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平反

All

Latest

欧阳乾的世界 | 聂树斌的肾

你以为聂树斌的案子,这样就算尘埃落定了? 错!在这背后还有一些东西,比案子本身还让人细思极恐。 可能有人会问,你他妈有完没完了? 我他妈没完。...

辩护人Defender | 仲若辛:大约在冬季

▍文 仲若辛(注: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来源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 有人说2016年12月2日是“要儿日”。但是呢,风萧萧兮易水寒,儿子一去不复返。儿子是要不回来的。 止步蹒跚12年,聂案一锤定音。这既是一个结论,更是一个告慰亡灵的仪式。白事不是红事。那些习惯于拿丧事当喜事办的人,这回究竟没那么下作。...

博客天下 | 聂树斌案和推动它的人们

广平县的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因为石家庄警方的回避态度陷入了困境,最后用「找媒体」的方式把盖子揭开,得到线索的《河南商报》则放手跟进 2005年1月19日,郑州多家媒体报道了河北在逃嫌疑犯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的消息。王书金向警方连续交代了6起强奸杀人案,其中奸杀4人,强奸2人。 此后河南警方把人犯移交给了河北省广平县警方,广平县隶属于河北邯郸市。 王书金提到了一件1994年发生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一位办案民警曾表示,王书金独立供述出现场遗留的一串钥匙,与现场勘验高度吻合,若非亲历,不可能知道。 为了寻找当年的现场记录,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一行4人押着王书金,前往石家庄公安局裕华分局刑警队。当时办理此案的郊区分局已经被撤,其业务被合并到裕华分局。 石家庄公安局已侦结此案,「凶手」聂树斌10年前已被枪决。

欧阳乾的世界 | 领导不倒台,你翻的了案吗?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原文已在微信上被删除。聂树斌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二十年之屈辱一夕洗净,沉冤昭雪,真相大白于天下。 按说应该高兴才是。但是,相比网络上的普天同庆,我的心情却格外沉重。 我真的没有装逼。 是真的沉重。 确切的说,二十一年过去了。河北省高院1995年4月判决聂树斌死刑,两天后,就执行了枪决。人这一辈子,满打满算,也就活四五个二十一年。这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条新闻,而对于聂树斌以及其家人来说,却已经是所有的人生。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凭什么他们的生命,就要接受这样的选择?

澎湃 | “聂树斌母亲不该恨我”:王书金11年来坚称自己是真凶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澎湃新闻原文已被删除。12月2日,澎湃新闻从聂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及聂母张焕枝处获悉,他们接到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法院通知,目前已在沈阳,聂案或有重大进展。 律师朱爱民最近一次会见王书金是在2016年6月24日,此前半个多月,最高法决定提审聂树斌案。 据朱爱民介绍,会见时,王书金说,他也通过电视知道了这一消息,并清楚地数着聂树斌案延期复查的次数,四次。 “聂树斌案立案再审,意味着你的死期快到了,你紧张吗。”朱爱民问。“不紧张,这事我想呢早晚要有一个了断……早结束比晚结束强。”王书金答。 2005年1月,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河北人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在供述完他在河北广平犯下的5起案件之后,他还称曾于1994年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奸杀了一名女子。而这起案件的“凶手”聂树斌早已在十年前就被执行死刑。 此后十余年,王书金案历经两审,他始终坚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一案是他所为,但未被法院认定。 他告诉律师朱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