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峰

All

Latest

【河蟹档案】网友提供的新浪博客删帖记录 2013-05-28

贾小鸣的地盘《[转] 只因倒水淋湿书记专车,13岁幼女戴手铐游街示众》2013-05-27 lyh907《[转] 瘟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死猪向东流》2013-05-27 lyh907《[转] 胡锦涛长子任嘉兴市委副书记》2013-05-26 梅花《[转] 江平:我的中国梦就是法治天下》2013-05-26 一条优哉游哉的鱼《[转] 不能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经济增长没有意义》2013-05-25 牛儿吃草《[转] 傻伯夷》2013-05-25...

【河蟹档案】为什么不叫西方社会主义呢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八平方米6:【清末五大臣出国考察宪政】清末著名五大臣出东西洋考察宪政,五大臣之一的载泽考察后深有感触地总结说:“宪政有利于国,有利于民而不利于官”。为什么百年来中国宪政举步维艰?载泽先生早就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原来中国近现代改革的核心分歧,并不在观念而在利益。我们应该学习西方的精华而不是糟粕! 2013年05月24日 11:33...

【网络民议】胡海峰们的中国梦

5月24日,不少中国网民惊讶地发现一则关于浙江省委副书记王辉忠在嘉兴市调研的新闻竟然纷纷上了一些门户网站的头条;不少网站采用的标题“浙省委副书记嘉兴调研 市委副书记胡海峰等陪同”...

震惊视频:从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卷入国际贪腐案看中共领导人的洗钱手法(视频)。国际主义精神病的真相

茉莉花志愿者按: 网络上对于中国政府的“国际主义精神病”的批评和讽刺由来已久。共产党对国内民众一毛不拔,对所谓外国友人却经常大手笔援助和减免贷款,引起网民愤怒。 若不是今天偶然看到这个视频,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以为中共真有病,其实根本不是。 中共精心设计的捐款和贷款的相关条款,使得很大部分的贷款直接回流到中共领导人的家属或走狗的腰包里。中共领导人一直以国际援助之名目,干巨额贪污的勾当。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共花大钱搞金钱援助,却在国际上声名狼藉,被捐助的国家常常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原来,中共跟那些被捐助的国家的关系,是合伙骗取中国人民的劳动成果的强盗同伙关系,后来的翻脸必然是因为分赃不均。至于贷款,从一开始大家就心知肚明:这钱是中国人民的,不用还。 1/6 2/6 3/6 4/6 5/6 6/6 相关文章: 什么是民主?(精华) 什么是言论自由?(精华) [茉莉花推荐]埃及从推翻米洛舍维奇的学生身上学到了什么?(精华)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散步公告专页 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专页 中国民主化 天字第一号重要任务:传播翻墙技术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

经济学人:国家的革命贵族——太子党的兴起

来源:《经济学人》 原文链接:http://www.economist.com/node/18561005 译者:tony 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7847.html 校对:南山 据报道,一名退休军官最近在北京的一次集会上这样说道:“有些酸臭的知识分子非常可恶。他们攻击毛主席,提倡‘去毛化’,我们必须努力击退这种反动逆流。”在两个月以前,这位退役上校的强硬言辞兴许带着一些逝去时代的味道。而在今天,一场针对异议人士的沉重打压,让他说的话听起来带着残酷的预见性。 艾未未是最近被国家安全机构逮捕的数十人中最著名的知识分子。艾先生是一位蜚声国际的艺术家,4月3号在北京机场准备登上前往香港的航班时被捕。现在还没有关于他下落的官方确认。官员声称,他是因为涉嫌“不明的经济犯罪”被逮捕调查,但是《环球时报》(一份北京的报纸)警告说,艾未未先生常常用他桀骜不驯的行为挑战法律的“红线”,换句话说,很明显的,他过于频繁地挑衅共产党。 自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中国从毛泽东极权主义扭转过来之后,中国经历了数个从对异议的相对宽容时期到随之而来一段压制言论自由时期的周期。但是最新的这次反弹,始于去年年底并且在今年二月末期加剧,势头更加猛烈。它包括了警察对国外记者的系统性的骚扰,其频率超过了自1990年代初以来的任何时候。更加不祥的是,像艾未未这样的异议活动人士更经常的是突然地消失而不是正式地逮捕。 这是一次异常严厉的行动,并非针对任何具体的群体性事件(最近在互联网上发出匿名号召的中国“茉莉花”革命不能算数)。这表明了中国领导层的内部权力转移很可能在此事中扮演了一定角色。因为中国准备明年年末的大规模党,政,军高层的换届(译者注:十二大),正在进入一个政治不确定性加剧的时期。这是十年的剧烈社会变化以来的第一次权力转移。而在国家内部,新的利益集团已经出现。他们正在竭尽全力地为中国的新统治者设立新的待办事项。 其中尤为突出的是“太子党“。这个词指的是中国的革命创始人和一些高级官员的后代。现任国家副主席、被安排在明年将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习近平就是其中一员。而对于他的政策偏好外界知之甚少。一些“太子党”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最大受益者,他们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和西方教育背景经营着利益丰厚的商业生涯。其他的“太子党”对中国“狄更斯式的资本主义”(译者注:“狄更斯式的资本主义”常常用来形容中国三十年来的污染严重,贫富分化剧烈的发展过程,如同狄更斯描写当时英国的资本主义)持批判态度并且呼吁回到传统的社会主义公平与正义。也有一些太子党成功的横跨这两个阵营。“太子党”在商业领域中的佼佼者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胡海峰,他掌管着生产机场扫描仪的一家大型供应商。还有国家总理温家宝之子温云松,他是一位金融家。 华盛顿特区布鲁金斯研究所的Cheng Li认为,保障自身利益的共同需求将这些“太子党”绑在了一起,尤其在当前公众对裙带关系的愤恨程度在不断增长的背景之下。2007年的政治局换届,太子党占据了25席中的7席,而在2003年,他们只占据了3席。 那位喜爱毛泽东思想的前上校,是对一个名叫“延安子女北京联谊会”的组织讲出那番话的(延安是毛泽东在1949年夺得全国政权之前的根据地)。不难猜出,这个组织热衷于社会主义的正义。其主席叫胡木英,是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之女。胡乔木曾是1980年代政治局的强硬派,死于1992年。其他的“太子党”也是协会成员,但是现在还不清楚有多少现任或未来的高层领导人。在她的集会演讲中,胡女士拒绝承认“太子党”这个词,反而宣称:“我们是红色后代,革命后代。因此,我们除了关注我们党,国家,人民的命运以外别无选择。我们不能在党面临危机的时候置之不理。” 在她看来,腐败的猖獗,贫富差距的日益扩大,以及共产主义理念的崩溃构成了一场危机。胡女士和那位退役上校的演讲的详细内容,发布在由中国残存的毛泽东思想强硬派所控制的一些网站上。而这些人创办的杂志在十年前被当局强制关闭,原因是他们对中国经济改革的犀利批评。然而,早在逮捕开始很久以前,这些网站就持续以长篇大论激烈地谴责、攻击艾未未和其他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 毛泽东主义者挥之不去的影响,近几年在中国西南部的重庆市(面积和苏格兰相近)表现得最为明显。在这里,中国最有实力的太子党之一、重庆市党委书记薄熙来发动了影响巨大的运动,以恢复毛泽东时代的文化。它包括了让公众“唱红歌”,发送毛泽东语录的短信。一个当地电视台更是开始在黄金时间播放“革命节目”。去年,重庆市可怜的媒体把一名女士从严重抑郁症中康复归结于她的唱红歌行为。 这些活动引起了广泛的重视。薄先生是政治局委员并且被认为在明年的换届中是晋升为政治局常委的强力竞争者,政治局常委会是党的最高机构。他成为了毛派最喜爱的人(他们的网站说,那位上校对薄熙来提出点名表扬,听众们也鼓掌赞同)。在很长的时间里,薄熙来和习近平被认为不合。然而在12月,习先生视察了重庆并说红色文化复苏已经“深入人心”。它获得的赞誉名副其实。 几乎没人——包括薄熙来先生和其他的权力竞争者——呼吁回归毛时代的独裁,并且结束市场经济。但让很多自由主义者担心的是,这些人认同毛泽东对法律的高压干涉。在重庆对其黑手党似的黑帮以及他们的官方保护势力进行的清扫活动中,薄熙来赢得了来自国家控制的新闻媒体的很多喝彩。但一名黑帮成员的辩护律师因涉嫌试图说服被告提供伪证而被逮捕,让很多人们担忧引重庆的法庭会不惜一切措施来防止律师对公诉人提出质疑。北京大学著名法律专家贺卫方,本周撰文说最近在重庆发生的事情“威胁到一个法制社会的基本原则” 近期对于异议者的打压方式可能是一个迹象,说明薄熙来的手段(包括大量的投资改善穷人的居住条件)得到了北京的青睐。这也是国内安全机构自2008以来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一个表现——当时中国尽全力防止任何影响到北京奥运会的社会动荡。很多人认为,随着他所掌管的部门得到了政府大幅度的投入,负责安全方面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权力也在逐渐增加。 更加自由的思考却没有被完全抑制。中国南部的广东省党委书记汪洋,是政治局常委(非太子党)的另一位有力竞争者,被广泛认为是有着更加开放的态度。深圳是广东的一个特别经济区,它已经试着给予非政府组织更加自由的发挥空间。广东省的报纸媒体是这个国家里最有良知的媒体(这也是他们被左派网站激烈攻击的原因)。但汪洋也在谨慎地处事。官方媒体本周报道,八万名“潜在的不稳定的人“已被逐出深圳,为这里在今年夏天的体育赛事做准备。 对这种趋势最有力的批评来自茅于轼,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他在四月八号在财新网站(一家直言不讳的出版集团)上发表了一篇博客。茅于轼先生指责中国领导人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中错误的忽略了政治改革。他说,花费更巨大的预算在维稳上,只会让公众对政府更加敌视。然而,由于决心不允许任何因素干扰明年的高层政治会议,中国领导人愿意为此承担这份风险。

中国的新统治者:太子党和警察国家

国家的革命贵族——太子党的兴起 核心提示: 2007 年的政治局换届,太子党占据了 25 席中的 7 席。而在 2003 年,他们只占据了 3 席 。   来源:《经济学人》 原文链接: http://www.economist.com/node/18561005 译者: tony 校对:南山       据报道,一名退休军官最近在北京的一次集会上这样说道: “ 有些酸臭的知识分子非常可恶。他们攻击毛主席,提倡‘去毛化’,我们必须努力击退这种反动逆流。”在两个月以前,这位退役上校的强硬言辞兴许带着一些逝去时代的味道。而在今天,一场针对异议人士的沉重打压,让他说的话听起来带着残酷的预见性。 艾未未是最近被国家安全机构逮捕的数十人中最著名的知识分子。艾先生是一位蜚声国际的艺术家, 4 月 3 号在北京机场准备登上前往香港的航班时被捕。现在还没有关于他下落的官方确认。官员声称,他是因为涉嫌“不明的经济犯罪”被逮捕调查,但是《环球时报》(一份北京的报纸)警告说,艾未未先生常常用他桀骜不驯的行为挑战法律的“红线”,换句话说,很明显的,他过于频繁地挑衅共产党。 自从 20 世纪 70 年代末开始,中国从毛泽东极权主义扭转过来之后,中国经历了数个从对异议的相对宽容时期到随之而来一段压制言论自由时期的周期。但是最新的这次反弹,始于去年年底并且在今年二月末期加剧,势头更加猛烈。它包括了警察对国外记者的系统性的骚扰,其频率超过了自 1990 年代初以来的任何时候。更加不祥的是,像艾未未这样的异议活动人士更经常的是突然地消失而不是正式地逮捕。 这是一次异常严厉的行动,并非针对任何具体的群体性事件(最近在互联网上发出匿名号召的中国“茉莉花”革命不能算数)。这表明了中国领导层的内部权力转移很可能在此事中扮演了一定角色。因为中国准备明年年末的大规模党,政,军高层的换届(译者注:十二大),正在进入一个政治不确定性加剧的时期。这是十年的剧烈社会变化以来的第一次权力转移。而在国家内部,新的利益集团已经出现。他们正在竭尽全力地为中国的新统治者设立新的待办事项。 其中尤为突出的是 “ 太子党 “ 。这个词指的是中国的革命创始人和一些高级官员的后代。现任国家副主席、被安排在明年将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习近平就是其中一员。而对于他的政策偏好外界知之甚少。一些“太子党”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最大受益者,他们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和西方教育背景经营着利益丰厚的商业生涯。其他的“太子党”对中国“狄更斯式的资本主义”(译者注:“狄更斯式的资本主义”常常用来形容中国三十年来的污染严重,贫富分化剧烈的发展过程,如同狄更斯描写当时英国的资本主义)持批判态度并且呼吁回到传统的社会主义公平与正义。也有一些太子党成功的横跨这两个阵营。“太子党”在商业领域中的佼佼者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胡海峰,他掌管着生产机场扫描仪的一家大型供应商。还有国家总理温家宝之子温云松,他是一位金融家。 华盛顿特区布鲁金斯研究所的 Cheng Li 认为,保障自身利益的共同需求将这些“太子党”绑在了一起,尤其在当前公众对裙带关系的愤恨程度在不断增长的背景之下。 2007 年的政治局换届,太子党占据了 25 席中的 7 席,而在 2003 年,他们只占据了 3 席。 那位喜爱毛泽东思想的前上校,是对一个名叫“延安子女北京联谊会”的组织讲出那番话的(延安是毛泽东在 1949 年夺得全国政权之前的根据地 ) 。不难猜出,这个组织热衷于社会主义的正义。其主席叫胡木英,是毛泽东的秘书胡乔木之女。胡乔木曾是 1980 年代政治局的强硬派,死于 1992 年。其他的“太子党”也是协会成员,但是现在还不清楚有多少现任或未来的高层领导人。在她的集会演讲中,胡女士拒绝承认“太子党”这个词,反而宣称:“我们是红色后代,革命后代。因此,我们除了关注我们党,国家,人民的命运以外别无选择。我们不能在党面临危机的时候置之不理。” 在她看来,腐败的猖獗,贫富差距的日益扩大,以及共产主义理念的崩溃构成了一场危机。胡女士和那位退役上校的演讲的详细内容,发布在由中国残存的毛泽东思想强硬派所控制的一些网站上。而这些人创办的杂志在十年前被当局强制关闭,原因是他们对中国经济改革的犀利批评。然而,早在逮捕开始很久以前,这些网站就持续以长篇大论激烈地谴责、攻击艾未未和其他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 毛泽东主义者挥之不去的影响,近几年在中国西南部的重庆市(面积和苏格兰相近)表现得最为明显。在这里,中国最有实力的太子党之一、重庆市党委书记薄熙来发动了影响巨大的运动,以恢复毛泽东时代的文化。它包括了让公众“唱红歌”,发送毛泽东语录的短信。一个当地电视台更是开始在黄金时间播放“革命节目”。去年,重庆市可怜的媒体把一名女士从严重抑郁症中康复归结于她的唱红歌行为。 这些活动引起了广泛的重视。薄先生是政治局委员并且被认为在明年的换届中是晋升为政治局常委的强力竞争者,政治局常委会是党的最高机构。他成为了毛派最喜爱的人(他们的网站说,那位上校对薄熙来提出点名表扬,听众们也鼓掌赞同)。在很长的时间里,薄熙来和习近平被认为不合。然而在 12 月,习先生视察了重庆并说红色文化复苏已经“深入人心”。它获得的赞誉名副其实。 几乎没人——包括薄熙来先生和其他的权力竞争者——呼吁回归毛时代的独裁,并且结束市场经济。但让很多自由主义者担心的是,这些人认同毛泽东对法律的高压干涉。在重庆对其黑手党似的黑帮以及他们的官方保护势力进行的清扫活动中,薄熙来赢得了来自国家控制的新闻媒体的很多喝彩。但一名黑帮成员的辩护律师因涉嫌试图说服被告提供伪证而被逮捕,让很多人们担忧引重庆的法庭会不惜一切措施来防止律师对公诉人提出质疑。北京大学著名法律专家贺卫方,本周撰文说最近在重庆发生的事情“威胁到一个法制社会的基本原则” 近期对于异议者的打压方式可能是一个迹象,说明薄熙来的手段(包括大量的投资改善穷人的居住条件)得到了北京的青睐。这也是国内安全机构自 2008 以来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一个表现——当时中国尽全力防止任何影响到北京奥运会的社会动荡。很多人认为,随着他所掌管的部门得到了政府大幅度的投入,负责安全方面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权力也在逐渐增加。 更加自由的思考却没有被完全抑制。中国南部的广东省党委书记汪洋,是政治局常委(非太子党)的另一位有力竞争者,被广泛认为是有着更加开放的态度。深圳是广东的一个特别经济区,它已经试着给予非政府组织更加自由的发挥空间。广东省的报纸媒体是这个国家里最有良知的媒体(这也是他们被左派网站激烈攻击的原因)。但汪洋也在谨慎地处事。官方媒体本周报道,八万名 “ 潜在的不稳定的人 “ 已被逐出深圳,为这里在今年夏天的体育赛事做准备。 对这种趋势最有力的批评来自茅于轼,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他在四月八号在财新网站(一家直言不讳的出版集团)上发表了一篇博客。茅于轼先生指责中国领导人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中错误的忽略了政治改革。他说,花费更巨大的预算在维稳上,只会让公众对政府更加敌视。然而,由于决心不允许任何因素干扰明年的高层政治会议,中国领导人愿意为此承担这份风险。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