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西藏

All

Latest

自由亚洲|唯色:也谈仓央嘉措道歌的翻译

而之所以重发这个帖子,也是想由仓央嘉措诗歌的命运来说明一种事实,即较之西方对西藏“东方主义”的程度,中国对西藏其实才更加地“东方主义”。改动一句网络流行语: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西方对待西藏“东方主义”,而是近在咫尺的中国对待西藏才“东方主义”,不知道沈卫荣先生对此怎么看。

美国之音 | 数千人悼念自焚藏人

 2012年 3月 18日 数千人悼念自焚藏人 记者: 美国之音 | 华盛顿 星期天,数千人聚集在中国西部青海省的藏人居住地区,悼念星期六为抗议中国藏区政策而自焚身亡的农民索纳塔吉。 现场目击证人对美国之音藏语组说,抗议者要求西藏自由和人权,并要求他们的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回国。 44岁的农民和三个孩子的父亲索纳塔吉在青海省同仁县隆务镇的中心附近自焚。之前,另一名僧侣本周早些时候在四川省自焚抗议。有很多藏人居住在四川省。 总部设在伦敦的人权组织“自由西藏”援引一位在现场的人的话说,“星期天的抗议是我见到这个地方最大规模的集会。人们从各个村镇蜂拥而来。” 3月向来是中国当局和藏区之间关系紧张的时期,因为这个月里有藏人争取自由斗争的重要的周年纪念日。

唯色 | 灰記客:与西藏同行

这篇文章转自香港 灰記客 博客(所引述的英文略去,只保留中文译文)。 与西藏同行 Posted on 三月 8, 2012 by greyreporter facebook上,有人张贴了集会消息,名为「3.10与西藏且同行—纪念西藏抗暴53周年烛光晚会」,举办时间是三月十日(星期六)下午5时到8时,地点在尖沙咀文化中心自由战士雕像下,并会游行至中联办。另外,不同宗教团体于三月十四日(星期三)晚上7时30分至9时,举行「为西藏宗教自由祝愿烛光晚会」,地点是中华基督教会深爱堂(石硖尾窝仔街80号邻近铭贤中学,地铁站A出口转右),主题是关注西藏地区的宗教迫害及人权状况。 西藏问题极为敏感,香港主流传媒近来越来越不敢触碰,不过,民间对西藏的关注正在增加。一些个人及宗教体冒着被标签「支持藏独」的危险,表达对西藏人受压迫的关怀,相当难能可贵。 零九年到现在,已有26名藏人以自焚方式揭露中共统治西藏的深层次矛盾,但未能引起中国汉人的关注,国际社会也爱理不理。 而在北京的藏人作家唯色,在美国的阿嘉仁波切,在安多的诗人嗄代才让联合发表声明, 「吁请藏人再勿自焚:压迫再大也要留住生命」 。他们在声明写道︰ 「……自焚表达了藏人的意志。二十六起自焚, 已经表达得足够充分。但是表达意志不是最终目的,而是要把意志变成现实。 只有活着的生命,才能把意志变成现实。如果再继续自焚,每一个生命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大家有兴趣可上Twitter向唯色留下姓名,以示对藏人的支持。 在facebook上又看到一张照片和报道,三名西藏人冒着严寒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外绝食。他们不是香港象征式的「绝食」,而是绝食了十多天。这则自由亚洲电台于美国时间三月六日的报道指︰ 「他们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办公室递交了请愿信。提出五点要求,包括:联合国应派出调查团,查证西藏的情况;向中国施压,停止在西藏的戒严;允许国际媒体进入西藏报道;解放政治犯;停止『爱国洗脑教育』。西藏青年大会主席次旺仁增对记者说,次旺仁增指,西藏人以自焚方式抗议,足以证明在中共统治下,他们多么不满。这三位藏人觉得自己遭受风霜雨雪也都不算甚么。 踏入三月,又连续三天传出藏人自焚身亡的消息。首先是一个19岁的女学生。之后,是32岁的四个孩子的母亲,她最小的孩子只有几个月。昨天是一个18岁的男孩。 西藏青年会在其传单中称,如果联合国在维护人权上不作为,就是中共的帮凶;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熄灭西藏燃烧的火焰,每一个死亡的藏人也就有他们的责任。」 灰记不知道这三名西藏人会否无限期绝食。而无限期绝食等于白白饿食,果真如此,又会否引起联合国及国际社会的关注? 三十多年前,被囚的爱尔兰共和军成员Bobby Sand,为抗议北爱尔兰被英国占领,在狱中绝食至死。不知今天在北爱尔兰以至爱尔兰,会否有人纪念这位「民族英雄」。这几位西藏人现在的抗议行动,性质和当年Bobby Sand差不多,都是为了自己故土的自由发出「最后」的呼吁。 当年Bobby Sand以及爱尔兰共和军被西方主流传媒形容为恐怖份子,但当年的左翼刊物都支持爱尔兰共和军的抗英行动,例如灰记熟悉的一些北美小型共产党机关刊物,都支持爱尔兰共和军对抗英殖民统治,对Bobby Sand绝食至死深感惋惜 。今天,要求西藏自由的藏人被中国官方形容为分裂份子,自焚者亦被中国当局称作罪犯,西方传媒则较有同情的笔触。但西方政府为了维持与中国的关系,并不愿意为藏人自焚事件作出太多动作。 至于西方的左翼刊物,会否如当年一样,坚决高举民族自决,反对殖民统治的大旗,为西藏人仗义发言?灰记上网搜查,结果发现有两份左翼刊物,New Left Review《新左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m《国际社会主义》曾就零八年西藏人起义,中国称为骚乱事件作出响应。 《国际社会主义》由Charlie Hore撰写了一篇题为 「中国、西藏及左翼」China, Tibet and the Left 的文章,分析国际左翼应否支持西藏起义,作者的结论是应该。 作者从西藏的一些现况,试图理解个别藏人袭击汉人及汉人所开店铺的过火行动︰ 这些袭击是自八零年代以降的经济高速发展的产物,特别在高速发展的拉萨并没有惠及大部分藏人,大部分的发展机会掌握在汉人和回族人移民手上。这些移民冷待,甚至歧视藏人。再加之不断增多的游客(07年有200万)更令西藏人感到自己在自己的地方被挤压。(灰记︰一些香港人应该十分理解西藏人在自己的地方被挤压的感受)。在此情况下,藏人把怨愤发泄于中国的店铺便一点不出奇。正如六十年代非洲裔美国人攻击白人店铺一样,因为汉人店铺和白人店铺一样﹐象征民族压迫。其实中国警察在「恢复秩序」时,施行比此严重得多的暴力。 在临近结尾写道︰我们应否支持个别流亡西藏组织、西藏独立是否可行、独立西藏的边界如何划分,都是次要问题。重要的是零八年的抗议和骚乱,最终显示藏人反抗中国统治的生命力,以及在青海、甘肃及四川藏区,藏人的民族觉醒。正如社会主义者欢迎对中国政权的其他挑战,所以我们也应该欢迎藏人的反抗。 作者又说,看到反资本主义理论家,如香港左翼圈子红人齐泽克支持中国统治西藏,认为这对普通西藏百姓更好,感到震惊。他们的观点反映一些左翼人士对要批评中国感到不舒服。 看看齐泽克其中一个认为中国统治西藏是好事的观点︰ 事实上,中国大量投资发展西藏经济,以及基建、教育和医疗。直接一点说,尽管中国对西藏的压迫,藏人的生活水平前所未有的提高。在中国西部一些省份有更恶劣的贫穷问题,造砖厂有童工,监狱情况甚为可怖等。 不过作者反驳这种观点︰ 从历史看,西藏人一有机会便会反对中国的统治和影响。为中国「有权」统治西藏辩护,实际上意味为中国有权强制对藏人操控作辩解。这些辩解被认为合理往往因为旧西藏政权很坏,1959年前的西藏社会的确极度贫穷,疾病丛生,由农奴主统治。但这种说法同样可用来替英国、法国、西班牙或荷兰,对非洲、亚洲及拉丁美洲的殖民统治作辩解。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他们殖民的旧社会是我们希望再次重现的。西藏的所谓「历史进程」似乎越来越难有说服力。 《左翼评论》则访问了在加拿大教学的西藏学者,《龙在雪域︰一九四七后的西藏》的作者茨仁夏加,对零八年所发生的事的看法 。灰记看过茨仁夏加这本讲述四七年至九零年初西藏历史的书,觉得这位学者尽管站在藏人立场写历史,但态度相当客观持平,没有抹杀中共在西藏的建设,也没有掩饰西藏旧社会及统治精英的腐败无能。现在节译一些内容供参考︰ 抗议主要因为西藏民族主义还是与经济及社会议题有关? 涉及很多事情。但如果你看示威者的横额和口号,没有明言争取独立。我认为最主要诉求是希望中国当局容许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以及人权问题。在拉萨的示威,针对的是中国政府及中共,亦针对定居那里的中国人,汉人店铺被焚烧,汉人被殴打等。但这些只发生于拉萨。在其他地区,示威者走到政府大楼或党总部,扯下中国国旗,挂上雪山狮子旗,很少有汉人被袭击。在拉萨的汉人之所以被袭击,主要因为那里的汉人移民与当地藏人经济地位有显著的差别,汉人拥有当地酒店、商店、餐厅,因此很显眼,亦成为发泄怒火的对象。相反在乡村地区,藏人和汉人经济地位差别不大,不会因此而迁怒于汉人。当然,藏人与外来者的矛盾是存在的。例如在藏东,农民于夏天采集野菌、冬虫草等珍贵药材,以帮帮生计。现在很多汉人到山上采集这些东西。虽然政府以征费作出限制,但汉人因为利润高而继续采集。本地反对外人毫无节制的采集活动,宣称这样长远会对当地环境造成损害。争夺资源近来变得越来越厉害。 但我认为示威主要不是因为经济不平等或藏人感到利益受损。我认为这是为了保卫民族身份认同而起。北京当局理解八十年代发生的抗议活动(灰记按︰主要发生在寺院),不单是宗教问题,而是西藏「分裂」问题。当时接手的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胡锦涛,采取一切措施镇压任何被认为有「分裂」可能的活动,甚至要求说藏语的权利都被理解为狭獈民族主义及分裂主义。当局质疑每个西藏人的忠诚,每个藏人都被认为可疑。反「分裂」运动亦变成镇压党内异议声音的借口,任何不同意政府政令的人都被打成「分裂主义者」。但这政策自食其果,中国当局变得不知如何分辩反政府的活跃份子及普通平民。政府与广大藏族平民出现巨大鸿沟,其结果是令藏人团结起来。如果只针对寺院,情况不至于如此。事实上,对比八十年代,最近的示威表达强烈而统一的民族主义情绪…… 现在西藏自治区的镇压情况如何? 目前情况十分恶劣。由于参与示威的人数众多,由于来自不同阶层,政府不能只针对某一族群,例如僧侣。他们看来要针对所有人。当局试图控制每一个社会层面,令人想起文化大革命。不但受拘押的人要受罚,在中、小学及政府部门,每个人都要写自我批评。在中国汉地的大学,藏人学生也要自我批评。整个西藏人口都受到冲击。 你怎样看最近针对西藏示威的中国民族主义情绪,你会否认为这是一个分水岭? 事情很有趣。在网上及在海外所表现的中国民族主义是一种中产阶级现象。发这者大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受益人,及十分着意中国国际地位的人。他们对外界事物较多认知。对他们而言,现在的改革政策正确,他们很怕发生任何阻碍经济发展的事。但沿海及内陆有巨大差异,在贫穷的省份如甘肃、青海及其他没有受惠现存政策的地区,这种民族主义并不兴盛。然后五月十二日的汶川大地震冲击中国人的自信。为何学校倒塌而高级酒店及私人商厦无损。越来越多人质疑中国现状…… 我认为中国内部也对此也有不同意见。超过三百名知份子签署由王力雄发起的声明,批评政府对示威的处理手法及要求对话。不少刊物都刊登类似看法的文章。一些中国律师宣布会为被拘押藏人辩护。这些人如此做会危及生计,中国当局胁不再延续他们的律师登记。这些都不见诸主流传媒。在汉民族主义狂热下,这些异议声音很难被听到。 你对未来数月以至长远的藏中关系发展有何看法? ……长远看,中国共产党对自己合法性的最强辩解是令到中国统一及更强大,这对中国广大人民很有说服力。因此,中共不可能在西藏主权问题上退让,因为任何让步都会令减低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基于此一原因,我不认为奥运会后,中共对藏政策会有任何重大改变。 如果西藏人可以自由表达意见,他们最终的诉求会是甚么? 西藏人其中一个最大的怨愤是不满中国当局把任何西藏民族身份认同看成分裂主义。政府总认为,如果容许任何文化/民族自主,必然导致分裂。政府必须有所放松。在西藏,任何报章杂志以至音乐的发行都受严格控制,而在中国其他地方有越来越多独立的出版社。在西藏流行一个笑话,达赖喇嘛希望「一国两制」,但境内藏人希望「一国一制」—他们希望在中国其他地区较宽松的政策也可在西藏实施。 现在中共治藏的政策不但没有放松,反而越来越收紧,在二十多个藏人自焚后,一些藏人地区实际处于戒严状态。在西藏以外的人,包括香港人能做的是不断为西藏人发声,不管来自甚么政治背景,左翼或非左翼。因为摆在眼前,西藏所发生的是民族压迫,不管西藏人是否要求独立!

自由亚洲 | 青海藏人抗议者限期自首否则严惩 西藏寺庙过半僧侣被遣返严控

青海警方发布公告,对参与示威活动的藏人限期自首否则严惩。西藏昌都噶玛寺过半僧侣被遣返原籍务农并严控。留在寺院者被迫对党表忠心,反抗者遭毒打。 本周三是西藏3.14事件三周年。本台得到一份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公安局上周二发布的公告副本,汉文和藏文对照的告示写道,曾参与囊谦县2月8日的抗议示威者,应依照警方命令在2012年3月某日(此处日期被抹掉)前到公安局自首,否则严惩不贷。   本台记者就此周三分别致电囊谦县公安局和县政府,接听官员均一问三不知。 公安局官员:您是哪一位? 记者: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公安局是不是上周二发了一个公告让2月8日参加抗议的人自首? 官员:我不知道。 记者:2月8日囊谦县是不是有藏人抗议示威? 官员:2月8日的事情我不知道,我昨天才轮的班。   本台藏语部得到消息,被指2月8日在囊谦县抗议示威的藏民有两批,一批是集结在县体育场的约1000名俗人。有消息说,他们身着传统服装,祈祷并高喊口号“西藏自由”、“达赖喇嘛万岁”,反对中国政府统治,要求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另一批数百藏人聚集在囊谦县大寺庙,唱经并抛撒糌粑和大麦粉。   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告诉本台:“2月8日囊谦县众多民众举行一些佛事活动、祈祷活动,在中国的宗教自由政策里是完全可以的。但是由于那天我们西藏流亡政府这边举办了一个纪念或悼念西藏境内自焚藏人的活动,由于牵涉到这一活动,当局把2月8日当地民众举行的一些佛事活动跟政治挂钩了,现在要让他们到公安局去自首。”   同时,西藏昌都噶玛寺被指无适当身份证明的104名僧侣被遣返原籍,被迫以非信徒身份务农,而寺庙共有200名僧人。据悉,原籍各村委会分别负责对这些遣返僧人实行再教育,未经村官批准不得离开本地。   寺院民主管理委员会则对留下的僧侣实施政治再教育。僧人住宿区被迫悬挂中国领导人毛、邓、江、胡的照片。村民和留寺的僧侣被强迫谴责达赖喇嘛,并对中共表示效忠和感激,拒绝执行命令者被毒打。噶玛寺院管理委员会拍摄整个在台上的谴责过程。   本台记者周三致电昌都县政府询问相关情况。 接听官员:哪个电台?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 官员:有事吗? 记者:对。请问现在象噶玛寺这些寺庙的僧人如果没有适当的身份证明是否就要被遣返原籍? 官员:对不起,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忙。   格桑坚参说,所谓无“适当身份证明”是当局清理寺院的托辞:“他现在开始在清理整个寺院。其实他说那些被遣返的108名僧人没有什么身份证只是说辞而已,主要目的就是要把这些跟当局关系不怎么好或不听话的僧人全部遣返回乡。”   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助理负责人江白木浪接受本台访问时介绍西藏寺庙情况说:“他们加大了寺庙管理制度。特别是今年西藏自治区新的一个措施落实了,在寺庙里都建立了协管会。以前寺庙民管会都是他们自己选出来的由住持等任职,但是现在改变做协管会,专门由政府的干部主管。”   当局还采用给予养老金等办法促使寺庙管理人员加强管理:“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最主要他们要争取爱国先进僧人的称号,还有如果寺庙不出现任何问题,可以说是和谐模范。寺庙里都在落实这种。”   他说,三月当局对藏区实施严密控制:“藏区现在三月份都特别紧张,今天昨天全部是武警和公安,出入都要办身份证。”   此外,藏人自焚死亡者丹增彭措(音)的妻子被迫搬往邻近昌都县的古汝(音)镇,当地政府分配给她一份清洁工作,并让两个孩子在当地上学。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江沛的采访报道。

法广 | 特别专题: 流亡藏人3-10纪念活动吸引越来越多海外华人参与

巴黎 旅法民运人士、中国民主阵线建设会主席张健向本台介绍了3月10日在巴黎Trocadéro人权广场集会活动的情况: 张健 :3月10日,法国汉藏协会和法国的藏人协会、支持西藏人权的法国人、汉学家、人权活动人士、越南的人权组织等在巴黎Trocadéro人权广场举行盛大集会,目的是声援最近在西藏发生的许多喇嘛和尼姑自焚事件。还有,最近,中国当局对西藏非常简单、粗暴的统治愈演愈烈。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停止对西藏老百姓的这种统治。也希望使他们的人权状况在国际社会得到更多的关注。 今年来参加活动的人特别多。汉人有五十几个人,加上藏人和法国人,总共有800多人。法国国民议会三名议员也来现场支持。在现场还有一些法国的人权团体,大赦国际、记者无疆界组织都有人来参加。 在现场有很多演讲和展示,其中最为明显的是藏人制作的行为剧,就是几位藏人身上绑着绳索,另外有些人化装成中国的军人和警察殴打他们。 现场大概还有三十几名西藏儿童演唱西藏歌曲,场面很感人。 集会队伍一路走到乔治五世大街中国使馆对面抗议。我作为藏汉协会主席发表了演讲,藏人协会主席也发表演讲;西藏诗人、西藏流亡议会议员拉莫加先生朗诵诗作。 布鲁塞尔 民主中国阵线秘书长潘永忠在布鲁塞尔的集会活动之后向本台表示,今年的活动的最大区别是活动不再只是藏人的活动: 潘永忠 :3月10日下午两点,西藏流亡政府和比利时西藏协会组织示威活动,有不少汉人参加。比如,欧洲汉藏友好协会、民主中国阵线、内蒙古人民党、全德学联、公民力量法国代表、中国绿党、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党部等都去参加了活动,大概有上千人。 往年的活动主要是藏人自己组织和参与,只有个别汉人参加。今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很多汉人也走出来,去声援藏人的活动。这是最大的区别。另外,在这一天之前,有70多个华人组织共同向汉人发出呼吁信,希望汉人理解藏人,走进他们,去了解他们。所以,这个呼吁之后,很多华人都去接近藏人的活动,想亲自了解他们到底受了哪些困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一点让我很感动:著名旅德作家、也是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在演讲中特别提出,希望欧盟在拉萨建立一个欧盟领事馆(不要27个欧盟成员每个都去建)。这样有两个好处。第一,可以监督那里的人权状况;第二,中国政府想证明他的西藏政策是合理的,也可以通过这个途径让西方社会和海外华人得到解答。 法广 :比利时舆论对这次活动是否很关注呢? 潘文忠 :应该说是的。比利时一些电视台记者,还有德国之声,等媒体(都来了)。我还看到了新华社3个记者从头至尾都在现场。 伦敦 伦敦各地的游行声援队伍中,不仅有藏人和汉人,今年还多了不少阿拉伯裔人士。旅居英国的人权活动人士邵江向我们介绍说: 邵江 :短短一年以来,已经有25名藏人自焚。无论是藏族社区,还是支持藏人权利或支持西藏自由的组织一直都很关心。所以,今年参加藏人起义53周年纪念的人比往年更多。自2008年起,这些集会的人数就一直保持在七、八百人,今年大概有上千人。在爱丁堡也有在中国领事馆和在大学的抗议活动,大概有一百人参加。 在伦敦的游行队伍从唐宁街,也就是英国首相府开始,一直沿着伦敦最繁华街道,走到国会,走到中国大使馆。全程两个半小时。最后,游行活动组织者递交给中领馆一份请愿信,最后还有一些民族节目表演,表示西藏的文化是不可能被中共的殖民统治磨灭的。最近几次的声援藏人活动一直是以西藏民族歌舞作为重要的抗议内容之一。 法广 :游行活动只有藏人参加么?是否有英国各界的人士参与? 邵江 :实际上有很多组织和个人参加。传统的自由西藏、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这些都是主要的组织者,还有西藏社区。但是,今年情况不同。因为英国本身就是一个多元社会,今年也有黑人,有阿拉伯人参加。今年很特殊。自去年中国在联合国,与俄国一起反对给予叙利亚人道干预以后,在伦敦,阿拉伯流亡人士和支持阿拉伯革命的人实际上很多时候和我们在伦敦的华为藏团结会一起活动,一起参与。所以,今年有不少阿拉伯人参与了支持藏人权利的活动。 还有一个活动是讲演,有中国学者、西藏学者,还有一些研究西藏语言和宗教仪式的人士在一起讨论如何可以保护西藏的文化,怎么能让西藏的公民抵抗和团结能够真正在境内发展,并逐步越来越深化、全球化。这是当天最后一个活动。整个讨论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纽约 游行活动人数最多的地区应该说是美国纽约,不仅人数多于往年,声势也超过往年。达赖喇嘛北美代表处西藏问题分析员贡噶扎西向我们介绍了当天的活动: 贡噶扎西 :北美地区这次53周年纪念集会一共在24个地区进行各种各样不同形式的活动。最大规模是在纽约,在联合国广场前,聚集了西藏朋友和支持西藏问题的汉人和外国人,男女老少总共大概有三千五百人。这次集会与以往不同之处,是这次集会人员比以往更多,声势也比以往更浩大。这其中主要原因是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藏区发生26位西藏同胞自焚事件,抗议中国政府在西藏实施的政策。在加上为了声援境内藏人的活动,目前,在纽约联合国广场前正在举行无限期绝食活动。这种境内西藏紧张局势的时刻正好碰上53周年纪念,所以,声势和规模都跟以往不同。 法广 :联合国总部门前的抗议活动已经多少天了? 贡噶扎西 :今天已经是第20天了。现在各界人士都在关注。三位绝食抗议者体重已开始下降,身体也比较虚弱,各媒体和各界都在关注中。 多伦多 加拿大多伦多的集会人数虽然不多,但是,集会活动发起者之一、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表示,重要的是各地的华人都能敢于参与这些声援藏人的活动: 盛雪 :加拿大的集会活动也是为了呼应号召全球华人参与藏人3-10这一天举办的抗暴纪念日的活动。多伦多联署声明的组织包括民阵加拿大分部、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卡尔加里民促会、温哥华支持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港加联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这些组织。集会当天,多伦多大概有十几个华人朋友参加。其中包括民阵加拿大分部的成员,也包括非组织的华人社区人士。最大的不同在于,虽然看起来人数很少,但已经是这些年间公开参加声援藏人的活动中人数最多的一次。我们就是希望各地的华人都开始敢于参与。我想,这需要一步一步来。

自由亚洲 | 德国举行藏人抗暴53周年纪念活动

三月十号是西藏抗暴日五十三周年纪念。几十个德国城市举行了不同形式、规模的纪念、声援和抗议活动。 一九五九年三月十号,在西藏地区发生了民众抗暴行动。此后流亡藏人团体,关心支援西藏民众的西方的不同团体共同把这一天定为西藏的抗暴纪念日。每年这一天都会在世界各地举办纪念活动。 今年由于不断从西藏地区传来藏族僧人,乃至民众以自焚形式的抗议行动,因此三月十号,星期六,在德国的几十个城市都举办了不同规模、形式的纪念、声援和抗议活动。其中心纪念地在三个德国最大的城市,首都柏林、中部的法兰克福及南部的慕尼黑。记者下午两点半采访了正在柏林总理府前的组织者之一安娜。安娜对记者介绍说,“我们在柏林的示威活动从下午两点开始,在柏林的威利•勃兰特大街的总理府前举行。我们把整理好的西藏最近发生事情的详细记录递交给总理府。在总理府前我们设立了大的招牌、标语,象征西藏自由的西藏旗帜,以及你现在听到的歌曲。 从去年以来已经有二十六位藏人自焚身死,我们把他们的照片和生平制成了一个六米长条幅。这个六米长的条幅和我们征集到的签名,会在下星期二送到德国外交部,并同时递交给默克尔总理一份。 在柏林总理府前的活动主要是由国际声援西藏组织组织举办的。大约有二百多人参加了这个活动。” 关于法兰克福的活动,下午三点记者采访了特别受邀,从美国赶来参加的汉族流亡诗人贝岭先生,他对记者介绍说,“现在正在这边开始整个的悼念仪式。有二十六位藏人整个站在纪念仪式的台前,举着二十六位每位自焚的藏人的照片。前面有三个棺木,象征着死去的藏胞。今天主持的叫达拉。她也是藏人在这一带的负责人。 第一个发言的是托马斯•曼,他是欧盟议会的西藏小组的负责人,现在发言的是萨宾娜,她是德国议会人权小组的第二位负责人。然后接下来是我的发言。” 关于他准备的演讲内容,他对记者介绍说,“我自己的题目是哀悼藏人,另外一个是对他们的声援,以及我们的忏悔。我甚至想要向他们表示我自己,某种意义上也代表汉人对这样一个事件的哀悼和悲伤。因为我想到当年西德的总理,他曾经在犹太死难者的墓前,用下跪的方式表达作为曾经参与对犹太人屠杀的他们这个民族对被屠杀的犹太人的哀悼和忏悔。 我觉得我看到这么多死去的人在跟前,二十六人,在最近半年已经有二十六人自焚的藏人。我觉得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我想当然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代表汉人,对于这么可怕的一个现象,一个现状,他们用死来表示他们的抗争。那我想向他们表示,并且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请求他们宽恕。” 德国南部最大城市慕尼黑举行的活动是在市中心的欧德奥恩广场,组织者安娜•谢尔女士对记者介绍说,“我们在欧德奥恩广场举行的活动首先是一个集会,大约一个小时。在集会上市长代表,市政厅代表,参与举办的各个组织的代表作了讲话。在集会上还朗读了新的总理洛桑桑盖的致辞。 集会后,我们举着非常多的西藏的旗帜,及标语牌在市区进行了一个游行活动。由于天气很好,参与游行的人非常多,街上关注的人也很多。游行队伍后来到达欧盟驻慕尼黑的代表委员会,向他们递交了我们的签名信。欧盟一共在德国有三个这样的办事处,另外两个在波恩和柏林。我们希望并要求欧盟能够一致地向中国政府表达对西藏事情的关切。”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BBC | 两千人纽约游行抗议中国西藏政策

示威者抗议中国政府在西藏的高压政策。 美国纽约周六(3月10日)有大约2000人游行前往联合国总部,纪念西藏暴动63周年,抗议中国的西藏政策。 被中国当局关押在狱中的藏族电影导演顿珠旺青的妻子拉姆措在集会上发表演讲,抗议中国政府对藏人实行的宗教与文化压制。 抗议民众在联合国总部前高呼西藏自由以及达赖喇嘛重返西藏等口号,最后前往联合广场举行了烛光守夜。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于当天早些时候发表讲话抨击中国政府在西藏实行的高压政策是导致最近连续发生藏人自焚事件的最根本原因。 过去一年,在中国藏区至少发生了20多起藏人抗议中国政府西藏政策的自焚事件。 北京将这些自焚事件归咎于流亡海外的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 洛桑桑盖驳斥说,自焚事件是对北京在西藏的“所谓社会主义天堂的空洞许诺”以及无法进行其他任何形式抗议活动的一种反抗。 他说,在今天的西藏已经无法开展任何传统形式的抗议活动,例如绝食,游行示威,甚至和平集会。 洛桑桑盖说,藏人在无奈的情况下,被迫以自焚的极端方式表示自己对中国西藏政策的强烈不满。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