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奖精选

王思想家 | 倪萍,你无权沉默

倪萍,你无权沉默       倪萍因2011年两会时一句“我爱国,所以从来不投反对票”而引起轩然大波。后来又因“中华脊梁奖”而狼狈。于是,2012年两会的时候,面对记者提问,倪萍的回答是“不说,不说,你们总是歪曲我的意思!”,“我今年就是要当哑巴”。         看到此新闻当时,我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倪萍,你无权沉默。     后来,看到倪萍发微博,对她的“哑巴论”给予了解释,我看了半天,没发现这所谓解释有什么意义。     我认为,倪萍应该解释清楚两个问题:1,如何看待所说“爱国,所以不投反对票”的言论?2,“你们总是歪曲我的意思”,到底哪里被歪曲了?     也许有人问:倪萍有沉默权吗?     我的回答是:作为公民,面对警察拒捕的时候,倪萍有权保持沉默,这是米兰达法则赋予每一位公民的权利——你有权利保持沉默,因为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法庭上对你不利的证据,你有权请一位律师,如果你请不起的话,法庭将为你指派一位。中国新修改的《刑法》也已经接受了“不得要求公民自证其罪”的原则。     但作为政协委员,倪萍无权沉默,她必须向公众交代她将在会议上做何表态与发言。这时候,她不得拒绝记者采访。     在这里,还要说明一下,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的产生是有区别的。按当今中国政治体系,人大代表是选举出来的,至少从表面上看来是这样。政协委员是“有关部门”推荐出来的。     人大代表要对选举他的人负责,所以无权沉默;政协委员虽然不是公民选举出来的,但他占据了一个重要的政治名额,来开会所耗费的都是纳税人钱款,所以同样无权沉默。     有人说:倪萍至少比林毅夫强。 林毅夫先生连续4年请假缺席两会。我倒认为,这俩人虽然都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嫌疑,但林毅夫比倪萍强。林毅夫不来开会,算是为纳税人节省了两会所需要开支的他那一份住宿费用、吃饭费用、交通费用等等。          倪萍发言招致非议,当哑巴也招致抨击,那她到底该怎样?     我的回答是: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儿。要当代表委员,就必须清晰地表明自己的态度,这才是向纳税人负责。倪萍如果承认自己没有当委员的水平,就赶紧辞职。     任何占据了政治位置、花费了纳税人金钱的人,都无权沉默,并且说的时候,你还不能瞎说。请两会每一位代表委员都对照一下自己,干不了这活儿你自己赶紧走人。    链接: 《两会花销是“国家机密”?》         《开会不吵架,你来干啥?》     

Read More

苗蛮子 | 脊梁奖挺而不倒是权力失序的表征

作者: 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 时事观点 或许该算是个奇迹,前段时间备受公众诟病的“共和国脊梁”竟挺而不倒!染指该“奖项”评选活动、被称为“打着爱国旗号,到处骗钱敛财”的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日前声称,民政部给予该会停止业务活动一个月的处罚,现已期满,并履行了相关手续,目前即转入正常活动。今后还将围绕“爱国报国”开展主题活动,但将慎重对待“共和国脊梁评选”这类的评奖活动。 今年7月间,因从来只投赞成票的倪萍领衔其他名人获奖,由此牵引出的两条“脊梁”——收费9800元的“共和国脊梁奖”和每位参会者需缴纳3800元“参会费”的“中华脊梁奖”,无疑是个笑话,一个或许令友邦惊诧的国际笑话,更是头衔通胀时代的一个耻辱标签。对于这两条“脊梁”及其获奖者,人们讥之为“中华羊蝎子奖”“脊椎病人得奖”。人们的愤怒、戏谑之情,尽在其中。 这两条缺钙而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脊梁”,从当时的情形看来,人们原本以为会被他们的口水溶解掉的。可现在看来,民意已然失算。“共和国脊梁”不仅挺而不倒,而且还将继续“爱国报国”。我不知这是民族之幸,还是深重的悲哀! 客观而言,“脊梁奖”背后的评选乱象,除了权力部门监管不力的因素,也与人们信仰缺失、精神泡沫化以及由此而催生的虚荣需求有关。正是在权力不作为和人们的虚荣需求的合力下,所谓的“虚荣经济”得以持续繁荣,各种骗局自然隐匿其中,甚至是这种经济形式的主要构成部分。事实上,类似“脊梁奖”的这种评奖骗局早已普遍存在,只不过没有受到如此高的关注度而已。 但又必须厘清,权力的不作为及其行为失范,显然是社会失序和人心浮躁的根源。就“脊梁奖”事件而言,客观存在的火爆的虚荣市场,显然不是监管者对中爱联从轻发落的理由。像中爱联这种“打着爱国旗号,到处骗钱敛财”的社会团体,非但没有给社会创造效益,反而带来负面影响,扰乱世道人心,因而权力部门理应对其予以取缔。 然而遗憾的是,对于一个“已8年未年检”,并“在清理整顿期仍借会敛财”的“骗子”,民政部居然以“停业一个月”了事,岂非咄咄怪事!这样的“处理”,聊胜于无。这与其说是一种“处罚”,不如说是一种“休假”,更是一种变相纵恶和姑息养奸。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来自权力部门的这种“罚酒三杯”,不啻于对原本脆弱的“脊梁”进行“补钙”。 由中爱联所享受的“待遇”,不禁想到免职官员复出泛滥的怪象——“免职”正成为问题官员的“带薪假期”。对于后者,究其原因在于,官员的任免,并非由多数民意依法定程序来决定,而是取决于更高层级的权力意志。这种封闭式的权力架构,也就很容易因各种利益勾连,而在权力内部形成强大而稳固的权力结盟。 中爱联尽管属于社会团体,但不惮以恶意揣度,其与权力之间,或许也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深度交织”。否则,就很难解释“脊梁奖”何以挺而不倒!进一步说,一个以“骗人敛财”为业的社会团体尚且如此“坚挺”,对于那些手握公权的问题官员而言,“调”而不“查”、“问”而不“责”,也就见怪不惊。显然,这也为我们见证了当前权力失序的广度和深度。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农村学校撤并是个价值选择问题 / 2011-12-06 22:31 / 评论数( 0 ) “坑爹”官网是怎样炼成的 / 2011-12-02 11:36 / 评论数( 0 ) 欧债危机背后高福利的是与非 / 2011-12-02 11:29 / 评论数( 0 ) 停业搞“业务学习”是一种机关病 / 2011-11-21 22:39 / 评论数( 0 ) 公共工程监管需要怎样的媒介力量 / 2011-11-21 22:39 / 评论数( 1 )

Read More

倪萍是不是女人?

之所以问这句话,是因为最近围绕“共和国脊梁奖”和冷漠对待温州动车事件,倪萍女士遭受到了强大的网络围攻,先是对倪萍够不够资格获得“共和国脊梁奖”表示质疑,继而传出她涉嫌用金钱买脊梁奖,在温州动车事件招致众怒后,一向颇为热衷对时事表态的倪萍却出奇地沉默,并在公众追问之后表示“既然无能为力,就不想添乱”。   一些“不明真相”的网友跟帖为倪萍女士开脱责任。说什么“何必去苛求一个女人”,说什么“全中国人民都可以胜任脊梁这一称号”,说什么“她没有实权,只有一个名而已”。   事实上,倪萍女士是“不添乱论”的发明者。若干年前,她就公然对外宣称,自己作为政协委员从来没投过反对票,当时她给出的理由,也是“不添乱”。在她看来,作为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投反对票,就是给社会、给国家“添乱”,如今,在她眼里,无疑,作为公众人物,对外发表言论,也是给社会、给国家“添乱”。   回到前文,众所周知,脊梁一词最著名的出处,来自鲁迅先生的杂文,他对“中国脊梁”的诠释是,中国自古就不乏默默奉献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作为“共和国脊梁奖”,其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以鲁迅的这几句话为蓝本的。凡是获得这个奖的,至少要具备上述四个类型之一种,才够资格,否则就是滥竽充数。   倪萍女士能够和“共和国脊梁奖”沾上边的,大概只有“默默奉献”。但很显然,她是不甘寂寞的,一点也看不出默默的意思。她是公众知名度很高的人物,频频出镜,而且担任了负有为民请命责任的官方职务,从这两方面来看,倪萍女士不仅是个女人,而且超越了一个普通女人,应该面对社会现实,走出默默奉献的“境界”,积极为民请命。换句话说,她要么做奴颜媚骨的谗臣,要么就要做民族的脊梁,除非她卸去她头上的一切光环,老老实实做个平头百姓。   而遗憾的是,倪萍女士虽然是个公众人物,是个挂着官方头衔的公众人物,却毫无公共意识,也缺乏作为公众人物和民意代表的社会担当,说得更难听点,她老人家简直食古不化,身体虽然已经跨入二十一世纪,享受人类文明的一切成果,脑袋却还停留在中世纪,抱着为统治者“擦皮鞋”的思维,甚至抱着为权贵站台的思维,这是最要不得的。   公平而论,这并非她一个人的过错,社会大环境决定了她以及大量公众人物“逃避现实”,一边享受公众追捧对来的好处,一边对公众的利益漠不关心。想想看吧,她是如何获得今天的“成就”的,一个不懂得现世“潜规则”者,在她成名之前,在她被贴上众多光鲜头衔之前,就会被无情的手扼杀掉。何况现如今她已经混成老大妈的模样了,按照娱乐界的规律,早已是过气的明星,因此唯谨唯慎,生怕捅了漏子,惹祸上身,当属可理解之列。某种程度上说,他总要比李敖、孔庆东之流主动做哈巴狗、捧臭脚要来得强一丝丝。   唯一可以让人毫无顾虑地痛斥的,是她的“添乱论”——你老人家不干好事也就罢了,为了自己的可怜处境,主动干坏事,却是不可原谅的!

Read More

香港书展开幕 大陆作家李承鹏调侃时政(图,视频)

第22届香港书展20 日在香港会展中心开幕,第一天就吸引大批读者前往,其中包括许多大陆人。而这个书展本身也年复一年在增加大陆元素,如邀请中国各个社会阶层的人士来作嘉宾,发表演讲及回答问题。 图片: 内地作家李承鹏发表演讲。 (记者丁小拍摄)   近期因独立参选人大代表、批评倪萍得共和国脊梁奖等成为舆论焦点的成都作家李承鹏外号李大眼,带着他的近作《李可乐抗拆记》作为22 届香港书展嘉宾,周三下午举办了“即兴”演讲。   李大眼先调侃自己参选受压:“我最近还活着,选人大代表本来打算悄悄的,打枪都不要悄悄进村,不料惊动了鬼子,不...惊动了那谁,最近都在家里喝喝茶。其实我一直提的案不像倪萍大姐那样,我都比较低端,我其实像是维稳办的卧底,稳定老年人的想法、孩子的想法、菜市场的想法,但他们不信,还是认为我不应该被选上。”   他为香港被称“文化沙漠”鸣不平,并称这是个鸟都有安全感的城市:“如果是沙漠为啥我们的高考状元都过来读书了?香港的空气太清新了,肺活量很大,我都敢大声说话了,但因为我还想回去,不敢那么大声说话。”   李承鹏90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后被分配到体委机关报任体育记者,因为批评假球黑哨被停职;后进入《足球报》任专题部主任, 05年被取消采访资格;后成为知名的足球评论员,他“把足球当社会来写”,针砭时弊又为他赢得多家都市报上的评论专栏,曾出版过《左一刀右一刀》、《你是我的敌人》等畅销小说;近年不但在微博上成为风云人物,也曾被邀担任选秀节目“超级女声”的评判。   回到李承鹏以余秋雨、于单等人划分了中国作家的几种典型,“自摸型”(自恋而艰涩难懂);“二奶型”(受官方‘勾引’为之说话);“东厂型”(邪恶的)。   而他认为在这个时代真正的作家要为老百姓写作,一本好书能给人安全感:“作家从来不是一个高尚的名称,也不代表正确,只代表你把所看所感、生活和爱过的表达出来,我不相信图书是要让人伟大光明正确。好的作家、作品是可以给人带来安全感,可以让人找到同类,也许它不能改变现状,但令我们觉得并不孤单。好的图书就是一座好的城市,可以让鸟都有安全感,让警察、作家每个人都有安全感,一个好的社会就是每个人各司其所。”   讲座后的问答环节,有尖锐的提问也有妙答。   被问到如何掌握言论自由和不被封杀的度,李承鹏说:“我觉得我的言论一点不犀利,都是很常识,我觉得我这不叫犀利只是好玩,没有挑战常识和逻辑标准,最犀利的还是新闻联播。”   有人问到对艾未未被捕事件的看法:“我对艾未未的看法是他比较胖,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瘦了,我想异地减肥这个还是值得保留的运动项目,我会向国家体委建议一下。”   甚至有听众问到刘晓波:“我是半个四川人,这个问题你回答了可能你明年就不能来香港了,你承不承认刘晓波是中国的良心?  ”   李承鹏说:“有的事情大家愿意说是良心,我愿意说它心凉。你也别坑哥,我能不能回去还是一码事,我还是特别想回去,我老婆还在成都,我10岁的儿子是优秀职业网球运动员,如果你必须逼迫我回答这个良心还是心凉的问题,为了一个人尽皆知的答案,令我们损失了一个世界冠军,损失的不是我,是他们少了一个听见大满贯颁奖礼上‘感谢党和国家’的机会。”   一年一度的香港书展除了各类书籍纷呈以飨读者,还提供数百项老少皆宜的文化活动,作家演讲便是重头戏之一。展期为本月20到26日的本届书展以“从香港阅读世界——在阅读中发现自己”为主题,邀有大陆的于建嵘、李承鹏等以及旅居香港的诗人北岛、作家西西、黄碧云、台湾作家李敖、九把刀甚至影星林青霞,以及一众英语作家带出各种专题的讲座。   据香港贸易展览局估计,今年会有93万人入场,包括不少来自大陆的读者。本周南方都市报的专题称,香港书展的自由多元击中了一河之隔“过度组织”的深圳读书月要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