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逼养的

All

Latest

【网络民议】安大学生可被这BYD害苦了

安徽大学官方微博近日公开推荐花千芳的《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并引用该校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教师黄志高,称之为“一部风格独特的中国近代史作品”,引来网民一片哗然。 @安徽大学:#书香磬苑#《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花千芳:这是一部风格独特的中国近代史作品。主要讲述了1840年到现在我们国家的建设情况,并以此为主轴,穿插着写了中、美、俄三国斗法的趋势。本书试图告诉读者,我们国家能从近代屈辱史逐渐走向昌盛的原因。(安徽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教师黄志高推荐)

动向|盘点中国人为领袖梦付出的代价

城市的街衢,入眼尽是“中国梦”标语,公教人士口里发声尽是中国梦的呼应舞台总喧腾着中国梦,甚至学生作文,必须说抒情性梦话了。新梦引发联想毛的旧梦这种全民皆说梦做梦,涌入梦乡,齐发梦颠,老夫年少时,便经历过了,那种非常态的畸态,大跃进是先声,文革是高潮,若用杜牧那梦醒后写的诗:“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作套式,就可以套出一首山寨版的:三十年一觉毛公梦,留得千秋皆骂名矣!毛泽东做领袖梦,曾先抬举他的愚民奴民是先圣先贤,他做诗夸耀:“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民众在一九五八年像尧舜,一九五九年开始,才三年,就四千万变饿死鬼了。老毛边种梦话,少年时的诗也流露,他咏蛙诗写的:“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借青蛙来抒发了他的称霸梦,一个野心十足的独裁者雏形,已暗藏这诗中了。而他青年时,在长沙做的那首沁园春,就更是野心勃勃,那首词末的几句: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这些诗语,也是他的梦语、梦想,主宰全民命运的野心家,已跃然纸上了。那浪漫的梦想与夸张的笔墨,当年冯雪峰揣到上海,悄悄给鲁迅看后,得到评语是:山大王气四字。他这山大王气,到他打下江山,坐上北京龙廷,就比千古一帝的秦始皇更帝王气了。这不是笔者强加,而是老毛自诩,他不是笑秦始皇焚书坑儒只坑四百六十人,他坑的超过秦帝百倍千倍!领袖梦付出中国人的代价太沉重毛泽东的帝王梦实现后,古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么,一帝功成,他那龙椅下,岂不是所有将帅造的白骨的总和吗?还只是说战争中的生命代价,毛泽东在和平时期,用政治运动伤生害命的数量更史无前例,数倍于战争的生命付出呵。但是,中国获得的,不是前进而是倒退,从半真半假的共和,退到超过皇权专制的绝对专制,文革竟专到国民经济达到崩溃的边缘,其后遗症,是国民素质在痞子运动中痞化,资中筠先生看得更深邃,他说是中国人种的退化。因此,习近平说不能否定毛统治的三十年,,不仅难服众,且还有将人民再拖回毛时代的危险。这危险,并非今天富了就可保险,何况这GDP的增长,是用人性的堕落和环境的恶性污染换来的,不危险吗?何况习还想开历史倒车,拖回到毛式极权的覆辙,就更危险了。这六十五年被折腾付出沉重代价的国人,对老毛做浪漫的梦,以千万人的血泪与生命作付出,掩得住抹得去吗?这笔帐,不仅记在我这老汉心里,也一笔一笔记在历史的帐上。一九五八年大跃进,全国人民紧跟伟大领袖做十五年超英赶美的梦,用土高炉齐上马,一年就要炼出一千零七十万吨钢,树木砍光,资源浪费,造成生态灾难不说,且造成四千万农村饿死鬼!毛泽东以钢为纲的强国梦,不也比今天的复兴梦,更气壮山河吧?可苏联的赫鲁晓夫,对老毛想制造大跃进的超英赶美梦,心里明白:是要超越苏联,要执世界革命的牛耳。难免不嘲笑老毛的人民公社,喝的是大锅清水汤,两个人穿一条裤子。毛泽东想继斯大林做世界无产阶级领袖梦,拿中国六亿人做赌注,不惜破坏生产力的蛮干,看得清楚的刘少奇邓小平,便调集去培育与恢复生产力。毛先拿彭德怀开刀,去堵塞党内的不满,再在八届十中全会发: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号召,以转移矛盾。还叫邓小平组织写作班子,与苏联论战,挽回他面子。看来,不仅苏共赫鲁晓夫不卖毛泽东的帐,法共多列士意共陶理亚蒂也不卖老毛这土共的帐,二战后,他们坚持的和平过渡与和平竞争,是修复战争的创伤,毛泽东推行枪杆子出政权的暴力夺权,他这农民打江山的土共策谋,很难在欧洲工人阶级领袖中有市场。偏偏毛泽东这中国狂人,敢在苏联与各国共党党魁会上主张打核战,比今天朱成虎少将讲的更狂,说中国人死三亿,还剩三亿。后来利比亚卡达菲之狂,在老毛这大巫面前,也是小巫了。毛泽东用超英赶美超苏联的大赌博,赌死四千万人命,还不心软,还敢再赌三亿,今天那些恐怖主义者,也甘拜下风吧?于是,老毛别出心裁,划出一个第三世界称雄。在亚非拉的那些政治经济文化落后的区域,去推销他井冈山拉杆子的经验,把他的农村包围城市策略,扩大成亚非拉落后国家,去包围先进的工业发达国家。他先在亚洲中国周边,出钱出军火办训练班,组织艾地的印尼共产党、陈平的马来亚共产党、波尔布特的柬共、德钦巴登的缅共,甚至尼泊尔那山地小国也有毛共式的武装。而且不惜把中国人牙缝省下的钱,像支援朝共越共那么去支援霍查的阿尔巴尼亚独夫政权。凡是打共党(马列)旗帜,说拥护北京毛路线的,便得毛泽东丰厚的赏赐,因为闭关锁国,荷兰有打烂仗的市井混混,称自己是共党(马列)代表,来朝北京,就发财而归。澳洲一个叫希尔的赌棍输了,也称拥毛路线,文革时在北京待如贵宾,去时也变富翁。毛泽东做第三世界领袖梦,不仅由他的枪杆子出政权充的理论,葬送了印尼一百五十万共党同志,七十万包括总书记艾地死于苏哈托镇压,马共、缅共皆被瓦解。最使全世界痛心的是毛泽东最“优秀”的学生波尔布特,忠实地执行毛教导的杀敌人要坚决彻底的指示,三份之一的无辜者死于波尔布特的屠刀。因华侨多工商富户,三十万华人也埋葬于这大清洗大屠杀中。毛的梦把亚洲共产党也赌完了毛泽东做第三世界领袖梦想,竟全由这垄断中国一切资源的中共,叫人民为他埋单了。中国人要养他数百万党军,养数千万党官,养他做政治花瓶的八个所谓民主党,已压得民穷财尽,在一九六○年代饿死鬼遍国中时期,还要为毛泽东做第三世界领袖付出大笔大笔的民脂民膏,到头来,这第三世界何在?今天,世界民主国家,由毛时代的五十多个已发展到一百五十多个,许多就是老毛划在三世界的国家哩!毛泽东的领袖梦,给中国留下沉重的债务与创伤,后世还想做这梦那梦者,甚至还想用什么新梦忽悠民众者,就是讲什么民族复兴梦,当年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的同光中兴,是一度复兴过,甲午、庚子两战,中兴何在?是输在硬件,还是制度与软实力呢?这是今之做大梦者不可不鉴之历史镜子吧?《动向》2015年4月号

美国之音|何清涟:毕福剑事件掀开中国双重话语系统的井盖

生活在中国的人,几乎都能熟练自如地运用两套话语系统,即在公开场合讲官话套话假话;在亲人、朋友之间才会讲些真话,发表一些对现实与周围事物的真实看法。这是中国官方意识形态与现实严重脱节造成的恶果。 中国的意识形态话语坚持弘扬肯定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与社会主义制度,认为在这些思想理论指导下,在社会主义制度保证下,中国会达到国强民富的目标。中共长达几十年的统治虽然证明这套意识形态是自欺欺人之言,但当局仍然将其当作规范人民思想的重要工具,并利用各种奖惩机制迫使人们从小学开始,就学会在两套话语体系中转换穿梭,转换得好的人,就有可能入团入党做官,前途光明,腐败有路。运气再好点,大肆腐败捞钱还不用进牢房,尊荣终生。

【草泥马语】老逼养的

毕福剑唱了什么? 侃:噢,当兵啊? 唱:来到深山! 侃:要消灭反动派。 唱:能打过人家嘛? 唱:改地换天几十年,闹革命南北闯站。 侃:噢,够辛苦的啊! 唱:共**猫** 侃:哎,可别提那个老逼养的了,可把我们害苦了。 唱:指引我们向前,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 侃:这啥打扮啊? 唱:红旗直出云帆,解放区老百姓斗地主把身翻。 侃:地主招你惹你了? 唱:人民的军队与人民共患难,到这里为一件事,啪,跆,扫平威虎山。 侃:吹牛逼吧!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