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彪

【河蟹档案】一直骂梦鸽的我,今天总觉得她也冤枉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元芳视角:【一直骂梦鸽的我,今天总觉得她也冤枉】她未成年的儿子轮奸了成年酒吧女,判了十年。就在今天,云南大关官员强奸4岁幼女案宣判, 郭玉驰改判为有期徒刑8年。死有余辜的官员竟然判了8年??真怀疑法律的天平是山寨的,竟有如此误差!|相关新闻:《云南遭官员强奸幼女母亲:判决偏轻或申请抗诉》 2013年12月07日...

Read More

腾彪:面对暴力的思考与记忆

(一)秘密警察与公开犯罪 2007年9月29日下午5点半,中国著名的人权律师李和平被一群不明身份人士绑架;暴徒用绿色头罩套住李和平的头部,塞到一辆轿车内,劫持到北京郊区,一个地下室内进行毒打。...

Read More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1年3月24日)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1年3月24日)    2011年 3月 24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3月24日发表美国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资深研究员乔舒亚·罗森茨威格的文章,题目是“中国抛弃法律:中国正在重返一种原始的专制独裁。”文章说,“这个月对中国异议人士来说是一个不妙的月份。在中国当局继续在全国各地扫荡律师、民主人权活动人士以及网民之际,对异议的强硬镇压日益明显。但跟早些时候的镇压行动相比,这一次更令人害怕,因为这次的镇压是赤裸裸的无法无天。” 罗森茨威格的文章说,“几十人受到镇压,很多人面临长期监禁,因为他们被指控犯有严重的危害国家安全罪,如颠覆罪等等。但是,这些人相对而言还算幸运,因为至少他们还在中国法律程序之内,尽管中国的法律是有缺陷的。其它人,如律师唐吉田、江天勇、腾彪、刘士辉、唐荆陵、李天天就不那么幸运了。他们在一个多月前被抓走之后就失踪了。” 罗森茨威格的文章说,“几年来当局收紧控制的迹象一直很明显。以国家安全罪的罪名逮捕和起诉的案件2008年大增,至今高居不下。但当局现在使用一系列新的非法手法来让批评者闭嘴。便衣警察将民主人权活动人士和家属置于软禁状态,不经过任何正当的法律程序就剥夺他们的各种权利。警察不准受指控的人跟律师接触,并且超期羁押他们。但最令人恐怖的是如今强迫失踪看来已经几乎成为家常便饭。” 罗森茨威格的文章说,“政府执法人员让一些人失踪,这是一种恐吓行为,目的不仅是恫吓那些被抓走的人,也是恫吓那些可能接下来被抓走的人。在没有法律保护的情况下,那些被失踪的人可能遭受酷刑,没有人为此承担责任。例如,人权律师高智晟失踪1年多,人们担心他已经不在人世。但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之下他去年4月突然复出,讲述了他遭受的各种酷刑,并暗示他还受到一些他不能说的待遇。然后,他又失踪了,至今生死不明。” 罗森茨威格的文章说,“现在接近唐吉田的人透露出一些报告,说他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刘士辉在被抓走之前受到野蛮殴打。腾彪和江天勇是否也正在遭受酷刑?在没有可信的保证能证明他们受到法律保护的情况下,我们有理由认为最坏的事情发生。” 罗森茨威格的文章说,“上个月,一名异议人士揭露了非法软禁是怎样运作的。盲人法律活动家陈光诚自去年9月出狱之后连同妻子和孩子被软禁在家里。他早先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受到4年零3个月的监禁。陈光诚偷偷托人从山东乡村带出录像,录像上了互联网。陈和妻子在录像中显示了他们如何被地方政府官员雇佣的流氓打手昼夜监视。有朋友、记者和外交官试图探望他,结果遭受驱赶和攻击。在录像公布之后,陈光诚和妻子据报道受到殴打。” 罗森茨威格的文章说,“在被问到具体案例的时候,中国政府发言人向我们保证说,每一个案件都‘按照法律受到处理。’这话令人想到正当的法律程序、公平和正义等概念。但我们从当今中国得到的法律概念远远不能令人放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江瑜最近警告在北京的外国记者:‘有人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问题的实质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想在中国闹事。如果是抱有这种动机的人,我想什么法律也保护不了他’” 罗森茨威格的文章说说,“有影响力的南方周末发出一篇勇敢的社论回应说,‘法律应当是所有人的挡箭牌。’这篇文章很快被从该报网站上拿掉。对那些挑战现存的政治秩序的人来说,中国的法律常常是武器而不是盾牌。当局凶狠地动用这种武器,一心一意要维持‘稳定压倒一切。’” 罗森茨威格的文章说,“中国政府对自己的人民、对国际社会都反复表示,法治是一种理想。中国保安力量诉诸骚扰、逮捕和强迫失踪甚至是酷刑来对付所谓的威胁稳定的人,对付表达合法批评意见的声音,这种做法就让人难以相信政府对法治的诚意。”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Read More

刘晓波连续数月音信全无…

刘晓波连续数月音信全无 20.03.2011 去年10月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评奖之后便音信全无。中国政府禁止包括其妻子在内的任何人探视。因此外界几乎没有了任何有关这位诺贝尔奖得主的消息。中国的政治空气愈发紧张。 诺贝尔和评奖得主刘晓波已经连续几个月毫无音信。可以肯定的是,他还被关押在辽宁的监狱中服刑。刘晓波被判刑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参与起草了要求中国进行全面政治改革的08宪章。但是连月来,他的妻子和家人被禁止探监。对此,刘晓波的律师莫少平也爱莫能助,称这种做法违背法律。他说:"按正常来讲,亲属每月可以探视一次。但是由于当局禁止他的妻子和其他家庭成员探视,因此刘晓波的近况就很难得知了"。刘晓波的妻子也被严格软禁在北京的家中。刘晓波的朋友,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作家余杰说:"没有互联网,没有电话。每周只允许其兄弟或者其父母看望她一次。长期以来,刘霞的身体不好。由于长期被软禁,与外界隔离,她患有严重的忧郁症和失眠。我对她非常担心。" 刘晓波获奖 中国加紧对异议人士施压 去年10月宣布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余杰本人及其妻子也被软禁数月。如果他们需要购买生活必需品,只能将购物单交给警察,由他们代买。他说:"我个人的体验就是从1989年以来,还从没有过类似情况,压力这么大。我的很多朋友,大概几百人都遇到这种情况,有些人的处境更糟糕。例如北京维权律师腾彪已经失踪几个星期。" 自刘晓波获奖以来,中国的政治气候更加紧张,尽管中国总理温家宝去年还警告说,不进行政治改革,经济就不会获得持续的发展。接着中东发生起义,中国出现举行茉莉花革命集会的呼吁。所有这一切尤其令中国领导人神经敏感。他们比从前更加担心中国出现不稳定。 多党制新闻自由是雷区 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司法工作者江平是签署公开信,要求解除新闻封锁以及释放刘晓波的退休干部之一。他说:"涉及到民生问题,法律问题,人们的反应还很镇静。但是多党制和新闻自由等问题属于雷区,在这个问题上人们还是很害怕的,不敢说。" 中国政府谴责将诺贝尔奖颁发给刘晓波,认为这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在他们看来,刘晓波是被判刑的罪犯。刘晓波的书在中国始终被禁。其名字也在互联网上被严格屏蔽。所以刘晓波在国内的影响不大。江教授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后,国内对此很少议论,政府禁止进行报道是原因之一。我没有认为他在中国产生很大的影响。" 无论是江平还是余杰始终认为对刘晓波的判决非常不公正。对其妻子进行软禁也违反中国的法律。尽管他们对中国以及中国目前的境况持批评态度,但是他们和许多知识分子一样,仍对中国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们认为,从长远来看,民主是不可阻挡的。北非已经做出了榜样。 作者:R.Kirchner 编译:黎京 责编:王雪丁

Read More

京沪民众响应“茉莉花示威”遭警察驱散

北京王府井有大批警察布防,并迅速带走聚集群众。 不少北京和上海民众响应网上发起“茉莉花革命”的号召到指定地点聚集,但旋即被大批警力驱散。 香港媒体报道,在星期日(2月20日)14时左右(格林尼治标准时间6时),北京王府井麦当劳餐厅门外有数百人聚集,部分民众被警察带走。博讯新闻网称现场警力高达300人。 此外,上海人民广场也有警察戒备,还有三名聚集人员被带走。BBC驻上海记者贺智杰发回报道说,现场的记者可能比警察还要多。 这次“茉莉花革命”的号召据信是由近日阿拉伯世界多国的反政府示威浪潮所启发。消息传出后,大批中国维权人士被警察带走的消息相继传出。 图辑:警察驱散“茉莉花示威”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此前已证实被带走,最新消息称,另一名维权律师腾彪星期六晚离开住所后也下落不明,警察则到他家中搜查并带走电脑。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称,被带走的维权人士有上百人。 在中国内地警方驱散聚集群众之际,约20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则到中国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外示威,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 另有消息称,旅美中国民运人士将在纽约举办活动,庆祝“茉莉花革命”。 “各地严防” 这次“茉莉花革命”的匿名号召最先在博讯网发表。博讯网星期六(19日)称其中文网站遭到攻击,并转到谷歌旗下的Blogger博客网站开设临时页面运作。 该“匿名投稿”号召群众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和武汉等13个城市的指定地点集合,并喊“我们要吃饭”、“我们要住房”、“我们要公义”等统一口号。 在新浪微博等网站搜索关键词“茉莉花”会得出错误信息。(BBC中文网图片) 博讯网消息称,甘肃兰州的东方红广场、四川成都的天府广场和黑龙江哈尔滨索非亚大教堂前的广场星期天都有大批警察和警车驻守,但没有人集会游行。 而据香港电台报道,广州的集会地点人民公园外,上午至少有20辆警方车辆停靠,公园旁的咖啡厅外更坐满了身穿黑衣人士。 美联社引述中国移动通讯客服人员称,一切手机短信群发服务暂时停止,但没有给出理由。 此外,在新浪微博和百度等网站搜索关键词“茉莉花”,均出现了搜索结果根据法规未予显示的字样。 在“茉莉花革命”集会前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表态要加强对网络的有效管治。 胡锦涛在北京主持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时提出,要“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信息网络管理,提高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平,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 中国当局禁止媒体报道最近从突尼斯开始的“茉莉花革命”,这场革命已经扩散到埃及和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 您在中国内地吗?有到过网上号召集会的地方吗?您怎么看这次集会号召?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按键 也欢迎您发来您在现场拍摄的图片或视频 。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你的意见反馈: 你的联络资料: 姓名: 国家、城鎮: 电邮地址: * 电话: 你的信息: 你的信息 * 总字数不超过300字: 0 免责声明 我愿意让网络制作人员与我联络 我支持中国政府进行改革,我们愿意给政府时间和机会,支持政府扫平一切以革命为名,乱中国为实的政治阴谋,中国有很多问题,但不是几个人集会就能解决的,相信中国不用这样的革命也会越来越好,制度越来越完善。 未署名 这是一次成功的散步,参加者多数是年轻人,这改变了我近几年头脑中固有的只有上年纪的人才关心民主的旧观念。王府井麦当劳内外的散步者们用他们的行动告诉世界,中国人民也一样向往一个有尊严有公平有正义的生活。 未署名 胡说,我在百度上找 茉莉花 ,完全没问题。新浪没试。 胡说, 加拿大 我参加了,不在北京,在我所在县级城市的广场,不过这里好像没几个人。 爱国不爱党, 中华民国沦陷区 今天因事未能参加,我在沈阳,不知道这里什么情况,但是我很支持这次集会,可以表达人们内心一些愤怒吧,民主不是一天两天争取到的,希望持之以恒吧。 未署名 纵观中国历史和中国现阶段的人口素质以及中国实际情况,我发自内心地认为现在的方式是最好中的一种,但西方的方式可以肯定在中国绝对不能正常运行。因为从人的个体发展阶段来说,中国人已经超过西方很多很多代了, 我是中国人, 重庆 我没到过,我们这小城市。 未署名 一派胡言 未署名 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警察带走聚众人员周围的中外围观人士都面带笑容? 未署名 从王府井回来, 看到的真相是: 大部分围观者都是逛街的, 最初的聚集者只是看到了记者和警察, 以为有什么人要来, 接下来的聚集者只是在围观记者, 警察和头一批围观者. 警察只是一直在让大家让出路口, 引导公共汽车穿过人群. 撒花的有, 不过只是从工美大厦楼上扔下来两支而已(这算不算抛洒垃圾?). 人流跟着记者的摄像机移动, 记者不知道在拍什么. 现场还有台湾的电视台做节目. 最搞笑的是一个哥们一边推搡警察一边说抓我...(没听清)抓我..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