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

汪丁丁 | 五年前我在《财经》推荐南怀瑾《庄子諵哗》 今日重发建峰这篇评论文章

汪丁丁:南怀瑾《庄子喃哗》 南怀瑾先生这部作品,沉积二十载,经过诸多助手的仔细校订,堪称经典,上卷出版于 2007 年 6 月,我们等候月余,现在有了下卷。南先生素以低调处世,自青年时代开始修持释道,至九旬高龄,黑发渐多于白发,神韵与学养臻于纯净之境。读《庄子喃哗》下卷,令人不能掩卷。显然,南先生在此书内试图以佛学重新阐发庄子。若南先生的阐述令人信服,则读者自当明白,庄子成书的年代远早于佛学及禅宗传入中国的年代,而庄子传达的许多修持体验却与禅宗相互印证,通为一理。故而,此书所述原理,似足以弥补宋明诸理学家在身体修持方面较少著述的缺憾。于是,南先生基于自身修持体证而融会了释道儒三家的这一阐释性作品,为今天的学者提供了极难得的一部教材。已经发表的南先生的其他作品,或有考据不严谨之处,但瑕不掩瑜,明智的读者应以 “ 大道不可详参 ” 的态度阅读此书,修身养性,知行合一,至于可达到何种程度,只是个人造化,与作者无关。 丁建峰写的书评:《庄子諵譁》是南怀瑾先生的新书,此书虽是先生20多年前在台北十方书院的旧讲记,然而在近期整理出版,却不无深意。      南先生一直把儒家比作“粮店”,把佛家比作“百货店”,而将道家比作“药店”,“不生病可以不去,生了病则非去不可”(《论语别裁》)。也许是因为南先生一向身体健康,无病无痛,所以,在他出版的著作中,关于道家的著述只占了一小部分,且篇幅都较精练。   这次20万言的《庄子諵譁》结集出版,在南氏“以述为作”的系列中有很重的分量。此书名曰“諵譁”,足见老人家的谦逊,表示这不过是“喃喃自语”而已,但又巧妙地嵌入了《庄子》的别名《南华经》。    南先生的话语风格是非常洒落飘逸的,用来阐释庄子最合适不过。全书以“生命存在与意识流注”的讨论贯穿始终,实在可以看作是先生给这个时代开出的一服良药。现代生活匆遽而喧嚣,人们的种种心理疾患因之变得愈发严重。庄子虽离我们有两千多年之遥,但生活环境却和现代人不无相似——在“古今一大变革之会”的战国,社会结构剧烈转型,礼崩乐坏,尘世纷扰。庄子却宠辱偕忘,处变不惊,贫贱终生,不改快乐逍遥。“万象影现中,一轮本无照。廓然神自清,含虚洞玄妙”,恰似庄子的心灵写照。    《庄子》被金圣叹称为“第一才子书”,它如同七宝妙树的丛林,炫人眼目。庄子最喜欢在文字里捉迷藏,文风虚虚实实,扑朔迷离,“方不可方可,方可方不可”;他极喜欢提出一连串问题,却很少给出明确答案,笔触稍纵即逝,思路轻灵跳跃,可谓满纸“荒唐言”,幻作“迷魂阵”。    有些讲解《庄子》的学者,只能从书中截取某些零碎材料,把《庄子》解读成了充满小寓言小故事的励志书。这也许会激起当代读者的一些共鸣,却也无法避免买椟还珠的遗憾——读者熟悉了讲故事的学者,错过的却是庄子本人。   南先生的《諵譁》,与坊间流行的此类通俗讲解不同,它把庄子飘逸潇洒的神髓清楚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同时又围绕主题进行丰富的引证,于儒道禅之间作“逍遥游”,凸显出东方生命哲学的妙谛。    南先生的书之所以能使人感到明澈,一是因为南先生的讲述完全取材于《庄子》的“内七篇”,这七篇作品一般认为是庄子自作,理解了这一部分,就把握住了《庄子》全书的骨干。    二是因为南先生在讲解时确立了明确的纲领。南先生认为,《庄子》的内七篇是由“见道”(《逍遥游》)、“明理”(《齐物论》)、“内养”(《养生主》)、“入世”(《人间世》)、“用世”(《德充符》)、“超凡入圣”(《大宗师》)、“浑然一体” (《应帝王》)七个阶段组成的完整的修学次第。这并非南先生的独特发现,但以此为纲贯穿全书,却令读者如入桃源,豁然开朗。    三是因为南先生具有长期的禅修经验。他善于利用禅宗思想、心性儒学和中医气脉学来疏解庄子,从庄子中发掘出一套调整身心的方法。南先生认为,历代对于庄子的各种注解,只注重它无拘无束、逍遥解脱的一面,却忽视了“自己作主”,主宰生命的另一面。    南先生把佛教禅定、儒家养气、道家丹道熔于一炉,阐释《庄子》里的上古真人之境,心斋坐忘之道。经史子集,被南先生信手拈来,相互印证,议论风生,言无剩义,真可谓舌灿莲花,口含宝月。    可贵的是,南先生并不执著于特殊的灵修体验,却一再强调打坐修证是要回复到朴实无华的境界。   在学术成就和思想深度上胜过南先生的当代学者不乏其人,专家们亦大可指出南先生在细节方面的不少纰漏。然而,很少有人能“会通”儒释道三家的大旨,结合切己体验,以生动自然的语言接引后学,在这些方面,南先生的讲解是无可代替的。      不可否认,庄子学说多少有些明哲保身、避世自全的气味。“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固然是一种极高明的境界,然而却容易使人无所担当。庄子的思维路径,注定了他的社会哲学至多只是老子“小国寡民”思想的延续,难以给出建设性的主张。   尽管南先生在《諵譁》中以相当大的篇幅论述了庄子学说在政治、外交方面的“无用之用”,认为庄子思想代表了杨朱和墨家之间的“中道”,并阐述了先秦时“儒道不分”的见解,但无论如何,这些补偏救弊的说法显得过于勉强,无法从根本上摆脱庄子哲学的“游戏人间”、“无是无非”的弱点。    但我们应当理解,南先生毕竟是在讲解庄子的思想,不能也不可以随意地发挥。故而,我们必须参读南先生讲述的《论语别裁》、《大学微言》等书,才能更好地体会传统文化“内圣外王”的大意。■    《庄子諵譁孟(下)》,南怀瑾讲述,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7月第一版。参见2007年第18期“9月荐书”。    本文作者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博士生 下一篇: 丁丁行为经济学讲义的“图解” 以及2012年秋季新政治经济学的课程图解

阅读更多

爱思想 | 吴稼祥:公天下——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

吴稼祥:公天下——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 进入专题 : 公天下 多中心治理 双主体法权    ● 吴稼祥 ( 进入专栏 )        天下为公的理想      中国传统政治思想基本上是一个退化的思想,因为中国最初的政治体系就是顶峰,一开始是一个黄金时代,“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是大同社会。虽然这个大同社会只存在于传说中,但是在有相反的证据否定它之前,我们假定它是存在的。这样一个黄金时代被孔老夫子称为“大道天下”。   它的社会状态是一个大同社会,然后“大道既隐”,大道隐藏起来了,天下为家,每个人关心自己的孩子,所有人关心自己的私有财产,私有制诞生了,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还有一点王道。我的书里认为那是平面中央集权而不是立体中央集权,叫做小康社会,三个王道。小康社会以后我把它叫白银时代,继续衰变叫做黑铁时代,也就是五霸时代,它被认为是一种衰世,衰世是什么呢?它不是说靠人、德来治天下,是靠力量,靠政治权力和军事力量来统治,争取自己的最大权力,使权力极大化。这样一种时代是通过霸权建立起来的,霸权没有了就开始动乱,霸乱循环的一个时代。   这样一个思想向后看,最好的时代已经失去了,总有一种失语的感觉,孔老夫子为什么那么悲伤呢?就是因为这个,他看见别人抓着一个麒麟,他痛哭流涕,就觉得更没有希望了,他有一种很悲观的情绪。这种思想事实上是一个大规模国家的必然规律,并不是一种倒退,它只是说公天下“公”的程度不行了,美好的理想丧失了。   现在很多朋友谈儒家宪政,这个概念我不大接受。但是,如果把宪政理解为对权力的限制的话,我认为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中国在尧舜时期就有了一种不成文宪法的概念。这个不成文宪法讲的是什么呢?这个天下不能被一个氏族、一个部族占有,当然更不能被一家所占有,任何人执政一段时间都必须要退休,所以就叫做禅让制。这样一种大道宪法在中国文人尤其儒家的思想里面,可以说是永远不能磨灭的一个美梦,世世代代的儒家,谈到这个的时候都是心向往之。这样一种不成文的大道,在权力使用的时间长度上加以限制,权力行使不可以一辈子,你老了,必须让出权力。一般把它叫做一种禅让制,或者叫做垂拱而治,基本上是一种让地方各个部族自治的思想。这个不成文的宪法作为一种大道,其实为我们古代的思想家所分享,应该说大禹建立政权以后,孔子看到了大道既隐的事实,但他并不认为大道就没有了,“大道既隐,天下为家”。老子看到的东西就更加悲观,“大道废,有仁义”,仁义是大道废了以后而不得不诞生的东西,并不是一个好东西,天下为公的道已经废掉了。   不管是隐也好、废也好,在儒家和道家的创始人眼里,大道一定是让他们非常推崇的,是一个不成文的宪法。这两家学说实际上在内心都推崇这个东西,老子认为它废掉以后再搞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已经不可能了,所以他推崇小国寡民的政治体制。他认为这样一种体制虽然是小国,但是它仍然是一个共同分享的天下。为什么孔子也使用了跟老子相近的一个概念——“大道”这个概念?事实上,孔子《礼记•礼运》篇是他拜见老子以后谈的问题,他们两个在“道”上面应该取得了相当大的共识。孔子对老子的大道思想是非常认可的。他的定义就是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得被任何个人、家族和团体持续独占,这个概念是儒家千百年来都在心中怀有的一个理想。      公天下的两个制度安排      光有理想是不行的,必须落实在制度上,制度上必须要有安排。老祖宗最早的制度安排就是传说中的,湖北省有一批出土文物叫做楚简,那里面也有大量的儒家原始文献和道家文献,其中有这么一篇是儒家对禅让制给予了很高的认可,不是所有人都认为仁治天下,确实还有制度治天下。在尧舜时期,一般是四个部落联盟叫四岳,东岳、西岳、南岳和北岳,四番的部落联盟共同推荐一个候选人,经过现任首长的考察,被推举的人一般也不一定是太子党。比如说舜就不是太子党,尧实际上对他也很不放心,一个要考察他的才能,第二要把他变成自己的心腹,把他变成太子党,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他。这样一种体制我们其实并不陌生,1949年以来,实际上执行的就是一种禅让制。实际上1911年就把家天下这样一个理念给葬送了,取缔了。国民党在大陆统治时期想通过军政、训政到宪政的过程完成这个过渡,当然它失败了。共产党取得了全国政权,它也奉行公天下概念,不要说政权了,连财产都要公有,社会的生产资料都要公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认为一切都应该公有,某种程度上包括人的才能都要公有。我为什么把这个书命名为《公天下》,也是有这么一个取巧的想法,一个要接天气,共产主义从西方传到中国,它毕竟在中国流行了60多年,不能否认它是一个既成事实,是一个客观存在,你不能彻底把它抛弃、废除,这是不可以的;第二我们也接地气,公天下的理念实际上在尧舜之世,在儒家的正统思想里面它就是一个不断被传播、不断被继承的概念,一直到康有为的《大同书》。但问题不在于这个概念,在于怎么把这个概念变成制度安排,这是最关键的。   1949年以来,执政党开始实施终身禅让制,这个比尧舜时期稍微退步了一些,尧舜活着的时候就让位给别人了,是没有规定期限的任期制禅让制。   我在台湾出了本书,发现了一种第二把手更换率,这个体制必然会导致一种内生性的动乱。因为最高权力的更迭有三种模式,第一叫世袭制,第二叫禅让制,第三种叫民选制,最不稳定的就是禅让制,为什么这么讲呢?最高领导人选的接班人,必须同时是第二把手,不放到第二把手不能够有威望的。这就发生一个尴尬的情况,一把手永远都不会有安全感,他会患上一种安全饥渴症,第二把手既不能无能,又不能太有能,既不能没有道德,也不能太有道德,这就是非常尴尬的事情。竞争继承人的这样一些人,会利用首脑这样一种安全饥渴的心理,不断给他灌输说二把手不忠于你,要取代你。这样一种体制维持稳定有一定困难,斯大林体制实际上有两种制度更迭的方式,一种就是恢复了世袭制,比如说古巴是兄弟之间世袭,朝鲜是父子之间世袭,恢复世袭的都挺稳定,古巴和朝鲜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制度还在维持。为什么大禹要搞世袭制就是这个原因,父死子继制应该说是最稳定的。后来,终身禅让制变成了任期禅让制,自己主动退休,不是临死再禅让。如果这样就更糟,因为每一次第二把手更换都会导致五大定律发挥作用,只有越来越无能的人才让他越来越放心,我形容这个过程叫“开到荼靡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   这个制度安排在尧舜时期就坚持不下去,因为天下,三个人坐在驾驶座上来开车,尧坐了一把交椅,舜坐了一把交椅,禹又坐了一把交椅,后面还有很多接班人,拽袖子的,拉袍子的,这个车怎么开?我觉得禅让制在历史上都被家天下所取代了,中国又不能恢复帝制,只能向民主政治发展。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制度安排,就是通过不搞终身制,限制他的职权来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个制度安排就是西周时代的分权制,这时基本上就是白银时代了,家族的权力已经是世袭了,因为经过夏商两朝的家天下的安排,最后变成了平面中央集权。这种安排不是一家的天下,是大家的天下,西周分封的时候,所有的大姓氏都封了诸侯,连尧舜禹的后代都封了。西周实行了一种双都多层多中心治理的体制,双都指的是东都洛阳、西都镐京,西都是一个政治首都,也是宗教首都,祭祀祖先的,东都实际上是一个东部统治中心。西周我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创制双都多中心治理的,在这之前没有,罗马帝国也没有多中心治理,它是从多中心治理变成了帝国。这样的一种体制,公天下的公表现在对天下主权的占有,在空间上分享,就是多中心,时间上是世袭的,是持续的。它的公天下是有限度的,就像禅让制也是有限度的一样。这样一个公天下是空间上的分享。   在儒家学说里面就诞生了一个公天下的制度学派,荀子在理念上就提出了兼天下的概念,就是天下兼治。他谈到周公兼治天下,分封47个诸侯。他有一个五分思想,在《荀子•王霸篇》里有个说法,叫农分田而耕、贾分货而贩、百工分事而劝、士大夫分职而听,建国诸侯之军分土而守。这是一个分田和分事的思想,不是一个统一的思想。儒家制度学派不是大一统思想,是统分结合的思想。以前人们没有太注意荀子作为制度学派的地位,这次我在研究这本书的过程中发现,一般主张制度的人都是性恶论的。荀子就是性恶论的思想,他认为人性并不善,所以必须用制度来治理。      公天下退化的原因      公天下退出制度安排,是接下来我要讲的问题。公天下有两次退出,第一次应该是大禹登基以后,一直到商纣王被武王所取代的这一千年,公天下事实上退出了制度安排。这里面既没有禅让,也没有地方分权,但是它有一个民本主义思想,以民为本。这两个朝代之所以被孔子比较看重就是因为有民本的思想。第一次退出就诞生了有权威体系的平面中央集权的家天下,就是夏商之世,然后就出现了公天下制度安排的分权时代。后来它又再次退出,将近700年以后,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了秦朝的天下,我把它叫做无权威体系的立体中央集权,就是朕天下,它不是家天下,家庭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实际上秦二世杀了好多他的家族人。这实际上是一人统治天下,普天下的人都是我一个人的奴隶。其后,刘邦创制了一种叫有权威体系的立体中央集权家天下,从西汉一直到辛亥革命,都是实行这种体制。当然,有一些小的插曲,比如西汉的分封,唐太宗对少数民族的分封,以及清初对三藩的分封,都是一些插曲。另外还有一些战乱时代,比如说五胡十六国、五代十国等,也除外。只要是一个完整的政治体系,基本上采用的都是有权威体系的立体中央集权家天下。   制度退化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从公天下的制度安排退到了我刚才说的制度——平面中央集权的专制国家或者是立体中央集权的专制国家?我简单给大家说一下。有大的河流流域不一定有超大规模的国家,比如说亚马逊河、密西西比河比我们还大,为什么没有国家呢?一是那个地方不适合农耕,亚马逊河边上是热带雨林,不是种稻子的地方,基本上就是打猎。第二是那个地方没有人文条件,印第安人尤其是阿兹特克人、玛雅人,通过屠杀来崇拜神,把人心取出来,把脑袋砍掉来祭天,人口不能繁衍,是绝对减少的。人本主义或者说世俗化,在我们国家是儒家带来的,不知生安知死,敬鬼神而远之,这是我们老祖宗的人文思想,所以人口才能繁衍。文明的扩大,大陆国家的生成,是靠人口过剩实现的,人口一多就要迁徙,把没有耕种的地方耕种了。我们这个国家有对生命的尊重才有了这种文明的心跳,我们这个民族成为世界上四大轴心民族之一,首先它是个人本主义的民族,所以它能把两河流域,就是黄河、长江流域,在大禹治水的时候就基本把它填满。否则你就不能理解为什么大禹最后到了会稽山去收租子,就是收税去了。为什么叫会稽山,实际上就是算珠子,把所有的数对起来,会稽,那个山就是这样命名的。从这个情况看,会稽山已经到了钱塘江流域了,长江流域再往南,我们祖先的分布已经非常广泛了。大部分的国家有三大依赖:水利依赖,水利是这样的,因为自然条件关系,有的时候旱,有的时候涝,有的时候堵塞了,有的时候过度泛滥了,大禹为什么治水成为英雄,就是因为水利依赖的结果。安全依赖也是这样的,这个民族聚居的两河流域非常平坦,易于农耕,易于丰收,但是也特别易于被侵略,而且我们这个民族非常不幸的是,因为它有非常富庶的人口,世界上三大蛮族像飓风一样在蒙古高原上生成,一旦生成了首先想到的进攻对象就是华夏地区。第一大蛮族就是匈奴,是世界性的蛮族,打到欧洲,把罗马帝国打得东倒西歪,俯首称臣,把所有的黄金都给了阿提拉,现在他们的后裔是匈牙利人。第二大蛮族就是突厥,现在的土耳其,突阙民族也是战斗力极强,整个欧洲被阿拉伯人打得找不着北,阿拉伯人又被突阙人打得找不着北。你想这些蛮族有多么彪悍,我们的祖先把这两个蛮族都给看紧了,尤其是跟匈奴,打了800年,这个民族能够生存下来,还能把文明绵延下来。近来有一个网友在我的微博上留言说,什么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可能是假的,文明自信还是有的。   世界上没有任何民族能够对这两个民族打胜仗,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民族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代价就是在一定时期内必须变得和他一样野蛮才行,否则你怎么跟他打?因为冷兵器时代,战斗的致胜法宝就是肌肉和残忍。赵武灵王为什么胡服骑射,胡服才能战胜游牧民族,必须把自己变得很野蛮。最后蒙古出现,抵抗不了,整个社会被野蛮化了。所以,安全依赖就导致了需要中央有很多的资源,有很多的军队,这些都是对大规模的依赖。   第三个就是救灾依赖,这个我不多说了。(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 共 3 页: 1 2 3 进入 吴稼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公天下 多中心治理 双主体法权   

阅读更多

信力建 | 习近平与普京的异同

作者: 信力建   新一届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上任已过月,就其领导风格而言,可以总结为亲民与铁腕。亲民方面,因为习近平特殊的经历——具体说来就是:首先,下过乡挨过饿,都有自己的吃苦和奋斗经历;其次,见证过文革,成长于改革开放,懂得中国需要什么;再次,具有“草根情结”,因为他从基层干起来,更了解民生疾苦;最后有丰富的学习经历和专业背景,并兼备国际视野。因而其政策取向是亲民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只有真正了解民生疾苦的领导人,才可能真正关切民生。 此外,习总还有一个特色,就是他对强悍与铁腕的重视,这一点在他十八大上当选总书记接见记者时就有多表现:当时他在谈到执政党自身反腐问题时就强调“打铁还要自身硬”。事实上,铁腕反腐,可以说是习近平的从政风格。1988年,习近平在厦门副市长的任上被调往福建宁德任地委书记。当时的宁德党政干部盖私房成风,习近平到任后,决心清除这些摆在马路边的腐败,据《闽东报》报道,1989年1到9月,习近平就查处441人,其中副处级以上干部18人,科局级77人,还涉及到2000多名官员,在宁德政坛的铁腕治吏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波澜。习近平主政浙江时,他对于吏治要求尤其严格。2006年,上海爆发震惊中外的社保基金案,包括前市委书记陈良宇在内的一批政府官员纷纷落马。习近平被中央派往上海,稳住这艘中国经济大船的舵。总书记的强硬反腐和过去几十年的身体力行,给民众树立了信心,也看到了希望。 习近平这种对自身硬气和铁腕的强调,虽然只是个人性格,但又何妨成为一种执政风格?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今年3月22日,习近平在访问俄罗斯与普京总统会见时才会有这样的表示:“我觉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俄《共青团真理报》《消息报》、第一频道等主流媒体都注意到了这句话,并直接加以引用。我们不妨来看看普京的性格是什么。 2000年总统大选期间,俄罗斯政坛老手卡西亚诺夫、丘拜斯和基里连科在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年会时,西方记者发问:“代总统普京何许人也?”三位政坛老手面面相觑,答不上来。现在如果还有人问这样幼稚的问题,俄罗斯人的回答也许就很简单了:“两个字:硬汉!” 的确,普京给人的的确是硬汉感觉。这位58岁的总理经常尝试各种极限运动,擅长柔道、摔跤和山地滑雪等运动。这名俄罗斯领导人屡有出奇举动。担任俄罗斯总统8年间,他曾登上核潜艇视察;亲自驾驶图-160战略轰炸机;驾驶卡车在冰雪覆盖的崎岖道路上颠簸。他2006年夏天钓鱼时裸露上身,健壮胸肌吸引全球目光。而他这种硬汉的彪悍的风格在2008年8月31日的射虎救人一事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这次他在访问西伯利亚虎保护区时,一只虎突然跳出陷阱,扑向附近摄影师们。普京一行人刚走到陷阱附近,这只5岁大母老虎突然跳出陷阱,扑向几米外的摄影师们。众人猝不及防。虽然事发突然,普京依然保持冷静。他迅速抓过气枪射击,射中老虎肩胛处。这家电视台主持人以“普京不仅与大虎亲密接触,还救下我们电视台工作人员”作为开场白,播报晚间新闻。西伯利亚虎在我国境内称为东北虎,为现存最大型猫科动物,动作敏捷,力量惊人。保加利亚索非亚新闻社网站说,这一突发事件显示出普京冷静果敢、枪法精准。路透社照片显示,虎中弹入睡后,普京蹲下扶住虎头,协助科学家测量这只虎的牙。随后,他在俄罗斯科学家维亚切斯拉夫•拉扎诺夫协助下,亲手为虎戴上装备全球定位系统的项圈,以便科研人员监控它的动向和健康状况。普京还帮科学家测量这只虎长度。 普京这种硬汉作风不仅体现在勇于挑战自然方面,也体现在他的执政风格上。历史似乎有意在考验年轻的总统,不断把他推到危机的旋涡当中。库尔斯克号潜艇的沉没、米—26直升机的坠毁、音乐厅人质危机……个接踵而来,面对考验,普京沉着冷静、雷厉风行、毫不手软,把各种危机一一“摆平”,让世人领略了他的硬汉作风。其中,最典型的是车臣问题。车臣的武装叛乱一直是俄罗斯领导人的心腹大患,1999年8月,普京刚刚成为总理,就开始制定计划,准备彻底根除叛乱分子。10月,俄军发动进攻,打响了第二次车臣战争。 由于军事上明显处于劣势,叛军玩起了政治花招,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发出停战呼吁,希望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对此,普京的回答是:在俄军击溃车臣叛乱分子之前,莫斯科当局不可能和车臣进行任何协商,“我们绝不放松攻势!”不仅要消灭武装,更要消除他们(车臣匪徒)有可能在那里东山再起的条件。普京对国民说:“军事行动虽然会带来损失,但如果今天不动手,明天就会造成更大损失。”当国际上有人指责俄罗斯穷兵黩武、滥杀无辜、侵犯人权等等,并以经济制裁、政治孤立相威胁。对此,普京说:“我现在已经厌倦了一遍一遍地向西方舆论解释我们的车臣政策,这简直是我们国家的侮辱。”并且反问:“我们要什么?是要微不足道的西方贷款,还是要保住大片领土?”他表示,俄军歼灭车臣恐怖分子的决心绝不会动摇。很快,美国爆发了9•11事件,西方国家立即闭上了嘴。2000年的第一天,普京偕夫人来到车臣,慰问前线官兵,并亲自驾驶战斗机巡视了战场。3月20日,他又一次亲自驾驶SU27战机来到已经被俄军占领的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督促残余叛军放下武器。“哪里有匪徒,我们就打到哪里,如果在厕所里抓到了匪徒,就直接把他塞进便池里。”普京总统这句斩钉截铁的话已经成为俄罗斯最流行的口头语。 我们同样看到:习近平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后,立即以惊人的力度推展新政,他上任才刚满一个月,各项改革措施就像连珠炮般不断出炉,而且政策的力度几近革命。比如,习近平上任后吹响反贪腐号角,雷厉风行清理贪腐案件,在12月4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中,通过八项“改进工作作风”,要求官员“不张贴悬挂标语横幅,不安排群众迎送,不铺设迎宾地毯,不摆放花草,不安排宴请”,彻底颠覆多年来官员送往迎来的习惯。12月下旬更发布《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要求军人宴会不得饮酒,军委委员不得擅自题字。习近平端出这些具有高度针对性的命令,锐意改革的决心,震撼大陆官场。接着在12月15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的领导班子毫不回避地讨论了现有的经济挑战,提出“六大任务”与“六个必须”。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经济政策的主轴由过去的“求稳”,积极地转向“稳中求进”。过去三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宏观调控首要目标是“稳增长”,这个目标在习近平接任才一个月后就正式谢幕,更显示习近平提振经济的意愿。外界因此评价:习近平新政的速度与强度,远远超过外界的预期,十八大会议结束才一个月,习近平就在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等领域全面推动强势改革,目标明确、力道强悍,从中央到地方一路贯彻,2013年大陆经济改革的前景,自然值得期待。 要之,从中共十八大闭幕至今,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上任已过百日,从重拳反腐到例行节俭,从南巡广东力推改革开放到屡赴艰苦地区访贫问苦,从强势治军到和平外交,从依法治国到经济发展注重质量效益……习近平都展示出张弛有度,刚柔相济的治国风范。 还应该指出的是:习近平刚柔相济的执政风格与普京单纯的硬汉形象相比较,更具有一种与中国传统政治哲学相吻合的地方——中国政治哲学的始祖老子从宇宙间的客观规律,引发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见《道德经》四十二章)这是宇宙创生演化的基本图式。一是混沌一气,二是阴阳,道家将社会、人类、万物,看作是阴阳互补的结构,奠定了中国民众对理想统治模式的基本期望。因而习近平的此种执政形象,能够唤起中国民众的好感,当然,也就更能引起中国民众对他的支持。

阅读更多

吴祚来 | 克服来自人自身的“乌托邦”(朱子庆先生评论老子学堂)

《老子学堂》作者:吴祚来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4月   朱子庆   文化学者吴祚来,近年来杜门谢客,专心撰写先秦诸子入门八书,已出版《孔子学堂》(三卷本)、《庄子学堂》、《孟子学堂》,不久前,他的《老子学堂》又新鲜出炉,算下来,这已经是第六本了。    顺应读图时代的阅读潮流,《老子学堂》出得图文并茂,王钊的插图画得蕴藉而灵异,随意浏览一下,已觉爱不释手。初读起首一段,情境宛然小说。陡然想起读 过的一本丹麦人写的未来学著作,作者詹因预言在信息化时代之后,接下来的将是一个讲故事的时代,不但许多名牌商品撰有故事背景,而且很多经典名著会被人们 反复演义;而就整个社会的生存样态而言,人们将以对文化趣味的追逐为旨归,一个聚“类”而居的部落化生存社会将出现。他把这一未来社会美其名曰“梦想社 会”。现在,连玄奥的老子哲学都已故事化,足见斯言不谬。那么老子学说在今天有何意义、它将开出怎样的“未来”呢?   我喜读老子,但于老子素无深入研究,此次有吴祚来引导入门,何妨重新做个小学生,重新了解老子的人生智慧!    依我粗浅的了解和认知,老子的书简直就是一部难解的“天书”,老子其人更是“神龙不见首尾”,可资考证的资料甚少,而孔子与老子的关系,则蛛丝马迹近乎 传说而已。就是这样一个终生不收徒的老子,只因孔子好事,访学于他,被心思敏捷、异想天开的今人吴祚来觑个正着,紧紧抓住不放,遂虚构成故事,展开如电 影,丝丝入扣,层层推开,曲径通幽,把这东方玄之又玄的古老哲学,来了一连串的情景交融大还原,说得可谓切情切景,通透服人。尤可贵者,由于深谙儒道哲学 的经验主义特质,以及该书的启蒙要求使然,作者吴祚来处处提醒着自己:人还其境、思还其场、言还其身,两位大哲各异的禀赋和精神气质,便由此宛然在目地呈 现出来,读之如随侍左右,如促膝谈心,亲切无隔。“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由于作者这样一种推源发生(哲思的发生)的写法,本书的作用就不仅仅是普及 老子了,它无异于是在普及一种常识:怎样像哲人那样思考?使人身历其境而流连忘返的,是作者漫然勾勒的天人合一的阔大境界和先贤优游不迫的漫游生活,以及 他们随处见机的曼妙哲思。   只是,读罢此书不免令我有些感伤,毕竟逝者如斯,哲人不再,世界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   老子 就是老子,他的思想永远令人醍醐灌顶。老子的出场似乎确凿有些“物化”,他凝然垂钓于黄河边,“就像河岸一尊雕像一样”。有趣的是:所执鱼竿既无鱼钩也无 钓线。这是对老子“无为”思想的传神写照。做垂钓状,也可以说是一种垂钓秀。该怎样理解其中的玄机呢?无意于对现实的功利性猎获,而以有所执,收心凝神, 从而植根(“心”)于广大世界,切入无尽的真实存在。这正是智者生存的典型样态。过分役使身心会使人丧失自我,所以,古时候人们赋予智者的理想职业是渔樵 (桃花源就是被一个渔夫发现的)。与此相反的是机器奴役下的现代生存,人们须臾不能走神,“在机器跟前的工人只能专注于直接目标,无暇、也无兴趣去整个思 索生活。”(雅斯贝尔斯《时代的精神状况》)老子的无为是少为,是尽量使自身不被役使,也不去役使别人,从而得以全生和保有自由的性灵。老子强调少折腾, 这对统治者最具内参价值。   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读孔子与老子的“会饮篇”(哲学对话),确实会感到老子更高明。为什么会这样 呢?也许是我们被儒家思想浸染甚深,有着某种感情和思维定式,相形之下就感觉老子的思想超然。而从根本上说,存在大于本质,老子道法自然,他的思维指向是 “存在”;孔子耿耿于怀的是周礼,指向的是人为事物,一种“次存在”,这令人想起次生林,哪里比得上原始森林博大宏富。“水,可以说无所不善啊!”老子对 “水”的解读是玲珑周至的。水的就低、平和、润物、诚信、不争……在昭示着“低生存”的可贵。他又从“碗”看到了“虚无的价值”:“它的价值在于能容水与 饭,而不是碗本身,正是虚空的地方是我们要用的地方。”由此我又想到两点,一是时下种种舍本逐末的奢侈消费性制造(包括“过度包装”);二是我们的 “心”,那也是一个历来被智者强调要“虚”的地方。为什么今天的生活相对于以往是富足了,而人们普遍并不感到快乐?权力的集中和少数人的敛财暂且不说,拼 搏和焦虑使我们身心俱疲。惟有减其役才能松其身,惟有降其欲才能减其役,惟有虚其心才能降其欲,而心既虚矣,才会有“天光云影共徘徊”,才会有自在、丰 富、充实和快乐。而人的安居乐业需要有一个人性的制度环境。这制度环境的改造或曰缔造,又需要我们有着积极入世的进取精神。儒家给力,道家减压,一张一弛 谓之道。   这也使我想到问题的另一面:应该警惕对于人的认识与预期的过于“高调”,应当克服来自人自身的“乌托邦”。要知道假如一个国家 凭借空想的乌托邦蓝图来改造社会,最终结果必然是残酷的,它导致的是极权主义和对人的奴役;而一个好大喜功的个体,凭借所谓“成功的愿景”来幻想自己,也 是危险的,它会奴役自身甚而导向疯狂。当然,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个人,在其发展成长中不能没有理想与抱负,这正如王尔德所说:一张没有乌托邦的世界地图是 丝毫不值得一顾的。但,它们是两回事。   在这方面,谦卑的道家思想确有其“救赎”或“败火”作用。 孔子学堂老子学堂庄子学堂与孟子学堂,当当网等有售.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阅读更多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莫把偏激当深刻 —浅析老子和鲁迅   世人往往将偏激片面奇特怪异的、将偏离甚至违反常识言论视为深刻。   例如,圣贤明明是盗贼的死对头,是对抗、限制、转化或消灭盗贼的重要力量以及希望所在。可是,很多人偏偏认为“圣贤不死,盗贼不止”才深刻,才是人类社会的真理。   老子此言作为一种事实判断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成立的。圣贤与盗贼相对而言,在没有盗贼的时代,特别是在人人皆为尧舜、在人人皆为圣贤的理想社会,还要圣贤之名干什么?可以“死”矣。但老子此言本来有偏,如果再不能正确理解,很容易错到十万八千里以外去。   后世很多读者就是“在十万八千里以外”谬解此言的,所以放着盗贼不管,把批判的武器乃至武器的批判的矛头对准圣贤,对准正人君子。似乎只要把历代圣贤批倒批臭了,把本来为数不多的正人君子打倒在地,盗贼就自动消失了。   道家本体论、本性论有失中正,其学说在根本上出了偏,故老庄及历代道家的言论很多都是“偏言” —-不无道理,不无可取,不无参考价值,但又偏离了中道,不尽正确。所以参考的时候,要保持警惕,以取其是而弃其非。   鲁迅“仁义道德吃人”的结论,与“圣贤不死盗贼不止”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似乎只要把仁义道德批臭打倒了,“吃人”的现象就自动消失了,从此天下就太平了。正可谓真伪不分是非颠倒。批臭仁义打倒儒家的后果如何,事实不是昭明彰著地摆在面前吗?五四以后尤其是文革以来,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中国成了怎样的丛林世界禽兽社会啊。   老愤蛋网友在东海《鲁迅批判》一文后的跟帖一针见血地指出:   “孔孟为我们后世立一个标准,这个标准能够让我们审视我们现实生活当中的真善美与丑陋恶,可是我们中的一些人,在面对现实丑陋和恶行时,他们不是拿起孔孟为我们树立的标准去审判这些不仁不义的丑恶,反而去批判这个标准,这真是滑天下之在稽了吧。孰不知,没有一个标准,我们拿什么来判定是非?孔子和孟子为我们立的道德标准难道是错误的么?不对,没有孔孟为我们世俗生活和政治树立的这些标准,我们无从对一切政治制度、世俗道德、统治手段和方法进行审视或判断。鲁迅要打破这个标准,他痛恨这个标准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粗暴,即是:这个标准造成了几千来的的“吃人”社会!似他这样的所谓思想家、革命家,还真是亘古少见。”(加贴于猫眼看人)   英雄所见略同也。   其实真理以及中正、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往往是简易平易的。正如杨雄所说:“孔子之道,其较且易也。”(这里的较字,与“皎”、“皦”相通,明显、清晰之意。易,平易,简易,容易明白和学习。)喜欢偏激极端奇特怪异的言论,喜欢绕过常识甚至与常识对着干,恰是一种幼稚肤浅缺乏文化和智慧的表现。   另复须知,鲁迅与老子虽个别言论有相似处,但两人根本处并不相同。老子反德反仁义但尊“道”,虽偏,大本尚存,道家仍不失为中华文化的偏统;鲁迅将儒家与道德连根拔起,已不是一般性枝节性的偏激片面,而是根本性原则性的错误。 2010-9-12东海儒者余樟法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