活动。”   2012年,印度与越南合作,帮助勘探越南沿海石油矿藏,而越南与中国等其他国家在南中国海地区陷入主权争端。这被认为是印度第一次介入南中国海争端。另外,印度还计划帮助越南进行潜艇和水下军事力量。   加强与越南的关系,是印度1990年代初提出的“东向”政策的一部分, 从那个时候起,印度还不断加强与东盟国家的关系。   同时,中国不断增长的军力让印度感到担忧。北京正在投入巨资用于军队建设,重点是建设海军,而新德里担心这有可能挑战该国在印度洋地区的霸权。中国海军力量的加强被视为印度海事安全上的最新挑战之一。   印度国家海事基金会前主任、中印安全问题专家乌代.巴斯卡尔说:“从2008年以来,中国第一次进入了印度洋。事实上,从区域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发展,因为海盗的问题。中国主要是太平洋国家,西太平洋国家,从历史和地理角度来说,中国也一直被牵制在那里。考虑到中国与日本、中国与韩国、中国与台湾、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中国一直被牵制在那里, 当然还有美国, 美国在亚洲无所不在的军事存在等等。”   2008年底,中国向索马里亚丁湾海盗频频发生的海域派遣海军舰队担任中外商船的护航任务。   巴斯卡尔说:“所以,中国寻求进入印度洋有他们的逻辑。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会记得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3年提到了‘马六甲困境’,当时,中国在能源上越来越依赖进口。所以,中国有各种原因,寻求进入印度洋,但是,从印度的角度来说,除了中国人,法国人一直在那里,他们是印度洋国家。现在中国进入了印度洋。”   另外,中国在孟加拉国、缅甸、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建立起一个港口网络,还在塞舌尔获得了停泊权,这被一些人描述为中国的“珍珠链”战略,意在抑制印度的实力。   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美国宣布将战略中心向亚洲转移,为了实现“东移”,积极鼓励印度参与东亚事务,并鼓励印度扮演更大的国际角色。而印度对美国参与印度洋事务也越来越感到舒适。2012年,印度帮助美国成为环印度洋区域合作联盟的新对话伙伴国。   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南亚问题专家丽萨.柯蒂斯(Lisa Curtis)说: “美国在印度洋领域确实有利益。 美国希望看到那里的和平与稳定。美国与印度的任何合作都是为了达到那个目的,那就是维护和平与安全,阻止任何在领土主权问题上的挑衅或是强硬行为。我认为,印度与美国之间所发生一切可能取决于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态度和立场。”   不过,印度最近拒绝了美国和日本提出在印度洋进行三国联合军演的提议。   除了在印度洋和太平洋领域的潜在竞争外,中国在雅鲁藏布江新建大坝的计划,也让印度担心。这可能成为两国之间新的争议焦点。印度希望中国允许印方对中国在雅鲁藏布江新建三座大坝的方案进行监督。雅鲁藏布江源于西藏,海拔很高,流入印度境内后被称为布拉马普特拉河。   中印关系有时也会因为达赖喇嘛以及西藏问题而受到影响。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的达兰萨拉建立了流亡政府。   巴基斯坦是影响中印关系的另外一个焦点。中国是巴基斯坦的“全天候”盟友,两国关系被成为“比山高,比海深”,而印度却为据称来自巴基斯坦的恐怖主义所困扰。巴基斯坦也被视为美国反恐战争的盟友,巴基斯坦究竟如何影响着美印和中印关系的发展,我们将在下一集介绍。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中国军力发展系列报道(4):中国军队的维稳角色

华盛顿 — 作为中国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在维护中国国内安全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除了捍卫国家领土主权、抵御外敌入侵以外,中国军队的另一个重要职责就是维护国内安全。 中国军队体系中维护国内安全的主要力量来自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中国刚刚公布的2013国防白皮书明确指出,“武警部队平时主要担负执勤、处置突发事件、反恐怖、参加和支援国家经济建设等任务”。 *武警密度超过解放军* 最新的中国国防白皮书并未公布武警总人数。但据外界估计,中国武警兵力应在100-150万人之间。退役美国路军军官、前美国驻华大使馆武官卜思高(Dennis Blasko)表示,中国每个省份都至少有一个师级或师级规模的武警部队,武警部署的密度要高于解放军。 *维稳基本由武警负责* 1989年后,中国政府从处理六四天安门事件中吸取教训,基本上不再调动解放军部队参与国内安全。中国军队维护政权和社会稳定的任务大多落在武警身上。近年来,中国武警参与的大型维稳行动基本都发生在少数民族地区,比如2008年“三•一四”拉萨骚乱和2009年“七•五”乌鲁木齐骚乱。 *党、政双重领导或不利武警维稳* 作为中国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再加上其在维护中国国内安全和共产党政权稳定中扮演的双重角色,武警部队同时接受中共中央军委和中国国务院的双重领导。 “有两个机构可以对武警发号施令,一个是中央军委,还有一个是由中国国务院管辖的公安部,”卜思高说。 然而,有分析人士认为,这种交叉指挥的管理体系给武警维稳构成了挑战,甚至反而会威胁到共产党统治。美国海军分析中心中国问题研究员谭睦瑞(Murray Soct Tanner)表示,中国当局对武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一方面要求武警能够迅速、有效地平息突发事件,以至于当局不必调动解放军部队参与国内安全行动;但另一方面又要求武警尽可能地最小化使用武力,以避免使用武力过度而导致事态扩大、甚至失控。他说:“在中国的(独特)体制下,武警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陷入了一个特有的、中间境地。这对他们应对社会动荡构成挑战。” 2009年颁布的中国武警法规定,武警部队归国务院和中央军委领导,调度指挥权在中央。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地方政府在维稳过程中滥用武警力量,反而会激起更多的社会动荡。但其负面效果是武警难以在最快时间内对突发事件做出及时反应。有报道称,中国人大当初在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警察法》时曾反复斟酌到底应当给地方政府下放多少调度使用武警力量的权力,但最终决定地方政府在调动百人以上的武警部队时必须逐级上报,且必须得到中央批准。 但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一决定虽然保障了中央对武警的绝对领导、有助于防止地方滥用武警力量,但客观上造成了武警部队无法迅速参与到处置大规模骚乱的行动中。2008年拉萨“三•一四”事件和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演变成骚乱一个很重要原因是武警等强力部门的反应不够迅速。 *习近平要面临的难题* 2013年春节前夕,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到北京武警总队十三支队慰问武警官兵时就此特别提出,“要深刻认识当前维稳形势的复杂性和武警部队在维稳工作中的重要性,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高度戒备态势”。 不过,如果中共在领导指挥武警部队的问题上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的话,武警在国内安全中发挥的作用仍将面临艰巨挑战。美国海军分析中心的谭睦瑞说:“习近平继续面临的挑战将是建立一套指挥、管理武警部队的领导制度,满足地方共产党官员迅速解决突发事件的要求,同时能够限制官员滥用武警力量从而造成危害社会秩序的后果。”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中国军力发展系列报道(一):从军费开支看中国军力发展

华盛顿 — 中国在3月份闭幕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上公布了2013年国防预算。中国2013年国防预算为7201.68亿元,约合114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0.7%。   除2010年外,中国军费开支从1989年以来就一直以两位数速度高速增长。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战略研究系教授艾立信(Andrew Erickson)表示,中国军费开支的增长规模体现了国防在中国领导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这样的一个走势体现了国防在中国领导人心目中处于仅次于经济发展的第二位置。具体来讲,中国提高军事力量当然首先是要维护共产党统治、其次是国家安全、然后是维护中国重要的国家利益。”   中国国防预算 x 中国国防预算 在西方国家都在削减军费之际,中国军费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自然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受到自动削减支出影响,2013年美国国防预算将从2012年的6562亿美元下降到略高于6000亿美元的水平。   虽然中国军费开支连年快速增长,但实际上大体仍然维持在一个可持续的水平上。中国军费开支基本保持在低于国内生产总值2%的水平上。   随着中国与除印度和不丹之外的所有陆上邻国解决了边界问题,中国的军事重心正渐渐从陆地转移到海上。这也是中国军费迅速上升的一个重要因素。众所周知,从世界范围来看,海军的开支一般都是要远远超过其它兵种。   艾立信表示, 解放军海军是这种发展趋势的受益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解放军海军的发展是最具‘外向型’,或许在将来会发展成以印度洋和太平洋两大洋为基础的远洋海军。”   中国海军在过去十年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目前大多数主战舰艇都装备了先进的防空系统、现代反舰巡航导弹和鱼雷。中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去年年末正式交付海军。此外,中国还完成了在海南岛南端的亚龙海军基地的建设。   然而, 虽然中国在海军方面的投入增多,但中国目前的军事战略仍然以“家门口”的近海,即黄海、东海和南中国海为主。中国的航空母舰也仍有很多困难和挑战需要突破,而且在短时间内无法具备真正有意义的作战能力。    艾立信说:“这些是按步就班的,而且不是顶尖水平的发展,属于次要的军事能力,并且不大可能在短期内给中国比较有实力的对手带来任何真正的威胁。”   除海军外,中国军费的很大一部分被用于发展网络和太空作战能力。目前,中国在这两个领域都处于相对领先的地位。   此外,中国的军费也被用来给士兵提高福利待遇。位于华盛顿的国防集团公司(Defense Group, Inc)情报研究分析中心主任詹姆斯·马尔韦农(James Mulvenon)说:“中国军方刊物清晰地展示了中国军费中花在军人身上的比例从15年前的大约三分之一上升到目前的一半以上。”   在未来几年里,中国的国防开支将会继续快速增长。但中国军事实力的发展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形势,比如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带来的社会稳定问题和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局势等等。而一旦中国经济发展放缓,中国的军力发展势必将会遭遇发展瓶颈。“我认为,中国面临的国内挑战迟早会给中国的经济增长构成越来越大的影响,”艾立信说,“这将导致未来中国迅速增长的军费开支更难。届时,中国国家政策的优先顺序也会出现重大转变。”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军力提升的确给中国周边国家和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构成挑战。但中国的军事部署和军事战略仍然以周边地区和近海为基础。中国解放军在把其提升的军力转化成作战能力方面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前美高级外交官:美中共存是21世纪最大的外交挑战

华盛顿 — *坎贝尔:美中关系总是会有紧张,但要找到合作之道* 在中国高层领导人完成权力交接之际,前不久卸任的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发表演讲时表示,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关系将会影响到世界各地的政治而且两国领导人都意识到找到“共存的轮廓”的必要性,但是美中关系总是会出现紧张。 这是坎贝尔卸任后的首次公开演讲。他表示,澳大利亚官员经常未能充分理会华盛顿要与中国在亚太地区共存的愿望。 他说:“我认为,澳大利亚方面往往没有认识到美国致力于与中国共事这个承诺的深度和持久性。对于美国来说,21世纪最重要的外交政策目标可能就是找到如何与中国在亚太地区共存的方法。我们找到合作共事之道极其重要。” 奥巴马总统日前打电话祝贺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时表示,他致力于加强同中国的实际合作,以解决亚洲以及世界所面临的最紧迫的经济和安全方面的挑战。美国新任财政部长杰克.卢这个星期访问中国。克里国务卿4月中旬也将访问韩国、日本和中国。美中两国还将于今年夏天在华盛顿召开新一轮战略与经济对话。 坎贝尔是奥巴马政府重新聚焦亚洲这一政策的关键推动者和执行者之一。他卸任前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发表的一次演讲中表示,奥巴马政府的亚太政策是一个全新的思想流派,是一个涵盖各方面的综合策略,既包括与中国这样的大国进行接触,也包括与印度这样的民主大国合作,在加强像日本、澳大利亚、韩国这些美国的传统盟友关系的同时深化同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等国家的关系。 *坎贝尔:美需要同欧洲协调其亚太政策* 不过坎贝尔也承认,美国在推出这个政策倡议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这就是美国好像发出了美国从欧洲转向的信号。 他说:“美国过去所做的任何一件大事,不管是在巴尔干、阿富汗,还是在巴基斯坦和气候变化问题上,我们都是与欧洲一道去做的。在我们的亚太议题上存在的一个明显的漏洞就是,我们还没有同欧洲就亚洲政策进行根本的和深入的对话。” 坎贝尔说,美国与欧洲在亚太地区存在很多共同的利益,因此在今后同欧洲协调其亚太政策将是非常关键的。 坎贝尔在卸任政府公职后成立了一个叫做“亚洲集团”的咨询公司,为亚洲地区的企业、政府和民间社会提供咨询服务。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美中网络博弈–下一代人的新冷战(6)中国网络攻击的潜在目标

华盛顿 — 中国近来被指责对西方世界发动大规模网络入侵。网络安全专家们说,中国目前实施网络入侵主要是为了窃取军事、政治或商业情报,但是一旦网络战开打,他们有能力破坏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 近几个月来,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频繁传出了网络系统受到中国黑客入侵的消息。被网络攻击或者入侵的目标既有军事和政府网站等传统目标,也有掌握各类商业机密和尖端科技的私营企业,还有刊载揭露中国政府官员腐败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新闻媒体。 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安全问题研究员成斌说,工业间谍或者军事间谍并非中国专有,但与众不同的是,中国瞄准的网络入侵目标无所不包。他说:“大家都会从事间谍这类活动。大多数人会瞄准军事或者民用目标,窃取具体的项目,不会象中国那样什麽都要,所有电脑都要入侵,不管它们属于军事、民用还是外交机构。中国瞄准的范围非常非常广泛。”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由于中国窃取的信息量庞大,它往往会不得要领。但是,华盛顿大西洋理事会网络国政项目主任杰森•希利说,中国人的网络间谍活动仍然相当有效:“你看中国的间谍活动就会发现他们刚刚达到所需要的技能。虽然他们往往比较容易被发现,但因为有很多软性目标,因此他们仍然相当成功。” 网络安全公司曼迪昂特今年2月发表一份报告,详细记载了中国出动军方资源成功入侵美国和其他国家100多家企业的网络,窃取了重要的商业机密。 该公司首席行政官凯文•曼迪亚(Kevin Mandia)2月14号在国会作证时说,中国黑客如此成功地入侵美国的网络系统,足以让人们担心,在必要的时候他们有能力发动网络攻击破坏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他说:“当这些攻击发生的时候,进攻者们明显有能力随心所欲地摧毁被他们成功入侵的那些网络系统上的任何东西。我们看到他们目前的行动准则是只窃取信息,甚至不必遮遮掩掩地那麽做。但是,如果我们要讨论恐惧、不确定性和疑虑,我认为他们入侵我们网络的能力证明他们可以不受约束地销毁和破坏。也就是说,他们有能力这麽做,只是还没有这麽去做的意志。” 网络专家们说,美国是网络科技的摇篮,其网络攻击能力不在中国之下,一旦关键的网络系统受到攻击,美国会立即摧毁对方的相应设施。 前美国国土安全部分管国际事务的副助理部长罗森维格(Paul Rosenzweig)说,大家对彼此网络攻击杀伤力的了解有助于遏制任何一方发动大规模网络战:“伊朗扰乱以色列基础设施的能力要面对以色列扰乱伊朗基础设施能力的较量甚至被以色列超越,伊朗很可能知道这一点。同样道理,我希望,中国毁坏纽约市电网的能力也会遇到我们在中国造成同样破坏的能力的较量。跟核武器时代相互确保的毁灭不同,我们正进入一个相互确保的破坏阶段。因此我开始相信国际网络空间会是一个稳定的领域。” 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在上任之前告诉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网络攻击对于美国造成的威胁不亚于其他任何种类的威胁:“它是阴险的,是一种无声无息的前所未见的威胁。他可以在一秒钟之内瘫痪一个国家。” 美国国会目前目前正在酝酿一个新的立法,以提高美国针对网络公司的防卫水平。根据立法草案,除了政府机构外,美国的私人公司,特别是涉及电讯和能源等领域的关键企业,必须建立各自的网络安全系统,防止网络攻击。 中国断然否认军方和任何政府机构发动或参与了网络黑客活动,称此类活动违反中国法律。但是,美国、德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多个国家纷纷指责中国黑客袭击和入侵这些国家的政府和私人企业的网络,这一连串的指责已经使中国政府感受到压力。 中国外交部官员说,有关国家的做法增加了国家间爆发网络战的风险,对此中国表示忧虑,并希望有关国家与中方共同努力,共建和平与开放的网络空间。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美中网络博弈–下一代人的新冷战(4): 中国特色网络谍战

华盛顿 — 中国军方最近被揭发通过网络黑客的方式,成功从美国公司刺探高价值的工业情报。中国还一直被指责以同样的方式积极刺探军事情报。 美国媒体上个月报道,国家情报部门最新做出的一份情报评估认定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网络威胁,并指出中国网络间谍特别感兴趣的攻击目标是掌握美国高端军事情报的国防承包商。 报道说,2011年,中国黑客先窃取了美国网络安全公司RSA的专用资料,再侵入使用RSA网络安全产品和技术的国防承包巨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电脑系统。洛克希德-马丁是生产美国最先进F35战斗机的主要承包商。 上述报道发表后不久,美国另一家网络安全公司曼迪昂特今年2月中旬发表一份长篇报告,指出从美国国防承包商和民用企业窃取情报的一些中国黑客本身就隶属中国军方。该公司副总裁格拉迪-萨默斯说:“这些人并不是在单挑,他们是解放军61398部队的一部分,受到军方的支持。中国共产党不仅了解这些人的活动,还积极支持他们。” 多年来,美国一直怀疑中国在网络空间积极刺探美国的军事情报。美国国防承包商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先后在2009年和2012年发表报告,称北京看来在针对美国政府和国防承包商的电脑系统进行长期入侵活动。 美国传统基金会军事问题专家成斌说,无论是传统的军事间谍活动,还是网络空间的谍报活动,其目的都一样,就是窃取对方的军事情报,而中国对美国的军事情报特别感兴趣。他说:“军事间谍活动就是窃取军事秘密,比如航空母舰的设计,核武器的多少。中国重视这些信息。” 北京方面一如既往地否认中国军方或者任何政府部门参与了窃取美国国防和商业情报的指控,反而指责美国通过电脑网络攻击中国的军事部门。中国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2月28号说,中国军方网站遭受来自美国的攻击每个月多达几万次。 “根据IP地址显示,2012年中国国防部网和中国军网每月遭受来自境外的攻击达14.4万余次,其中美国的攻击占62.9%。” 国际法并不禁止国家政府之间的军事间谍活动。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麦克-罗杰斯2月24号在美国广播公司一个节目中承认,美国也从事间谍,但他说,中国从事军事间谍和利用军事情报机构的方式与众不同,并引发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强烈反弹。 “美国不会利用军事和情报部门来进行经济间谍活动,因为这是受禁止的。作为情报委员会的主席,如果我说我们不从事间谍活动,那我一定是疯了。从事间谍活动是长期以来国家之间的传统。但是中国的做法与众不同,非常不同。” 传统基金会亚洲问题研究员成斌说,中国从事网络间谍的另外两个特点是,它的人力资源特别丰富,而且它刺探军事和战略情报的范围特别广阔。 “首先,中国人很多,潜在的黑客也就很多。此外,世界各地发生的许多黑客活动都可以追溯到中国。这不只是针对美国,也针对德国、印度和加拿大,而且不仅包括军事目标,也包括民用目标。” 尽管中国从事军事间谍的方式与众不同,但是成斌认为,中国对外发动的网络攻击现阶段基本限于攻陷外国的电脑系统和窃取信息,而不是破坏或毁灭对方的网络系统。 美国国防部正在寻求与中国军方就网络安全问题协商。去年5月,美国国防部负责东亚事务的官员大卫•海尔韦说,中国在网络空间频繁从事针对美国的军事间谍活动,美方已经向中方提出交涉。 “我们知道中国投入资源不仅用于巩固网络的防备能力,还在寻求发动网络攻击的途径。我们还重视中国瞄准和入侵电脑系统的行为。我们关注这些事情,并且向中方提出过交涉,包括最近在北京召开的战略安全对话中提出有关问题。” 至于如何应对中国利用军事网络资源窃取民用工业情报,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美国和国际社会应该采取措施,增加中国从事黑客活动的经济和政治成本。目前提出的方案包括禁止那些策划和参与网络攻击的中国官员和黑客入境美国,以及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 fullrss.net

美国之音 | VOA卫视8集电视系列片:美中网络博弈–下一代人的新冷战 第二集 美中网络作战能力对比

华盛顿 — 美国私营网络安全公司曼迪昂特2月底发表报告,用超乎寻常的具体细节描述了中国军方在过去几年中如何向包括美国几十个机构在内的一百多个机构发动黑客攻击,引发美国政府、国会、舆论和民间社会对中国发动网络攻击的能力和意图的新一轮忧虑。 尽管中国政府一如既往地反驳美国的指责,美国很少有人怀疑北京在尤其是针对美国的网络攻击中扮演的角色。 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麦克•罗杰斯2月24号在美国广播公司一个节目中称,毫无疑问,中国军方向美国公司发动了黑客攻击,并企图向美国的电网和对国家安全极为重要的其他基础设施发动网络攻击。他还发出美国正在输掉这场网络战的警示。罗杰斯说:“我们在输给人家。相比我们实际遭到的攻击,141个目标根本不算多。这可能是每天遭到网络攻击的机构的数目。我们每天都遭到各种攻击,包括那些进入你的银行账户、窃取个人资料的犯罪分子,也包括中国这样的国家投入数十亿美元从事网络攻击活动。” 美国军方在2009年6月下令设立网络司令部,次年5月网络司令部初步成型。当时,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亚历山大将军对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说,“中国被认为向西方国家的重要基础设施发动多次攻击,如果被证实这是有组织的网络攻击,我希望打掉发动这些攻击的源头。” 在美军正式设立网络司令部后不久,中国解放军报2010年7月报道中国军方也设立了以防守为主的信息安全基地。2011年5月,中国国防部首次对外透露解放军已经建立了一支网络蓝军。当时,中国的媒体称军方在网络模拟战中将网络蓝军想象为攻击能力强大的美军。为了打消外界的忧虑,中国军方称这支网络蓝军由军方现有人员组成,属常规部队的一部分。 网络安全专家杰弗里•卡尔说,中国军方至少20年前就开始重视发展网络作战能力:“中国在1990年代初就意识到需要朝以网络作战为中心的方式转变。当时,伊拉克刚刚在美国对伊的第一场战争中被打败。伊拉克军队主要使用中国生产的武器。他们很快被打败让中国人感到震惊。从此,中国模仿美国以网络为中心的作战方式,开始了军队信息化建设。” 中国和美国军事问题专家们都说,美国是网络科技的摇篮,中国的网络攻击能力在相当长的时期里不会赶上美国,但是一些专家认为,由于美国的国防力量和国家基础设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网络科技,一旦一场力量不对称的网络战开打,力量强大但处于守势的美国很可能因为会付出更大代价而输给攻方。 网络安全专家杰弗里•卡尔说:“美国可能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加依赖科技和网络。你的关键基础设施和生活中所有其他设施对网络的依赖越强,你遭到网络攻击的风险就越大。特别是,驱动这些基础设施运转的零部件往往是外国公司在中国设计或制造的,他们跟中国的工程师一起工作。如果中国寻求长远的战略优势,这是中国工程师们的关键机会。他们可以学习和掌握源代码、设置绕过防火墙的系统访问程序,今后可以受命破坏我们的网络。” 美国和中国之间潜在的网络战较量还可能因为两国法律约束力不对称而产生对美国不利的结果。美国私营网络安全公司曼迪昂特今年2月发表的报告显示中国军方常年对美国公司发动网络攻击而不受法律约束,而美国军方对外国非军事设施包括供电供水系统实施打击时受到法律的强大约束和美国国会的制约。 美国正积极投入更多的资源防备网络攻击。展望未来,国防部长帕内塔在卸任前夕的一次讲话中说,网络战既是挑战,又是机会:“网络安全值得我们认真关注,因为这就是未来的武器。” 分析人士说,中国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将进一步推动国防力量和国家基础设施的信息化,加深中国对网络科技的依赖。他们相信,这些变化将增加中国对外发动网络攻击的成本,并减少发动网络战的动机和增强与美国协商网络规则的意愿。 fullrss.net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