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岩民

All

Latest

【立此存照】“煽颠”案聚餐点“七味烧”被曝改名

“‘七味烧’聚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吃饭,而是一次交流、讨论“推墙”思想的重要会议。”翟岩民的证言证实,这场聚会不过是“以‘饭局’为幌子,实际上是把周世锋、李和平这样的律师,胡石根这样的‘非法宗教组织长老’、我这样的行动派召集在一起谈论‘推墙’思想,目的就是推翻共产党”。

新华社|勾洪国“煽颠罪” 获刑三年缓刑三年

@keung_z:如果这些律师也叫汉奸的话我热爱这些汉奸。如果有一丁点证据证明他们有罪早就死刑了。这几个案例就是恐吓律师:别明知道党不守法还拿法律来为难党,否则分分钟安个抽象的罪名送你进监狱。 @是江湖:竟然有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一说,厉害! 国家是全体人民的国家,不是某个政权的国家!如果一个政权失去正义性,人民性,那推翻她理所当然啊? 用立法来保护政权的只有我朝吧! @唐琪不喝酒:“在民主国家中,人民有发表政见的自由,有组织政治性的会社和从事政治活动的自由,有批评政府,反对政府的自由,因此,在民主国家中根本不能有所谓政治犯存在。今日中国,还有无数的政治犯不明不白地被拘禁着,这是极可耻的事。” …… 1946年1月17日《新华日报》发表名为《迅速释放政治犯》的社论

德国之声|德语媒体:习近平与“普世价值”正面叫板

周四的德语报刊,纷纷大篇幅关注了本周被中国当局判刑的多名人权律师,并注意到这些案件背后中国国内日益流行的反西方潮流。 "从前,中国也不时出现反西方浪潮,比如指责美国也想在中国搞'颜色革命'。而这一次的程度则不同以往。它发生在海牙就南海争端作出仲裁裁决、惹恼中国之后,又发生在中国做东举办G20峰会之前的一个月。这些针对人权律师的判决,同时也是一场不断增强的运动的一部分,旨在暗示民众,西方想要破坏中国的崛起、中国崩溃符合西方利益。"

【立此存照】“三维扫描鱼种样本”是如何成为“美帝自导自演天津法院闹剧”的

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认证号于2016年8月3日发表的一则关于生物学家“想要扫描每一个鱼种的样本并将其数字化”的内容,莫名引来了大量“爱国青年”的围攻。这些指控内容均来自一则经过精心剪辑但未署名的视频,由一名天津基层公务员首发,经@共青团中央 分享并置顶后获得热传。该视频由大量跟踪美国大使馆人员及709事件被捕律师家属的暗拍素材剪辑制作而成。其中,美国大使馆官员与律师家属碰面的内容以远景镜头为主,且相当一部分是在车内拍摄,而天津二中院门口的纠纷内容部分则有不少贴身近距离拍摄。其时间跨度之长、拍摄角度之多、素材内容之全,让一些网民怀疑视频素材来自天津当地的国保警察。

德国之声|长平:真相就是真相被扭曲

长期、广泛而反复的政治迫害,让大多数中国民众对于政治案件唯恐避之而不及。因此,打压异议人士及人权律师,当局不需要对民众作交代。进一步污名的目的,与其说是向民众寻求理解,不如说是鼓动民众参与迫害。唯一的压力来自国际社会。对于国际舆论的谴责,中共当局的应对也有所变化:过去是被动辩解,现在是主动攻击。强迫国际社会帮助的当事人反戈一击,似乎是一记"妙招"。 中共当局更了解人性的黑暗,知道怎样不让牢狱之灾成为浪漫的革命故事。六十多年来,数以百万计的人,政治家、军人、作家、教授、艺术家、商人、工人和农民,被监禁、被劳改、被流放、被虐待,他们中间并没有走出来曼德拉和昂山素季,也没有走出来陀思妥耶夫斯和索尔仁尼琴。这些摧残留下的,是一再被扭曲的灵魂,被扭曲的知识,被扭曲的文化,被扭曲的历史、现实与未来。被扭曲的真相,是我们能够找到的唯一真相。

【异闻观止】天津二中院:翟岩民出具不同意其妻及亲友旁听书面声明 法庭尊重被告意愿

翟岩民案是公开审判案件,法院的审判活动是严格依照公开审判的法定程序进行的。2016年7月29日,法院依法于开庭审理三日前在法院诉讼服务大厅电子公告屏对该案进行了开庭公告(见照片),并记录在卷。此前,2016年7月18日,翟岩民即向法院出具了不同意其妻及其他亲朋好友旁听的书面声明,法庭尊重了被告人本人意愿。

自由亚洲|翟岩民案“公开审理” 当庭宣判三年有期缓刑四年

中国7.09案相关案件的首个庭审8月2日在天津进行。维权人士翟岩民被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法院当庭宣判他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当天法院外警方戒备森严,人车禁止通行,家属聘请的律师未能入庭。 在这场“公开庭审”中,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却被软禁在家,家属委托的律师也无法入庭。另外,包括美联社和英国BBC等外国媒体被拒绝进入法庭范围,在法院外拍摄也被阻止。

东网|赵思乐:一大波秘密审判正在路上

“709案”从发生至今,可以说“成功开创了政治打压案件的新模式”,从“官媒揭批”到“赵威微博”都是可圈可点,尤其在瓦解辩护律师的维权职能方面,当局的策略近乎滴水不漏。 在过去十年,维权律师的介入案件方式一般有两大类:一是发起律师、公民围观或行为艺术的“现场行动”类;二是控告程序违法、通过会见带出信息、披露案情文书等“制度内手段”类;两类方式都是通过制造传播素材的方式引发关注,迫使公检法依法行事。 总体而言,第一种方式更易引爆直接压力,第二种方式则安全性更高。由于“709案”的高敏感性,辩护律师难以采用第一类方式,但他们很快发现,第二种方式也被“废了武功”。

端传媒|“7.09”家属:从受难者到行动者的一年跋涉

王广微的爸爸王全璋“去了打怪兽”是在2015年7月10日,那天开始,以前也总出差、但一有空就会跟他视频通话的爸爸,再没有在视频里出现过。同一天,李佳美亲眼看着爸爸李和平被一群突然闯进家门的警察带走。 2015年7月10日前后数天,中国各地被警察带走的律师和维权人士多达300多人,不少人在数小时的“约谈”后获释,但从此失联的人数也不断增加。 直到7月12日和19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发出长篇报导《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和《北京锋锐律所案追踪》,这一场抓捕的背景才渐渐浮现。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